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四十三章 意外的车祸(书号:760

第五百四十三章 意外的车祸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被这种想法驱使着,庞忠泽犹豫再三,还是拨通了老婆的电话,把张梅从外贸叫回了家,夫妻俩关上门,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梅肯定是不愿意的----没有哪个女人会赞同自己的丈夫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可是,庞忠泽却点出了很重要的一条,也就是张梅非常介意的一点:若是陈太忠肯帮忙的话,家里那七万的亏空,没准能再从账上捣鼓出来一部分,略作补偿。

    事实上,庞主任自己心里清楚,这个可能性很小,毕竟是才弄得沸沸扬扬的事儿,好不容易平息了事态,再在集资款上打主意,未免有点不现实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陈太忠下死力---就是说张梅服侍得丫比较满意的话,倒也未始就不能操作,在凤凰市有章书记罩着的话,还用怕谁?更别说横山的吴言也是章书记的人。

    庞忠泽之所以强调这一点,最根本的原因,还是他非常了解自己的老婆:说别的或者不通,说到钱那就比较好沟通了,张梅为维护这个家,真的是殚精竭力,而且……她在经济方面,危机感很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张梅最后,还是扭扭捏捏地答应了……

    等张梅见到陈太忠的时候,心里略微地舒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说,这次自家的死老头子,还真的是没骗她,小伙子确实年轻,也高大魁梧,相貌也还说得过去,陪这么一个精壮小伙子那啥一下,总好过陪段卫民那个胖胖的秃顶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梅在大学里,也有过男朋友,那是一个高大的帅哥,不过,帅又不能当饭吃,帅哥无法给她安排一个好的职业。她也只能选择了矮胖的庞忠泽。

    嫁给庞忠泽之后。她也是谨守妇道,该收拾家做饭就收拾家做饭,该生孩子就生孩子,虽是对老公的相貌、身材和脾气不是很满意,倒也没有红杏出墙。反倒在单位里越地正经,回绝过很多人暧味的暗示----其中甚至包括她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其实,做为文科的女生,张梅心里何尝没有一点点浪漫的憧憬?而几年夫妻生活下来,原本就平淡地生活,显得越地平淡无味了,原本。庞忠泽还把她捧在手心热心地呵护着。可天长日久了,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庞忠泽由于近些年仕途不顺,养成了酗酒和夜不归宿地毛病,有好几次,她在他身上闻到了廉价的香水味,衬衣和羊毛衫上,偶尔也有一些不属于她的头。

    就算这种情况,张梅也没生出什么报复的心思。只是,家里的《廊桥遗梦》已经被她快翻烂了----是英文原著,她地师姐从美国寄来的,她原本就是外语系的,而这种书。她不能买中文版。那不符合她的性格,也容易被庞忠泽现。

    这一辈子。能遇到属于我的罗伯特.金凯吗?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里,张梅悄然地扪心自问,她有点不甘心,真的不甘

    而今天,她是被老公强押着来出地,还好,陈太忠地整体形象,还勉强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所谓人靠衣服马靠鞍,陈太忠身上一身光鲜,而他身材又好,活脱脱地就是一个衣服架子,看在女人眼里,还是很养眼的。

    男人爱看美女,女人也爱看帅哥,而他的身材,好到足以令大部分女人尖叫----事实上,对大部分女人而言,男人胸膛的宽厚,比那啥的粗细和长短更重要。

    再加上陈某人一进来,就是气宇轩昂顾盼自若,气势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,却又偏偏地不失礼数,就算有一点点的傲慢,但绝对不多。

    男人对女人,是因为爱而产生尊敬;女人对男人,是因为尊敬而产生爱。

    是的,在这一刻,张梅猛然间觉得,今天将要生的事情,或者会是她生命中耻辱地回忆,但绝对不会是很痛苦的。

    你要让我耻辱,那我就要让你心疼!听说陈太忠要请客,张梅毫不客气地点了两个比较贵的菜。

    还好,她倒是没点什么“极品帝王蟹”、“深海三头鲍”之类的东西,省得让对方小看了自己夫妻,觉得自己好像一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随着交谈的深入,感受着对方若有若无地霸道,张梅地心里,荡漾再起,逐渐地,她现了陈太忠脸上那种很阳光但又带了说不出味道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罗伯特.金凯地脸上,从来都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张梅猛然间想起了《廊桥遗梦》里的字句,想到自己今天所担负的使命,一时间,她现,自己的吓身,竟然有些隐隐胀了,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庞忠泽的手机响了,张梅知道,这是公公打来的电话,这些都是自己身边这个死鬼安排好的,他马上要去公公那儿看孩子了,留给自己的,会是怎样的一种记忆呢?

    “哦?小张出车祸了?那我马上过去,马上过去……”庞忠泽煞有介事地挂断了电话,皱着眉头一蹦而起,动作的敏捷和他胖大的身材并不能相匹配。

    “陈科,不好意思,办事处里出了点儿事……在曲阳的省道上,我马上要过去,”庞主任一本正经地说着,同时以异常迅捷的度穿上了外套,“那个啥,张梅就麻烦你帮我送一下了,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,正是一副“心忧下属”的好公仆的模样。

    曲阳离凤凰市区,真的很遥远,这一来一回只说车程,最少也得三个多小时,再加上“处理车祸”的扯皮过程,今天晚上,庞主任怕是很难回得来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时没反应过来,心里这是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了,我靠,我知道你穷,最近又损失了几万块,可是……哥们儿都说要买单了,你不用跑得这么快吧?

    “庞主任这是?”他愕然地看向张梅,“他平时做事……都是这么风风火火的?”

    老公跑了,张梅知道,羞人的一幕即将拉开,见到陈太忠转头跟自己说话,心脏不由得“噗通噗通”地狂跳了起来,一大片红晕也慢慢地爬上了她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陈太忠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突兀,而且他惊讶的表情,看起来更像个青涩的少年,而不是手眼通天的官场新贵,一时间,张梅的注意力转移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饶是如此,她也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,在寂静的包间里,她甚至怀疑,眼前的小伙子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呃,以前不是这样,”张梅勉力稳定了一下情绪,抬手掠一下头,顺手又端起了酒杯,挺起了酥胸,“他最近有点事情……来,先喝酒吧,我替他向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穿的是一件紧身的鹅黄色羊毛衫,她一挺胸,让陈太忠现,这个女人的胸部,真的是……好大好挺,跟她纤细的腰肢,完全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吧,”陈太忠不想考虑这个问题,随手也端起了酒杯,双方轻轻地一碰,“这菜还没吃呢,庞主任这也算是没口福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你可不知道,他没口福,你倒是要有艳浮了,张梅想到这里,抿嘴笑一下,半是苦涩,半是……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太忠刚才的注意力,可是全在庞忠泽身上呢,眼下单独面对了这个美少*妇,才现,这个女人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真的很好----最起码坐在那里看起来,上半身是这样的,小蛮腰配上异常硕的两团,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点担心,担心在走动时剧烈一点的话,那两团肥硕会不会压断那细细的小腰肢。

    鹅黄色的羊毛衫衬托得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肤越地耀眼,嘴虽然微微有点大,嘴唇也有点薄,却是不施唇膏就异常红润的那种,再配上纤纤玉指间摇动着的红色葡萄酒,带给人极大的视觉冲击。

    不过,对陈太忠而言,这也就是一个可堪入目的女人而已,同白洁、雷蕾之类的不相上下,只论漂亮还赶不上蒙晓艳和丁子里只有两个人,都不说话的话,难免会有点不自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梅却是巴不得把话题引到这个上面呢,她长叹一声,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,“他的办事处里,最近账务上出了点小纰漏,有人想借这个陷害他,所以……现在什么事他都要亲历亲为,不敢懈怠。”

    (最近章节的错别字和通假字会多一点,大家见谅,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