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两个京华(书号:760

第五百四十一章 两个京华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九个人一顿饭下来,花了姜乡长一千二百多,虽然这个价格并不算贵,可是跟这小饭店的档次相比,实在是不能说便宜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吃得倒还算开心,尤其是陈太忠现,庞主任和杜书记的酒量都还不错,一口一杯非常痛快,心里对这二位就有点另眼看待了。

    他有这么个反应,倒也是正常的,想那张新华和潘珂也是位置和级别相同的领导,跟他喝酒,啥时候这么痛快过呢?

    其实,官场上关于出身和资历的说法,真的是很要命的,陈太忠是开区出去的,以后就算混得再好,也不合适在潘珂和张新华面前放肆,否则就有“忘本”的嫌疑,这可是一个很容易令大多数人诟病的毛病。

    除非陈太忠以后跟二人处得极好,否则的话,开怀畅饮就是遥遥无期的事儿了,可就算如此,看在别人眼里,难保都不歪两句嘴。

    庞主任和杜书记对陈太忠的印象也不错,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在紧俏部门掌握一片天地,前途无量,手下的人里也是藏龙卧虎,可就算这样,人家说话做事,依旧进退有据不失章法,这样的年轻人,很少见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两位领导在不同的时候,都私下表示了一下,以后大家得常来常往,至于说陈科长在义井有什么需要关照的,那就只管张嘴好了。

    下午,陈太忠也很忙,忙着送人走。谢向南要回素波。甯瑞远要回美国,吴言回童山老家倒是不用他去送,但是电话却是打了有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稀里糊涂地,这一天就算过完了,下午五点多的时候。陈太忠见大家也工作不到心上了,索性就放假了,“先走吧,没啥事儿了,记得明天早点来上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思也不在这儿,马疯子下午打了电话来,说是走私车里现一辆美洲虎。也就是捷豹。这车在国内实在少见得很----估计是装错了,他不太敢卖,说是想让刘望男开走,不知道陈哥是怎么个意思?

    这还能有啥?陈太忠想也不想就答应了,他不知道美洲虎在外面地名声,只听出来马疯子地意思是说,这车不便宜----不便宜就不便宜呗,刘大堂可是让他最省心的女人,又懂大局识大体。开辆好车算多大点事儿啊?

    至于说国内罕见,他也没当回事,凤凰市七个区三个县,随便跑嘛,只要刘望男不把车开回通玉老家。这凤凰市里。谁还敢查她的车?

    不过,马疯子打电话给他而不是给刘望男。显然就是想让陈哥给刘望男一个惊喜,人家有这种苦心,陈太忠当然就要凑个趣。

    当陈太忠载着刘望男出现在合力汽修厂的时候,丁小宁也来了,甯家的商务团队还在凤凰,但是甯瑞远一走,她这个目前还是编外地人员就放羊了,没人管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甯瑞远在的时候,也不管她,不过丁小宁想得远,她知道自己阴人坑人或者水平不低,可要实打实地搞点商务或者管理之类的,那就是纯粹的新丁,有这么个机会,多学点东西,总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车也扯淡嘛,”看着那边美不滋滋抚摸着新车的刘望男,陈太忠冲马疯子嘀咕一声,“要是跑车还差不多,这么大辆车,也不知道她高兴个啥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嘛,就是这样,”马疯子可不敢说你这是什么眼神,当然是要凑趣一下的,“对了陈哥,四小义他们多收了六万地债,拿给我了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董毅连同几个伴当,名字里都带个“义”或者谐音,所以自称是“四小义”,在湖西大小也算有点名气。

    “给你你就拿着呗,莫不成你以为我还缺这点儿?”陈太忠也没在意,他想地是别的,“对了,事情是过去了,不过,让他们把事儿烂在肚子里!”

    “这个肯定了,”马疯子笑起来了,“还有,陈哥,铁手回来了,今年这车也卖得差不多了,明年……咱们该干点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明年的事儿,明年再说呗,”陈太忠被他一催,脑子又有点大了,“实在不行再去弄一批车,有啥大不了的?”

    “可彪子不在了啊,”马疯子的脸上黯淡了下来,“这个进车的路子,我还不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了好啊,正好分他的钱,那人我一向不怎么待见的,”说到这儿,陈太忠就想起了“毒品肥皂案”,整个人登时一激灵,“对了,回头咱接了常三的京华酒店,疯子你经营那儿去也成嘛。”

    “拿下京华酒店?”马疯子登时又想起上次自己在帝王宫门口吃火锅地场景了,一时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气焰嚣天的常老三,说倒就倒了,倒得要多快有多快,倒真是应了那句话,江湖无辈武林无岁!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把帝王宫收过来呢?”马疯子问了,事实上,他并没有这么贪婪,在底层混了很久,他非常清楚谨小慎微的必要性。

    可是跟了这么个老大之后,他现自己若不能略微狂妄一点,似乎会让陈哥感觉自己很没用,反正再狂的话,听到陈哥耳朵里,那也是小菜一碟,“那儿地买卖更好吧?”

    “帝王宫?都封这么久了,能再火起来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他也懒得说自己跟张开封分赃地过程,官场里的隐秘事儿,跟这些混混们说什么?

    事实上,是他自己自认吃亏了,怯于人情,不得不把帝王宫让给张开封和段卫民,既然是吃亏地事,有什么好张扬的?

    “铁手说了,想请您吃饭呢,”马疯子见他兴趣缺缺,倒也不再提了,“他说了,在素波,多亏您出手了,要不得让韩老五埋汰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屁大的事儿,也值得叫真?”陈太忠冷冷地哼了一声,抬起手向刘望男招招,“喂,望男,到饭点儿了,开上你的新车,咱们跟疯子一块儿吃饭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呢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庞忠泽,“哈,陈科长忙什么呢?晚上有空没有啊?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呢。”

    我靠,你觉得跟我很熟吗?陈太忠撇撇嘴就待拒绝,可是转念再一想,这家伙指的是什么呢?“什么好消息?呵呵,现在说说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成,见面才能说,”庞忠泽干笑两声,“就咱俩啊,京华国际会馆3o3房间,不见不散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京华国际会馆可不是京华酒店,陈太忠跟张开封去过一次那里,知道那是一个消费奇高的场所,那一次张开封是因为小章村事件,为姜世杰出头关说的。

    就咱俩?陈太忠挂掉电话,不屑地冷笑一声,你丫都泥菩萨过河了,就算你不提,我也肯定是一个人去,带上刘望男或者丁小宁的话,那不是给你提供攻击我的借口?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害怕庞忠泽有什么手段,一对一……甚至是一对一百,能让他吃亏的人也没有,现在他要考虑的是:哥们儿去不去呢?

    去!为什么不去?几乎在一瞬间,他就拿定了主意,对好消息,他是从来不嫌多的,像张瀚的好消息,不就带给他不少的便利吗?

    ----虽然,那个消息也给他造成了很长时间的困惑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表示自己的矜持,陈太忠还是先送了心怀幽怨的刘望男和丁小宁去幻梦城,等了好一阵,才驾车施施然驶向京华国际会馆。

    等到进入3o3房间,陈太忠才现,庞忠泽这家伙……说话不算数!

    他是一个人来的,可庞主任这边却是两个人,除了肥肥胖胖的庞主任之外,还有一个年约二十六、七美貌女人。

    看着他疑惑的样子,庞主任无奈地笑笑,“唉,没办法,老婆今天下班早,说是不放心我来这种地方,就跟着过来监督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还一边小心谨慎地打量着陈太忠的表情,他最担心的,是陈科长以为自己要请客找这里的公主小妹,眼下自己这边多了家属出来,人家要是恼羞成怒,就殊为不美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没多想,多个家属就多个家属呗,他的心思,全在那个好消息上呢,他冲张梅点头笑笑,“哦,原来是嫂夫人啊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张梅却是知道丈夫今天摆酒的用意,实在是不能对这个年轻人的微笑视而不见,她冲他笑着点个头,算是还礼,心里却是一阵怦怦乱跳:这个陈科长的笑容,看起来还满阳光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