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四十章 二科藏龙(书号:760

第五百四十章 二科藏龙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陈太忠?”杜书记愣了一下,旋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哈哈,原来是开区的陈书记,我可是听不少人夸起你呢。

    他这话是真心的,陈太忠近期大手笔连连,不但搞定了甯家的投资,还让其落户横山,只这一件事,就足以让区里的大会小会上说个没完了,更别说他还上了《天南日报》。

    杜书记注意陈太忠,也是有几个月了,因为他感觉到了,这个年轻人,似乎有一飞冲天的势头,开区和义井是紧邻着的,多了解一点这个官场新锐,对杜书记只有好处,不是吗?

    至于说天南电视台关于太忠库的新闻,倒是没让杜书记联想到什么,他离那个层面实在太远了,无法体会出其间微妙。

    他只是能非常肯定地得出一个结论:陈某人年纪轻轻就能造出这么大的声势,其能力是不是真的很强姑且不论,人家的后台肯定是硬得不能再硬的。

    可是杜书记这话,听在陈太忠耳中,那还真是有点闹心,你哪怕说个陈副主任也算啊,非要说个“陈书记”,你这意思,是在笑话我这个“五毒书记”吗?

    “呃,这二位是?”他转头看看姜乡长。

    “哦,是义井街道办的庞主任和杜书记,”姜世杰热情地介绍着,同时又把招商办的副科长谢向南也介绍了一下,那几个小兵,就算了。

    一听是义井的人。其中一个还是庞忠泽。陈太忠心里就觉得有点意思,那点芥蒂也不翼而飞了,大家是邻居,知道我是五毒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他笑着点点头。招呼这二位坐下了,眼睛却是不由自主地瞟两眼庞忠泽,心说这家伙现在还有心思出来吃饭?

    跟杜书记一样,庞忠泽也听说过陈太忠,甚至消息渠道都差不多,不过他搞政府工作地,比杜点。是地。他还真知道,传说中的陈某人“五毒俱全”。

    听说这位就是那个手眼通天,能量极大的陈太忠,庞忠泽的兴趣就上来了,他现在正处在困境中,要是能让此人帮忙协调一下,没准会获得奇效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一层,庞主任当然就不抗拒加入这一桌了,不但如此。他还选了一个靠近陈太忠的位置,笑吟吟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杜书记当然也不会抗拒这个安排,就姑且不说大名鼎鼎地陈太忠,只说其他的人都是招商办的,就够资格跟他这个书记坐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相对街道办这种区政府的派出机构。招商办可绝对算得上是市里的核心部门了。而且其热门程度,远一般的行局。混官场,人面也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倒是陈太忠手下地这一帮人,并不怎么把义井地这两位放在眼里,不过总算还好,大家都是做业务的,平日里接触的人层面也高,虽然是心里有点优越感,可表面上倒也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。

    陈太忠觉得挺好玩的,他能肯定,庞忠泽现在,应该还不知道讨债的事儿是自己一手张罗的,一时间心里的恶趣味又起来了。

    将来庞主任知道,打破僵局将其推向深渊的,是他陈某人地话,回想起这顿饭上的喜笑宴宴来,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心情?

    既然有了这种想法,他当然不可能把厌恶摆在脸上,而是泰然自若地跟这二位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对庞忠泽也没什么太大的成见,义井街道办工作人员的死活,跟哥们儿有毛地关系?连搞个实名举报地胆子都没有,活该被人坑!

    哥们儿要不是为了还蒙艺人情,才懒得动庞忠泽呢,我管你们睡宿舍还是睡马路?

    聊了没两句,菜就上来了,大家开始拿起筷子狂夹猛吃,当然,举杯劝酒也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,大家还没觉得什么不妥,不过没过多长时间,连不怎么喝酒地余凤霞都现了问题,“庞主任,你怎么总敬我们陈科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心里也奇怪呢,按说,庞忠泽应该还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吧?怎么今天,就是憋着劲儿敬我呢?

    小朱也插话了,她把杯子一举,“庞主任,来,我先跟你喝一下,陈老板可是我们老大,你得先过了我们这一关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女人喝,”庞忠泽见势不妙,好像要激起众怒,登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,“男子汉大丈夫,说不喝就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喝,”小吉也不含糊,杯子登时端上了,“我可是男人,庞主任,给个面子啦。”

    面子?庞忠泽看看小吉,心说妈的老子是正科,你***什么玩意儿啊?我给你面子倒简单,问题是你趁那个面子吗?

    陈太忠喝了不少,不过他的酒量是没底的,再加上有心琢磨庞忠泽,登时看出了丫眼中的那份儿不屑,少不得轻笑一声,“庞主任,小吉是政协吉建新主席的堂弟,常给吉主席挡酒,能喝着呢,你可不敢小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啊,吉主席的堂弟?那可得好好喝一喝,”庞忠泽听到这个,精神登时一震,脸上也多了几分谄媚出来,“你们招商办,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一边的杜招商办里能人多,眼下看来,还果真是这么回事,说不得言语上又谨慎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咱不说堂弟不堂弟的,”小吉得了这个面子,心里也挺高兴,不过,他做人还行,嘴皮子也溜,“我现在就是陈科的小兵,老大对我没得说,你想跟陈科喝,怎么也得绕我们大家一圈儿吧?”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在海上明月的甲字号包间里撞到陈太忠,吉主席就跟自己的堂弟说过了,你们那个陈科,手眼绝对通天,长远来看,跟他跟紧了,好过跟你这个政协的堂哥混。

    像这么前途无量、对自己又够仁义的领导,小吉当然要跟好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一个插曲,别说义井的两位领导,就是请客的姜乡长,对招商办这几位都越地热情起来了,招商办果然就是招商办,随便拉几个小兵出来,底把都扎实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,陈太忠一直不见庞忠泽提起义井的事儿,心里挠得痒痒的,少不得就要试探着问问,“你们二位经常来这儿吃?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?天天吃哪儿吃得起?”杜书记苦笑一声,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庞忠泽,“今天来,是庞主任找我商量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庞忠泽赶紧咳嗽两声,这会儿他可不能让杜书记把话题引过去,“呵呵,我们义井比不了清渠也比不了开区啊,更比不了你们招商办,穷得叮当乱响,哪儿消费得起啊?”

    那你们商量点什么事儿啊?陈太忠想问,可是又觉得有点不合适,他正犹豫呢,余凤霞话了,“不是吧?恒泰的阳光小区不就在你们办事处吗?曹小强手里钱不少吧?”

    “人家跟区里联系得紧,”说起这个,庞忠泽多少就有点悻悻了,不是假装是真的,“一般直接就忽视了我们这种小办事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正跟他们协商,看能不能优惠买几套房子,给办事处里的人住呢,”杜书记纯粹哪壶不开专提哪一壶,“区里集资的房子,名额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们办事处几个名额?”陈太忠登时有点精神了,可是一转念,他就现自己这话好像有点过了,少不得干咳一声,“呵呵,当时我在开区,可还不够资格呢,连表都没

    庞忠泽可不敢让他问下去了,连忙出声打住,“那回头我跟恒泰打个招呼,多算一套好了,就是怕陈科长你嫌阳光小区偏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了,我跟恒泰和华泰那帮人也认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还是想住到区里的宿舍,呵呵,同事们在一块儿,热闹啊。”

    杜书记倒是没想到,这厮有心把话题往义井街道办的集资款上引,他已经感觉到庞忠泽的不自在了,一时间也不好做得太不厚道,听到陈太忠这话,就专心劝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陈科长现在为横山立了大功了,你跟项区长去张张嘴嘛,区里没准还有机动名额呢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随便吧,开春了,我的关系可能就转到市里了,”陈太忠被这话勾出了卖弄的心思,可他又不好直说,我马上要升副处了,只得含含糊糊地暗示一句。

    怎奈,他这暗示太过晦涩,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,市招商办,关系可不是就得在市里吗?

    没人追问这个话题,这让陈太忠感觉有点郁闷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