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三十八章 蒙校长的开局(书号:760

第五百三十八章 蒙校长的开局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个问题,真的难住王宏伟了,王宏伟在基层干的时间不多,但他整天就是跟一帮警察打交道了,眼神不能说异常毒辣,也是远胜旁人,任娇、蒙晓艳和陈太忠三人之间的暧昧,又何尝瞒得过他?

    “嗯,挺熟,是挺熟,”他含含糊糊地点点头,又借着端起酒杯的工夫,咳嗽两声,含混不清地嘀咕两句,“老张,现在的年轻人,咳咳,跟咱们那会儿……不一样啊

    这下,张智慧就全明白了,可是他现在还要求陈太忠帮忙遮掩呢,就算心里颇有点看法,却是不能表什么见解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世界上,从来都不少愣头青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吃完饭,张智慧还有心拉王宏伟、陈太忠和古昕打打麻将,算是交流一下感情,却是被陈太忠拒绝了,他侧头看看蒙晓艳和任娇,“我还得送两个老师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大家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整整一晚上,张总都没提白天的事儿,不过一切都在不言中了,陈太忠既然能带蒙晓艳前来赴宴,说明人家也没心存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一群人走到宾馆的中楼和前楼之间宽敞的院内,这里是停车场,大部分的车都在这里停着,只有一些来宾馆吃饭后就走的散客才会将车停在楼前。

    在张智慧的陪伴下,陈太忠走向自己的林肯车,蒙晓艳和任娇在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,谁想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打招呼了,“陈科长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侧头一看,却是一边走过来四五个喝得东倒西歪的家伙,酒气浓烈得隔着一米多都能闻到,一个瘦瘦小小的家伙晃着脑袋走了过来,一边说话还一边打着酒嗝。

    “好巧啊。你们也吃饭?呃……真是……真是巧啊

    陈太忠见他这样子,已经有了三分不喜,就算是公款吃喝,你这身体总是自己的吧,喝成这样丢不丢人啊?再仔细看看这人,实在觉得没啥印象,皱着眉头问了。“我说,你是哪位啊?”

    这位可是没听出来他的口气,还晃着身子伸手想握手呢,“呃……我是恒泰的楼春雨啊,阳光小区的。前两天你女朋友嫌隔壁装修的吵,我把那家伙狠狠训了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楼春雨才愕然地现,这位身后还跟着俩美女呢,一时间酒就醒了一大半,我草,我本来是想讨好人地啊。

    阳光小区的事儿。蒙晓艳是亲历者,不过楼春雨去幻梦城的时候,蒙校长早跟刘望男她们混在一起了,倒是没有撞到。

    张智慧一听,心里更纳闷儿了:我靠,阳光小区……陈太忠的女朋友?合着眼前这二位,还全都是候补?

    年轻人,做事不能太招摇了吧?

    倒是蒙晓艳机灵----她也得要脸呢,一听这话,她轻咳一声插话了。“哦,你是说丁小宁吧?怎么,有人装修吵着她了?没欺负她吧?”

    张总听到这话,更傻了,显然,蒙晓艳不但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,好像跟那女人关系还不错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着紧了---现在的年轻人,这关系有点太乱了吧?

    其实,蒙晓艳的意思。无非就是向张智慧暗示一下,我们都是相互认识了解地,至于说什么男朋友女朋友的,张叔叔你也别乱猜,都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。

    可是她偏偏就忘了。今天酒桌上还有俩警察呢。眼光之毒辣非一般人可比,她这么做。反倒是欲盖弥彰了。

    张智慧听得心里麻烦得不行,再加上那陈年的老汾酒,一时觉得头痛欲裂,也不想再掺乎了,打个哈欠轻声嘀咕一句,“你们聊,不行……这酒的后劲儿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转身就走,是地,他实在没办法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楼春雨被蒙晓艳这话提醒了,一时间也顾不得这女人是什么来路了,笑着摇摇头,“在阳光小区,谁敢欺负丁小宁啊?有我们物业的人呢……吓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正在吹嘘,另一个人走了过来,原本也是晃晃悠悠的,只是,一见到陈太忠,那厮就愣了,“呃……陈科长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个人,陈太忠倒是有印象,这家伙好像是那个物业主任,叫什么祖马的,不过现在他也懒得理这俩了,“嗯,这事儿……我知道了,明天找小宁问问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肯车走远,楼春雨叹口气摇摇头,“这家伙身边,怎么这么多美女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见过丁小宁呢,那女的也漂亮,”祖马撇撇嘴,“而且,我觉得这三个女人,跟这家伙的关系,都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光看见是三个了,没准三十个都有,谁让人家陈太忠混得又好,人又年轻呢?”楼春雨转身往回走,“**,当官就是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又是一夜荒唐的陈太忠爬起来吃了任娇做地早餐,跟两个美女调笑一阵,才说要去上班,走到门口,却被一阵门铃声吓了一跳,“叮咚

    这才八点啊,谁这么早来呢?隔着门一看,门外是个精干的小伙子,衣冠楚楚的,大冬天还穿着西服打着领带,手里拎一个公文包。

    蒙晓艳也听到声音了,打开餐厅里安着的监视器一看,就无奈地咂咂嘴,“任娇,任娇……快来看看,这是不是你的上线或者下线?”

    这种天气,还这么注重仪表,而且一大早就来敲门,这种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,怕是只有那些搞传销的才有了吧?

    “去去去,他们可没人知道你这儿,”任娇嘴上这么说,还是从厨房里钻了出来,看看监视器,又钻了回去,“不认识这个人,估计是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还真是来找蒙晓艳的,敢情,他是凤凰一家服装公司的,承揽了十中地校服,等蒙晓艳代理校长之后,经人提醒,除了教工宿舍外,还冻结了其他一部分款项的支付----黄强揽的买卖,他吃了好处,凭什么要我给你出钱?

    这家公司平日里没少去骚扰蒙校长,可是蒙晓艳的善心,是对她的学生的时候才有,对这种人,就是俩字儿,没钱----不信你去财务上问。

    拒绝到第三次的时候,蒙晓艳真的恼了,“有事找总务去,我是代校长,什么都管的话,管的过来吗?”

    那边估计也有点能量,见蒙晓艳这架势,也有点恼了,“你不管是吧?我找教委去,看你管不管。”

    没几天,教委主任钱自坚地电话就打过来了,“小蒙,听说你把校服的尾款扣下了?又没几个钱,给了他们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紧张啊,电费都欠了供电局三个月了,”蒙晓艳以前真没做领导的经验,但所谓的家学渊源,那绝对不是盖的---有地人骨子里流淌地血液就合适做官,“而且校服和教师节的礼品两大块,支出明显偏高,我正考虑,要不要展开自查行动呢。”

    自查行动?钱自坚听得吓了一大跳,当然,他倒是没有插手这一块,可十中那里,是市里屈指可数地重点中学,钱主任在里面有点攸关的利益,实在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哦,我就是随便一问,你不用太放在心上,”他心里清楚着呢,教师节的礼品,其中电饭锅和毛毯的商家,就是他介绍到各个学校的,市场上价值不到三百的电饭锅,卖给十中,结算价愣是九百多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怎么能差下电费呢?”钱主任转移开了话题,事实上,他也有点奇怪,十中每年招生就是一大块肥肉,而且学校还有校办工厂和诸多门面房,怎么就能紧巴得欠了电费呢?

    “账上没钱,该欠就得欠啊,”关键时候,蒙晓艳可一点都不傻,“一个月就三万多块的电费,受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肯定不会说,以前黄强都绕过电表,把电私接到附近的门面房里,那里用电,简直就不用出钱,想怎么用就怎么用,现在搞得校外的用电量比校内还大。

    这一块,也是蒙校长打算整治的,不过,总是时候还不到,倒也不急在一时,只是停了向供电局交费,先放出风声,为下一步打击私搭乱接电线造造势。

    她既然这么回答了,钱自坚倒也没办法说什么了,人家蒙校长本来就具备不买账的实力,现在言语间该有的尊敬也都有了,他除了挂电话,还能有什么选择?

    钱主任关说失败,这家叫“华义”的公司就受不了啦,今天都腊月二十七了,被逼无奈,换了一个人,直接一大早找到蒙校长家里来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