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三十七章 破罐子破摔(书号:760

第五百三十七章 破罐子破摔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杨斌的事儿暂且按下不表,回头说说说董毅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鼓鼓囊囊的两个公文包,董毅犹豫一下,“弟兄们,咱们这个……把六万拿出来,算是给马哥的,你们有意见没有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了,谁还能有意见,大家仔细盘算一下,八十四万块,两成五的抽成下来,是二十一万,当场就点吧点吧,数出六十三万来,“咱先给老庞拿过去,看看能不能宰他一顿晚饭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行人直奔庞忠泽家而去,而庞主任在家里,正在跟自己的老婆张梅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,听到这个消息,自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事实上,庞忠泽的噩梦并没有结束,拿出七十万去,收回来的只有六十三万,这七万的亏空,不是那么好补的,尤其是这笔钱是在将近半年之后收回来的,连利息都损失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妨碍庞主任请董毅他们大吃一顿,只是,张梅对董毅色迷迷的眼睛有点过敏,就没跟着去凑热闹,而是呆在家里看着那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这顿酒直吃到半夜,庞忠泽才醉醺醺地回来了,他的心情很不好,因为董毅那帮人里,有人在喝多的时候,得意洋洋地吹嘘了一下怎么收拾杨斌,又是怎么收到钱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么说说并不为过,事情办成之后显摆显摆,倒也符合一般人的心性,说话地人知道。有些事马哥不让说,可是,不说那些要紧的,总是无所谓的吧?

    草莽龙蛇们,哪能想像得到体制中人对很多事情的敏感?

    这边正吹怎么收拾杨斌呢,庞主任心里倒已经沉下去了,因为他听出来了。这帮混混是知道杨斌的后台的----甚至都有人说了,“范晓军又怎么样?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话,说得挺不含糊。也显示了流氓无产者大无畏地革命精神,但是听的那位却是知道:完了,不但在单位名声臭了,这是连范晓军也得罪了。

    该怎么做,才能保住自己这个位子呢?庞忠泽现在头疼是这个问题,人的贪心,总是没有止境地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。以前债没要回来的时候。自己就像一摊散着恶臭的大便,虽然人人都不待见自己,但还真没人有勇气上来踩一脚。

    现在债是要回来了,可是范晓军的阴影也不存在了,是的,这摊大便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,随便来个清洁工就能将其清扫走了,好方便其他人站在这里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庞忠泽并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里错得多么严重----有上进心难道错了吗?所以他认为,眼下想保住自己的位置并不是什么奢侈地想法。也正是因为有这个认识,他越地不能容忍自己被别人收拾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庞主任睡得很不踏实,噩梦连连,他地妻子张梅则是心疼损失的那七万块钱。也是辗转反侧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夜晚。陈太忠过得倒是挺舒心,蒙艺肯定了他的一系列策划。这让他感觉极好,不是因为省委书记的夸奖,而是他觉得,自己做事越来越有章法了。

    他接电话的时候,小董也在一边,眼见陈科长如此大能,更是马屁如潮,拍得陈太忠有点晕晕乎乎的,“小董,今天是不行了,我得办点事儿去,改天我再跟你好好喝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呢,张智慧的电话又来了,“我说陈科,今天,凤凰宾馆,不见不散啊,老张我这儿可是给你备了两瓶二十年陈的汾酒。”

    张总在这件事里,本来就里外不是人了,现在既然尘埃落定了,他肯定要跳出来跟陈太忠解释一下自己地无奈。

    没办法,说破大天他也是蒙系人马,就算他拿着喇叭大声喊,说自己完全倒向了范晓军,大概除了能收获点鄙视和不屑,也没人会认真。

    庄仁在悻悻离开之后,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给了张智慧,他要求证一下,张总是不是有意阴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张总是故意阴人,他也只能咬牙忍着,毕竟一是商人一是官员,可是这个电话不打,他心里憋得慌啊。

    张智慧怎么会告诉他实话?说不得就把事情推在了自己的会计身上,反倒还要问问对方,“庄总,你的意思是,对方连钱都不收?”

    等张总听说,讨债的放起高利贷了,心里就明白了,这陈太忠是要往大里玩儿了,少不得派了一个小家伙去现场看风声,眼见半天没什么动静,又硬着头皮给王宏伟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王宏伟和张智慧还是老交情,而且张总被处境逼到这一步,王局长也能理解,想当初他也不是被陈太忠逼得上窜下跳,差点犯错误?

    所以,蒙艺这边有了眉目,横山那边也结束的时候,他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张智慧,“老张,跟你说啊,陈太忠把事儿搞定了,蒙书记也来电话了,你自己……自己看着办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啊?”张智慧有点不摸头脑,立马虚心请教,“你跟小陈关系好,我跟他可是不太惯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是小陈私自搞地,不过,好像蒙书记也知情,”王宏伟真是实话实说,蒙艺打电话来问他细节,可不算是陈太忠私自搞地?“小陈这人,除了事儿多之外,人还是不错的……对了,这家伙脾气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请他喝酒,你也一起来吧?”张智慧马上拍板了,“我插手地事儿,只有咱们三个知道,我得捂住不能让蒙书记听到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八达的庄总也知道他插手,不过张总没把此人算进去,反正他跟庄仁的表态,就咬定了是宾馆没钱,就算传出去,也不能说他插手了,说置身事外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接电话,就知道张智慧是什么意思了,“饭我就不去吃了,对了,年关了,你宾馆有什么肉啊鱼啊的,往我家送点吧,嗯,要收拾干净的啊。”

    就这口气,搁给不明白的人听,还只当他是处长,张智慧是科长呢。

    “啧,这还用你说?肯定少不了你一份儿啊,”张智慧不甘心,“王宏伟也来呢,咱哥仨坐一起,好好聊聊,成不?”

    王宏伟也去?陈太忠琢磨一下,事情能在横山分局搞定,王局那肯定也是出了力的,这么一来倒是不好推脱了,“这个,我再带俩人成不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见不散了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想把古昕拉过去,在蒙艺的意思没到之前,古局长敢不管不顾地替他扛一阵范晓军,这个小弟当然是要罩的。

    结果,他赶到半路的时候,任娇也来电话了,说是在蒙晓艳的家里呢,问他想吃点什么,肉菜都是现成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琢磨一下,登时一横心,算了,大家都去凤凰宾馆吧,至于别人会猜,那两位跟自己是什么关系,他也懒得考虑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哥们儿现在这名声,已经臭得不能再臭了,连小弟的女人都抢,还用黑社会威胁常务副省长的小舅子……我再考虑影响,也没用了啊。

    所以,吃这一顿饭的人,就有点多,除了三个主角和两个女人之外,还有小董和古昕,还好,张总有自用的包间,倒也不愁安排不下。

    令陈太忠奇怪的是,张智慧居然认识小董,而且似乎还比较熟悉,心中一时有点感慨,看来这家伙的人脉,还真不是一般地强。

    不过,张智慧比他还吃惊,张总可是做梦也想不到,又见到了蒙晓艳,昔年那个小丫头,已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,而且……跟陈太忠的关系似乎很近?

    既然有了如此繁复交错的关系,这顿饭想不热闹都不行,也就是这顿饭,古昕终于确定了蒙晓艳的身份,一时间他有点迷茫了:陈太忠居然敢跟蒙艺的侄女儿及其同学一起乱搞?

    古昕心里非常明白,任娇和蒙晓艳,跟陈太忠的关系绝对不正常,两女在他面前也不怎么避讳,那亲昵劲儿是个人就能看出来,更何况他这老警察?

    自打杨新刚的升职宴上,他就开始怀疑蒙晓艳的身份,不过转念一想,陈太忠估计跟这二位双飞都玩过了,应该不至于是蒙家的吧?

    其实,不止他疑惑,张智慧也疑惑,说不得,他就得逮个空子悄悄地问一下王宏伟,“晓艳和这个任老师……好像都跟陈太忠挺熟?”

    张总真的有点不能接受蒙老书记的女儿,跟别人共享一个男人的事实,只能请教王局长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