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三十三章 给钱都不爽(书号:760

第五百三十三章 给钱都不爽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钱来了,杨斌当然就气粗了,走到横山分局门口,冲董毅招招手,“来,小子,我跟你结款,把借条和我写的东西都给我拿过来,我就跟你两清了。”

    我靠,我还真从范晓军的小舅子手里拿上钱了?董毅一时都有点懵懂了,他愣了一下,“你等着,我跟我老大请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示个毛啊,”见生了变故,陈太忠就赶了过来,已经走到他身后了,“把那个带钱来的叫过来,看看是什么来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董毅回头看看他,脸上有点不高兴,“我说你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行了小子,这两天你做得不错,”陈太忠大剌剌地点点头,也不解释自己的身份,下巴一努,“去,把那个出钱的家伙带过来,我跟他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董毅一听,终于反应过来了,估计啊,是那话儿来了,忙不迭地冲陈太忠点头笑笑,“呵呵,行啊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庄仁听说讨债公司的人要见自己,心里就有点纳闷,不过,眼下他是在警察分局门口,倒也不觉得害怕,相反地,他很清楚,只要自己拿得出钱来,越是这种私人讨债公司,反倒是越好说话,可不像那些公家收费。你花钱还得陪着小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我。什么事儿啊?”庄仁走到董毅面前,这个小伙子看起来,像个主事的。

    他可是没想到,小伙子侧后方那个大个子话了,“你是什么人,跟杨斌什么关系?”庄总一听,惊讶地侧头看去,却现在灰蒙蒙的天气里,此人面目出奇地普通,长相什么地总感觉看得不是很清楚。只觉得有一种若有若无地威压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说话地当然是陈太忠,近来他的实力略有提升,可以用低级的“恍惚术”法诀了,说不得要将自己地面目稍微遮掩一下,别人却是生不出什么怀疑地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你们就不用管了吧?”庄仁可是不想被这种人盯上,他轻笑一声。“关键是我可以出钱帮杨斌还债,呵呵

    “知道杨斌是什么人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问出了一个极为弱智的问题,“他姐夫是做什么地?”

    “他姐夫……是范晓军啊,”不知道为什么,庄仁只觉得一阵凉意袭来,心中隐隐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范晓军都不敢跳出来帮忙,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陈太忠又冷哼一声,点点头。“你敢帮人还钱?想架这个梁子?好样的,最后我确定一下,你一定要帮杨斌还钱?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希望有人出来代为还钱,还钱之后,就意味着债务纠纷的终结,虽然董毅从杨斌那里还是弄了点口供,坐实了此人的诈骗行径,但“积极退赃”这一行为,足可以把事态控制在最小地范围内。

    庄仁却是被这话吓了一跳,敢情人家这帮催债的。根本的目标就不在杨斌身上,而是直指范晓军,这得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整出来的大手笔?

    一时间,他就有些犹豫了,说实话。他真不知道眼前这几位是真有能力搞副省长。还是一时脑瓜冲动热血上头,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蟊贼。

    要不要博一下呢?庄总开始犹豫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。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他走开两步,随便嘀咕了两声,挂了手机又走了回来,上下打量一下庄仁,“我当是谁呢,呵呵,原来八达地庄总啊,最后问你一遍,你真的要架这个梁子吗?”

    庄仁一听这话,傻眼了,刚才他进分局找杨斌的时候,倒是跟当值的警察报了一下自己的身份,却是没想到,眼前这帮人,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就获得了消息,毫无疑问,警察局里有内鬼!

    对方既然这么神通广大,又认出了自己的身份,庄仁就实在不想管这个事儿了,商人求的是什么?求的是钱财和平安!

    有命挣钱没命花,那绝对是最悲惨的事儿了,而且,让这帮黑社会的惦记上自己地话,有事没事就骚扰一下,那谁受得了啊?

    当然,最要命的,还是陈太忠一开始说的那句----范晓军都不敢跳出来!

    庄仁实在是无心琢磨陈太忠这句话的所指,范副省长是不方便跳出来,还是根本就没胆子跳出来,他倒是想起了张智慧。

    **,这个老张还真不是个东西,我说他怎么想得到招呼我了呢?敢情丫也知道,这儿是坑啊,我还纳闷儿呢,百八十万的钱,张智慧哪里借不到啊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庄总苦笑一声,算了,说那么多做什么,不就是不想让我玩儿吗?那我不玩了成不成?“那好,这件事儿我了解得不多,我不参与了,不过……这位大哥,我来已经来了,能不能麻烦您指点一下,我该怎么退出呢?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要上杆子巴结人,我求你来了吗?”陈太忠嘴里,哪里有什么好话?他眼睛一瞪,“该怎么离开,自己想办法,啊?”

    我靠,你这有点太过分了吧?庄仁心里有些无法忍受,不过转念想想,人家都敢向范晓军叫板,眼中没有自己这种小人物,倒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是,我该怎么办呢?一时间,庄总欲哭无泪,这一刻他是真的恨透张智慧了,妈的,没事你给我打什么电话?

    若是没有张智慧的电话,他没有赶来的话,那该躲就躲了,可是眼下他已经掺乎进来,那就抽身不易,连装聋作哑地机会都没有了,实在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大不了拼了,下一刻,这个念头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了庄总的脑海中,老庄我就赌你们这帮混混斗不过范副省长!

    想通之后,他转身就走,可是没迈了两步,心中又是一阵犹豫,这一次,我赌的可是自己的全部身家啊,范副省长要是输了,这帮人绝对不会放过我的!

    范副省长要是赢了呢?赢了他也能未必护得我周全啊!

    虽然庄仁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大人物要收拾范晓军,但他很清楚地知道,这边目前出现地,就是一帮小混混,或者是说黑社会。

    黑社会一旦记恨上你,可是不受官场规矩约束地,而且他能断定,这帮黑社会的来头并不小----人家在警察分局都有内应呢!

    阎王好见小鬼难缠,范晓军对付凤凰市委书记章尧东或者不费什么劲儿,但是他对付小混混,也就未必能强到哪儿去,到时候真有那亡命徒来对付八达公司,还真地不好招架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庄总的步子,就迟迟地迈不出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在郁闷的,并不只是庄仁,陈太忠也很郁闷,他还真没想到,范晓军居然没有通过打招呼这种方式来救人,而是咬牙认了这八十多万的债务,出钱来摆平这事儿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知道,杨岚已经在他的老对头秦小方那里碰了钉子,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下策归下策,有时候,最笨的法子,才是最管用的法子,陈太忠的计划中,并没有考虑到,范晓军会捏着鼻子认了这一笔帐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就算范晓军最后肯出钱,但是在一开始,肯定是要先找人打招呼的,实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才可能花钱买平安。

    范晓军那是什么人?是天南的常委,常务副省长呢,多少事情张张嘴就能办的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先出钱呢?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埋伏的后手,全是对了范晓军可能打的招呼上,是的,他打算借范晓军的行为,适当地把诈骗案的主角转移一下,至不济也要给范副省长戴上一个“幕后策划”的帽子---对他而言,栽赃并不是很难,说是强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可眼下事态的展,似乎又出了他的预想,好像范晓军居然连招呼都没打,就打算硬生生地吞掉这个死苍蝇了。

    这让陈太忠感觉,自己憋了好大劲儿,打算全力出上一拳,但忽然间现没有了目标,这种失落感,真的很打击人的。

    看着庄仁踯躅的脚步,猛然间,陈太忠又想起一招来----是的,对他而言,急智并不是什么问题,他缺少的,只是大局感。

    “唉,算我倒霉了,老庄你回来,”他叹一口气,大大咧咧地话了,“再告诉你一件事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