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三十一章 惶恐(书号:760

第五百三十一章 惶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搞错?陈太忠有搞错过人吗?听到秦书记这话,王宏伟心里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“没搞错,人家拿着欠条追债呢,”他叹一口气,“秦他诈骗的是谁吗?诈骗的是义井街道办主任庞忠泽,庞忠泽挪用了街道办的住房集资款,借给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挪用了街道办的住房集资款?我靠,秦小方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这件事情,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哦,这件事,是我没有了解清楚,我再问问别人吧,”他把电话挂断之后,坐在椅子上,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秦书记想来想去,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追债的人能追到范副省长小舅子的头上,必定是有些仗恃的。

    总之,这件事他之所以看不明朗,是因为信息太少,所以,秦小方现在需要落实一下,那个什么街道办主任,是不是真的挪用了工作人员的集资款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落实消息真的很简单,他只需要向横山区的纪检委了解一下,最近有没有类似的举报信或者传言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,横山那边也没辜负他的期望,很快就把消息反馈了回来:这事儿有,不但有,而且最近一阵闹得还挺凶,不过,这件事的背后,涉及到了范副省长,大家目前都在尽力地压着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静观其变!秦小方恨恨地压了电话,使劲儿地观,现在好了吧?变倒是被你们观出来了。问题是。事情也大条了不是?

    他正在这里琢磨呢,杨岚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“老秦,怎么杨斌还没被放出来啊?你要办不成,给句话嘛。”

    你再催,老子还真不管了!秦小方心里这气就没法说了,他已经隐隐地猜到,这件事,没准跟前一段时间的“宾馆枪击案”有关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由于省警察厅的高度重视。保密工作做得极好,秦范晓军曾经涉足“水上人家”俱乐部,可是就算不知道这个,天南省官场,差不多够份量地人都清楚,范晓军跟吴敬华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而吴敬华副书记算是“中天集团”身后地靠山,这是所有涉及“宾馆枪击案”的人都知道的事儿。

    那么。眼下杨斌被催帐的事儿,就不能简单地看待了,想得严重一点,当事人可能是在蒙艺的授意下,才做出这番举动的----当然,也不排除有人想借此讨好蒙书记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个猜测挺离谱的,毕竟,两个省级大员的交锋,居然会从一个小小的街道办展开,涉及地金额也才五十来万。实在是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可秦小方不这么认为,他一直深信,在中国的官场里,没有最荒谬,只有更荒谬,“太忠库”都能冠冕堂皇地上了天南新闻,这世道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生吗?

    副省级干部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失势,这种例子并不罕见,而以小事为导火索,从而引某个层面的官场震动的例子。更是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是的,秦小方不认为自己的猜测会错到哪里,省委书记也是人,不是圣人:你们敢动我地嫂子,信不信我收拾你小舅子啊?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。敢于大胆假设、小心求证的人还真多。陈太忠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,居然被秦小方猜了一个**不离十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奇怪。这世界上原本就不缺少聪明人,能混到秦小方这种地步的,基本就没蠢人了。

    顺着派系的脉络去分析大多数事情,是为政者应有的思维逻辑,否则的话,又何至于出来这么多的派系,而大家又要拼命辨别谁是谁的人呢?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猜测,秦小方当然会对杨岚地话有点抵触情绪,这几年他一直靠着凤凰本土干部的支持,才能有了眼下的局面,而在省级干部中,他是亲蒙艺一系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办不成,而是说,杨斌他涉嫌诈骗啊,”他真的不想理会杨岚了,可说到底还没那个胆子,只能苦笑一声,“骗了好多政府工作人员的住房集资款,激起公愤了,杨大姐,我这实在是……爱莫能助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不对,我听他说了,就是私人借钱嘛,”杨岚也是有备而来的,她甚至打听出了庞主任的名字,“庞忠泽愿意借钱给杨斌,杨斌有必要管那个钱是从哪儿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杨大姐,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这件事没有报到我们纪检上来,”秦小方真的不想跟她多扯了,“不过我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什么?”杨岚地话,有点盛气凌人,可是秦小方又怎么能跟她计较?所谓的夫人外交就是这样了,人家是副省长夫人,虽然不在其位,但口气也能跟副省长差不多,而听的人还就得这么受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杨斌借钱的理由是投资,不过这钱让他用到炒期货上,所以涉及诈骗,嗯,杨大姐,我可只是听别人说的,具体也不是很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”杨岚冷哼一声,话却是更不好听了,“老秦,什么时候你也学会捕风捉影了?听说地事情,那能当真吗?唉,算了,我不跟你说了,先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杨岚地话是这么说的,可是她地心里,已经方寸大乱了,她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弟弟是什么货色,要不然自己的老公早将其安置了,放了电话之后,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一母同胞,她不管杨斌,也是不可能的,犹豫一下,她还是拨通了老公的电话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陈太忠却是和小董坐在一辆面包车里,远远地看着横山分局,两人嘴上还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。

    这个小董不是董毅,而是那个吃得很开的联防队员,他俩开的面包车是小董借来的,陈太忠的林肯太扎眼了,而他还不放心董毅那帮人,又想现场看看事态展----对于陈某人的某些恶趣味,大家应该是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王宏伟自打知道陈太忠开始对杨斌下手,忙不迭就把小董这个机灵鬼派了过来,并且下了死命令,“陈太忠的一举一动,你都得给我观察清楚了,随时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王局长对陈某人的杀伤力,有着极大的体会,他非常清楚,若是坐视这厮在这里搅风搅雨,没准还要有天大的漏子被捅出来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他是真的服了陈太忠的胆量了,范晓军的小舅子都敢动,简直是吃了豹子胆,不过,作为“中天事件”后审讯的亲历者,他倒是明白范晓军在里面若隐若现,仔细想想,也能隐约猜出,陈太忠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情,相关人等并没有任何的指示,甚至,连唐亦萱都没给他打电话,好像大家都在坐等事件的展,他当然也就不能贸然出头。可是不贸然出头,不代表他就什么也不做,对王宏伟来说,找个人制约一下陈太忠,那简直是必然的事情,否则瘟神一旦作,疫病蔓延,没准就是水火无情,不分敌我胡乱作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派什么人去,又耗费了王宏伟的一番思量,想到这场争斗只是在初期,后面有若干个庞然大物蠢蠢欲动,他肯定不想派出在编的警员,以免提前摆明立场导致事态失控,想来想去,小董跟陈太忠的关系尚算可以,就把这家伙派来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见小董,倒是想起了另一出公案,“小董,那个钱串子,收拾得怎么样了?怎么那个李勇生,迟迟没有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目前正憋着他呢,上次接见日都没让他出来,”对他这个问题,小董准备得很充分。

    “这种老油子,不使劲儿憋他一阵,整得他生死两难,他还会有些想法,下点狠手,逼得他走投无路,才能勾出他舅舅来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答案,陈太忠不是很满意,虽然他承认,小董说的话,听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,“有没有更快一点的法子了?那种人渣,不值得我耗费什么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最保险,不过,陈哥,也不用你操心这种小破事,交给我了,”小董轻笑着,“再说了,王局说了,只要杨斌这事儿,你能跟他多商量着点儿,那家伙在号子里剩下的日子,绝对好过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商量着办?嗤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就老王那前怕狼后怕虎的劲儿?算了……我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来电话的,是凤凰宾馆的老总张智慧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