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通吃的威力(书号:760

第五百二十七章 通吃的威力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十七正搂着一个头染得五颜六色的小太妹睡觉呢,陈太忠直接穿墙进去,将他从床上拽了起来,“我说十七,这都九点半了,你倒真安生。”

    十七强打精神揉揉眼,一看是他,睡意就吓走了一大半,“才九点半嘛,什么事儿啊陈哥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起来,被子就从他身上滑落了下来,那女孩的上半身就暴露了出来,不过也许是晚上过于劳累了,小女孩睡得极香,根本没现自己的要害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也没看她的兴趣,他只是很奇怪地现,“靠,十七你小子睡觉,不穿衣服?呃……你那玩意儿好小啊,哈哈

    他笑得前仰后合的,十七却只是无奈地撇撇嘴,忙不迭地穿衣服,“这是我的总经理办,谁知道你会闯进来啊?”

    他的办公室,只有他和古昕有钥匙,最多再加上保洁员,不过十七也知道,这道门拦别人或许没问题,拦陈太忠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晨五点才睡,”十七打着哈欠,回头看看女孩儿,伸手将被角给她掖好,“唉,老了啊,不服不行,现在的小女孩儿,真的太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过了十四没有?”陈太忠冲睡得极为香甜的女孩努努嘴,“你小子不怕人家家长找来啊?”

    “跷家的小太妹,不日白不日,家里不管她了,她还指着从我这儿混吃混喝混新年衣服呢,”十七满不在乎地撇撇嘴,“她告我十六了,那我就当她十六了。反正啊……毛是长齐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的脸上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,“这女孩特放得开,陈哥……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也就这点出息,”陈太忠哼了一声,“饥不择食的,也就是说你这种人了……好了,找个包间,跟你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跟我来吧,”十七开开门,领着他进了一个包间,“什么急事儿啊?要陈哥你一大早来堵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不会瞒十七什么,一五一十地把义井的事说了,当然,涉及上层的事情以及一些敏感地内容,他就不可能说了,最后他问了,“我打算在义井找两个人。让他们实名举报到市里,市里不管的话,再举报到省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听义井的人叨叨过,嗯……杨斌?”十七咀嚼一下这个名字,皱皱眉头,“陈哥,不是那个范晓军的小舅子吧?”

    “哈。你认识他?”陈太忠乐了。

    “切,一个不入流的骗子,”十七的脸上,露出了极其不屑的神情,“当时幻梦城开张的时候,他就找过我呢,不过那点伎俩……他从我这儿,毛都捞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是后来听别人说过,这家伙骗过几个人,”他还待再说。看到陈太忠脸上不耐烦了,登时就收口了,“陈哥,想搞他很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这话怎么说的?”陈太忠一时有点好奇,很简单?

    “,这是我认识他,不方便下手就是了,”十七地嘴角撇得老长,就只差在脸上写上“不屑”俩字了。

    “你随便跟铁手或者马疯子招呼一句,让他们出面。杨斌敢不吐出钱来才怪,哼,范晓军根本不管他----绑架了他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十七猛地想到一个问题,“不过话说回来。谁欺负他都行。就是官场上的人不能欺负他,杨斌被人拿枪顶过脑门。当时他就说了,有本事把我送派出所或者分局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范晓军丢不起那人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不过这样最好,我正愁扯不出范晓军呢。”

    十七听到这话,愣了愣,呆呆地看着陈太忠,好半天才伸出个大拇指头来,“陈哥,你能,你真能,我觉得,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,就是认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找人去啊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不用找人,呵呵,”十七笑着摇摇头,“义井那帮家伙,是些什么货色,我心里有数得很,你想从里面找个愿意出头的?顶着压力硬上的?哈哈……你根本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笑成这样?”陈太忠有点恼火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件事情啊,我有办法办好,”十七笑得很开心,“你的意思,就是搞一下杨斌,然后能牵扯出范晓军最好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皱皱眉头,“不扯范晓军出来,扯你出来?你小子也得够那个份量不是?”

    他这个尾音儿还挂在嘴边,只听得“哐”地一声大响,门口闯进一个人来,仔细一看,不是古昕又是谁?

    古昕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,总觉得坐视陈太忠不管,实在有点不够意思,再说,陈科都打了电话,他想假装不知道也不可能,万一让人家因此心生不满,就更没劲了----他以后的进步,还指着陈太忠帮忙关说呢。

    那么,他把局里的事情安排一下,匆匆赶来,倒也是正常了。

    古昕一来,十七看看陈太忠,现陈科没有反感地意思,说不得又把自己刚才听到的说一遍,然后笑嘻嘻地看看古昕,“古局,你说这事儿,是不是很好办啊?”

    “就你小子歪点子多,”古昕现陈某人的脸上些许悻悻之色,少不得就要轻啐十七一口,“妈的,有什么法子你倒是说啊,我怎么就没觉得这事儿好办呢?”

    “唉,还是你们不了解杨斌,”十七也不敢卖弄了,摇摇头,“这么说吧陈哥,这件事只用白道的手段,不好使,一定要黑白两道双管齐下,不信弄不惨他!”

    十七的建议,非常粗暴简单,就是找到道上的人,拿了借条去催债,抓住杨斌之后,狠狠地整,当然,这么做地前提是,义井街道办的主任庞忠泽必须配合。

    “就说咱是讨债公司的呗,陈哥前一阵,不是也客串了一把?”十七看着陈太忠,“我听马疯子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庞会答应别人帮他催债吗?”古昕琢磨一下,摇摇头,“我想……够呛,吓死他也不敢惹范晓军。”

    “切,由得了他?”陈太忠倒是觉得,丫这建议极好,看来哥们儿这黑白两道通吃,关键时刻还是能用得着的,一时间他甚至有点庆幸,正常手段不方便解决问题的时候,非正常手段,不就有用武之地了吗?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街道办主任,现在又是夹着尾巴做人的,”他冷哼一声,“等一会儿我就让马疯子堵他家门去,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脸喊冤,又敢到哪儿去喊冤!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古昕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别说他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了,就算是项大通做了这种糗事,被人打上门去,也不敢声张!“不过,这么一来的话,太忠,”他看看陈太忠,犹豫一下,脸上做出一个极为怪异地表情,眉毛不是眉毛,眼睛不是眼睛的,不过毫无疑问,他在竭力地压制自己的笑意,“……嗯,万一传出来是你在背后捣鬼,你的名声,可就更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听到这里,十七实在忍不住了,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老古,你是说杨新刚的事儿吧?哈哈

    这种糗事儿,居然连他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你小子给我住嘴!”陈太忠登时就恼了,手一指十七,还待说什么,却冷不防现,古昕的身子在剧烈抖动着,一时间他也跟着笑起来了,“我靠,你俩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他又想起了昨天吴言的误会,禁不住又叹口气,“唉,真是,这年头,想做点好事儿,咋就这么难呢?”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好笑归好笑,听说这事儿的人,谁不说陈哥仁义啊?”十七伸出了大拇指,“连湖西分局的老李,提起来都是佩服得要命。”

    “连湖西地李兆禄都知道了?”陈太忠听他夸奖自己,心里正受用呢,谁想丫的下一句就让他无法忍受了,连脸都绿了,转头看看古昕,他心里这份窝囊,那就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“老李啊,那人嘴严……唉,对了,说正经的,”古昕终于止住了笑声,转移了话题,“太忠,这件事最好不要让马疯子出头,让他找别人出面吧,反正整个凤凰,数他们湖西的小混混多了,找几个人上门堵人,还不是简单的?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马疯子打个电话,招呼一声吧,”陈太忠觉得,古昕地建议还是挺中肯地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