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二十三章 臭气熏天(书号:760

第五百二十三章 臭气熏天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哎呀,你气死我了,”面对着宝贝独生女儿,蒙艺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你觉得,你老爹的个人书房,需要放信访资料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小严送点过来吧?”当着严自励,蒙勤勤管他叫严秘书,可在自己家里,她是跟着老爹称其为“小严”的。1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小严好不容易早一天回家呢,”蒙艺哼一声,有点生气,“说,你要找关于信访的啥资料?我打电话到办公室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找啥呀,”蒙勤勤将书往旁边一丢,恨恨地撇一下嘴,“还不是那个陈太忠,说要回去动干部上访?”

    “动干部上访?”蒙艺惊讶地重复了一句,才反应过来,“哦,是你上午说的那件事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说整整范晓军的小舅子,算是报答你呢,”蒙勤勤坐在地上,叹一口气,“他说要动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上访,我这不是闲着没事,帮他找找资料?”

    “切,我用得着他报答?”蒙艺冷哼一声,当然,这一声哼,倒是没多少恶意,他只是不认为一个小科长有能力掺乎省部级干部之间的纠纷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照顾他,固然有你唐伯母的因素,但关键还是,这小伙子是个做实事儿的人,哼,他倒想借这个往上靠?”

    “他才不想靠呢,”蒙勤勤顶了老爹一句,这是这个家里很少见的事儿,“要不是我跟他说起来,他根本不想管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怎么不能管?”蒙艺话一出口。才想起那小伙子似乎是负责招商的,确实不应该管这事儿,“奇怪,我怎么总有一种感觉,觉得他应该是政法委或者纪检上的?”

    “他说了,跟咱家恩怨就是两清地,”蒙勤勤当然要帮陈太忠说话,“对了,他还让我带给你一点礼物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女大不中留了。蒙艺看自己的女儿一眼,“谁让你帮我收礼了?我以前的话,白跟你说了?”

    “他还送我妈一个戒指呢,结果我戴着合适,就戴上了,”蒙勤勤伸出满是灰尘的小手,一脸的兴奋,“爸,你看好看不?”

    哎呀我的小姑奶奶。蒙艺一时有点想笑,“勤勤你自己看看,你也搞银行的,估不出这戒指的价钱?最少得好几万吧?你收无所谓,还真敢替你妈收?回头给我退了!”

    “可这是人家的好意啊,这次陈太忠来,送礼只是顺路。”蒙勤勤噘起了嘴,“他是去国安局办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国安?他怎么又扯上国安了?”蒙艺一时间还真有点奇怪,他总觉得,这大年根儿地,那小伙子来肯定就是专门送礼来的,或者……顺带点公务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对这种热衷于钻营的年轻人,不是很欣赏,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做好本职工作才是正道,那些蝇营狗苟的事儿,不是不能做,而是说,做个国家干部,总是做好正事最当紧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一听陈太忠这次来,是因为国安的事儿,还真有点奇怪了,“他不是专门来找你的?”

    “他找我做什么啊?”蒙勤勤有点不高兴了。“人家是不敢登省委大院的门儿,才要我转交的,今天中午,我和他还跟国安局的廖宏志一起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蒙艺地兴趣被勾起来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陈太忠却是已经抵达了凤凰市。他先是回了一趟家。弄出点烟酒和服饰给爹妈,只说是自己在素波买的。过年了,做儿子总不能太不成体统吧。

    原本,他是想着在家陪老爹喝两口再看看电视才出去活动的,但是老妈的话,让他有点坐不住了,“我说太忠,你买的这些衣服,看起来不错,可咋都没商标呢?”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决定适当地撒点小谎,“嗯,是这样,这些衣服都比较贵,我觉得老妈你说得对,做人要低调,所以,就把商标都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多贵?”老妈对这种话,最是敏感。

    “嗯,一两万吧,你们不知道,我们招商办可是有钱的单位,”陈太忠含糊地解释着,也没说单件是一两万还是总共一两万,反正都跟卖价差得很远,也不在乎这点小差别了,“而且客户也经常送点购物券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敢犯错误啊,”老妈挺满意,老爸却是高兴了,吱儿地一声清掉杯中酒,“哈,明天我就穿上皮大衣眼气老徐他们去,哼……我儿子也能挣大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个老东西!”老妈生气了,“你们男人家怎么都这样啊?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有俩臭钱了?让人惦记上怎么办?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陈太忠只能快地划拉两口之后,拔腿就走人了----当然,最关键地是,吴言来了短信,问他回来没有。

    让在职工作人员上访,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呢?他心里有点小算盘,不过这些猜想,还是得见了吴书记仔细问问才成。

    约莫八点半左右,陈太忠悄悄地出现在吴言的房门口,掏出钥匙意思一下,直接穿墙术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可是他一进去,就吓了一跳,吴言正坐在沙上,蜷着双腿,下巴搁在膝盖上,正正地盯着房门呢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陈太忠试图解释一下,为什么房门没开自己就进来了,可是猛然间他现,吴言的眼睛虽然盯着门口,却是目光分散眼神迷离,不知道正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他走上前,想摸摸吴言的额头,“是不舒服,还是烧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碰我,恶心!”吴言身子一侧,让了开去,却是不肯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毛病!”陈太忠嘀咕一声,见她没什么大碍,转身走到门口的衣架处,一边脱大衣,一边心里随口问了,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你心里没数吗?”吴言冷哼一声,一点都不客气,“还是说,你缺德事儿做得太多了?想不起是哪件了?”

    “少扯了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走回来,坐在沙上,“我这人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从来不做缺德事儿,要是别人先缺德,凭什么我要受着?”

    见他坐过来了,吴言转身将身子缩到沙的另一边,将头也扭了过去,“那我问你一件事,糟害别人的女人,算不算缺德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自己愿意的话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陈太忠想起了雷蕾,下一刻,他隐约猜到是什么事儿了,是白洁的事儿了吗?

    没有道理地啊,那天明明没什么车跟着的……

    吴言本来正一肚子气呢,听到这话,讶然地回头望他一眼,“听你这话,跟你有关系的女人,好像挺多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少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没有把这些事告诉吴言的兴趣,可是她问到头上来了,他也没打算不承认,“你一个人,又满足不了我,反正,我是真心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无耻!”吴言捡起来一个抱枕,就冲他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太忠抬手就接住了抱枕,一时间也懒得想自己的来意了,狞笑着逼了过去,“你又不乖了,看来,又得好好收拾一下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太忠,你真的太无耻了!”这次,吴言没有再害怕,而是冷笑着看着他,两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,“我真是瞎了眼了,喜欢上你这种人渣,你比段卫民还要无耻百倍!”

    “你少跟我来这套,我哪儿无耻了?你说一个出来,”陈太忠一见她流泪,暴虐之心顿起,一抬手,“嘶”地一声撕下了吴言的棉睡衣的前襟,“你要说对了,我转头就走,再不在你前面露面,要是说不对地话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扒光了你,把你扔到大街上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杨新刚的街道办副主任,是你向我推荐的吧?”吴言冷冷地看着他,泪水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汩汩而下,“现在又要推荐他当义井地主任,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推荐他?”

    “我草,我就知道,那个裘之喜不是个东西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明白了,他握起左手狠狠地砸了右手一拳,一时间哭笑不得,“我靠,这个屎盆子,还真狠啊!”

    哥们儿知道,绝对就是这么回事,靠,真没想到吴言会这么大地反应,可是……裘之喜凭什么就敢如此地信口开河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