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二十一-二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二十一-二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五百二十一章推脱的技巧

    “嗯?”听到蒙勤勤的喊声,陈太忠登时就是一个制动。

    林肯车已经有一半开到公路上了,车屁股却是还在人行道上,不过这家伙开车从来不讲究,他探出了脑袋,一脸的疑惑,“我说,还有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呃,那件事,我就只当你答应了啊,”蒙勤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住他,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话题,少不得就要把刚才的玩笑拿出来,以免让自己显得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什么了?”陈太忠不明就里地睁大眼睛挠挠头,他这副茫然的样子,登时让蒙勤勤心火大盛,抬腿就是一脚,踹到了林肯车的轮胎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又恢复了两人初见面时的那副小辣椒模样。

    “哈,明白了明白了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笑笑,那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,气得蒙勤勤又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不能答应你,”他边笑边摇头,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,“哈哈,我还怕晓艳找我麻烦呢,你怎么能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?太不道德了吧?哈哈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蒙勤勤被他这笑容激得彻底暴走了,四下看看,现没人注意这里,上前一出手就拽住了他的耳朵,“你不是说你跟晓艳姐没关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喂喂,不许动手啊,要不我可恼了,”陈太忠脸一绷,心中确实有点微微的不高兴,他不喜欢别人跟自己动手----省委书记的女儿就怎么了?你又不是我的女人!

    好在,蒙勤勤也现,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,又是在自己单位门口。听到这话,忙不迭地松手,恨恨地看着他,“你小子嘴里,就没句实话!”

    小辣椒能如此听话,却是陈太忠没想到的。他轻笑一声,语气放得柔和了些许,“好了,把东西拿上去吧,你交待的事儿,我会用心办的,不管怎么说,你好歹去捞过我一次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语气变得温柔起来,蒙勤勤的心情登时好转不少。她抬头看看四周,语极快地吩咐,“中午吃了饭再走,十一点半我联系你,告诉你,我说请你就一定要请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没等陈太忠地回话。就转身离开了,那样子竟然是不怕他不就范的架势。

    中午饭就中午饭吧,陈太忠在很多时候,还是比较大大咧咧的,早上蒙勤勤还执意要请晚饭呢,现在改成中午,已经算是输了嘛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接近十点了,他琢磨一下,还是联系了一下廖宏志。这次来素波,主要就是为了刘志伟的案子,他总不能抛开人家廖局,不吭不哈地直接回去吧?

    遗憾的是,廖局长的手机没信号,显然在开会,这下,陈太忠有点挠头了,琢磨一下,索性到国安局门口等着去了。

    还好。刚到国安局,廖局长就开完会了,陈太忠进他办公室随便聊了两句,送了一个小小地打火机给他,两人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当廖宏志听说。他在日报社有“关系”的时候。禁不住轻笑一声,“那就好办多了啊。回头你让他们来了解情况,我这儿一定配合你,报纸上含糊地说一下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还有个问题,”陈太忠给廖宏志的打火机,可是正经的登喜路,对方肯收,那就能多谈一谈,“这件事里,韩刚会不会受到调查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,”廖宏志点点头,“不过,临河铝业是有色总公司的,范如霜是总局的干部,多少要注意一点,而且,刘志伟不是跑了吗?弄得太大也没意思,走走程序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借这个,给范如霜施加点压力啊?”陈太忠还真不见外,啥都敢说,“我想从她那儿弄个项目,可总是不顺,正好借这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你胆儿大,可也不能大到这个地步吧?廖宏志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摇摇头,“那我们跟部里打个招呼才行,毕竟,天南省对临河铝业的管辖力度不够大,不过这个案子……刘志伟的涉案等级没到这么高啊

    这就是婉转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真没劲儿!陈太忠微微地撇撇嘴,琢磨一下,他又不太死心,“廖局,那你的人办事地时候,稍微给那边一点暗示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廖宏志沉吟一下,心里却是郁闷不已,小陈啊小陈,别说咱俩没惯到那个程度,就算是真的很熟稔,我动范如霜也是很难啊。

    不过,再想想此人身后的势力,他也不方便直接把话说死,少不得就要含糊应对一下,“嗯,这个我想想办法吧,不过不敢保证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唠嗑呢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却是蒙勤勤打电话来了,要他去接她,然后一起去吃饭。

    “我在国安局呢,走不开啊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叹口气,“这次来素波,可就是为了这些事儿呢,下次来你再请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又是这样!”蒙勤勤的声音,有点恼怒,“我说陈太忠,你想想啊,你推了我多少回了?”

    我又不是色魔,啥时候推过你了?陈太忠悻悻地腹诽两句,不过想想,人家这抱怨确实也没错,说不得只能答应了,“好好好,你别说了,我就去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事儿你就先忙,”廖局长心里长出一口气,脸上做出一副理解的笑容,“呵呵,好不容易来趟素波,该见的朋友还是要去见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廖局,一起去吧,”陈太忠盛情相邀,“这次好歹是咱们两家地单位的接触呢,昨天你忙就算了,今天可不能再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。中午我还有个饭局呢,”廖宏志不情愿跟他去吃饭,这家伙的奇思怪想实在太多了,他可不想吃饭的时候被这厮的某一句话噎着,“你那朋友,听起来怨气挺大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要不我推了她?”陈太忠真是这么想的,拿起手机就要拨号。

    “算算,算我怕你了,”廖局长心说,要是桌上有别人,你或者还不会那么放肆,咱俩吃饭?对不起,我才不干呢!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拿起个电话,拨一下号。“小张,把我中午地饭局推了吧,嗯,就说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张志诚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廖局长实在推不开陈太忠的邀请,打电话给自己意思一下,当然。这种情况,他必须大声回应,以便领导借机挥,“可是,张书记他们已经把包间都定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廖局和自己秘书的小套路,廖宏志当然知道,中午没有什么张书记李主任之类地饭局,张秘书这么回答,无非就是再给领导一个推脱的机会,至于廖局是不是要执意推脱。那就不是他这小秘书操心的事儿了张志诚回答地声音不小,陈太忠的耳朵又好,登时听了一个真又真,“要不,把那张书记一起喊上?”

    “推了推了,”廖局长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,挂了电话,抬头冲他笑笑,“没事,不用喊他们了。那帮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站起身来,一脸的不以为然,至于“那帮人”到底是怎么回事,也就不说了。姓陈你愿意猜就自己猜去吧。

    廖局长自己有车。是辆蓝鸟,不过他的车牌有点碍眼。说不得就挤上陈太忠的车了,一路开到了中行素波分行的门口。

    接了陈太忠电话,蒙勤勤连蹦带跳地下来了,走到林肯车前,才要拉副驾驶的门,现里面坐了一个老头,这心里登时就有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以她地涵养,肯定不能说什么,再说了,在中行门口,她也不方便使什么性子,眼下正是下班的高峰,被别人看见的话,总是不好。

    拉开后车门,她坐了进去,还笑吟吟地冲廖宏志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还有客人啊?陈科长?”

    廖宏志没吭声,他有点不清楚这个女人跟陈太忠地关系,不过,蒙勤勤刚才直奔副驾驶的样子被他看在了眼里,心里难免嘀咕一声:我这是做了灯泡了?

    “哦,介绍一下,这位是国安局地廖局长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帮两人引见,意思是说,蒙勤勤你看,我没骗你吧?真在国安局呢,“这个是蒙勤勤。”

    他却是没介绍蒙勤勤地身份和职业。

    第五百二十二章廖宏志转向

    叫蒙勤勤!廖局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……慢着,蒙勤勤?姓蒙,叫勤勤?

    刚才陈太忠说,要为了请我,而推掉蒙勤勤的饭局?想到这个,廖局长地眼皮连跳两下,我靠,陈太忠,不带这么玩儿的啊,我要真答应了你……岂不是会很麻烦?

    想明白了蒙勤勤地身份,廖宏志当然不会再介意陈太忠不介绍她的身份了,事实上,这种场合贸然介绍蒙勤勤的身份,真的是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陈太忠真要介绍清楚,他自己就难逃个轻浮卖弄的嫌疑,而廖局长这边难免也会感觉不自然,大家佯作不知根底地相互来往,岂不是更好些?

    郑板桥的“难得糊涂”能成为千古名句,自然是有其道理的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地,廖局长现在想糊涂都糊涂不起来,他的脑子,在不停地转悠:看来小紫菱说得还真没错,这个陈太忠,果然是不买蒙勤勤的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,仅仅是不买面子,那倒还无所谓,陈某人少不更事嘛,可是,今天廖宏志又现了一个更糁人的事实:蒙大小姐春心动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不是最糁人地,更无情的是,蒙勤勤的一番苦心,并没有令某些人有所触动,正应了那句老话:落花有意随流水,流水无情恋落花。

    廖局长是老了点,跟现在的年轻人的心态一比,有点代沟很正常。可是,万变不离其宗,千百年来,男男女女之间,不就是那么一点事儿吗?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是负责国家安全这一块儿的。虽然专业未必对口,可这么些年的经验积攒下来,蒙勤勤和陈太忠地心态和行为,能瞒过这双昏花但是敏感依旧的老眼吗?

    他们不能!虽然,当时双方,其实都还是比较懵懵懂懂的,但廖宏志却是已经知晓了。

    所以,廖局长一开始以为自己明白了,陈太忠地仗恃是在哪里,这可是蒙家的准毛脚女婿啊。不过下一刻,他又糊涂了,陈某人明明不稀罕蒙勤勤啊。

    这又算怎么档子事儿呢?是陈太忠欲擒故纵地吊着蒙小姐?还是说,就像此人表现的那样,其实压根儿没往心里去?

    若是前者,倒还好说,男女之间情愫。确实可以当作一张牌来打地,而以陈某人表面上的身份,想攀上蒙家大小姐这棵高枝,似乎也确实不太现实,不采取些适当地手段,真地很难如愿。

    可若是后者的话,那可就难说了,是什么原因,让陈太忠敢无视蒙勤勤对他地情意呢?是此人太过愚钝?还是说……另有臂助呢?

    就这前者后者之类不断地思考着和揣测着,一时间廖宏志觉得自己头都大了。一会儿他分析必然是前者,一会儿他又能确定,后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缺氧了,终于停止了这种无谓的猜测,由他们去吧,爱怎么搞怎么搞去,我又不是双方家长之一,这是操的那一门子闲

    不过,等他做出决定地时候。这顿饭也吃到了热火朝天的时候,还好,廖局长并不乏一心二用的本事,思考问题之余,也能在桌上喜笑宴宴、妙语连珠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他没有注意到。这顿饭吃到现在,其实是属他的话最多。不过,大抵因为他是长者,职位也高,又心存关爱之意,两个小年轻倒是没什么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是的,他暂时忘记了保密原则,一直在向蒙勤勤解释,陈某人这次,是立了功的,为维护国家安全做出了极大的贡献,像陈科长这样具备敏锐地洞察力和高度的政治敏感性的年轻干部,真的不多啊。

    当然,案件的具体细节,那就实在没必要透露了,一来廖局长毕竟是国安局的领导,泄密也不能太过,二来嘛,咳咳……这案子的级别其实并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可是,国家安全无小事---难道不是吗?廖局如此盛赞陈太忠,倒也不能说就言过其实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,蒙勤勤对桌上出现一个外人,心里很有点抵触情绪,不过接下来廖宏志的夸夸其谈和真诚的招呼,让她的心态终于调整了过来,跟廖局长也言谈甚欢。

    “哈,看起来,国家安全这些事儿,有地也挺好玩儿的啊,”她轻笑着,“廖局长能见识这么多的事儿,这算是比别人多活了好几辈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蒙你喜欢听?那回头去国安局找我玩儿啊,我那儿有意思的事儿,确实不少,”廖宏志笑嘻嘻地点头,不过随即一变脸,换了一种很夸张的严肃到脸上,“不过,该保密的事儿,我可不能跟你讲哦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在一边听得,脑子就又琢磨上了,这……这廖局是想泡妞吗?不会吧?你知道你在泡谁吗?蒙勤勤好看,你也不能乱下手不是?她姓蒙哎!

    人不能饥渴成这样,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!他打算婉转地提醒一下廖宏志,可是他转念一想,算了,我先憋着,廖局你要是能在临河铝业的事儿上帮了我,那我再提醒你一下,你要是不帮我,那对不起了,就看你个人的造化吧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自打坐实了蒙勤勤的身份之后,廖宏志已经决定,真地要在临铝的事情上,“尽量”地帮他一把了,而不是原先说的那种“尽量”。

    ----官场中说话,“尽量”一词所指的意思,并不是恒定不变的,一旦变起来,没准还会一百八十度地变。

    正说到兴头上地时候,廖局长地手机响了,他拿起来看一眼,站起身就走了出去,“一个工作电话,嗯,我到外面去接。”

    过不多时,他又回来了,一脸的歉意,“呀,真不好意思,我现在必须得离开了,嗯,单我已经买了,小陈,招呼好小蒙啊,你们年轻人聊吧,我这老头子就不打扰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电话是局座夫人打来地,不过,廖宏志已经吃得七七八八了,又跟蒙勤勤聊得不错,老婆既然这么巧打来了电话,那他不如直接走人,也省得有人心里埋怨电灯泡太亮。

    等廖宏志一走,蒙勤勤却是有几分想念其人了,因为,她又遇到了昨天遭遇到的事情----别人是室雅人和美,这二位是室雅人尴尬!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今天陈太忠这个木头脑袋总算是开窍了,他冲蒙勤勤笑笑,“勤勤你也不用说了,我知道了,回去尽力督促办那件事,你要是还不放心,可以让晓艳监督我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”蒙勤勤笑着点点头,“我要是忙不过来,一定让晓艳姐好好监督你,你这家伙做事,我有点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忙不过来”才让蒙晓艳监督,这句话,说者不一定就是有心的----或许只是下意识的认为,但听者绝对更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快点吃吧,吃完送你回家以后,我还赶着回去呢,天亮能赶回去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下午两点还上班呢,”蒙勤勤点头答应了,不过,她并没有伸筷子去夹菜,而是看看他,“陈太忠,你这次来国安局,到底是立了什么功啊?对我你总不应该保密吧?”

    “也没立啥功啊,就是在招商引资的时候,现了一些问题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单看表情的话,真的是很谦虚,“有些投资商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时间就过得快了,等两人走出包间的时候,已经是一点半了,陈太忠直接送蒙勤勤去了单位,给雷蕾打个电话致歉之后,一骑绝尘奔向凤凰。

    蒙艺今天回家回得早,不到七点就回去了,这种时刻回来,他甚至有时间看中央台播出的《新闻联播》。

    当然,他看新闻联播,跟一般干部看新闻联播,是绝对不一样的看法,其间关窍,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可是一进书房,他就被自己的女儿吓到了,宝贝女儿灰头土脸的,正坐在一堆书里翻腾呢,时不时拿起一本书,信手翻两页,又随手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喂,勤勤你搞什么呢?我的书都让你搞乱了!”蒙艺有点不高兴,“不是告诉你了,这些书不让你动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找点资料,没给你弄乱,”蒙勤勤头也不抬地顶了老爹一句,“对了,爸,你这儿关于信访的资料怎么这么少啊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