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一十八章 围观秦科长(书号:760

第五百一十八章 围观秦科长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雷蕾的情绪,有点过于……激昂了,不过,对陈太忠来说,做*爱时女人激动点,更能让他获得满足,而且她的命令,并不是很难完成。

    四点半左右,两人相拥着沉沉睡去,临睡前,雷蕾不忘记个手机短信给自己的主任,说是加班过晚,夜里着凉,可能要晚去一会儿。

    下去洗个澡吧,陈太忠收回思绪,掀开被子赤条条地走下来,却不防雷蕾手一动,牢牢地抱住了他的腰,“你要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洗个澡,就走了,”陈太忠转头看看雷蕾,现她的眼睛还是闭着的,小巧的鼻翼快地翕动着,禁不住伸手掐掐她的脸蛋,轻笑一声,“你再睡一会儿吧,昨天你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雷蕾勉力睁开眼睛,长长的睫毛下,杏核一般的眼中,满是血丝,“太忠,要是晚上不走,记得再来找我哦。”

    “啧,太放纵,对你身体不好啊,”陈太忠看她这样子,叹一口气摇摇头,抬手就是一个“昏憩术”的法诀,“深度睡眠一阵吧……”

    离开雷蕾家,陈太忠走到停车场坐进车里,一时间有点犹豫,现在该去哪儿呢?是去看看荆老,还是去看看廖宏志?

    算了,还是先去找蒙勤勤吧,他终于拿定了主意,哥们儿的时间,可不能任由你安排!

    他决定了,见过蒙勤勤之后,中午请廖局长吃顿饭,然后就上路,雷蕾那疯狂的样子,既让他沾沾自喜,又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。这种感觉。让他不太想留在素波。

    陈太忠走进人事科的时候,一大堆女孩子正围着蒙勤勤叽叽喳喳呢,“……秦经理,你这戒指,到底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最少要十二万。”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少*妇话了,看起来有点权威的样子,“怎么看也有两克拉,比盖伦集团贾总的钻戒。好像还大一点呢。她那个就值十万啊。”

    “秦琴你男朋友好有钱啊,”一个身材高挑,梳了马尾巴的女孩儿话了,“老实交待,从哪儿勾搭上地?”

    蒙勤勤努力克制着自己地微笑,不过看得出来,她对这种惨无人道的围观,心里还是有点享受,因为陈太忠看到了。她肤色微黑的脸上,居然渗透出了些许的红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男朋友?你们净瞎猜,这是我妈……”她的话说到一半,就看到了陈太忠,没办法。陈某人地个头。比这一帮女人高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妈给我买的,”冒出这一句解释之后。蒙勤勤打住了话头,直视着陈太忠,“陈科长,你怎么跑我办公室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这样,我最近有点忙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而且,我还有点重要事情跟你商量,就不请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转头看看周围的花枝招展们,那意思很明白,我说,大家该干啥就干啥去吧,我们这儿要说事儿呢。

    “双F标志……芬迪皮衣?”那少*妇上下打量着陈太忠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个牌子,国内有卖的吗?”

    得,她不说还好,一帮女孩儿们原本就不想散去,听到这话,登时纷纷驻足,上下左右肆无忌惮地打量起陈太忠来:我们是看货不看人地哦。

    我靠,大姐……你真强!被围观地这位,一时有点无语了,为了低调起见,他穿衣服,从来都是捡那种名不见经传的牌子,像这件皮衣就是,他穿了差不多一个月了,根本没人能认出来,没想到,在这儿被人戳穿了。

    女人对品牌,果然是有着男人无法理解的狂热和执着啊,陈太忠再次想起了这句话,说不得只能向这位异常敏感的大姐笑笑,“呵呵,国外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芬迪……很有名吗?”终于,还是有那不知道的话了,却是那个高挑的马尾巴,她看着少*妇,“梅姐,它比都彭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迪生的东西,怎么能跟国外的正经品牌比?”梅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,“没得比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都忙去吧?行不行啊?”秦科长有点受不了啦,站起身红着脸跟一帮人说话,“现在是工作时间啊!”

    “很少见秦科长这么大脾气啊,呵呵,”少*妇轻笑一声,转身离开了,临走之际,还不忘记看看陈太忠皮衣,再看看蒙勤勤地钻戒……还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有了她这个暗示,别的女孩子自然也会随着她的眼光,比较一下这两者,终于,大多数人带着一副“恍然大悟”的样子离去了,犹有甚者,走到极远的地方,兀自不忘对这里指指戳戳,脸上带了些许神秘地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满意了吧?”看着一脸阳光灿烂地陈太忠,不知道为什么,蒙勤勤的心火一时大盛,狠狠地瞪着他,咬牙切齿地低声诘问着,“你来这儿,就是为了羞辱我?”

    她当然会认为这是羞辱,因为她跟他根本没什么关系,可眼下,同事们都认为,有一个年少多金、高大伟岸地白马王子手持红绳做的套子,打上门来套人了,这叫她蒙勤勤以后如何做人?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手中若是真的持了红绳的话,那倒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,那就是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”的事儿了,可问题是,秦科长知道,这厮绝绝对对是无心之举,这才是她真正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羞辱你啊,”陈太忠挠挠头,一时间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,不过,他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开了,“勤勤,我真是有要紧事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少叫我的名字,”蒙勤勤真急了,她在这里,是化名秦琴,别人叫的话,她也没什么感觉,可是,陈太忠知道她的全名,这让她感觉,自己被人占便宜了,“叫我秦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官儿瘾,还真大了!”陈太忠恨恨地嘀咕一声,旋即放低了声音,“我说,礼物我带来了,还有点事情,想跟你咨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等听他说完事,蒙勤勤基本上也恢复了冷静,她仔细品味一下,抬眼看看陈太忠,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些事,是你昨天跟我吃饭之后,才打听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毫不客气地迎上了她的眼睛,“我吃撑着了,去惹范晓军啊?全是你昨天说了那些,我才去找线索的,累了我一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谢谢你了啊,”虽然陈某人的表情,实在有点恶形恶相,但蒙勤勤的心里,却是暖洋洋的,她冲陈太忠笑笑,两排细碎的贝齿,耀得人有些眼花,“嗯,等中午回家,我问问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啊,你现在就问,”陈太忠可不想等,他左右看看,凑近蒙勤勤压低了声音,“我说,凤凰市的全体人民,都在等着蒙书记的指示呢,眼都等绿了……”噗嗤”一声,蒙勤勤就笑了出来,不过下一刻,她就感觉到几缕鬼鬼祟祟的目光自远处游离了过来,甚至背脊上都有了那种被人盯上的烧灼感,一时又羞又恼,低声娇嗔,“你跟女孩子说话,都是这么口花花的?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啊?”陈太忠觉得有点冤枉,他承认,自己刚才说话不怎么认真,不过那是他的自尊心使然,是的,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低声下气,就要用一种玩笑的口气说了。

    可蒙勤勤的指责,让他觉得自己有轻浮之嫌,少不得悻悻地解释两句,“我说,我对谁口花也不可能对你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蒙勤勤一时愣住了,不旋踵,轻笑一声,脸色却沉了下来,神态也端正不少,“好吧,你等等,我忙完手上这点活,马上就打电话,你先在门口等一下,行吗?”

    看着陈太忠离开的背影,她轻微至不可察觉地叹了一口气,说实话,陈某人这话,却是说中了她的心病。

    她去年刚刚过了实习期转正,不过也不算小了,二十三可是大丫头了,可是由于有这么一个省委书记的老爹,个人的感情生活却是还没有开始。

    尚彩霞倾向于让她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对象,可蒙勤勤不愿意,她不喜欢老爹那种轻易不苟言笑的男人,是的,她要自己去寻找属于她的幸福。在都的大学里,她也接触过几个男孩,不过,当她现,那些人讨好自己的原因,是因为他们都知道,自己身后有一个省委书记的老爹之后,心中的郁闷那是可想而知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