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一十六-七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一十六-七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雷蕾哪里想得到,与整个世界为敌的那位,才挂了她的电话,就又给一个女人打了过去,“吴言?说话方便不?嗯……啵也很想你,我说,你说话方便不?”

    八点多了,说话当然很方便,吴书记一向很洁身自好的,“我就在家里呢,你来一趟,不就知道我说话方便不方便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想去,不过,我在素波呢,”陈太忠苦恼地叹一口气,“对了吴言,你记得不记得,前两天你跟我说的老庞的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……是义井街道办的庞主任?”吴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话里有点不解,“这是上面的事儿啊,太忠你操什么闲心……呃,你是说,你在素波?接触到上面的人了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吴言的脑子,真的很够用,尤其难得的是,她还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细节你就不用问了,我现在要的是消息,”陈太忠的话,有一点点霸道,“我欠别人一个人情,现在想还给他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见到蒙艺了?他有兴趣对付范晓军?”吴言的脑瓜,真的不是一般的聪明,不过,仅靠猜测,有点疏漏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没见到,我哪有资格见他啊?倒是听了点消息,”陈太忠笑笑,“呵呵,还个人情而已,好了,快点说……”义井街道办的庞主任地事儿。吴言也是一知半解,不甚了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她好歹是横山区的一把手,虽然平日里对于小道消息不感兴趣,但真想知道地话,还真能打听出一些东西来。

    义井街道办是横山区政府的派出机构,只凭这一点,吴书记就无法坐视,任由那里的情况恶化,所以她知道了一些隐秘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事情很简单,庞主任把钱借出去了,在前一段时间。他认识了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。

    是人就有上进之心,庞主任自然也不例外,一结识了杨某人之后,他就开始大把花钱,极力公关,使尽各种手段,来讨其欢

    大概是四五个月前。杨斌跟庞主任提出借钱,说是有朋友在上海那边,相准了一片地,现在上海的房地产搞得很火,想要投资,手上资金有点紧张,想暂时拆借点钱。

    这下,庞主任还真的有点犹豫,投资房地产,那钱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收回来的。不过杨斌说了,资金问题马上就能解决,但那块地不等人,再晚就没戏了。

    看他还犹豫,杨斌大大方方地定下了三个月还款的期限,再加上百分之二十的返利,还有杨某人亲自打地借条,这种情况,庞主任要是再不答应,那就是惹人了。不过。这种情况下,傻瓜才不答应,庞主任不但挪用了街道办的集资建房款,自己还凑了一点钱,总共凑足七十万。拿给了杨斌。

    至于欠着区里的钱。一时半会儿他倒也不怕,跟项区长招呼一声。说是义井街道办收钱比较困难,要等一等就是了,反正他是没打算昧的。

    只是,等到还款期限到了的时候,庞主任拿着借条去找杨斌,杨斌却是双手一摊,“现在我朋友的资金还没回笼回来,你也知道,这年头到处都是三角债,稍微等等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一等,就等到年底了,杨斌被他催得不耐烦了,“那啥,这样吧,我有套房子,还有辆车,跟你抵债成不成?那块地不是净地,出了点问题,现在正忙着花钱交涉呢,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”

    我要你的房子和车有什么用啊?庞主任心里挺不是滋味地,他知道杨斌倒是开着一辆普桑,可那破车车况也不怎么好,能顶几个钱?顶五万倒是可以商量,但杨斌要顶二十万!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庞主任也没辙了,只能硬着头皮挺着,隔三差五地去找杨斌,杨斌被他骚扰得不耐烦了,直接换了手机号,也不回那套房子去住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庞主任才现,自己恐怕麻烦要大了,因为杨斌是私人借款,借条是向他个人打的,也就是说,论追债的话,也只能他个人向杨斌追债。

    倒是他自己,怕是要坐实“挪用集资款”的名头了,这让他心急如焚,说不得只能隐隐透出点风去,这钱是范晓军的小舅子弄走了,跟我无关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别人也不敢随便采取措施了,于是,事情现在,就在二梁上吊着,大家都眼巴巴地指望着,杨斌朋友的那块地,能尽快开或者转手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于,庞主任挪用的,是一帮小人物的钱,这些人或者在上面有点关系,但遇上这种事情,也没人敢出头----杨斌不算什么,但范晓军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若不是一帮小人物,倒也未必会有人计较这么点钱----最起码大家等的耐心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世界上有些事,还真地滑稽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陈太忠总算明白吴言看热闹的心思了,这事儿连个鸡肋都算不上,搞姓庞的吧,一点意思都没有,不但没几分钱,为了一帮小人物惹上范晓军,实在有点不值。

    可要是置之不理,庞主任和杨斌之间,虽然是私人借贷关系,但毕竟是挪用了集资款,下面的呼声,也不能完全忽视。

    “这个杨斌怎么这么抠巴啊?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“他姐姐就不知道照顾他一下,这点小钱都还不上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。”吴言叹口气,“大概。据我的估计,这姐弟俩关系不一定有多好……或者说范晓军不一定喜欢这小舅子,不过,可以肯定地是,平时他不管,但要是有人对付杨斌,他大概还是要出头的----别地不说,他得要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杨斌?这个名字……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一下,终于一拍大腿。“嗯,想起来了,我还要再打个电话,先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当年把吕强介绍到工程公司的,可不就是这个杨斌吗?他真的记起来了,好像那厮还收了吕强一笔介绍费!

    就是后来吕强陷入债务纠纷地时候,还找过这个人。正是因为杨斌要的回扣太多,吕总万般无奈之下,才找上了他陈某人。

    那么,吕强对杨斌,应该有点了解的!想明白了这一点,陈太忠摸出手机就打了过去,好半天,吕总才接起电话,“太忠,不好意思。陪人唱歌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陈太忠也知道,年底了,企业四处收钱,不是陪人就是被人陪,“对了老吕,你跟杨斌熟不熟?知道那人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杨斌?”吕强轻笑一声,“就是个小混混,四处骗钱,有时候能帮人办点事儿。就看他能唬住谁了,他姐夫根本不管他的事

    敢情,上次吕强求陈太忠帮忙贷款之前,他还是给杨斌送了五万,杨斌也答应帮他想办法要钱。就算要不上钱。也能帮着贷款。

    怎奈,吕强等了好久。都没等来消息,反倒是杨斌说了钱不够,要他再出,这就让他有点心烦了。

    于是,吕强偷偷地去查了查杨斌的底细,现这家伙混得真地不行,钱不能说没弄到多少,但都不知道糟蹋到哪儿去了,反正花钱大手大脚地。

    关键地是,有人吃了亏,就不再买他地账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,凡尔登的水泥卖出去了,可工程公司的书记任卫星肯定反应过来了,知道这厮在范晓军跟前递不上话,所以才扣钱不给----吕强给任书记塞钱都不行。

    至于任书记的目的是想逼着杨斌帮忙,还是拿吕强泄愤,那就不好说了,没人会去在意一个死人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起问他来了?”吕强一时有点好奇,“这家伙前一阵又找我借钱呢,我没理他,躲了几天也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一档子事儿,”陈太忠开始介绍了……

    谁想,吕强一听到“买地”地时候,“哏儿”的一声就笑了,“我草,他也真能掰,这是我跟他讲的例子,那倒霉蛋儿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,倒确实是让那块地给拴死了……手续不全啊,那家伙又是政府的人,买的时候也没敢仔细去调查,就让人捉了大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的注意力登时被引开了,“干部让商人涮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商人后面,站着更大的干部呢,”吕强轻笑一声,“而且他也不敢声张,不是我吹牛啊太忠,其实,做干部的离开了他熟悉的环境,玩商业还真地差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杨斌的钱去哪儿了呢?”陈太忠可不喜欢这个话题,说不得又把话头拽了回来,“最近他投资了什么东西没有?”

    “杨斌可不是个投资的主儿,他整天就想着中大奖呢,挥霍起来倒是把好手,”吕强还在笑,“前一阵我听说他在期货市场上亏了不少,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好消息,陈太忠可是没想到,能从吕强这里得到这么详细的内容,一时间就开始琢磨了,照这么说,能不能用诈骗罪把杨斌搞起来呢?

    他认为,要是杨斌真的是拿那些钱买地了,那就只能算是“投资失败”或者“被诈骗”,用这种借口收拾杨斌,怕是不那么容易如愿。

    可是,此人若是单纯的只为诈骗而诈骗,甚至不惜怂恿庞主任挪用公款,那性质无疑就恶劣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司法机关就有理由介入,明明白白地提起公诉了。而不会因为两人纯粹的“私人借贷”关系,产生一种“民不举官不究”地无力感。
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七章贪欲雷蕾

    不过。正应了那句话,“江湖越老胆子越小”,陈太忠也知道,他自己地奇思妙想太多了,而事实证明,那种猜想多半都是错地,虽然几次事件生之后,结果都是能令他满意的,可其间的过程……就有点惨不忍睹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又拨通了吴言的电话。

    对陈太忠地猜测。吴言表示了认可,“如果事情真地像是你说的这么回事,用诈骗罪提起公诉应该是可行地,不过具体细节该怎么操作,我还得向法院和检察院咨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呵呵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。就放下了心,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,“呀,要九点了,你还不休息?”

    “想你呢,怎么睡得着啊?”夜半无人私语时,果然是男男女女**的好时机,说着说着,吴书记就又春情荡漾了,“太忠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睡一晚上,明天就走,要是你真想,那我现在往回赶,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大概凌晨一点左右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才想起自己跟雷蕾约好了,要欢乐今宵呢,一时间就有点呲牙咧嘴:这女人多了。真地不是什么好事儿啊,以哥们儿这高智商,也能捅出这么大的纰漏?

    “算了,走夜路不安全,你还是好好地休息一下吧。”还好。吴言还是很体谅他的,不过。下一刻,她好像有点舍不得了,“什么?你明天一大早回来?没搞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错不错的?”陈太忠正想亡羊补牢呢,一听吴言不愿意了,忙不迭地狡辩一下,“你既然这么说,我考虑了一下,觉得确实有点危险啊,嗯,那啥……你难道不知道,我的眼睛,有点散光?晚上看灯泡有点模糊……”

    “,”吴言叹一口气,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我是说,杨斌能不能定诈骗,该不该定诈骗,决定的因素,不在凤凰在素波,你难道不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吴书记做事,有时候真地太冷静了,冷静得让人有点扫兴。

    呃……陈太忠登时无语,吴言这话,说得再浅显不过了,她是说,陈太忠你不能马上回来,一定要让蒙书记表个态,或者…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吧,总之,你得找一个能给大家撑腰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谁吃撑着了,去动范晓军的小舅子?诈骗就诈骗了,别说五十多万,五千多万也不算什么大事儿,要知道,凤凰市可也算范晓军的老家呢。“嗯,这个我明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挂断电话,猛地才想起来,答应让蒙勤勤捎给蒙艺的金笔和领带夹,他还没有送出去呢,登时又是狠狠地一拍脑门,哥们儿现在,脑子怎么迷糊成这样啊?

    全怪铁手这混蛋了!他肯定不会把错误揽在自己身上,嗯,要是没有半路撞上丫挺的,任我把蒙勤勤送回省委大院去,那当然不可能忘了这件事儿。

    不想了!他伸手打着火,缓缓地将车开下了台阶,向着日报社疾驰而去,不过,一个疑问还是不可思议地涌上了他的脑海:我给忘了是因为有事儿,蒙勤勤她怎么也忘了要呢?

    事实上,蒙勤勤根本没忘,因为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搂着雷蕾睡得正香呢,蒙勤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陈太忠,你给我地钻戒,怎么没有鉴定书啊?”

    “鉴定书……”陈太忠搂一下怀里的雷蕾,打着哈欠将电话拿到一边,“哈说,鉴定书是有,不过让我扔了,你就当我给你买了一个仿真饰算了。”

    鉴定书他是真有,不过那玩意儿拿出去的话,很容易就能被人现,这钻戒来自巴黎,而且是失物之一,他吃撑着了,闲得无聊给自己找事儿?

    “啧,你怎么这样啊?”蒙勤勤的声音,似乎有点不高兴了,“人家送礼都是送全套的,我还不知道这钻戒值多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多少钱,才扔了鉴定书和票的嘛,送礼不得有个诚心?卖弄就没啥意思了不是?”陈太忠的谎话,那是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肯定是真货,不信的话,你自己找人鉴定啊……嗯,要不这样,有个简单的办法,你拿它在你家玻璃上划两下,不就知道真假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家,在你家玻璃上划两下!”蒙勤勤哼了一声,倒也不再追究了,“懒鬼,这么晚了还没起床,我都上班了,你是不是瞒着我晓艳姐做坏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昨天我跟那几个人喝酒喝到早晨四点,”陈太忠信口胡言,却不知道对方一直在万豪酒家外面等着呢,“嗯,这不是没休息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哦?是这样啊,你们在哪儿喝的啊?”蒙勤勤轻笑一声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声音却是有些冰冷,“是在万豪里面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……”陈太忠立刻否认,“不过,用得着你管我在哪儿喝地?再说了,我要做坏事,也不用瞒着你姐吧?你问问她,我用得着瞒她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不知道为什么,蒙勤勤心里登时舒服了许多,“混小子,你昨天,好像有些东西没给我吧?好了,今天晚上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重复一句,随即摇摇头,也不管对方看得见看不见,“晚上不行,我要回了,中午吧?”

    “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啊?就是晚上!”蒙勤勤不容分说地挂断了电话,却不知道为什么,一时间感觉呼吸有点急促,心跳得有点慌。

    “真过分……”陈太忠放下手机,看看身边的雷蕾,透过窗帘渗进的阳光,白生生的娃娃脸和半个光溜溜的肩膀显得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这是雷蕾地家,前天她老公从北京直飞澳大利亚了,据说还带着那个女人,要等三天才能再回来,那时候就腊月二十三了,这简直就是不要这个家了。

    原本,雷蕾还不想把陈太忠领回家,不管怎么说,在家里做这种事,她有点心理压力,可是那混蛋既然做得出初一,她当然也做得出十五。

    正好,陈太忠还琢磨,到哪个酒店比较安全些呢,既然雷蕾盛情相邀,他当然不介意去她家活动活动,是地,陈某人一向不怎么把这种道德放在心上,哥们儿又不认识你老公。

    两人喝掉一瓶红酒之后,就开始运动了,在雷蕾夫妻专用的大床上,床头上方,是两人温情脉脉地婚纱照,与床上的偷情男女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这一晚,两人基本没有睡觉,陈太忠真的很纳闷,这么娇小的身体中,怎么能蕴藏了那么强盛的**,还有那么多的体液…直到四点多的时候,雷蕾终于扛不住,从他身上滚落了下来,“我不行了,你动吧,一定要射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撑不住的话,就算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轻轻地吻吻她,“身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,”雷蕾很坚决地摇摇头,她的双眼被**烧得迷离而疯狂,笑着指指头顶的婚纱照,“呵呵,我想让这个混蛋好好看看,他漂亮的妻子,找到了更好、更强壮、更帅气的男人,已经两次了,你愿意射进来吗……第三次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