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一十一章 挺尴尬(书号:760

第五百一十一章 挺尴尬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周老板一时还真的被蒙住了,这位说话,口气倒是不小,他使劲儿开动脑筋,在脑海里搜索着:我靠,凤凰口音的,敢跟我这么说话的,不多啊。

    慢着,凤凰的……姓陈?老周还真想起来了一个恐怖人物,“你……您是不是跟小良关系很好的那个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老周啊,你那儿到底有没有包间?”陈太忠才懒得跟他腻歪,我靠,哥们儿把名字都报上了,怎么着,你还想跟我视频一下啊?“有就直说,没有就拉倒,你少跟我提许纯良,我跟他关系一般。”

    我靠,果然是这位爷,这一下,周老板还真的想起来了,这不就是那个让高云风吃瘪吃到十足,最后到锦园大酒店赔礼的那位吗?

    “你早说啊,呵呵,”他轻声笑笑,“早知道是凤凰的陈科长,再紧张我也得给你安排个包间不是?”

    听到陈太忠的话,蒙勤勤倒是没对这种粗暴感到惊讶,事实上,经过几次接触,她已经知道,这家伙行事,大男子主义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女人就是这么奇怪,一方面觉得大男子主义不是好习惯,是很需要声讨的,可是真的遇到那些比较顺眼的男人,大男子主义反倒是成了刚阳之气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就咱俩吃饭?”她考虑的是别的,“怎么没别人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就是我一个人来的,”陈太忠专心地开着车,目不斜视地回答,“想去你家拜访一下,又觉得有点冒失,索性就请你吃一顿,也算还了你老爹的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。他是他我是我,”听到这话,蒙勤勤又是气不打一处来,她冷哼一声,“要是你觉得请我吃饭没必要,那我下车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请你还不成?”陈太忠也没心思跟她斗嘴,“这样。我送你爸点东西,回头你帮我拿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就来到了万豪酒家。周老板真的给他俩安排了一个包间,不过,六十多平米的包间,只有两个人。感觉真的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试着穿穿?”陈太忠也觉得有点尴尬。还好,他拎上来了那件大衣,为的就是让蒙勤勤试穿一下,一边说着,一边顺手递给了她。不过,蒙大小姐又岂是一般人能比地?有个省委书记的老爹,她的眼界也水涨船高不少,还真不把这么小小的礼物当回事,“既然你送给我了。什么时候试就是我的事儿了……对了,你给我爸准备了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嗯,一支金笔,一个领带夹,”陈太忠早想好了。还是这种昂贵的小玩意儿比较拿得出手。又不太引人注目,“希望他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不错,你挺会送人东西的,”蒙勤勤点点头,一时间,两人又没什么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……”“对了……”两人试图打破这份尴尬,却是不防话头又撞在了一起,接下来又是异口同声地----“你先说”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气氛是有点不合适,陈太忠还是先话了,无非就是解释一下上次蒙小姐去凤凰,自己没去招呼,只是因为在招呼客户,算是个赔罪的意思。

    蒙勤勤说地,就很要紧了,“对了,我爸说了,他说你在凤凰干的不错,他可是很少夸人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你爸地支持,我可什么都不是呢,”难得地,陈太忠居然也学会了谦虚,“尤其那个水库,还亏得他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蒙勤勤皱着眉头看看他,有点不高兴了,“原来,你也是这种人……为了我爸?”

    “啧,给你三分颜色,你还开染坊了呢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他当然听出来了,她觉得自己跟她交往,是为了靠上蒙书记,“那不过是该有的礼貌,你的自我感觉还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蒙勤勤白他一眼,又撇撇嘴,“那你跟我晓艳姐那么惯,还不是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还没人理呢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地话,“切,有些话我懒得跟你解释。“你解释解释吧,我很想听呢,”蒙勤勤对蒙晓艳曾经地遭遇,还真的很有点兴趣,房间的尴尬气氛,终于一去不复返了……

    说着说着,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,随口问了一句,“对了,范晓军跟你家熟不熟啊?”

    “他?别提了,”说到这个,蒙勤勤的脸上就出现了几分悻悻,“因为我伯母的事儿,我爸现在对他有点意见。”

    蒙艺在家里,很少提官场的事儿,不过也没有刻意遮掩的意思,再加上这次也算得上是家事,所以,做女儿的能知道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伯母?陈太忠被这个词打击了一下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原来她说的是唐亦萱,不禁讶然问了,“中天集团,跟范晓军有关系?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这种事情,别说他不是很清楚,就是一手经办中天案子地王宏伟和关海涛,也不可能明白蒙艺对范晓军到底是什么态度,省委常委之间的小纠葛,做为外人,谁又能说得那么清楚?

    “这事儿挺复杂的,我也是一知半解,”蒙勤勤摇摇头,却是不肯再说下去了,“总归是,对范晓军做事,我父亲一直不是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她不想说,而是她知道得确实不是很多,眼下对着陈太忠,她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,已经是相当信任他了,有那么几桩极其过分的例子,她倒也没办法再说了。

    啧……这么来说,义井街道办那里,还是需要搞一搞?陈太忠一时就琢磨起来了,随便搞到点东西,多少对蒙艺会有点帮助吧?

    这一次,他可真没存了什么诸如上进的心思,他地目地很简单,蒙艺既然非常卖力地挺了自己,那么,自己有点回报也是应该的,做人嘛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蒙勤勤伸手在他眼前晃晃,偌大个房间只有俩人,一旦陷入沉默中,还真是有点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没啥,我是想等我回了凤凰,看看能不能找找范晓军地小辫子,”他轻笑一声,却是恨不得眼下就掏出手机给吴言打电话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主食就上来了,蒙勤勤抬手一看,才现两人吃饭只用去了四十多分钟,相比她平时的那些应酬,时间要短得多,一时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触,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其实,还是气氛有点尴尬了,大家除了说话就是吃,当然会快很多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她抬手,手上有一个小小的钻戒,心里登时一动,“你这戒指太小了吧?我送你个大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站起身走到皮衣口袋里掏摸,却不防蒙勤勤冷冷地扫他一眼,神情相当地古怪,“我就奇怪了,你口袋里随时装着钻戒的吗?”“看你那样儿,”陈太忠还她个白眼,又哼了一声,“我是打算送给你妈的,觉得你手指头大小合适,就送给你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谎话,他是张嘴就来,蒙勤勤听了这话,扬扬眉毛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陈太忠拿出小盒子,打开之后,蒙勤勤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枚戒指,带在手上就不想摘下来了,“这么大……真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买单出来,两人才钻进车里,陈太忠眼瞅窗外愣在那里,蒙勤勤等他半天,见他还不肯动汽车,一时间心里怦怦乱跳,不知道因为什么,却又不想开口催他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又撞到他了?”好半天,陈太忠才轻声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他看到铁手正带着两个人从一辆车里下来,冲着万豪酒家指指点点,好像是要选择用餐的地方一般。

    他还没想到该不该跟铁手打招呼呢,谁想铁手已经现了他的林肯车,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----凤凰市的车牌在素波还是比较扎眼的,更何况是林肯这种罕见的好车?

    “哈,陈科,又遇到你了,好巧,”看到车上有人,铁手笑着抬手,打个招呼,“来素波办年货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怎么还不回啊?”陈太忠摇下车窗户,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只顾做买卖了?”

    “陈科……”铁手看看副驾驶上坐着的蒙勤勤,眼珠转转,眉毛一扬嘴一撇,示意陈太忠下车来谈,“正好我有点事儿想麻烦你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转头看看蒙勤勤,犹豫一下,还是没走下车,“有啥事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这样,等一下,我要找韩老五说点事儿呢,”铁手的脸色不是很好,“约好在万豪见了,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……一起去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