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一十章 调戏蒙勤勤(书号:760

第五百一十章 调戏蒙勤勤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些消息----警察局和安全局是有保密制度,但对他无效,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“临河铝业?范如霜?”他一点都没有因为刘志伟跑了而懊悔,这件事他已经尽力了,不但没有懊悔,他还很兴奋,“哈,这一下,可是有办法对付这个厅级干部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带着这些资料,先跟我去一下省局吧,”安全局的那位冷冷地提醒他,“这种事情你不去的话,功劳可是算不到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年底了,招商办真的挺忙的,”陈太忠装模作样地咂咂嘴,又沉吟一下,遗憾地摇摇头叹口气,“唉,算了,为了国家安全,我只能辛苦点了。”

    那你可以不去啊!女人心里冷笑一声,你不去国家也不会因此而不安全……

    等陈太忠去了素波,就被人结结实实地录了一次口供,没办法,想立功就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终究是个举报人的身份,又有廖局长的关照,安全局做事,也不像警察局事事都按程序来那么正式,所以他并没有觉得很憋屈。

    甚至,在被录完口供之后,他还有心思问问旁听的张志诚,“在抓获刘志伟之前,是不是消息不能透露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真的有点计较这个,不能透露他当然就不能因此获利,可是那刘志伟……鬼才知道什么时候才抓得到呢。

    那家伙接触的涉密等级有限!谁会有心思专门去抓他?张志诚瞥他一眼,也懒得说透,“这个无所谓,媒体上公开报道是不可能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陈太忠知道了事情的由来和大概经过,但真的不可能接触核心内容----比如说刘志伟窃取了哪些情报。

    “不过内参和公函上都可以说,”张秘书对他的斤斤计较很不适应,不过想想自己领导的交待,终于还是很正式地回答了。“就是留底备案而已,其实在媒体上。也能含糊地说一下……很含糊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那能不能向临河铝业行文啊?陈太忠很想问这么一声,不过,从张志诚的口中,他已经隐约猜到,这次自己的立地功劳,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大。那还是回头问问廖局长本人吧,他终于硬生生地忍住了提问的**。

    这次来素波,他本来想叫上蒙晓艳和任娇地,这俩教师都放假了。不过最后还是他一个人来了----不算那个女人的话,因为女人说了,这种事情,涉及国家机密,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从安全局里出来,他漫无目的地开着车,看着暮色中熙熙攘攘的人流。一时有点异样的感觉:好像跟上一世差不多嘛,人群中的我,孑然一身地独行着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笑着摇摇头,中止了这种无谓的胡思乱想,哥们儿这是怎么了?跟个女人似的,多愁善感了起来?

    还是考虑点正经事吧,比如说,去蒙艺家登门拜访一下?

    在水库地时候,因为对蒙艺心存怨怼。陈太忠曾经很不礼貌地拒绝了蒙书记“共同剪彩”的请求,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尤其是电视新闻的播出,他才越来越地感觉出,蒙艺是给了他多么大的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别人的闲杂反应姑且不论,只说张瀚的“间谍事件”就足以说明问题了,张主任若不是当天看了电视之后,进退失据导致做出错误地决定,这件事情的展。还真的令人堪忧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余仁都要比刘志伟更像间谍一些……甚至许多。

    在凤凰市里,陈太忠不去拜访蒙艺,或者还能解释成“没资格”或者“不想卖弄”之类的,眼下来了素波都不肯登门。未免就有点“过门不入”的味道了。说得严重点,那就是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一个省委书记挺你了。你到省城来,居然不去表示谢意,别人怎么看你啊?

    不过,这么贸然登门,会不会有点冒失呢?陈太忠的自尊心,可是比一般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承认自己沾了蒙艺不少光,可是他更清楚,若是蒙书记认为他是趋炎附势之辈,来那么两句冷嘲热讽之类的话,他并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强硬反击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好事反倒变成坏事,就太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小的事情,也难不住陈太忠,他拿出手机就拨通了蒙勤勤的号码,“秦科长吧,我是联想集团天南分公司啊,你们单位订购地电脑,有一台中了一等奖,你能不能带着票来我们分公司一趟啊?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有意调戏蒙勤勤,事实上,在他们两人有数的几次见面中,彼此都是互不买账的,陈太忠细算一下:把送花说成送生殖器,电话里飙,再加上蒙公主去凤凰,他也没亲自招待……这个,真的是怠慢了人家不少呢。

    既然以往曾经怠慢过,那么,眼下就要缓和一下气氛,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哦?”蒙勤勤明显地在电话那边愣了一下,好半天才回过味儿来,“什么时候买的电脑?一等奖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一等奖是真皮沙一套,”看着车外的人流,陈太忠信口开河,“数量有限,晚了的话那就只有布艺沙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鲜花沙吗?”蒙勤勤问了,她的声音在下一刻变得咬牙切齿了起来,“你难道不知道,我很喜欢玫瑰吗?很多很多的玫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人真没情调,”陈太忠咂咂嘴,随即轻笑一声,“好了,我来素波办点事儿,晚上不回去,你爸爸在不在家?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爸问去啊,我是我他是他,”蒙勤勤地态度不是很好,“你到底找我还是找我爸啊?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扯那么多,晚上有时间没有?我请你吃饭,对了,我还给你带了些礼物呢,”陈太忠也没管她的反应,大不了多送点东西就好了嘛,“一定赏脸哦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你叫我去我就去?那我多没面子?”蒙勤勤冷哼一声,沉默片刻,才又开口,“看在晓艳姐的面子上,给你个机会吧,来我们单位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单位在哪儿啊?”陈太忠有点郁闷,“咱说个地方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单位就在联想分公司隔壁,你在楼下等我吧,”蒙勤勤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,嘴里还轻声嘀咕着,“连我在哪儿上班都不知道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经理,有人送你鲜花了?”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儿悄悄地从她身后走了过来,眼里满是戏谑,“呵呵,“哪个男人这么幸运啊?”

    “送我鲜花?美得他!”蒙勤勤脸色一绷,悻悻地撇撇嘴,“一个自大狂,我懒得理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是过了十来分钟之后,她还是走到了办公室地窗口,探头看看,下面有没有出现一辆灰色地林肯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是开车来的吗?蒙勤勤抬手看看手表,已经五点半了,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。

    还好,在她走出办公楼地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辆林肯车停在马路边上,那个高大的男人笑嘻嘻地站在车旁,半长的皮衣越衬托出他身材的伟岸和挺拔,阳光一般的笑容,盛开在素波的寒夜中……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”蒙勤勤瞪他一眼,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“去哪儿吃饭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去你家吃呢,你也得答应不是?”他沉吟一下,摇摇头,指指仪表盘上的地图,“素波我真的不熟,要我选,就只有万豪酒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万豪酒店好了,不过,那里包间很紧张的,”蒙勤勤看他一眼,接着又扭头看看车后座,“哦,这件大衣,是送我的礼物?”

    “这是礼物之一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调出了万豪酒家周老板的电话,打了过去,“老周吧,我陈太忠啊,你那儿还有包间没有了?”

    非常遗憾,老周根本想不起陈太忠是何方神圣了,不过,能知道他手机号的主儿,他也不可能怠慢,“这个,陈老板,今天的包间……都满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顶楼的都没了?”陈太忠吃饭已经吃出经验来了,知道那些够档次的酒家,总要有那么一两套备用的包间的,“没了的话,那以后见面,你可别怪我不照顾你啊!”

    原本他并不想强求在万豪吃饭,不过,既然蒙勤勤都知道,万豪的包间抢手了,那他肯定是要争取一下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