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零六章 坐实奸情(书号:760

第五百零六章 坐实奸情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我真不想得罪他,”杨新刚苦着脸解释,随即又笑笑,比哭还难看的那种笑容,“不过陈科,我也是真的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陈太忠咳嗽两声,心里是说不出的味道,“那个啥,新刚,你这么相信我……咳咳,那啥,我挺高兴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有没有为我想一想啊?”他想暴走了,手指杨新刚,剧烈地抖动着,声音也略微地大了一点,“不瞒你说,我现在的名声已经很……那啥了,新刚啊新刚,你是想让我再臭一点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真的……很相信你啊,陈头儿,”杨新刚很无辜地看着他,眼神中一片真诚。

    我靠,太过分了吧?

    他这举动,让陈太忠心里越地无奈了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别人做好事,都能做得里外光鲜花团锦簇,哥们儿做好事,却总是要当坏人呢?

    这一刻,陈太忠心中的郁闷,逆流成河。

    为了下岗女工的就业,哥们儿做了鸡头;为了引导那些小混混不吸毒走正路,哥们儿做了走私贩子;为了民工工资,哥们儿开了讨债公司,甚至不惜非法使用国家暴力机器……

    现在,为了小弟的家庭,哥们儿要当……这算是要当什么?

    西门庆吗?

    “唉,”他长长地叹口气,看看杨新刚,只觉得这一米七的汉子身上,怎么也看不出来武大郎的味道,说不得抬腿重重地踢一脚他的屁股,咬牙切齿地话了,“走啦,进屋啊,还愣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包间里,裘之喜、古昕、甯瑞远正笑嘻嘻地聊着天,今天晚上。他们三个是席上的热点,他们的身份,决定了他们对话语权的掌握。

    白洁原本正笑吟吟地听他们说话呢。眼见陈太忠和杨新刚进来,登时不动声色地垂下了眼皮,脸上隐约泛起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无所谓。盯着她看了两眼,才施施然坐了下来,裘之喜有意无意地看了杨新刚一眼,“小杨。忙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陈科好像要出去加菜。林雷就跟过去了,”杨新刚的心思,其实也算机敏,他同陈太忠第一次在“仙客来”遭遇的时候,就给陈某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。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“呵呵,说好了今天是我请客,好不容易请来了裘部长和陈科长,怎么能让陈科出去点菜?”

    裘部长点点头。也没怎么往心里去,转头看看陈太忠,笑一声,“哈,小陈半路离席。可是得罚酒三杯地哦

    “啧。我酒量不行啊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。拍一下额头,看起来异常苦闷,“裘部长,两杯吧?喝酒成双嘛,不能再多了……”你酒量不行?在座的除了裘之喜和白洁,没人相信这话,所有人都知道,陈太忠的酒量那不是一般地大,好像……从来没人见他醉过的吧?

    不过,他这么说,一时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戳穿他,道理很简单,陈某人喝酒,从来不扭扭捏捏的,今天居然如此破例,估计是有点什么原因地吧?

    王泰信在中午的时候,见过他的酒量,心里怀疑却是没接话,严格来说,他还没融入陈太忠的***,眼下做个看客,倒是最好地选择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?小陈,你们招商办里,各个都是喝酒地能手,你少骗我了,”裘之喜不答应了,他皱起眉头,佯怒看着陈太忠,居然开起了玩笑,“你的关系可还是在横山呢,小心我给你小鞋穿啊……”

    给我小鞋穿?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,陈太忠心里本来就纠结得一塌糊涂了,听到这话,越地不爽了起来,他扫一下桌上的众人,现大家都笑吟吟地看着自己,只有杨新刚的笑容中,隐隐带了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算,我忍了我忍了,他恨恨地一咬后槽牙,无奈地笑笑,“要不裘部长,我找个人代一杯,总是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代一杯就代一杯吧,”古昕已经觉出不对劲了,眼见裘之喜还要硬劝,笑嘻嘻地插话了,“太忠的酒量,真的……不行!”李乃若的性子是最粗疏的,神经粗大得跟陈太忠都有得一比了,他刚想插话,却是被古局长这句话硬生生地顶了回来,心中登时打起了小鼓:我靠,今天这一桌,似乎不太对劲儿啊……

    裘之喜一听古昕开口了,愣一下接着摇摇头,“唉,既然古局长说话了,那好吧,代一杯,只能代一杯哦,谁帮你代酒?”

    “谁帮我代酒?”陈太忠茫然地扫一下酒桌上地众人,心里却是不住地念叨:我说你快点跳出来啊,这桌能帮我代酒的人多着呢……女人,就是不够聪明啊!

    他苦苦推辞,就是打算给白洁一个机会,好显示两人关系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还好,白洁终于是当得起他的看重,第一时间就笑吟吟地站起来了,“我帮太忠……我帮陈科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她还有意无意地弄个“说错话”的样子,陈太忠看着她,一时间有点感触,这女人……都这么擅长表演吗?

    白洁一站起来,满桌子的人都愣了,裘之喜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,也没人能看出他内心地想法,但是他地目光中,很隐秘地闪过了一丝异彩。

    陈太忠轻咳一声,若无其事地看看大家,“小白你也不能喝,算了,还是老李你帮我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你会演戏,哥们儿这演技,也不差吧?他的心里一时有点得意,这个暗示效果,应该是很明显地吧?

    李乃若可是真不敢乱说话了,眼前这形势,实在有点诡异,他真的不敢相信,陈太忠会对杨新刚的老婆下手,这实在太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他跟陈太忠和杨新刚都很熟,很清楚这二位之间的关系,那是关系非常要好的同事。

    可是,白洁和陈太忠若没什么暧昧关系的话,刚才这一幕,就根本没办法解释了,只要有点经验的人,都能猜得出,这两人十有**是有私情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代你喝一杯啊,”李乃若的脑瓜其实还是够用的,迷惑归迷惑,在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应对,“呵呵,陈科,再有罚酒,那你该找谁还是找谁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这种诡异,只出现了短短的片刻,古昕和甯瑞远都是圆滑之人,三句两句间,就又把气氛挑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罚酒喝完,酒桌上就再度热闹了起来,不过大多数人心里都已经感觉到了,这个气氛,是再也回不到初始的时候那么融洽了。

    裘之喜脸上的肌肉,很快就放松了,也开始说笑,不过他似乎对古昕不感冒了,而是转头面对了王泰信,“呵呵,你俩是耶鲁的同学?什么学院的?那个大学可是很有名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企业管理专业的,”王泰信笑嘻嘻地回答,他对刚才气氛的变化,不是很清楚,只感觉到刚才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冷场。

    “哦,”裘部长点点头,睁大了眼睛,“是不是mBa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mppm,”王泰信摇摇头,脸上含笑。

    “哦,我觉得,还是学个mBa好一点,企业管理硕士,”裘部长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出乖露丑了,他很认真地建议着,“搞管理的,应该多充充电。”

    王泰信愣了一下,不言不语地点点头,甯瑞远可是坐不住了,“耶鲁的mppm,就相当于mBa啊,mastersdegreein

    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,陈太忠对这个部长不是很买账,反正,有陈太忠罩着,他也不会很在意这么一个小小的部长,说不得就要指出其谬误。

    裘之喜愣了一下,含笑摇摇头,“呵呵,看来是我消息不够灵通,还是你们这些喝洋墨水的人厉害,凤凰市还是太闭塞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他的心里却是一时大恨,妈的,说错了就错了呗,你就不会学学这个王泰信?一定要当众指出我的谬误?我招你了惹你了?

    跟陈太忠一干人比起来,他这桌酒席吃得更不是味儿,那粉嫩嫩的白洁居然跟陈太忠走得很近,又被人当场指出了谬误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