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零五章 屎盆子(书号:760

第五百零五章 屎盆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出于这种考虑,杨新刚就想走走裘之喜的关系,看看自己有没有那种可能,是的,陈太忠对他照顾有加,但越是如此,他就越觉得,这种宝贵的照顾,应该珍惜,不能随便就使用。

    保命的牌,要放在关键时刻出,否则时时骚扰别人,真的很不成体统,再说了,他要是自己连一点半点的事都办不成,事事依靠别人,也容易遭人小看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想法,杨新刚当然就要实施了。

    不过,裘之喜没给他好脸色看,只说他这想法不现实,才提了的副主任,你倒是敢想主任啦?

    到后来,裘部长被他缠得有点麻烦了,才有意无意地问他,“七月底团区委举办的舞会,好像你爱人也参加了?”

    杨新刚听了裘部长这话,一时倒也没往心里去,可回去以后细细一琢磨,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的是,裘部长对自己应该没啥印象的,而那个舞会,不过是团区委牵头,由区工会、区妇联、区文化局联合举办的消夏文化活动之一,他的爱人是在二轻局上班,跟着他去玩玩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裘之喜能注意他带了老婆去,味道真的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杨新刚跟自己的爱人一合计,他爱人就是一声冷笑,“那家伙没安好心,这种事儿我们二轻也有,我们科的副科长,那些老职工都敢叫他绿周。”

    “绿洲?沙漠里的绿洲?”杨新刚有点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她的副科长姓周,原本是个聘用地电工。周副科长老婆也在二轻局,相貌不算难看,姘上了二轻局的局长,结果他的关系就转了进去,还被提为了副科长。

    周副科长倒没觉得有什么可丢人的。整天嘻嘻哈哈地跟同志们打成一片,时不时地还卖弄一下,昨天老婆给我买那个了,今天又买这个了……

    他不计较。别人就更不用忌讳了,打篮球的时候,别地科的老员工就敢直接当面喊,“绿周。接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点儿都不计较?”杨新刚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人家为什么要计较啊?有实惠就行了呗,”他老婆这么回答,“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只要日子过得去,哪怕头上有点儿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裘部长未必会这么做吧?”杨新刚还是有点半信半疑,“吴言可是最见不得这种事儿了,他不怕我捅出去?”

    “人家要是能把你弄到那个位子去,你会捅出去吗?”女人一旦结了婚,就要实际很多。林雷她一直觉得,自己的老公做事虽然机灵,但总有点理想化。

    “靠,与其好活了他,还不如好活了陈太忠呢,”杨新刚恨恨地嘀咕一句,转头看看老婆,“你这是……已经打算好牺牲了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不牺牲呢,”老婆瞪他一眼,语气中满是怨气。“你看看你,房子没房子,孩子又快要上学,教育已经明确被定为第三产业,还是基础产业。产业化了啊……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我就是随口说说的,姓裘地敢动你。我跟他玩命,我可不想让人叫成绿杨,晚了,咱们睡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是这么说的,不过当天晚上,杨家夫妇二人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同时失眠了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杨新刚心里这个疙瘩,基本上被老婆落实了,一时间他就不想找裘之喜办事了,可是过了几天,最初的愤懑渐渐平息之后,他又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:自己绕不过组织部长这道关口。

    人家裘之喜既然张嘴了,他就不能装不知道了,说实话,他有点痛恨自己:前一阵我为什么要没命地找他公关呢?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今天他约好陈太忠之后,打电话给裘部长,原本裘部长是不想来地,最后听说是他“夫妇二人相请”,才话头一转,似乎很“勉为其难”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杨新刚就说明白了其间因果,当然,他是不可能原原本本告诉陈太忠的,至于“好活陈太忠”之类的气话,更不可能提起。

    听他说到这些,陈太忠心里麻烦得要命,要是换个别人,他才懒得理会人家是不是靠老婆混----我管你是死是活呢?

    可是眼下,杨新刚是他的人,这个就让他无法忍受了,妈逼的你不要脸我还要呢,他眉头皱皱,“新刚,你今天喊我来,就是为了恶心我?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,”杨新刚叫苦不迭,“我是先落实了您能来,才邀的裘之喜,要不然,我犯得着请他吗?”

    敢情,杨新刚这回,也豁出去了,他要借着陈太忠这块招牌,打消裘之喜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同时还不让其心里存太多的芥蒂。

    陈太忠地能力,杨新刚还是了解的,自家的老大不但是黑白两道通吃,而且身后还有人。

    他做司法助理员的时候,跟古昕就有交情,所以隐约知道,这次古昕的进步和李乃若的扶正,陈科都是出了力的。

    警察局可是不比其他政府机构,分局局长一般都要高配半级,换句话说就是,身为科长的陈太忠,居然能扶人坐上副处的位子----还是越级提拔的这种!

    这得多么大地能量,才能办到呢?

    杨新刚算是个机灵的主儿,但是他对电视里的新闻,一般不是很感兴趣,级别太低了,琢磨清楚了也没用,可好死不死的是,蒙艺剪彩这个新闻,他看到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也没反应这个水库名字的由来,但是,他认识吕强啊,陈太忠任街道办政法委书记地时候,吕强常去地。

    吕老板那几个特写镜头,让杨新刚终于反应了过来:太忠库,这不就是……个人那啥吗?

    所以,他非常有信心,陈太忠镇得住裘之喜,事实上,品出这个新闻的妙处之后,他心里甚至有点窃喜:哈,幸亏裘部长垂涎我老婆,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,该怎么搬出陈头儿呢,这下好了,借口也有了!

    陈太忠带了这么多人来吃饭,是他没想到地,不过,来的人不但是来自三方,而且各个身份不凡,就算最差的丁小宁,也是甯瑞远的姑姑,一家汽修厂的董事长,这一切的一切,都说明了陈某人的人气,那不是一般的旺。

    更让杨新刚高兴的是,陈太忠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样,对自己的“卖妻”行为非常痛恨,这个老大,果然没跟错啊。

    看陈科长急了,杨新刚的解释就跟着到了,说了几句之后,陈太忠点点头,“没错,这种人就该迎头痛击,让他挺着**回家去找他的老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向包间走去,“好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扫他的面子嘛,没啥大不了的,一个小小的副处,得瑟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陈头儿,你等等,”杨新刚一把拽住了他,心急之下,连以前的老称呼都用上了,“你还没说好要怎么做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吗?”陈太忠纳闷了,“你看我收拾他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还要进步呢,不想得罪裘部长啊,真的不想,”杨新刚还真怕他胡来,少不得苦苦哀求一下,“你得体谅我们下面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怎么做啊?”陈太忠还真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陈科,我一向都信得过你,虽然你比我岁数小,但我一向当你是大哥来的,你也知道,”杨新刚一本正经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我挺有压力的,”陈太忠也还他个一本正经的脸色,随即展颜一笑,“我怎么觉得,你好像要憋着劲儿害我呢?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啊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”杨新刚笑着摇摇头,下一刻,脸上泛起了些许难为之色,“陈科,我真信得过你,要不等一会儿吃完了,你把白洁带回你家?”

    白洁,就是杨新刚的老婆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什么意思啊?信不信我大耳光抽你啊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他对人妻并不拒绝,从他对雷蕾的态度就可见一斑,不过,他还没堕落到这种程度,抢自己小弟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别介,陈头儿,咱不就是……做给裘部长看的吗?”杨新刚赶忙解释,他知道对方比较野蛮,一言不合就能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哦,我明白了,陈太忠点点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的意思是说,白洁是我的姘头,他要撬我墙脚的话,我就有理由对付他了,是不是啊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