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零二-三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零二-三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五百零二章语言的艺术

    就在一片沉默中,在众目睽睽之下,杨锐锋带着两个人离开了,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忽然转身,指指陈太忠,“陈太忠,我跟你,只是因为工作原因,生了一点矛盾,希望你学会考虑大局!”

    言毕,三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考虑大局?嗤太忠冷哼一声,也不作回答,他当然知道,这是杨锐锋婉转的解释,也是最后的一搏,希望他不要拿蒙艺来压人。

    仅仅是工作原因,那倒好说了呢,陈太忠同杨锐锋结怨,始于甯家的投资落地在哪儿,矛盾的激化,却是在招商引资考察团的欧洲之行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两点,只是让他跟杨锐锋起了纠葛,真正让陈太忠怀恨在心的,却是杨某人在合力汽修厂的事情上,背后捅刀子,这才是他绝绝对对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他对这种背地算计人的主儿,真的是深恶痛绝,而这厮居然在算计自己之后,还要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更是让他忍无可忍!

    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,你丫真的以为,你跟章尧东说的话,就没人知道吗?你忘了自己还有一个老冤家王伟新了吧?

    考虑大局?你丫真要是能以大局为重,会教唆着章尧东对合力汽修下手吗?亏你还有脸这么大义凛然地指责我呢。

    “小人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顺手一拽跟着自己的张新华,笑嘻嘻地招呼着,“新华书记,坐吧,呵呵。讨厌的人走了,咱俩就不用出去找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张新华犹豫一下。觉得杨锐锋真的未必能认识自己这种小人物,终于横了横心坐了下来,心里却是期盼杨副市长不要杀个回马枪回来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争斗。是他掺乎不起的,真地掺乎不起,不过想归这么想,他的脸上。还是挂起了他那副招牌地笑容。很宽厚的那种。

    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了,反正小陈也不是善碴,他打量一下桌边坐着的人,回头招呼陈太忠,“呵呵,太忠,还不把你地朋友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陈太忠这才现,剩下的五个人里。除了甯瑞远、裴秀玲、梁天驰和丁小宁外,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,自己不认识。

    下一刻,甯瑞远就介绍了此人,原来。这人是东南亚王家的一个大系中地长支。跟他是美国耶鲁大学地同学,关系相当不错。听说甯家来凤凰投资,就跟着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不过,甯总的心思,可不在这上头,他看着陈太忠,犹豫半天还是问了,“太忠,你把杨市长得罪了,下一步我这谈判,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很明显,丫担心被小鞋伺候上。

    “有种的,他就作怪啊,他只是个副市长,还没王法了呢,”陈太忠嗤之以鼻,一脸的满不在乎,“而且说句良心话……我还真希望,他能刁难你们,只要他胆子足够,我现在正好还少几个够份量的借口收拾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你的意思是说?”张新华这下再也憋不住了,出声问了,以他所处的***,能知道现在的凤凰市官场连连遇事,似乎正酝酿着一场不大不小的震动。

    这种波谲云诡地局面会走向何处,私底下乱猜的人也有一些,但总归还是瞎猜,并不能真正地掌握上层的动向,所以,听到陈太忠话,张书记当然要问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啥意思,老书记,呵呵,”陈太忠不想说得太多,虽然他信得过张新华嘴巴的严实,但是他自己不想给别人一个大嘴巴的印象,“我也就是随便说说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心里地玩闹心又起,少不得学一下张书记地招牌笑容,很“憨厚”地冲其笑了笑,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新华还他一个笑容,好像说我这才是标准,你那是盗版,“太忠你这家伙,唉,一点都不知道尊重老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张书记心里的疙瘩并没有完全解开,两点半大家吃完饭,陈太忠在送他回街道办地时候,在车上他还不忘问问,“太忠,这个杨锐锋,是不是要被调整了?”

    陈太忠本不待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看着一向宽厚稳重的老书记,眼中居然露出了狂热的光芒,活像一个正在疯狂等待邻居八卦的居委会大妈,那眼神中的渴望,让他实在无法拒绝。林雷

    他终于轻笑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,“这么说吧,老书记,有几个够级别的人说了,杨锐锋同志,在哪个岗位上都可以做得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那还是要调整了,张新华默然地点点头,旋即脸上又出现了那副招牌笑容,“呵呵,太忠,你最近……交流能力提高得很快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当然是有所指的,以刚才的话为例子,陈太忠表达出了杨锐锋即将倒霉的意思,可他的话不但说得含含糊糊,而且也没举出具体话的人。

    什么叫语言的艺术?这就叫语言的艺术,陈某人说话如此谨慎,自是传出一个信号,这可是秘密来的,我也就是跟你说说,你得领情啊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没说出是谁说的这话,那么听到这个消息,又按捺不住想翻闲话的人就要小心了,小心这话直接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说吧,陈太忠若说这话是章尧东说的,传闲话的那些人,自然会小心翼翼地绕开那个***,可是眼下这种说法,根本想绕都没目标可绕,所以陈太忠这话说出口,都不需要叮嘱张新华“别传出去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揣摩人心,张书记可是一等一的好手。如此细细一品味,他当然要赞陈太忠大有长进了。

    “哪儿啊。”陈太忠专心开着车,不以为然地笑笑,心里却是有点若有若无的得意。事实上,这种说话方式,是吴言教他的。

    吴言自打知道陈太忠的那个“太忠库”计划之后,就一直有点担心。他地步子迈得太快了。太急于求成了,虽然她也有意无意地帮他在章尧东面前关说,但也同时下了决心,要帮自己的小情郎提高一些相关地技巧。

    在官场里,有人指点和没人指点,那绝对是不一样的,吴言虽然混官场也没太长时间,但由于自身条件和遭遇的缘故,倒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琢磨里面地内容。而且现在还在精益求精中,所以,她指点陈太忠,倒也有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林肯车把张新华放在街道办的院子里,才说要掉头而去。却不防走过个人来。“哈,太忠。居然有时间来娘家看看?稀客啊稀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看,却是街道办的副主任刘德宝,这人年纪不大,大概三十二三,却是开区里的老人了,算是第一副主任。

    刘副主任当年也是正科来这里地,不过开区没搞起来,又降成街道办了,而他后面地人下了,就这么半死不活地挺在这

    陈太忠当时在街道办时,这人对他冷冰冰的,不是很友好,不过也没使过绊子,基本上就是各行其是各管一摊,负责一点讲,陈某人隐约觉得,当时此人对自己有点嫉妒心理,但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刘主任啊,”陈太忠也没下车,在车里笑着点点头,当时在街道办,他都不怎么买对方的面子,现在他混得风生水起的,自是更没道理小心谨慎了,“最近工作,还顺利?”

    “不提工作,不提工作,呵呵,”刘德宝笑嘻嘻地拉开车门,不由分说地把他往下拽,“我说,来都来了,还不下来聊一会儿啊?”

    街道办就是这种样子,说话做事远没有上面讲究,不过陈太忠倒也习惯了这一套,心里没因为这个就生气,反倒是产生了一点亲切感。

    张新华看他俩撕扯着,笑着摇摇头,手里拿着陈太忠刚送他的两盒洋酒,施施然走了,“呵呵,不管你俩了啊,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主任,刘主任,下午我还有事儿呢,真的,”陈太忠被他折腾得哭笑不得,忙不迭地推辞,“招商办要开年度工作总结会议呢。”“那晚上得一起坐坐,你可不能推辞了啊,”刘德宝很认真地出了邀请,“到时候我联系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真得看了,没准晚上招商办聚餐,”陈太忠苦着脸回答,心里却是暗暗地纳闷儿,这家伙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热情了?

    第五百零三章又有空位子了

    陈太忠开车离开招商办不久,就接到了张新华打来的电话,“哈,太忠,没留下来坐坐?嗯,不坐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书记,刘德宝怎么回事啊?”陈太忠问了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有点想法呢,”张新华在电话那头笑笑。

    很显然,刚才陈太忠在车上泄露了一点秘密,张书记就主动回报他一点消息。

    按说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,很不够内敛,不过想想,刚才在院子里,张新华不管不顾地自己走掉了,一点异样都没表现出来,却也不能说他就转了性子,只能说张书记越地信任陈某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消息现在还封锁着呢,你可别说出去啊……”他开始讲述原因了。

    横山区区里要给干部们盖宿舍,现在正在收集资款呢,不过这款子在义井街道办出了点问题,五十多万的集资款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,义井街道办地人都不知道,后来还是有人去区里办事,听说起来,义井的集资款迟迟没有交过来,都拖了三个月了,心里登时就纳闷得不得了,“我们的钱早交了啊。”

    还好,说话的这俩都不是嘴多的,也没胆子琢磨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,不过。慢慢地,消息还是很隐秘地传开了。尤其在义井街道办,已经成为公开地秘密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不得了地事儿,动别人地钱也就算了。动干部们地钱,肯定有人不干了,尤其是能集资到房子地,都是街道办里的头头脑脑或者说老人了。

    消息登时就捅到项大通那儿了。项区长头一个反应就是:这盖子一定要捂住了。否则的话,传出去不一定有多么难听呢。

    其实,这盖子已经捂不住了,义井街道办里,也有人能跟市里面递上话,尤其那些副主任副书记地,认识个把市里领导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确确实实是个丑闻,项大通想捂,别人也就懒得揭。然后没几天,小道消息又传开了,据说是义井街道办的主任把这笔钱挪用了。

    挪用就挪用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问题地关键是。那个主任。补不回来这个钱,也就是说。集资款还是没着落,这么一来大家就不干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主任,一定是要挪个地方了----民愤太大了,不过那家伙好像是个什么人地亲戚或者朋友,据说……还是据说,这厮不会因此倒什么太大的霉。

    他倒霉不倒霉,没人操心,义井街道办的人操心的是,这钱能从哪儿弄回来,而开区刘德宝副主任操心的是,义井街道办那儿,有个正职空缺了。

    数一数横山区能坐上那个位子的,还真没几个人,刘德宝是三年的正科,坐到那儿是绰绰有余,不过让他挺闹心的是:赵璞对这个位子也挺感兴趣。

    赵璞升副科没多久,现在在区里混了一个副科长,不过这家伙在项大通面前装得很规矩,项区长对他的印象不错,刻意扶持一下地话,夺这个位子倒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刘德宝肯定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生,而且赵璞在街道办的时候,人缘奇差,跟他也搞不到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刘副主任在上面,真的没什么得力的靠山,那么,他见到陈太忠,热情地拉拢一下,就很正常了,毕竟大家都知道,陈太忠在街道办的时候,跟赵璞势不两立,还动过手呢。

    “哦,这家伙是想让我坏赵璞?”陈太忠反应过来了,“可是,就算赵璞不争了,他就能稳稳地上了那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切,其实留在这儿也没啥不好地,小刘是憋得有点久了,坐不住了,”张新华哼了一声,难得地表示出一点情绪。“甯家地投资一落地,只要展得正常,咱们街道办升半级也不是不可能,再说辖区里有这么大的企业,能做地事儿多着呢,他是就想做个一把手威风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这个电话,陈太忠琢磨一下,又给“白书记”去了一个短信,吴言正在开会,不过接到短信后,还是悄悄溜出了会场。

    她一听说是赵璞的事儿,就笑了,“好了,你不用说了,这件事我早有安排,项大通想照顾人,总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吧?那家伙说过你的坏话,我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把他弄到区里去了?”陈太忠一时有点恼火,“他进区里,没你的同意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项大通和吉建新都是学院派的,赵璞的老师托人说了一下,那时候你个小混蛋……又不理我,”吴言恨恨地叨叨着,“所以,当时我也就没说什么,也算是给项大通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我今天晚上就理你去!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,只是想想自家的好多田等着耕种呢,这话一时就说不出口,“对了,你看刘德宝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想的是,若是区里看好刘德宝,那自己就去卖卖人情,顺水推舟而已,还能换来别人的感恩戴德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“义井那儿的事儿,有点麻烦,”吴言又笑笑,“呵呵,让老项去头疼吧,等到那个位子空出来,我再考虑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言做事的风格,相当地现实,基本上是从来不考虑那些没边没影儿的事,官场里很多东西都是瞬息万变的,她认为长期谋划固然要有,可细节问题考虑得太多的话,就非常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就以这个刘德宝为例,调到义井街道办,她倒也能接受,但现在义井的庞主任的去向,尚不明朗,等这人走后,自己赏识的人会不会出问题,会不会有人再为别人打招呼,那都是两说呢,顺势而为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陈太忠知道她的脾气,倒也没再问,而是很八卦地想起了一件事,“对了,那个老庞那么结实啊?想动都难?他背后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他背后?范晓军,”吴言的声音越地轻了,“好了,你不用操心这个了,随他们折腾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吧?”陈太忠的好奇心越地强了起来,声音也大了起来,“他能勾上范晓军,他早升天了,还至于到现在还是个街道办的主任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是你不明白的事儿,就少操那个心了,”吴言轻笑一声,“你不会回回都有那么好的运气<MARQUEE onmouseover=this.stop() onmouseout=this.start() scrollAmount=1 direction=up width=1 height=1 delay="1">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">武动乾坤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542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542/">傲世九重天</A>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8/8036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8/8036/">吞噬星空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39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39/">神印王座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1/11159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1/11159/">遮天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513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513/">将夜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0/152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0/152/">凡人修仙传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339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339/">杀神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425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425/">大周皇族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36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36/">求魔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9/9113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9/9113/">修真世界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23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23/">官家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0/166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0/166/">全职高手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3/3936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3/3936/">锦衣夜行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/1401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/1401/">超级强兵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64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64/">仙府之缘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316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316/">造神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44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44/">楚汉争鼎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13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13/">不朽丹神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17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5/5417/">最强弃少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59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59/">天才相师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63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2/12663/">圣王</A> <A href="http://ahsfnk.com/quot;<" href="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1/11361/">" rel="nofollow" target="_blank">http://www.caizige.com/files/article/caizi/11/11361/">无尽武装</A></marquee>的,反正跟你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咦,这个事儿有点意思啊,陈太忠琢磨一下,摇头笑笑,吴言说的是正理,手伸得太长实在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很遗憾,他又不得不卷入了这件事当中,因为在他开会的时候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还好,陈科长现在已经知道,开会时一定要将手机定成静默。

    是杨新刚打来的电话,陈太忠左看看右看看,现大家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轻咳一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陈科,我想跟您请教个事儿……”杨副主任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。

    “有话你就说,快点,我开会呢,”陈太忠有点不耐烦,“咱俩还有啥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下午来了,答应跟刘德宝吃饭了?那时候我出去了,找李乃若搞个总结。”

    “没答应他呢,”陈太忠有点恼火了,我的行动,需要跟你小子汇报吗?

    慢着……不对!下一刻,他反应过来了,杨新刚现在,可也是副主任呢,莫非这小子,也对那个位子有点儿想法?

    陈太忠很清楚,街道办里所谓的什么副主任,第一副跟第三副,实在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无非就是坐座位的时候,能注意就注意一下,甚至不注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不能主动把这个猜测说出来,猜得对错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,是你求我呢,哥们儿这边不拿拿架子,那不是自降身份吗?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陈某人已经开始慢慢地适应官场了,这不是?他甚至想到摆官威了“没答应就好,呵呵,”杨新刚也听出了陈太忠的不悦,不过他知道,自家的老大,从来就是这副鸟脾气,倒也没怎么在意,“嗯,我也想请您呢,今天晚上,不知道您方便不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