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杨锐锋(书号:760

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杨锐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杨锐锋最近的日子,过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地,他就现,似乎章书记对自己有了成见,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冷淡得要命。

    他当然猜得出,是因为张瀚的开区出事了,不过杨锐锋心里很委屈,屡次三番地想向章尧东解释,中天集团跟他杨某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但是章书记根本不接话茬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里感觉到有点不妙,尤其是枪击事件中,还牵扯了陈太忠这个对头,随着事态的展,他越来越觉得不妙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试图好好地跟段市长沟通一下,看看能不能把事情说明白,只是见了段卫华之后,段市长态度很好,要他好好工作,别有什么压力和想法。

    “清者自清浊者自浊,光天化日之下,总不会有人陷害你的,组织也不会坐视不管的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是怕有人通过组织陷害我啊

    说实话,段卫华要是说点别的,或者骂他一顿,杨锐锋心里或者还会踏实点,因为他很清楚,自己在一段时间内,跟章书记走得太近了,段市长心里肯定或多或少要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当然,杨锐锋早就对市长大人那点不舒服心知肚明,连章尧东都提醒过他,注意行事方式,不过,既然章书记强势,政治生命又铁定比段卫华长久几年,他总是没道理舍了书记去在意市长吧?

    遗憾的是,现在章书记的态度很暧昧。他才不得不转头回来找段卫华,谁想人家段市长竟然是一副满不在乎、“尽释前嫌”地样子?

    大部分的动物,对大难来临有着本能的感应,人本是高等动物,尤其是官场中人,对那些静水微澜的异常现象。大多也极其敏感。

    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啊。

    所以前天蒙艺来的时候,杨锐锋就上心了。不过,以他的资格,是没机会站在蒙书记面前地,只能留意打听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太忠库的剪彩。杨副市长当然也打听到了。他在震惊陈太忠地强势之余,却听到了另外一个更让他震惊的消息,某个边缘人物也出现在了现场,还是先期抵达的!

    ----是的,杨锐锋没去现场,但这世界上地有心人,是如此地多,而其中个把人跟杨副市长处得比较近,是很正常地。林雷

    杨锐锋当然明白王副市长对自己的痛恨程度。他至今也忘不了王伟新黯然离去时,在自己耳边的嘀咕,“杨锐锋,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一帆风顺下去的,一眨不眨地看着你!”

    这问题可就大了哦。杨锐锋不敢再仔细想里面的关节了。他用心斟酌了一下,总觉得蒙艺挺陈太忠是可能的。但没理由挺王伟新,姓王的要是能搭上这层关系,怕是早不是现在这样了。

    相比与王伟新的恩怨,杨副市长认为,自己同陈太忠的梁子,结得应该不算很深,他正犹豫是不是要同陈太忠修好一下关系呢,结果昨天晚上地天南新闻让他再不敢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蒙艺去剪彩,那可以说是私人挺陈太忠,但这节目上了新闻,“太忠库”三个字都被女主播念出来了,那就是肆无忌惮地无条件挺人了。

    还好,在杨锐锋的刻意拉拢下,甯瑞远跟他处得也不错,甯总没觉得这是什么问题,主管经济的副市长,想交好我这个大投资商,这很正常吧?

    当然,杨锐锋不可能告诉他,我还在章尧东面前说过丁小宁和你们甯家的坏话,这种东西是一码归一码的----事实上他没认为这消息会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今天撺掇着甯瑞远请陈太忠来喝酒,国人办事经常如此,能坐在一起喝个小酒,随便聊聊天,那就会起到消解怨气地作用,杨锐锋并没有指望陈太忠能有撑船地肚量,但他相信在自己刻意的招呼下,应该能极大地降低对方地敌视。

    若是能借此交好陈太忠的话,那就更好了----这家伙是个火爆脾气,这种性格的小年轻,对付起来并不难!

    谁想,陈太忠的火爆,还是出乎了杨锐锋副市长的意外,他跟甯瑞远嘀咕了两句,随即伸手一拉张新华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我们还有事,先走一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忠哥……长,”丁小宁吓了一跳,登时坐不住了,站起了身子,她是被甯瑞远接到这里来的,甯总知道,自己这“姑姑”跟陈某人有点说不清的关系,于情于理都要顺手关照的。

    还好,她反应算个快的,旁人听起来也只当她是在喊“太忠科长”,纵然有人生出些许疑问,觉得这称呼有点近,却也不能因此认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着什么急走啊?”丁小宁出言留客了,事实上她不想改变他的主意,但是,她有点不能接受陈太忠抛下自己就走,连个招呼都没有的作风,“饭点儿了啊,这儿有空座呢……不用出去找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啊,怕生,”陈太忠很灿烂地笑笑,“一开始以为就几个熟人呢,敢情还有生人,吃得不自在,不打扰你们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就由不得杨锐锋不出头了,他当然知道陈太忠心里有疙瘩,但是不幸的是,他又一次错估了对方的性格,他还以为,陈某人是因为自己在场,怕受到羞辱呢。

    这错误真的不算离谱,因为两人的身份相差太悬殊了,就算上次,陈太忠也是被他逼得不得不还击的,我杨某人现在做个低姿态,你总不可能不买账吧?

    “太忠,”他站起身子来,亲切地招呼着,脸上一团笑容,“来坐吧,我特意让甯总请你来的呢,我知道你们关系好,为了祝贺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等等……”陈太忠直接打断了杨副市长的话,心里极为不耻,我给你机会了,要是让我走了,这事儿也就这么着了,你丫既然非要凑上来找耳光,那不抽你抽谁啊?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谁啊?”他盯着杨锐锋,脸上依旧笑着,笑得极其真诚,“我怎么就不记得认识你呢?奇怪……你倒是知道我的名字

    张新华在一边听着,登时汗就下来了,他已经隐隐猜出,太忠可能跟杨锐锋不对劲了,可这么**裸地挑衅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也太那啥了点儿啊?

    凤凰市科级以上的干部,有人会不认识杨锐锋?那可是滑天下之大稽了,更别说招商办也算是在经济口儿呢。

    杨锐锋登时就愣住了,他想到过,陈太忠可能不买账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对方简直如街上的地痞流氓一般,居然敢用这么无赖的方式来戏弄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在瞬间变得铁青,一时间心里再也无法平衡了,他冷笑一声,“陈太忠,年纪轻轻的,你不要那么狂,要知道天狂有雨人狂有祸”

    “没错啊,这话很对,”陈太忠的脸上,依旧是阳光灿烂,他点点头,笑嘻嘻地看着杨锐锋,“可惜的是,有些人活了四五十岁了,都没弄明白呢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他眉头一皱,装模作样地拍拍脑门,又“狐疑”地看着对方,“不过,请问你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杨锐锋抬手重重地一拍桌子,也没再解释什么,转头看看甯瑞远,“甯总你看到了吧?这就是你赏识的年轻干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这顿饭没法吃了,”他转身走向门口的壁橱,去取衣架上面的衣服,嘴里兀自还在喋喋不休,“任用这样的干部,也……也是凤凰市的耻辱了!”

    他很想说“也不知道是谁瞎了眼”,但是考虑到这话,可能有影射章书记的嫌疑,而那厮跟章书记的关系也不错,终于在话到嘴边之际,硬生生地改口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再攻击章书记,怕真的就是“寡妇死了儿子----没指望”了,说句实话,他还真的怀着关键时刻让章尧东拉自己一把的侥幸心理呢。

    毕竟,在大家的认识中,尧东书记很强势,强势的人,通常都是比较护短的----虽然,杨锐锋有种直觉,这次,章尧东大概不会管他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微妙,却又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,具体就是体现在语气,眼神或者一举一动的微小变化上,错非当事人,真的无法说得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,即将落水的人,总是愿意寄希望于一些飘渺的东西上,人有了希望或者说侥幸心理,才能坚强地活着,

    席上还有两人,见状也离开了座位,去取衣服了,其中一个,陈太忠认得是杨锐锋的秘书小唐,另一个却是不认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