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上电视了(书号:760

第四百九十九章 上电视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还真的有点不太清楚,说不得就要再请教段卫民一下,“可是,蒙书记现在已经走了,晚上咱们电视台就能播了啊,他们采访不到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的这些啊?”段卫民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“省台不播,地市台敢播?”

    什么叫等级森严?这就叫等级森严!蒙书记虽然走了,但他访问凤凰的带子,必须让省台先播,然后才轮得到凤凰市电视台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”对于这种事儿,陈太忠现在也是一点就透,他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有点纳闷儿,“那他们应该不着急采访才对吧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小宋现在是越来越涨脾气了,”段卫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他说的是电视台台长宋鑫,“连孔德云的话都不怎么买账了。”

    孔德云是广播电视局局长,凤凰电视台,原本就是受市委和市政府双重管理的,不过台长强势点,不卖广电局的面子,倒也不少见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坐着,有一搭没一搭唠嗑了两句,又喝了一会儿茶,段卫民站起身来,“好了,我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走,这儿我不呆了,”陈太忠也跟着站了起来,段部长不在,他也不能等着记者找上门来,“正好去送一拨客户……”

    才一推开门,迎面雷蕾走了过来,秦连成的身子却是刚缩回房间去,“哈,陈科长这是要送客人?”

    一见到雷蕾,段卫民的眼中登时闪过一道亮光,“呵呵,太忠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天南日报的记者,雷蕾,跟蒙书记的车队来的。”陈太忠感受到了他眼中的垂涎,不动声色地介绍着,“雷记者,这是我们宣教部的段副部长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省报记者,段卫民脸色一整,登时换上了一副热情洋溢的表情,再正经不过地伸出手了手,“呵呵,欢迎雷记者对凤凰市进行客观的报道,有什么需要支持地。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省里下来的。就是不一样,他登时就打消了那些歪心思,再说,人家还是跟着蒙艺的车队来的。他个小小的副部长。林雷没命地巴结还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雷蕾也感觉到了他一开始的垂涎,不过,这样的男人她见得多了,倒也没怎么介意,伸手轻轻一触,就缩了回去,“我是向陈科长告别的,要回素波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人一边说一边下了楼,段卫民心里一直在琢磨。陈太忠跟蒙艺身边的很多人都不错,那这个雷蕾,是不是也是蒙书记信得过的人呢?

    直到林肯车载着雷蕾远去了,段卫民才猛地想起一件事,唉。刚才应该随口问问。天南日报为什么不报道太忠库来地嘛……真是越忙越乱。

    这个疑惑了凤凰市不少人的问题,被当天晚上地天南电视台揭开了。太忠库还真的上了省台的新闻里,不过,正如大多数人所猜测的那样,水库地名字被淡化了,陈太忠只是作为围观地群众,被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倒是吕强很得了几个特写镜头。

    看着电视里侃侃而谈的吕某人,陈太忠狠狠地撇撇嘴,“这明显是事后补拍的嘛,靠,他好了,我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然记得吕强在初跟蒙艺谈话时的局促,“当时他说话,一点都赶不上我自然,真是给凤凰人民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出了钱的,”吴言斜靠在他身上,也在看电视,今天陈太忠不想一个人琢磨电视,就了暗号,要提早过来,害得吴书记还推了一个宴请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很操心今天的新闻会播些什么,蒙书记来凤凰,按理说今天凤凰的干部都该窝在家里好好学习一下新闻里的精神,更何况新闻里还会涉及到她的小情人?

    “我也出了钱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”陈太忠说起这个,就是满腔地不情愿,是的,今天的新闻让他有点不爽,虽然他已经猜到,十有**是这种效果了。

    “新闻里说了太忠库三个字了,你是怎么看电视的啊?”吴言轻轻掐他一下,很不满意他这种粗疏作风,“这种事情就是这样了,做得说不得,你还指望蒙书记说,太忠库这名字,就是好啊就是好?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说,水库不能叫这个名字,”陈太忠绷着脸,很认真地回答,“不过,陈太忠有功,提为正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吴言被他逗乐了,花枝乱颤地笑了抖天,才止住了笑声,“那怎么可能啊?那可就是变相卖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我在省委党校培训班的一个同学,正处地局长,”她正色解释,“应邀在张州地一座新桥上写了几个字,那是当地人凑钱修的,你猜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擦了嘛……”两者一比,陈太忠觉得写几个字,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“这几个字,半年后被范晓军看到了,那时候他还不是常务副省长呢,开口大骂一顿,然后又过半年,我那同学被调到工会养老去了,才四十岁……”

    呃……陈太忠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那这么说,这次幸亏是蒙艺去了,要不然我也得养老去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些烦心地了,反正以后,你有事记得跟我商量,”吴言见他兴趣不高,小手轻轻一探,抓住了某个物件,轻笑一声,“呵呵,你可以养老,它可是不行,必须干活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送走了高强一行人之后,陈太忠又来到了市警察局,撺掇着王宏伟赶紧对张瀚采取措施。

    这次,王局长对陈科长可就真客气了,那不是一般的客气,以前他还或多或少地对陈太忠不满意,不过,太忠库的现场,他也是跟着去了的,看出来蒙书记挺陈没商量,他哪里还会再跟陈太忠怄气?

    事实上经过这一次,凤凰市官场的高层,差不多有半数都知道了陈太忠,当然,此人实在太渺小了,大多数人并没有觉得其如何厉害,但若真要有心去打听,倒也不难探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可是,这并不妨碍王宏伟拒绝他,“张瀚的事儿,你真的要等等,你知道不知道,现在政法系统已经让你搞成一锅粥了?”

    “可我等不及啊……”陈太忠长叹一口气,偏偏地还没办法解释,“算了,不跟你说这个了,对了,小董跟你说了没有?那个钱串子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”王宏伟点点头,“已经安排他们处理了,在看守所好好收拾他就完了,对了,我再次跟你强调啊……你不要动不动就出手打人,你让我这个局长怎么当?”

    “你先管管你的人吧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里面也不知道黑成什么样子了,亏你还好意思说我?”

    “哼,你知道什么?”王宏伟瞪他一眼,“好歹你也做过政法委没人愿意去看守所吗?再说了,犯人有什么人权?不狠狠地收拾他们,他们记得住吗?就这样,二进宫三进宫的照样海了去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这也不能成为你纵容他们的借口,”陈太忠站起了身子,不打算再谈了,事实上,王宏伟说的,大部分也是事实,他既然改变不了现状----可以说是他没心帮忙改变现状,那也只能嘴皮子上过过瘾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走吧,不送,”王宏伟有意话里有话地损他两句,“我一定让他们帮你招呼好钱串子,说实话,你老人家现在是走到哪儿臭到哪儿,我们惹不起总躲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要精神赔偿,”陈太忠走到门口,回头指指王宏伟,脸上是阳光一般的灿烂微笑,“那个马飞鸣,你一定不能让别人挤了他,要不然我就去你家,看你怕不怕臭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……”看着他开门而去,王宏伟恨恨地嘀咕一句,抓起了电话,拨个号码,“古昕吧?开区马飞鸣那个副所长,赶紧给我落实了……有阻力?让那些阻力找我谈,就说是我说的!”

    陈太忠则是出去转了一趟,居然没在门卫室里找到小董,“小董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他很少在这儿的,”看门的这位眼神不太好了,居然没认出他来,“那家伙,在凤凰哪一家宾馆、饭店吃住都不会花钱,去桑拿也是,他在这儿的时候很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霸道?”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是霸道,小董吃得开啊,给钱别人都不会要……”这位的脸上,是一脸的羡慕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