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九十七章 误会就误会了(书号:760

第四百九十七章 误会就误会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当天下午,陈太忠开车拉着雷蕾到了招商办,秦连成也从粮食会议的会场里溜了出来,接受雷记者的专访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说得挺投机,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秦主任,我去科里一下,还有两个项目,需要抓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毛糙样儿吧,”秦连成笑着摇摇头,责骂中带着亲切的关怀,他能不关怀吗?蒙艺去太忠库挺人,他可也是见证呢,“呵呵,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不行就推到年后,反正也没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陈太忠出门,还听到秦主任跟雷蕾夸自己呢,“太忠啊,什么都好,就是一点不好,工作的时候太投入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科里,他却意外地现,朱月华居然爬在桌子上写着什么,“小朱,那个……怎么没有陪高强和卫明德去转转?”

    昨天中午,王小虎做东,请陈太忠等人吃了一顿,同时在场的只有王书记的秘书,算是私人宴请的性质。

    大家吃得挺开心,高强也一反常态地低调了起来,言谈中不断称赞陈科长,而且表示,很有信心在凤凰市多搞点项目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还决定了,再在凤凰市呆一天,也不用陈科陪,有小朱陪着转转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要自己走走,”朱月华看着陈太忠,眼里都快滴出水来了,声音也柔媚异常,“连车都没要,说是自己打车,陈科,您真的很有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好好说话,”房间里没人。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她这种媚态,不过。正因为没人。他倒也敢直言不讳,“我不是吃窝边草的那种人,小朱,这个项目给你接待,是想帮帮你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……了,”小朱的脸上,掠过一丝绯红,官场就是这样了,领导非礼你。你是没地方去讲理的,领导误会你,那你当然也没地方讲理----不过,陈某人肯定不会认为自己是误会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走到谢向南的办公桌前坐下,打开抽屉,开始翻副科长的工作日记----谢副科长本来就有这个好习惯,而自打他掌握了科里地大权之后,把自己的钥匙又给了陈科一把。

    他正翻腾着呢。却感觉到一阵香风掠过,小朱又走了过来,水汪汪地眼睛盯着他,“不过陈科,我真没想到,您跟蒙书记关系还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吗?”陈太忠无意识地抬头看她一眼,又低下了头,“蒙书记是适逢其会而已。你也在现场地,没见他骂得我有多惨?”

    “傻瓜才会相信,那是骂人呢,”朱月华的身子凑得越地近了,“陈科。现在可是都有人跟我打听。您喜欢些什么东西呢……”“什么都喜欢,就是不喜欢窝边草。”陈太忠头也不抬,手里还在翻着日记,“嗯,都有谁跟你打听呢?”

    “最起码,李继峰是跟我打听了,”朱月华张口就是一个很过分的名字,“嗯,我想,回头冯罗修见了我,估计也得巴结一下,跟着陈科干,真的很顺气啊。”

    是这样吗?陈太忠的手停止了翻动,认真琢磨一下,现自己很可能会堕入另一种麻烦中,这次的风头,是不是出得过于大了一点?

    “不光是他们,就连高强都客气了很多啊,你没现?”朱月华还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“他们自己打车去逛凤凰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陈太忠又抬头看她一眼,你好像说过了吧?

    “我听别人说过,正经有钱的投资商,是不喜欢咱们招商办接待的,”朱月华卖弄的心思起来了,“他们更喜欢自己去转,自己去了解,他们最相信的,是亲身接触后地第一手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敢肯定,高强这次是真的用心,要在咱们这儿投资了呢,”她的脸上,一阵又一阵的兴奋,这是陈科给她找的投资商呢,虽然,她到现在都不知道,高强是带着什么项目来的。

    是的,高强老奸巨猾的,既然知道招商办才顶走蒋庆云,当然明白眼下不宜声张的道理,所以,就算小朱很努力地去试探了,但高总却坚不吐实,总是笑嘻嘻地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越来越融入角色了啊,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小朱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还是让他挺欣慰的,一开始他只当这女人坐了那么多年冷板凳,只会**公关呢,原来……也有点头脑?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某人对女性地歧视,是根深蒂固的,就连唐亦萱、吴言、荆紫菱这种异常聪慧的女性接连出现在他面前,还是改变不了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啧,”猛然间,朱月华身子前探,在他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,随即飘然离开,“呵呵,陈科,我真的有点崇拜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,消失在走廊中。

    你是崇拜省委书记那个位置吧?陈太忠下意识地摸摸自己被亲的部位,无奈地摇头笑笑,不过不管怎么说,跟小朱把话说开了,这让他心里比较愉快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再没了看日记的兴致,而是斜靠在椅子上,琢磨起了刚才被打断的问题,这次地风头……该怎么收场啊?

    正瞎琢磨呢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一个女声,“陈科长吗?你好,我是张志诚的朋友,请问您现在有空嘛?”

    科委的事儿吗?陈太忠一愣,怎么老张不给我打电话?嗯,多半是个跟老张关系不太好地,老张这是暗示我呢:这人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肯定就是这样了,老张你丫也真是地,随便把我的电话告人?陈太忠做出了如此判断,语气就难免轻慢了一点,“哦,有一点点忙,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是这样,张秘书让我转交给您点东西,”电话这边地女人有点郁闷了,“听说是您非常需要的?”

    我日,我真是只猪啊!陈太忠暗暗骂了自己一句,这是张志诚,天南安全局廖局长的秘书,不是科委的张志宏处长,靠,天底下这姓张的也太多了吧?而且名字还这么像……

    不过,他的怠慢已经显现了一些出来,现在改口,未免就有点看人下菜的意思,陈某人一向对具备这种品质的人很不齿,所以他的语气变化不大,“哦?找到了?那就给我送过来吧,嗯,我在招商办业务二科呢。”

    大概过了有二十来分钟,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走了进来,姿色平常戴副眼镜,穿着只能算得体,就像一个普通的中学老师一般,属于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见的主儿。

    女人递给他一张纸,纸上是一个的简介,余仁,男,五十三岁,台商,卖手机起家,现正在素波兴建一栋二十八层的豪华写字楼,预计初期投资一点五个亿。

    余仁有个爱好,非常热衷于打高尔夫球,而且他最喜欢在素波的“名流”高尔夫球场打球,很少去其他地方打球。

    在熟悉的场地打球,总是能获得比较令人满意的成绩,这原本不是什么问题,问题是,跟名流高尔夫球场一山之隔的,就是素波军用机场的北机场。

    山并不高,就是两三百米的模样,是的,余仁还喜欢爬山和摄影,经常还在打完球的时候爬爬山,这些都无可厚非,但是如此种种加在一起,就很诡异了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是荒地,不过随着城市的展,市区逐渐地扩大,又有那有办法的人弄到了这块地,建起了高尔夫球场。

    安全局无力阻止这个球场的修建----城市总是要展的,因噎废食殊为不智,而那山也无法禁止攀爬,因为山的一半也划到了“名流”高尔夫球场里,如此偏远的地方,没有点湖光山色,怎么吸引人来打球呢?

    不过,安全局还是尽了自己该尽的职责,于是,他们很轻易地就现,余仁此人,可能有某种嫌疑。

    凤凰市开区的张瀚张主任,曾经试图把这个写字楼拉到开区,他花了极大的心血公关半年,甚至还因为“工作需要”,学会了打高尔夫球。

    但是很遗憾,余老板最终还是认定了素波----写字楼对环境要求很高,相比地级市凤凰而言,省城的优势太大了。毫无疑问,张瀚说的间谍,应该就是这厮了,但是陈太忠还是高兴不起来,因为:安全局早就盯上此人了,眼下少的就是证据,毕竟这是一个大投资商,等闲不能开罪,弄出笑话谁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证据,张瀚或者有,但是,陈太忠没有----这个事实真的太打击人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