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离异的表姐(书号:760

第四百九十六章 离异的表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我喜欢骑在男人身上,这让我有一种征服的感觉,”结了婚的女人一旦放开,都是很疯狂的,雷蕾记者更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征服我?下辈子吧你,”看着正在“被”深度挖掘的她,陈太忠肯定不能认输,就在这时,荆紫菱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呢,现在才十一点四十啊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接着电话,一手抚摸着雷蕾胸前跳动的小皮球,眼睛却是盯着两人的结合部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起落,他的肥硕时隐时现,他的心里充满了好奇,哥们都有她手腕那么粗了,她倒也能吃得进去?还吃得这么畅快?

    “来假日酒店吧?下午我们要回去了,”荆紫菱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雷蕾挺动半天,终于累了,气喘吁吁地趴在他身上,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充满了好奇,晃着脑袋想凑过去听听,是谁给他打电话,却被陈太忠的大手推开了----他可从来不惯女人毛病。

    “现在正忙呢,顾不上,等等再说吧,”陈太忠的回答很公式化,语气也很坦然,坦然到对方根本听不出来,他现在忙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电话里传来的“嘟嘟”的断线声,荆紫菱恨恨地撇撇嘴,压了电话,抬头看看她的哥哥,“这家伙说他在忙,也太不懂礼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准是真忙,”荆俊伟笑着摇摇头,他是个看得开的主儿,而且在京城,也接触过不少的官员,“他们的大会小会太多了,还有学习。呵呵,你又不是不知道,昨天蒙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知道蒙艺来,却是通过天南省电视台才了解到的,按照惯例,蒙艺抵达凤凰开会,带子会在第一时间专车送回省电视台。剪辑后播出,至于凤凰市电视台?对不起,等蒙书记离开之后才能播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连蒙艺的帐都不买吗?”荆紫菱有点悻悻地回答,“再说,哥你好歹也是投资商啊,这家伙太不敬业了吧?”

    还不知道谁该领谁地情呢,荆俊伟苦笑着摇摇头,“算了,等不上的话。过两天年根儿的时候,请他再去素波吧,顺便购物……咦,我倒是挺奇怪的,紫菱你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爱计较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做哥哥的很暧昧地看着妹妹,一脸无良的微笑。

    荆紫菱恨恨地瞪他一眼,“你就拿我开涮吧。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哥哥,我是在帮你,你还乱嚼舌头……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不过,她地心里倒也挺奇怪的,为什么一说起这个家伙,自己就是一肚子气呢?而前两天想在廖叔叔面前坏事,到最后却又不由自主地帮起他来了呢?

    嗯……我是不服气有人比我聪明!荆紫菱终于找出了理由,他居然敢比我聪明?那我当然要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想回素波……”同一时刻,在凤凰大酒店。一个慵懒的女声,低声地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……你也吃不动我啊,”陈太忠**地顶她一下,悻悻地收兵回营了,光着身子跳下床,挺着老大的一根,“我去洗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吧?”雷蕾伸出小手。轻轻地攥住了他,“我真是吃不消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哥们儿不想给你!陈太忠瞥她一眼,也懒得说破,今天时间太紧张了点,匆忙交粮不是不行。不过真的就太不尽兴了。再说,晚上还有活动呢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我可没想到,自己也会白昼宣淫,”他摇着头笑笑,“嗯,有点心理压力,算了,咱们还是吃饭去吧,下午我可是帮你约好秦主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有心理压力?哼,”雷蕾不愧是做记者的,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,她恨恨地一掐陈小忠同学,“推倒我地时候很干脆的嘛

    陈太忠笑了一声,转身就走,雷蕾的小手也无法握住滑不溜丢的陈小忠,转眼之间,指间只剩下毛两根,卷曲的那种,下一刻,声音自浴室里传出,“拉倒吧,那是你大半夜跑到我屋子里脱衣服,怪我?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边斗嘴,一边收拾,等这俩人模狗样地出现在凤凰大酒店大厅的时候,已经十二点二十了,“快点,雷记者,我还有客户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荆家兄妹可是没想到,陈太忠会打了电话来邀,他俩正被邢建中缠得难以脱身呢,邢工执意要请午饭,不过,荆紫菱真不想去,“胃口不好,想吃方便面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打来了电话,还不是通过总机转进房间的,而是直接打到了她手机上----陈某人嫌总机转得麻烦。

    “哦,陈姐,是你啊,你怎么知道我来凤凰了?”荆紫菱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我靠,这种称呼,哥们儿活了七百多年,第一次碰到啊,陈太忠登时被弄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当然想得到,她是遇到麻烦了,可是,他这边也有个麻烦在身啊,哥们儿这儿有女记者呢,“嗯,请你们吃饭,蝴蝶山庄,快点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挂得挺快,荆紫菱却是在那边又多说了几句----对着空气的那种,到末了,才歉意地冲邢建中摇头笑笑,“不好意思,我家表姐喊我和我哥去她家呢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邢建中登时语塞,转头看看荆俊伟。

    知子莫如父,知妹莫若兄,荆俊伟一听就知道,自己这个妹妹又在作怪了,你在凤凰市的亲戚,有我不知道地吗?哦,原来是陈姐,”他冲邢建中无奈地笑笑,“我这个表姐……她离异了,脾气有点怪异,要不然的话,邢工你就能跟我们一起去了,呵呵,真的很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啥,”邢建中摇摇头,无奈地笑笑----这才是真正的无奈,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,这个……我能理解的,呵呵”

    出乎陈太忠意料的是,雷蕾居然认识荆家兄妹,可见这世界真的不大。

    前年的时候,雷蕾给荆以远做过一个专访,不但遇到了不常在家的荆俊伟,年方十六岁,就进入大学读书地荆紫菱,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是的,那时候的荆紫菱,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,虽然还稍显青涩,但见过她的人,无不感觉到那种咄咄逼人的青春和美丽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相熟,那接下来就不用更多的解释了,荆家兄妹当然会认为,人家刚经历了一次正常的采访,而雷蕾倒是很好奇,“荆俊伟,你找陈科长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两件事,一个是在凤凰投资,你知道,我手上有点闲钱地,”荆俊伟也不瞒她,“另一件事,就是……我不是玩那啥的?想用陈科的人脉,在凤凰市搜集那么一批东西。”

    雷蕾当然知道他是做什么的,也知道人家靠这个财了,虽然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,但也是公开地秘密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对这种玩意儿还是能接受地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种渠道?”雷蕾侧头看看陈太忠,若有所思,说话也很直接,“别又是因为想引资,先答应下来再说吧?我知道你是工作狂……”

    “偏偏就你脑子里文章多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指她,也懒得多解释,转头看看荆俊伟,“你说的那些东西,我还真没路子,不过,甯家地投资要落地了,回头我问问甯瑞远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了,甯家对那些东西,应该比我还敏感呢,”听到这话,荆俊伟是真正的死心了,不过这种遭遇,他也习以为常了,收古玩时经常遇到,倒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反正,这次来凤凰,最重要的事儿还是谈得不错,那其他事情上,略微有点遗憾,倒也是正常的了,这世界上,哪里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儿?

    荆紫菱倒是有点不能接受,可是,陈太忠旁边跟着一个雷蕾,她也不好过于纠缠,于是,说来说去,几个人又说到了回素波的话题上。

    当着荆家兄妹,雷蕾只能说,下午自己还在招商办有采访,并不敢说原本打算晚上也不回,要搂着陈科长美美地睡一觉。

    荆俊伟一听,倒是挺大气的,“哈哈,我俩晚点走,开着车呢,正好捎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雷蕾可真不想马上回去,才要出口拒绝,却不防荆紫菱出声帮腔了,“哈,那可是太好了,有雷蕾姐姐在,路上也不会那么闷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孩子,是故意的吧?雷蕾的心思相当机敏,隐隐觉得,这小丫头对陈太忠也有那么一点意思,小陈的魅力,真就这么大?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还省车钱呢,”她笑吟吟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没由来地多了几分失落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