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水库剪彩(书号:760

第四百九十一章 水库剪彩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吕强搞的这个水库,还真的有点闹心,临到剪彩了,名字居然还没定下来,可是乡里已经不能再等了,马上要过年了啊。

    还好,在昨天上午,市委办公厅终于跟王小虎招呼了一声,名字有争议,可以暂时搁置,不过,这种民生工程是不能停下来的。

    其实,委办的招呼打得很含糊,一方面淡化水库命名的“个人崇拜”问题,另一方面却是要区委多向吕强做做工作----你行善事是好事,不过,也不要太难为政府好不好?

    所以,王小虎前来参加的时候,水库的剪彩仪式上,写的是“太忠库(暂命名)揭牌典礼”,纵然是这样的横幅,梁建勤那儿也是大力反对的。

    于是,奇怪的事情就生了,红山区堂堂的区委书记去了参加了典礼,可红山区政府却没有跟人过来----按理说,这种场合,政府的人出面会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说梁建勤也必须跟来,区里党政一把手随便来一个,就算撑起场面了,但政府里一个人都没来,却也是咄咄怪事。

    还好,白凤乡的乡长和书记倒是不敢作怪,乖乖地来了,尤其是乡长张衡,跟吕强的关系极好,反正这种事情是他们乡的大事,就算梁建勤心有不甘,也不能说他什么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到场的人里,王小虎并不是级别最高地。还有一个副厅也来到了现场----副市长王伟新,观礼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。王副市长同十中的蒙代校长关系很是不错,两人经常通过电话交流工作,蒙老师年纪轻轻就当了一校之长,经验和阅历难免不足,肯定需要长者进行必要地指导,而王伟新当仁不让地挑起了这副重担,也算是不遗余力地“提携后进”。

    所以,王伟新能知道这个小小的“太忠库”揭牌,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能来观礼。还是冒了一定风险的,毕竟这个水库的命名有点太那啥了,很容易被人抓住痛脚,那他难免也要受到些许的牵连----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范围,这种场合你都要参加,党性和原则都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王副市长还怕牵连吗?他现在基本上已经输得不剩什么了,被边缘化的人不会介意再往边上走走的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,还是他能借此来表示自己对陈太忠的支持,只要能攀上有力地臂助。党性和原则算什么?该赌的时候,就是要冲上去赌的。

    必须承认的是,以王伟新的圆滑和老辣,若是没到山穷水尽之际,他绝对不会走这么一步的,毕竟他跟陈太忠的关系,近是够近了,但还不算那么太熟稔。

    既然不熟。以他的身份,来参加这么小的水库的揭牌,就真地有点掉价----在市区里倒还无所谓,白凤乡可算是出了市区的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临走的时候,他听说了蒙艺要来,不过蒙艺参加的是粮食系统的会议,跟他的文教口一点边都不搭,而以他现在被边缘化的身份。也凑不到蒙书记跟前说话。

    而且他可以肯定,因为蒙晓艳现在在教委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了,那么,就算为了避开不必要的嫌疑,蒙书记多半也不会去文教口上转悠。

    若是蒙书记真想挺自己地侄女儿。在凤凰宾馆请她吃一顿。暗示的效果会不知道好多少,那么。他王某人呆在市里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王伟新来了,王小虎肯定是欢迎的,盛情邀请他一起剪彩,不过,王副市长怎么可能答应?他能来已经是不错了,原本都不想上嘉宾座的。

    他如此坚持,王书记也就不再勉强了,虽然说一笔写不出俩“王”来,可是,王小虎毕竟是章系人马,手里握着红山的党委和人大,虽然是正处,却是一点不比王副市长差。

    不过,纵然是有个副厅来了,现场的气氛还是不够热烈,水库没完工呢,天又阴沉沉的,来的群众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至于说来地干部,也不是很多,一个乡里能有多少干部?区里的人,也就是区委来人了,区政府却是人毛都没来一个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梁建勤在红山区政府的势力能大到一手遮天,别人连书记的面子都敢不买,事实是,这件事确实不怎么地道,要是一来,不但会触怒梁区长,没准啥时候还会被人扣个“没有党性原则”的帽子。

    还好,红山区电视台地来了,这是原红山县电视台,撤县改区后编制还保留着,在架设地摄像机前,王书记面对冷冷清清的场子,即时讲演了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,他在讲话中还是相当注意地,尽量不提“太忠库”这三个字,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凡尔登水泥厂“回馈社会”的精神上,这是值得充分的肯定和赞扬的。

    当然,白凤乡在具体工作上,也给了相当的配合,还制定了一系列的相关政策,为水库的建设添砖加瓦、一路绿灯。

    只是,台底下没几个人,王书记讲得未免就有点兴致不足,这一刻,他心里甚至隐隐地有点埋怨吕强了,我说老吕你没事整这种玩意儿干嘛?还非要拉我进来垫背?

    说穿了,若不是陈太忠是尧东书记面前的红人,若不是他憋了劲儿要跟梁建勤扛扛膀子,若不是市委那里说“太忠库”这事儿上报省委了,他肯定也是能推就推了----三个“若不是”,缺一个,他都不会来。至于说他跟吕强的交情,倒不是那么重要的了。

    悻悻然讲完话,听着台下冷冷清清的掌声,王小虎这心里,就越地不爽了,既然不爽,那就要拉个垫背的来,他一转头看看王伟新,“王副市长,您也说两句吧?”

    “哈,我是闷口葫芦,今天是来蹭饭的,”王伟新含笑摇摇头,坚决不肯答应,“就是个远来的恶客,你们不用管我,呵呵

    王小虎四下转头看看,手一指张衡,“张乡长,来来来,说两句,这可是你们白凤乡的事

    张衡笑嘻嘻地站在麦克风前,开始讲话,话讲得不错,至于他眼下的心情,那就实在不得而知了……是在为书记的重视而高兴,还是在为自己站到了台前而郁闷?

    王书记得了空闲,终于有机会四下瞅瞅了,于是,不经意间,他现了四个穿着打扮挺得体的人,不是乡民,也不是乡里和区里的干部,一时间心里就有点纳闷,谁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转悠啊?

    “老吕,那是你朋友吗?”王小虎冲着那四位抬抬下巴,“怎么不请到嘉宾席?”

    吕强抬眼一看,现两男两女中,自己只认识一位,不过认识的这位,按理说今天也不该来这儿啊,这不是太忠科里的那个……好像姓朱?

    朱月华今天的任务,还是陪好卫明德这三位,她又会开车----事实上,招商办基本上没人不会开车,所以就拉了人来转悠,卫明德惦记着这里的水库,说是要独自来看看,高强一听,既然你想去,大家就一起去看看嘛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来了这儿之后,卫明德才现,这个水库的容量倒是还不算太小,不过结构却是颇不理想,一时间就开始琢磨水量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三位,都没注意到“太忠库”的命名问题,无非就是个名字嘛,叫什么不是叫?

    按说,以高强的见识和阅历,应该不至于疏忽这个问题的----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但是,他真的就忽视了,因为他家乡那里的风气,从商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至于说做官,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,通常情况是父母对儿女说的----“再不努力学习,将来你就只能当干部了”。

    朱月华可是被“太忠库”这三个字雷住了,她不是很清楚这三个字的份量,但绝对知道,自家的科长,这次的错误恐怕是犯大了,禁不住心中暗自忐忑。

    吕强想了想,总觉得陈太忠敢让自己的下属来旁观,估计也是有所仗恃----肯定是太忠授意的,要不然谁知道这里有个小水库揭牌?

    他琢磨了一下,也懒得当下去打招呼,有些场合,学会装聋作哑还是很有必要的……吉时已到,王小虎书记笑吟吟地剪断红绸,揭起了盖在石碑上的红布,“太忠库”大大的的三个字出现在人面前,荆老的字,真的很棒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响彻云霄的鞭炮声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吕强拎着手机找王小虎来了,“那个啥,王书记,蒙书记要来剪彩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