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都是人精(书号:760

第四百八十六章 都是人精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似此情况,钱串子能不傻眼吗?万般无奈之下,他只能往外搬后台了----说句实话,他真的不想搬。

    当然,董哥跟着这位呢,估计他不说,人家也知道了,搬不搬似乎也无所谓了,可是看横吃八方的董哥这么小心地伺候着,显然,他惹的人,能量不会很小。

    “孔老二是我哥们儿,”钱串子转头看看小董,“董哥,这事儿你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嗤,他算什么东西啊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你的意思,是要我找他要钱?孔繁茂?不好意思,我正在跟他要钱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马疯子的手机,“疯子,孔繁茂那儿的钱,要到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他答应给了,”陈太忠听了几句,放下电话,笑嘻嘻地看着钱串子,“呵呵,我需要确认一下,是不是你的货款,也由他垫付?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有钱,你去找他要吧,”钱串子哼了一声,居然变得不卑不亢了,“建委主任李勇生,他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建委主任李勇生?”陈太忠讶然地重复了一遍,脸上的笑容登时不见了去向,眉头也皱了起来,好半天才低声问了一句,“你亲舅舅?”

    傻了吧?钱串子心里登时得意了起来,不过,县官不如现管,眼前这位也着实不好惹,所以他还是不卑不亢地点了点头,“是我亲舅舅,我舅妈……还常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妈逼的你就吹牛吧,郭所长心里冷笑。他虽然是高高在上的所长,但是对钱串子并不陌生,他知道的是,这厮家里有钱。而且那个孔老二,近几年混得也不错,对他还算照顾。

    把钱串子留在临看,李勇生还是出了力了,不过,人家真要出力地话,弄这厮一个保外就医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儿,但是,丫现在还在临看。这已经说明了他舅舅的态度。

    当然,郭所长的脸上,是不会有什么表情的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陈太忠皱着眉头,伸手揉揉太阳穴,状似极其为难,不过没多长时间,他就展开了眉头,冷笑一声,“哼,建委地主任,好像姓刘吧?”

    “副的,副主任。”钱串子见对方熟门熟路,忙不迭地解释一下,“陈哥您可以打个电话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董在一边看着,心里有点凉飕飕的,显然。这个陈科长比传说中的还不好惹,他早就在其口中听说了“李勇生”三个字,眼下……看来人家还有棋要走呢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有棋要走,要不是临时听说了李勇生的名字,产生了一些有操作可能的想法。他也没心情跟钱串子磨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是的。他一点点地强加压力,直到让钱串子接近崩溃的边缘。目标就是逼出李勇生这个人,听到钱串子的话,他愣了一下,脸上笑容再起,“电话我就不打了,呵呵,没事,大不了我回头再来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钱串子听到这话,连连点头不敢吱声,可陈太忠脸上的笑意,却是让他心里隐隐有些怵。

    “他很有钱,很好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行,你写个条子吧,你既然是李副主任地……外甥,那我看在他的面子上,一次性收你六十万,以后不给你供货了,成不?”

    他怕这厮反应过来,随手又拍拍那黑塑料袋,再次笑笑,“呵呵,里面还有五条云烟呢,软云,多收你四万不算什么吧?”

    谁想,钱串子原本就是机灵无比的主儿,又被这笑容提醒了一下,心里早警觉上了,听到他这话,登时摇摇头,“我舅舅家,怕是也没那么多钱,他一个副主任……也就是吃穿不愁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隐隐有种感觉,对方怕是连自己地舅舅都算计进来了,自己要写这么个条子,没准会带给舅舅一些麻烦,这可是他最大的靠山,他怎么能允许出问题?

    这就是给脸不要了!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口气,他当然想在经济问题上拿李勇生一把,这玩意儿可比作风问题管用得多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开始他并没有意料到李勇生跟这厮有什么瓜葛,所以决定做得很匆忙,就算拿了条子该怎么陷害李勇生,他都没有想好,不过,有条子总比没条子强,这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说你舅舅有钱,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陈太忠虽然心里大恨,脸上却是笑容不减,未到最后关头,怎么能轻言放弃?

    没有这点抗打击能力,他又怎么能成为史上修炼最快的仙人?“你是想用你舅舅的名头,吓唬我一下,对不对?他是副处,而我只是科长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废话,我肯定是这么想的!这是钱串子的心里话,他略带惊慌地摇摇头,接着又谄媚地笑笑,“陈哥,我只是说你们都是吃官饭的,没准认识呢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直接说不就完了?还说什么钱不钱的?”陈太忠终于没兴趣继续玩了,实际上,自打他知道对方有了准备,就想放弃计划了,狞笑着一指钱串子,“拿你舅舅来压我?算你有胆子,我惹不起你舅舅,不过,收拾你家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陈哥,收拾他家……没必要,”小董在一边笑嘻嘻地摇摇头,一指自己的鼻子,“这事儿啊,交给我小董办算了,保证让您满意,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地自信,那当然好了,”陈太忠本来正要破罐子破摔呢,一听他愿意接这个活,当然就顺手送出去了。这也是小董的本事,在短时间内,就获得了他的赏识,换个人的话----门儿都没有!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冲郭所长点点头,就站起了身子,“郭所,打扰了,我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董略一踯躅,就站起身子,拎起桌上的黑塑料袋追了出去,“陈哥,等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就在院子里站着呢,见他出来,低声问一句,“小董,你明白我想干什么吧?”---他知道小董很聪明,但还是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觉着啊,您想搞那个李勇生,”小董真是厉害,眼光毒不说,话还说得挺谦虚,“这是我瞎猜地,错了的话,陈哥您别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跟着我,真的挺遗憾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虽然话有点霸道,却也是赏识称赞的意思,“能逼着他找我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您放心,我早想好了,”小董笑着点点头,刚想适当地夸夸口,猛然间声音一低,“陈哥,前面那个抽烟的,就是郎永杰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到这话,三步并作两步就蹿了过去,上下打量一下瘦高地这家伙,龇牙一笑,“郎永杰?”

    郎永杰下意识地点点头,继而惊讶地上下打量他两眼,眉头皱了起来,“你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他地话尚未说完,陈太忠一个大耳光就上去,登时打了他一个趔趄,旋即抬腿一脚,将此人踢出了老远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郎永杰登时就被打懵了,好半天才一声尖叫,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去追陈太忠,一旁有人死死地拽住了他,转头一看,是小董。

    “妈的,小董你放开我,”郎永杰使劲儿甩了两下,没甩开,气得大喊,“你他妈地的眼瞎了?那个混蛋打我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”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,却是郭所长到了,他铁青着脸,声音压得极低,“自己做错了,挨打活该,别替咱们惹人。”

    郎永杰心里这个气,那就没法说了,看着陈太忠慢悠悠地跨过铁栅栏门,双手恨得捏得紧紧的,“我错了?我哪儿错了?”

    这里可是临看的地盘,他在这里捱了外人打,想打回去还被所长阻止,要不是他觉得情景有点诡异,断不会这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当口,听到声音的教导员也走了出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小郎做的好事,人家现在打上门儿了!”郭所长跟这厮不怎么对眼,也懒得多说,转头又走了,“小董你跟他们说说,多亏你拦住这家伙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两位登时就围住了小董,教导员恨恨地给他一拳----不算很轻柔,“小董你这家伙,怎么帮外人拦咱自家人?”

    小董知道,教导员和小郎关系好,而且这两位,跟钱串子应该都有点关联,说不得低声叹口气,“还不是钱串子那混蛋惹的人?打人的那个,可是凤凰市爷字号的人物,吃了钱串子的瘪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吃了钱串子的瘪,***关我什么事儿啊?”小郎心里禁不住大奇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