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八十-八十一章(书号:760

第四百八十-八十一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鉴定结果好说,我还去了一趟高新技术处,”别看谢向南人木讷,干起工作来还是有板有眼的,短短时间跑了两个地方,“高新处说了,可以鉴定为国际先进水平,填补国内空白

    “填补国内空白?呵呵陈太忠一听就乐了,这可是出他的预期了,填补国内空白,那是比“国内领先水平”还要高的,更遑论“国内先进水平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有个疑问,“咱凤凰市这种地市级科委,有权力做出这种层次的鉴定吗?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有没有权力了,陈科,”谢向南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咱们快没钱了,你想想办法,再跟财务弄点钱来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太忠登时就跳起来了,脑袋重重地磕在了车顶上,“喂喂,老谢,不是吧?我不是借了三十万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,那也得经得住花啊,元旦聚餐就干了三万多……我这儿有单子呢,”谢向南叹口气,“省科委那儿,也得交鉴定费,还要邀请专家鉴定,你上来看看明细?”

    “啧,看你这话说的,我信不过谁还信不过你?”陈太忠听明白了,敢情这“填补国内空白”的话,得花不少钱,市科委和省科委都要花钱,还有些别的支出。

    谢向南的表达能力,实在有点糟糕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钱,应该是招商办出吗?陈太忠觉得有点蹊跷,挂了电话,琢磨一下,还是给张志宏打了一个电话,“张处,晚上有时间没有啊?出来坐坐?我请客啊

    “别苛碜我了,叫我志宏就行。叫老张也随你,陈科,不带这么玩人的啊,”张志宏一听是他,登时爽朗地笑笑。

    他这个处长。原本就是科长,外人随便叫倒是无妨,可是让陈太忠这么叫,他怎么听怎么不是个味儿,这小伙子年纪轻轻,就已经是正科了,还在招商办这种红得紫的部门上班,飞黄腾达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像这种情况,张志宏还怎么能大剌剌地受了“张处”这种称呼?甚至。他有点觉得,这称谓里隐隐带了点嘲讽的意思,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老张我随叫随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敢叫领导。老张,我哪儿敢当?”陈太忠现在也适应了这一套了,他也哈哈地一笑,“哈,那就说好了,六点半,开区的仙客来,不见不散……这样吧,你有车没有?要不我去接你?”

    最近,仙客来在凤凰市的名头也慢慢响起来了。虽然比之一些大饭店还明显地不如,但毫无疑问,随便拦辆出租车,说个“仙客来”,司机肯定是明白的。实在不行加个开区,那就百分之百地没跑了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选择这个地方,不但是要照顾蔡德福的生意,更重要地是。他实在对海上明月或者碧园大酒店之类的地方不感兴趣。那地方价钱贵还是次要的,关键是……吃不好。吃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所以,对陈太忠这种长了一个传统胃口的男人来说,仙客来反倒是更合适一点,反正,张志宏跟他一般级别,选这种地方倒也不算怠慢,没准还能显得热络点不见外。

    张志宏回答得挺痛快,“不用接了,呵呵,六点半我一准到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给蒙晓艳打电话落实了一下民工的事儿,又去家里取了刚收到地荆以远的字,陪老娘聊两句,赶到仙客来的时候,就六点半了。

    他的车刚刚停好,张志宏就打个车也到了饭店,有意思的是,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同他一起来的,还有一个挺丰满的年轻女孩,长了一双丹凤眼,皮肤白白净净的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我一个大学出来地师妹,现在在一个电脑公司打工呢,”张志宏看他看这个女孩,笑眯眯地介绍一下,“哈,多带了一张嘴来吃饭,陈科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靠,你丫穷得叮当乱响,还养小蜜?陈太忠当然不会认为两人是简单的“师兄妹”关系,官场混得久了,他已经掌握了一个常识,不要忌惮去用最离谱的眼光去看待男女关系,因为现实只会比他地眼光更离谱。

    当然,既然张志宏丝毫不见外地把小蜜带了来,他少不得也要开个玩笑,笑着摇摇头,“哈,我很介意啊,多了一张嘴……为什么只多了一张?小陈我这儿,还少一张嘴陪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陈科说话真有意思,”张志宏大约也是没防住,陈太忠居然这么离谱地开玩笑,摇头笑笑,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只装作没听懂,“呵呵,早知道我把处里的人全带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笑着,三人就走了进去,蔡德福正坐在一边,陪着一个矮胖子聊天呢,见他来了,忙不迭站起身来,“哈,太忠怎么才来啊?房间给你留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点点头,才要说什么,谁想那矮胖子伸手就握了过来,“哈,陈科长你好,好久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你是谁啊?陈太忠认为,自己的记性还是不错的,但看着眼前这位,死活想不起来了,不过,看在蔡德福面子上,他倒也不好摆官架子说难听的,于是轻咳两声,赧然地笑一下,“咳咳,实在不好意思,我看着你……也是有点面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,您前两天还去我那儿吃饭去了呢,”矮胖子笑容满面,毫不介意自己被人忽视,“您不是跟着省委一号车去的吗?”

    哦,陈太忠点点头,明白了,这位估摸就是那小雨点烧烤店的老板,不过,咱俩好像没啥交情吧?去你那儿吃饭,我可是都买了单的!

    蔡德福和烧烤店的老板农长顺认识时间不长,不过两人关系尚可,今天市里的饮食协会召开会议,午饭之后。农老板也没回去,就在仙客来陪蔡德福聊天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进来,农长顺就认出了他,这么高大魁梧地个头,真的少见。当他听说,这人就是蔡老板嘴里很有办法的陈太忠时,心里大喜过望,自然是要上来套个近乎的。

    这人能跟蒙艺拉上关系,能没有办法吗?这一刻,农老板感觉,自己今天来仙客来,真的是来对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天陈太忠他们离开小雨点之后。农老板曾经找车管所地朋友,查过这辆林肯车的主人,不过。这户头是开在马疯子手下的小混混名下的,他当然毫无所得。

    张志宏在一边听着,却是登时吓了一大跳,看着陈太忠的眼神都变了,“一号车?省委一号车?太忠你?”

    “哦,我认识那司机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说起一号车,他觉得既然那小郭司机做人低调,他肯定也要低调一点。哥们儿从来都不喜欢嚣张地嘛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这个我知道,”农老板笑着点点头,他心里当然不认为会是这样,可是。人家陈科长既然这么说,他肯定是要附和一下地。

    扯淡,哄鬼吧,张志宏虽然是搞技术的,可这点眼光还是有地。他甚至能从农老板的笑容中看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敬畏。抑或……是巴结?

    “哈,认识司机也很厉害了哦。”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,意味深长地看着陈太忠,“陈科,你这算是有了直达天听的本事了,以后可得多照顾照顾我啊。”

    几人攀谈几句,正要拾阶上楼进包间,冷不丁听到背后一声惊喜的喊声,“咦?陈科?”

    陈太忠回头一看,认识,是开区派出所的马飞鸣,他穿了便衣,手里拿着一个手包挡在头顶,这一阵,雨又大了点。

    “小马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时倒有点奇怪,怎么今天熟人都撞一块儿了?“也吃饭呢?定好包间没有?”

    “马警长来,怎么会没有包间?”蔡德福笑眯眯地接口了,马飞鸣可是片区警察,蔡总就算有陈太忠撑腰,也要跟这些人搞好关系,生意人,朋友总是不嫌多地。

    “不过,马警长……你好像没有预约啊?”话说到一半,他反应过来了,“你等等,我马上给你安排,要几人间?”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一章传销花开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跟任老师约好的,”马飞鸣的嘴巴,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,斜眼看看陈太忠,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呃……陈哥,是那啥……她不是红宝石吗?”

    马飞鸣一直惦记着副所长地位子呢,眼下,他也处在比较有利的位置,可多少还是觉得有点不牢靠,少不得就想再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古昕吃了他的好处,少不得就要隐秘地暗示一下:你要是想再牢靠点的话,可以在陈科长周边的人身上打打主意嘛。

    马飞鸣也不是傻瓜,听到古昕这么暗示,心里就更明白了,分局里都传遍了,古局是靠着陈太忠上位的,而自己也认识陈太忠,这个时候,没点表示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别小看了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,按程序说,分局就定得下来的,可是里面真的容易出太多意外了,有门路的人多了,分局归市局管,市局归省厅管,这玩意儿实在太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而且,古昕也是才上去地,屁股下面的位子还没坐热呢,保险起见的话,还是听古所长一言的为好。

    可陈太忠身边的人,实在太多了啊,小马本来是想拉拢十七来地,在他看来,十七在陈科长面前,是说得上话的。

    十七做人玲珑剔透的,怎么可能收他的好处?笑眯眯地推掉了,“马哥,你是警察,我现在半混不混的在黑道玩呢,我怎么敢收您地钱啊?”

    马飞鸣琢磨一下,觉得自己这么做,确实也是乾坤颠倒了,可他不肯放过十七,“不收钱也行,你得帮我指条路出来。”

    其实你找刘望男就行!十七心里明白,可是,想想自个儿不敢收钱,反倒是撺掇出了刘大堂,一旦让陈哥知道自己这么做。也未免有点危险,说不得就暗示了马飞鸣一下:你不会打听打听老李是怎么弄地?

    于是,马飞鸣也找到了任娇,坚决地要求入下线,今天他带了钱来。就是要给自己上线交钱的。

    初见到陈太忠,他心里真地很高兴,但是把来意解释了一半之后,小马猛然间反应到一个问题:我靠,陈科别以为,我是想撬他的……那啥吧?

    这可是严重了,他马上就要解释,可是看看陈太忠身边的张志宏,也是一副领导模样的。话就不好说得太清楚,说不得只能含含糊糊地“红宝石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明白这意思了,笑眯眯地摇头叹口气。“唉,我说小马……你啊你啊,算了,懒得说你了,没定包间,大家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可打扰陈科了,”马飞鸣笑眯眯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按捺不住的狂喜,在陈科长的眼皮子底下讨好任娇……这机会简直百年难遇啊。

    只是。想到这一点之后,他看看张志宏,心里就有点别扭了,无不遗憾地扫了这两位一眼:我给你们俩出钱,你们去海上明月吃好不好?别在这儿碍眼啊。

    当然。这注定只能是个牢骚,还是说不出口地那种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任娇也到了,还好,蔡德福给陈太忠准备的是轻易不对外的私人包间。多几个人根本无所谓。

    任娇见到陈太忠。心里有点虚,毕竟。被抓了现行总不是什么好事,还好,陈太忠的心思,并不在她身上,而是很认真地跟张志宏谈起了等级鉴定这档子事,他觉得,市科委有宰大头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其实对这个,科委没有明确地规定,”见识到了陈太忠的人气,更重要的是,又听说此人跟一号车有关系,张志宏自然要推心置腹地解释一下,“鉴定费其实是固定的,不过,不同等级的鉴定,科委付出的成本是绝对不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儿解释起来很简单,等级越高,鉴定的成本也就越高,像煤焦油分馏加工厂这种“填补国内空白”的级别,最终一定要有相应数量地专家和教授签名认可才行。

    砖家和叫兽的费用,并不是很高,只要理论和事实相差得不是很远,像这个项目,每个人塞个千八百的就搞定了,是个单位就出得起这个钱。当然,鉴定结果和事实相差很远地话,那个……价格就有待商榷了,实在扶不上墙的那种烂泥想要过关的话,通常情况下还是过不了关的----不包括特殊情况。

    可是,签字费低,不代表整体费用低,就算你是实打实的“填补国内空白”了,可必要的考察还是要有的,专家们来来回回、吃吃喝喝,那可也是钱啊,而且还是大头呢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像这种级别,最终都是要经过国家认可才行的,不像后来,只要肯塞钱,一个省的省级科委,也能弄出“国际领先,填补国内空白”的鉴定。

    这些就都是后话了,国家科委不会找陈太忠来要钱地,但是该开的“专家鉴定会”,是要开的,而开会,是要花钱的!

    “这个钱,该我们招商办出吗?”听到这里,陈太忠实在有点忍不住了,“我怎么听……怎么感觉不合理啊”

    “从原则上讲,这个钱,是该由各级科委出的,”张志宏回答得铿锵有力、掷地有声,虽然,他现在已经喝了三两二十年陈地汾酒下肚了,但思路依旧很清晰。

    完蛋……陈太忠听到这里,就知道大事不妙了,根据官场上的套话理论,“从原则上讲”之后,总是要跟着“但是”俩字。

    “但是!”果不其然,张志宏后面就跟着来了,“科委的资金,总是划拨不到位,而且,包袱也重,所以呢,我们不得不自筹一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以这个煤焦油厂为例,他们既然被评为了填补国内空白,那政府肯定就有相应的减免税措施,既然享受了政府扶持,这个费用……他们不拿一点出来,似乎也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小马听得坐不住了,不知道为什么,自打他知道张志宏是科委的人之后,情绪似乎总不是很稳定,“张处长,话不是你这么说地,不管他们填补了国内还是国际地空白,你们科委考评分上……总之你们会很有面子的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话没错,”张志宏苦笑着点点头,“可是,这不是科委没钱吗?而且,是招商办找上我们了,招商办啊……富得流油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今天这个话题,就此打住了,”陈太忠手一伸,制止了两人地话,他端起了酒杯,苦笑一声,“我明白了,我们招商办被打劫了,科委在劫富济贫……来,大家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再看他有意无意做出的窘样,任娇和那个白净的师妹笑得花枝乱颤,一时间倒是把包间里那点不和谐的气氛冲得不见了踪迹……

    大约八点左右,饭吃完了酒也喝好了,陈太忠盛情邀请张志宏去幻梦城玩玩,“还早嘛,着急回家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过,不知道是张志宏身边有女人,还是因为任娇和小马突然出现的缘故,他很坚定地拒绝了这个邀请,“时间真不早了,我还要送她回家呢。”

    人家既然这么坚决,陈太忠当然不好多事,于是,三人把这二位送上出租车之后,坐进了陈太忠的林肯车里。

    “任老师,这是那一万产品费,”剩下三个人了,小马当然也不再藏着掖着,直接递了一扎钱给坐在副驾驶的任娇,“挺好用的。”

    任娇大大眼睛看看陈太忠,目光中的惊惧一览无遗,这让陈太忠又产生了一丝怜悯,好歹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,他摇头笑笑,低声喃喃自语,“无敌单眼皮……好了,你收起来吧,以后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就大了起来,“我跟你说啊小马,以后有事直接跟我说,别跟任娇扯这些乱七八糟的,下不为例啊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了,”马飞鸣轻笑一声,心里却是大不以为然,陈科你的话说得没错,可是李乃若的钱你都死活不收,我给你塞钱,不得让你臭骂一顿啊?

    既然有下不为例,那就有下下不为例……小马心里,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他来得真是时候,因为除了购买安逸产品,他又想起了一点传言,这是一个表功的机会,“陈科,这个张志宏,跟你挺熟吗?”

    “再熟也没咱俩熟啊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他,事实上,小马这马屁,拍得他真的挺舒服,任娇参加传销,他是不赞成的,那可是害人害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男人嘛,一辈子活得是什么?不就是个面子吗?马飞鸣能走门路到任娇那里,他陈某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,岂不是很有面子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