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七十九章 讨债大业(书号:760

第四百七十九章 讨债大业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咝,是……是李勇生副主任,”中年民工疼得直吸凉气,“咝,陈……陈大哥,不是我们不想说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”陈太忠松开手,一抬腿就踹了这厮一脚,不过力道不大,无非是泄点怨气就是了,李勇生?哈,你小子也能撞到我手里?

    他从来就是一个不肯饶人的主儿,说睚眦必报也不为过,对“照相门”事件,他一直是耿耿于怀的,现在居然又听到了李勇生的大名,怎么可能就此轻轻地放过?

    略一了解,陈太忠就问明白了,敢情孔繁茂接的活儿,就是市政工程公司转包的市政项目,而这几个民工,刚刚干完的活,是一段县级公路的改造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违反了回避原则了!他仔细琢磨一下,就想出了一顶帽子,当然,这帽子说大也不算很大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,违反回避原则的人很多----事实上,违反这个原则的人确实不少,但原则就是原则,很多时候,真要搞的话,一件小事足以让相当级别的领导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可问题的关键在于,违反回避原则的话……没有什么什么明确的处罚条例,事情难办就难办在这里了,没错,它是原则,但触犯之后没有相应的惩罚手段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其实这种现象,真的是有点滑稽,但是所谓人治就是在这里了。若是单纯违反回避原则,那调整一下就完了,要是能因此牵扯出别地事情来,才可能做出更多的文章,其间微妙,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个,陈太忠就有点郁闷了,说不得就想要把李勇生向别的错误上推推,结果。再问之下,他越地郁闷了。

    孔繁茂不是李勇生的正牌小舅子。而是李副主任某个姘头的弟弟!

    而且,这厮以前也不是什么好人。街头混混一个,说话做事痞气十足,现在他姐姐搭上了李勇生,他当然只会更嚣张。

    用作风问题,整整李勇生?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难度有点大,这倒不是说他没把握做到,而是说,这么搞会耗费他很大的精力,为了一个副处……不值得啊。

    是的。陈某人的视线,已经不会把副处这种级别放在眼里了,虽然眼下的他,只是一个正科。

    那这么着吧,他拿定主意之后。撵走了那帮民工,坐在车里给马疯子打了一个电话,要他帮自己搞定孔繁茂,对混混,就要用对混混地手段。用古昕反倒是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至于说事情会展到哪一步。就看孔繁茂那厮怎么接招吧,真的。他并不把那厮放在眼里,既然算计别人有点费劲儿,那就等丫自己往枪口上撞好了,到时候再让你看看陈某人地手段。

    陈太忠相信,既然**头能做成“十佳青年”,那开个“陈记讨债公司”,倒也未必就不能成就点什么事业。

    官场中的事儿,都是看你计划怎么运作了----当然,有没有能力运作是更关键地,搞得好,坏事能成为好事,搞不好的话,好事变成坏事也不鲜见。

    是的,他抽头,抽得还挺狠,百分之三十,比之道上朋友抽的,也不遑多让了,但是那些农民工愿意让他抽啊,所谓的公关……能不产生一点费用吗?

    当然,最根本的原因还是,虽然陈太忠并不稀罕钱,但是他不抽头,就没理由帮人出头,做好事还必须绷个恶人的面孔出来,这种牺牲,难道不应该换来点业绩吗?

    “好人难做啊,”他不情愿地嘀咕着,翻出马疯子的电话,给丫打了过去,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,顺便又把那几个民工的名字和工资金额也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不是什么大事儿,孔繁茂这家伙,我听说过,”马疯子挂了电话之后,摇摇头,心里非常地不解,我是没命地想洗白呢,陈哥这倒是好,穿着官家的袍子没命往黑道上靠。

    你说为了几个民工,值得这么做吗?

    不解归不解,该办地事情,他还是要办,说不得叹口气,转头看看坐在那里的丁小宁,“丁董,好了,陈哥又给我找事了。”

    丁小宁是闲着没事来转转的,不管怎么说,她也是合力汽修厂名义上的董事长,虽然不懂汽车这一行当,但她对陈太忠的吩咐很上心,隔三差五就来坐那么个把小时,无非是向众人显示一下自己地存在。

    “马哥,这样,我想学学开车呢,”她刚才听到了,望男姐即将再得到一部好车,心里当然是有些羡慕,虚荣心这东西,是个人就有,而且面对陈太忠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女人,她当然也不会甘居人后,“你认识教车的教练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马哥这儿的车,你拿出去练就完了,至于说驾驶本儿?你找陈哥就能搞定,”马疯子笑着摇摇头,拎起了电话,“我得给陈哥办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换了裤子,从市政府那里搞到通行证之后,大摇大摆地进了市委,年轻的司机,招摇地林肯车,让看到地人无不侧目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盯着他看,但被众多的眼角地余光所注意,让年轻的科长也感觉到了略微的不爽,可是没办法,他在市委没什么熟人,章尧东出去主持一个会议,却是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去找段卫民聊聊,那家伙是宣教部的,可是陈太忠很清楚,段副部长是市委里的一个另类,不但口碑不怎么样,而且属于卫华市长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他要见的是章书记,那么现在去段卫民那里等人,似乎就有点不合适,所以,他只能硬着头皮坐在车里,茫然地看着车窗外斜斜的雨丝。

    还好,章尧东回来得不算很晚,半个小时过后,章书记回来了,而且一回来,就把他喊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太忠库这件事上,你做得不错,”一见面,章尧东就进入了主题,“别人怎么想,怎么说,你不要去计较,关键的是,你是为当地群众做了好事,**员办事,就要有这样的觉悟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话,绝对是万无一失的,陈太忠的功劳当然值得肯定,至于水库命名的问题,则是被直接忽略了,当然,他称水库为“太忠库”,隐隐也表示出了一些支持的意思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把这话题说出来,是想让陈太忠领人情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太忠能不领这份人情吗?他“赧然”地笑笑,“其实凡尔登水泥厂一开始就跟我说了这个意思了,我真的不想答应,可是那个吕总说了,不答应他就不修……唉,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,东临水那边,是真的苦啊,我……真的不能坐视。”

    妈的你就装吧!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这副鸟样,章尧东很有一种踹他一脚的**,当然,仅仅是**而已,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那些就由省里决定了,对了,关于春节后的工作……嗯,我是说你提了副处以后,你有什么计划和想法没有?”

    “做个革命的螺丝钉,哪里需要往哪里拧,”陈太忠很郑重地回答了这个问题,接着嘴角向上一翘,“呵呵,这就看组织的意思了,我无条件服从。”

    “啧,小陈,你不要跟我说这些套话,”这个口号,喊得章尧东都有点受不了,他皱皱眉头,“说说你真实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我真实的想法啊,”陈太忠觉得有点冤枉,他确实是这么想的,“真的,干革命工作,哪能挑肥拣瘦?哪怕不在业务二科,我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好小子,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!章尧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,他早就盘算好了,不能让这厮安生,眼下丫又不知死活地这么说了,他能不高兴吗?“呵呵,要是所有的干部都是你这么想,凤凰市早就过素波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只当这话是水漫鸭背,过去就完那种的随便话,他在业务二科的成绩,是有目共睹的,算是招商办后半年亮得耀眼的明星,却是没想到,章书记真的是动了些念头了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回到招商办大楼的时候,已经是接近五点了,在停车场里,他看到了刘望男的标致车,略微愣了一下,才想起来,这车已经送给谢向南开了。

    “事儿办得怎么样了?”既然谢向南回来了,他连楼都懒得上了,坐在车里就打了一个电话,“我就在楼下呢,科里的事儿你安排吧,给了个什么鉴定结果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