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七十八章 行坏事,做好人(书号:760

第四百七十八章 行坏事,做好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陈科长……求求您善心吧……”陈太忠的身后,又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,还有震天的哭声。

    妈了个……听到这种响动,他心里这通腻歪,那也就不用说了,你说哥们儿就这么撒手走了,好像也忒不人道了点儿?

    可是不走的话,他哪儿有那么多经历管这么些闲事呢?尤其是,这闲事一旦管了,就只会越管越多……

    至于说要他自己掏腰包安置这几位,也不是不行,不过还是那句话----理由,给哥们儿一个必须安置他们的理由啊。

    不过,任由他们继续骚扰蒙晓艳,似乎也不是个事儿?

    还好,陈某人终非常人,他脑瓜一转,就又想到了一个点子,一转身冲着民工们走了回去,“既然你们打算没完没了了,那我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先说赔裤子吧,”他一指自己两条扯成一绺绺的裤管,“这裤子一条九千八,你们把我的裤子赔了,好说,我帮你们五个要钱,工头不给钱的话,我给你们钱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打定主意了,借这条裤子的天价,吓走这些人算了,也省得他们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或者蒙晓艳。

    “九千八的裤子?”四十多岁的那位登时吓了一跳,他下意识地看看手上的布条,一时间不知道该扔了好还是该继续攥在手里,这一小块……怎么也得七八十吧?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贵的裤子啊?”

    四十多岁的这位愣了半天,终于放声大叫了起来,他算是几个人中见识最广的了,也知道自家的老板穿的裤子是一百多地,听说曲阳区的区长,穿的裤子是一千多的。九千八……那得是省长蒙艺(注)才穿得起地裤子吧?

    对他而言,科长是不小了……可是顶天了,也不能穿过一千的裤子吧?你敢比区长穿得还好?

    “我草,我说的话。你居然敢不信?”陈太忠登时就翻脸了,手一指他,“我本来是看着你们可怜,不想让你们赔了,结果你们拽住我没完……好,你不信是吧,跟我去物价局走一趟,要是值这个钱。我跟你说,你赔不起就坐牢!”

    “富人一席饭,穷家半年粮啊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,在陈太忠侧方响起,陈太忠抬头一看,却是一个老妇人在那里感叹,她的手上,撑着一把雨伞,她站在这里看了半天了,“年轻人,你为什么不帮帮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大娘,你说得很轻巧啊。”陈太忠恼了,他最最见不得的,就是这种酷爱说风凉话,一旦拿出来,又什么都不是的主儿。你上嘴皮碰碰下嘴皮容易,知道别人会辛苦到什么样的程度吗?

    “站着说话不腰疼,来,换给你试试,大娘。我今天话就放这儿了。你能出得起多少钱安置他们?我加倍……你出一万,我就出两万。绝对没问题,你不相信地话,咱俩去公证!”

    老太太显然没想到,他会强硬到这种程度,说不得哼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,嘴里还念叨呢,“世风不古,每况愈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你“古”给我看看啊,只会动嘴皮,算怎么档子事儿啊?陈太忠心里愈地愤懑了起来,哥们儿跟这帮民工纯粹没交集啊,他转头看看中年民工,冷哼一声,“还不快滚?真的等我找你们算帐?”

    “陈叔叔……”那个看起来最小的小家伙言了,脸上还是一副没长开地样子,岁数绝对不过十六,“我……我娘会缝裤子,我让我娘给你缝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切,缝?织补都不行呢,”陈太忠嘴巴一撇,就待再恐吓两句,可是一想到,对方说的是他娘,心里禁不住就想到了自家老母亲----儿行千里母担忧,母行千里儿不愁。

    何必让这少年在曲阳的老母亲再那么担忧呢?想到这个,他终于黯然地叹一口气,“滚,看在你娘的份儿上,你们都给滚!”

    “陈叔叔,我知道你是好人,”没想到,他这么一退缩,那少年反倒来了精神,“您就帮帮我们吧,我们真的是没办法了啊。”

    民工们只是见识不如人,真要论心眼,也就未必比城里人差了,刚才大家都听到了,陈科长出两万都不在乎,帮大家补齐这点小小的工资,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----可见好人,真未必是那么容易当的。

    嘿,我草,你们真当我治不了你们了?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既然这么说,那这件事……我也不是不能帮忙,不过呢,我要收百分之三十的手续费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凤凰市拖欠农民工工资的,绝对不是一家两家或者说十家二十家,那些债主身后的利益团体有多少,都根本不需要猜测地,绝对是个大得惊人的数字。

    那么,他现在要站出来,出这么个头,自然就算是夺了别人的饭碗抢了别人的钱,这是犯忌的事儿----对于被众人围攻,罗天上仙地心里,总是有一些阴影的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认为,只有在这件事里,他也有了自己的利益,才能理直气壮地出头,靠,你们的钱是钱,我陈某人的钱,就不是钱吗?

    是地,他已经越来越地能融入这个社会了,不再单纯靠着自己地强横来办理事情,而是遵循着原则----大多数人认可的原则,来实现自己地目的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帮二杆子他们的时候,没有要钱啊,”听到他的话,少年怯怯地出了疑问。“死小子!”中年民工抬手就给了一个暴栗,随即转头向陈太忠谦卑地笑笑,“呵呵,陈科长,你不要理这家伙,小孩子家家的,不懂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你们是认可这种分配方案了?”陈太忠斜眼看着他们,心里却总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想想,这种事,自己完全不用出头,只要怂恿上马疯子、铁手或者李乃若之流,黑白两道齐下,倒也不怕有人不买账,这年头,讨债公司多了去啦,再多一家“陈记公司”,那又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?

    “认可认可,我们绝对认可,”中年民工连连点头,还转头看看大家,“怎么,你们没有听到陈科长的话吗?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点头附和,陈太忠哼了一声,从车里拿出纸和笔,“把你们的名字都登记上来,嗯,还有……是谁家欠你们钱了?”

    不多时,民工们就把纸条递了过来,新写的字虽然被雨水冲刷了一部分,但是主要内容还是保存了下来,粗粗算一下,不过就是三千来块不到四千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嗯,行了,你们回去等消息吧,以后不许再骚扰蒙校长了,”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,只是,这一点头,又看到了破烂成一条条的裤子,心里登时又恼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,这个孔繁茂是什么人啊?”下一刻,他喊住了他们,因为他现,民工们只写了欠债的老板的姓名、电话和地址,这让他认为,操作起来没准会有点纰漏。

    他没打算就这个事情出头,是的,陈太忠已经想好了,找古昕给这个老板打个电话,堂堂的警察分局局长,打个电话帮几个民工要点钱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,搁给谁还不卖这个面子?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他未免把这件事情想得有点简单了,摸摸对方的底还是有必要的,否则的话,没准会莫名其妙地得罪人,这可是陈某人最不愿意见到的----对此,他有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啥人,不过,听说他姐夫是市建委的主任,”那个小民工嘴挺快的,中年民工瞪他一眼,想阻止却是已经完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瞪眼,我抽你个丫挺的!”在自家眼皮底下,陈太忠怎么容得这厮如此作怪?他身子一动,就蹿了过去,一把拽住了丫的耳朵,向上拎拎----没办法,也就这个部位看着还干净点

    “当我是瞎子?想死直接说,靠……你,小伙子,继续说,是建委哪个主任?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被他拎了耳朵,又不敢反抗,疼得龇牙咧嘴的,“咝……呃呃,大哥大哥,你轻点,要撕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民工惶恐地瞪大眼睛,左右看看,声音顿时也低了下来,“是……是建委李主任,叫什么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,”陈太忠抖抖自己手里拎着的耳朵,不带丝毫感情地话了,**,什么玩意儿嘛,指着哥们儿帮你们要钱,还不交底儿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