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不同的钥匙(书号:760

第四百七十五章 不同的钥匙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缘分吗?呵呵,我也这么认为,”雷蕾轻笑一声,放下了包袱的她,马上就变得泼辣了起来,双手一抱陈太忠的肩头,眼睛一闭,双腿向他腰间一盘,“快一点,让我感受到你的漏*点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哥们儿这度,绝对过李小龙出拳的度,就看你扛得住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电动飞梭,再次开始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咝,不行,慢点,要破了……”在第一时间,雷蕾就反应了过来,自己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,“我是文科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跟我是理科生有什么关系?”电动飞梭同学实在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理科生,你是体育系的,”半个小时之后,房间里恢复了平静,只听到雷蕾浓重的鼻音,“粗壮得跟野兽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微微挣动两下,想要抽身而退,她却双手双脚死死地缠着他,“不许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为什么啊?他一时有点搞不懂了,为什么所有的女人都在事后不想让他出去呢?“雷蕾,你不想洗洗去啊?”

    “想,”雷蕾双眼紧闭,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,颈间的潮红,说明她余韵未消,“不过,我喜欢你充实我的感觉,觉得自己不再空虚,而且,有了依靠。”

    哦,那倒是,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看她一脸满足的小女人模样,禁不住伸嘴去吻吻她的际和耳根----刘望男说过,事后这种小安抚,最能征服女人的心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了许久,看她一副享受的模样,陈太忠终于又话了,“你有没有想过。你爱人要是知道了咱俩这样。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”

    “本来没想过,你一提醒,我现在想到了!”雷蕾的眼睛。登时就张得老大,就想气势汹汹地推开他,见过煞风景的,没见过你这么煞风景的!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只是贪恋享受,”陈太忠当然知道,眼下不能放开她,说不得手脚并用。将她牢牢地压住,“我喜欢跟你在一起,而不是像《廊桥遗梦》那样,说好天亮就分手……”

    哥们儿最近,肉麻了很多啊,这话,说得他自己的头皮都隐隐有些麻,不过。能如此柔情地说出这么违心地话,大概……也应该算是一种进步吧?

    “我又不好看,”听到这话,雷蕾登时全身又酸软无力了,只是。她地嘴皮子兀自不肯饶人,“我可是长得畸形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是说,我喜欢你的虎牙吗?”陈太忠堵住了她的嘴……用他自己地嘴,良久。双唇始分。“我这人就这毛病,嘴巴不检点。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放你一马算了,雷蕾白他一眼,才要说什么,却觉得自己体内的小太忠有苏醒的架势,“呀,又来,刚才你怎么不管不顾,就……就射进来了?”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不能说,那些是我“灭活”处理过的玩意儿,你想整出点事儿来都不可能,说不得只能笑笑,“哈,把持不住嘛,我觉得这才是灵与肉的完美结合……那啥,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等你想起来就晚了!”雷蕾狠狠地瞪他一眼,旋即展颜一笑,“我上环了,办《独生子女证》的,都要上环,你尽管完美结合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是不是该说----“太遗憾了,本来我想要个爱情的结晶”呢?陈太忠琢磨一下,感觉自己承受不了这么恶心的言语,而且,他也无意给自己找麻烦,“那……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“我先洗洗去,”雷蕾这次,是真地用力推他了,随着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两人终于分开,一股混合的液体却是呈喷溅状打到了床单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,憋坏了吧?”雷蕾媚意十足地看他一眼,扭着腰肢,两片雪白的臀部一颤一颤地消失在了浴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才是憋坏了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懒洋洋地翻身躺在床上,脑子里又想起了他刚才在浴室里想的问题:“太忠库”这事儿,到底该不该想办法联系蒙艺一下呢?

    等雷蕾清洗完毕,两人少不得再战一场,这一次,雷蕾彻底地放开了自己,热情得像一只情的小母狮子,仿佛恨不得把陈太忠揉碎到自己身体里一般,这让他感觉到一点点的好奇:这么娇小的身躯内,怎么能蕴含了如此巨大地**?

    直到两点钟,房间才平静了下来,好半天才听到一声长叹,然后是极其慵懒又带点抒情的女声,“真的……感觉,好像好像是在做梦啊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懒得答话,看着身下娃娃脸的女人,却是偏偏长了一副极为成熟的身体,这让他也有点些许地不真实感----这个,展得太快了吧?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雷蕾却是不肯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懒得说话,”陈太忠伸手去把玩她的两颗小蓓蕾,略略沉吟一下,“我在想,你是不是在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什么好后悔的?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,”雷蕾的小手,在他宽阔地背脊上不住地摩挲着,“只是……没想到这个人是你,一个比我小很多地小男孩……你要是在素波,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点都没有负罪感?”陈太忠有点讶异地看着她,“老实说,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做,心里有点……那啥。”

    陈某人会有负罪感?说破大天估计也没人信,甚至连他自己都认为,哥们儿纯粹是好奇,想一探究竟,了解一下出轨女人的心态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没有负罪感在先,我又何必有负罪感呢?”雷蕾地脸先是一绷,目光也随之黯然一下,随即又是展颜一笑,“你是第一次?哄鬼吧你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是第一次啦,”陈太忠可不喜欢“处男”这俩字儿。这也太没面子了----虽然他确定。要是承认是处男的话,雷蕾一定会更高兴。

    而且,他自认。自己刚才的动作也娴熟得紧,“我说的是,我没想到,跟一个已婚女人……嗯,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不是,你小子的手法很厉害的,”雷蕾娇笑着看着他,不管怎么说。她能让他因为自己而突破道德底线,这使她感到了一丝欣慰和自得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些事情,她还是要计较的,“我跟别人比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精彩,非常棒的生命体验,呵呵。”陈太忠笑笑,看着她有些迷乱地眼神,禁不住又低头轻吻她地眼皮。

    “只是体验吗?”雷蕾心里,难免计较一下,她睁开眼睛看着他。“要不,我离婚,嫁给你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负罪感更强了。你没觉得……它小了点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雷蕾也叹口气,随即又展颜一笑。“好吧,不勉强你,不过,这个体验,我没体验够呢,你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再来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就不信比不过你一个弱女子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,今天真不行了,”雷蕾一听,吓了一大跳,忙不迭推开他坐了起来,“明天还有事呢,这都两点了,得回去睡了……唉,真想抱着你睡一觉啊。”

    才一下床,她就“哎呦”一声,揉揉雪白的臀部,扭头幽怨地看他一眼,“都是你,弄得人家屁股好疼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在那里穿衣服,陈太忠想说说报道的事儿,仔细想想,又强行忍住了,现在说这不是太煞风景了吗?“哈哈,刚才还不知道谁要我再快点呢,想抱着我睡觉,去凤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去地,”雷蕾转头瞪他一眼,脸上是挡不住的盎然春意,“还要常去……今天没吃好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走廊里四下无人,雷记者蹑手蹑脚地悄悄地走到9o9房间,钥匙插入,门开!

    她火闪入门内,合上了门,面对室内一团漆黑,她闭上眼睛,身子无力地靠在门上---一把能开两扇门的钥匙,难道,真的是天意吗?

    陈太忠那把极为粗大的钥匙,开过几扇门了呢?

    第二天大约八点半,就赶来了七八个记者,租了华苑酒店楼顶的小会议室,甯瑞远把大致情况介绍了一下,再加上各色人等的提问,大约用了半个小时左右----这很正常,毕竟才进入操作阶段,大家可以谈论的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地气氛很融洽,大家都非常随意地有说有笑,只有雷蕾,时不时地轻捂着嘴,打个哈欠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记者们就都散去了,连雷蕾都不例外,她着急回家补觉呢,甯瑞远看看陈太忠,打个哈欠,“啊们,是不是该出啦?”

    陈太忠才说要点头,却不防手机响了,来电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“你好,请问是陈科长吗?我是安全局廖局长的秘书张志诚,听说你需要一些资料,我想跟你仔细谈谈,不知道你现在有空没有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