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甯家人到(书号:760

第四百七十二章 甯家人到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才赶到机场不久,飞机终于轰然落地,甯瑞远带着七八个人昂然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先迎接他们的,是苦等了一天的记者,一时间,镁光灯此起彼伏地闪耀着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阵势还真的有点大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他才说要招呼一下,却很惊讶地现,自己没准备迎接的牌子。

    “陈科,我这儿准备了一个牌子,”小田拿过来一张挺大的纸,主体部分是一片包装箱的硬纸板,前面贴了白纸,上面写着“接甯瑞远”四个大字儿,结果还把甯里面的“心”写成“必”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埋汰人了吧?陈太忠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你这……算了,以后的日子长着呢,咱不惯他们那些毛病,接走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想大骂两句----我说,这一看就是装水果的嘛,你也不知道挑一片干净点的,可是想想小田终是很认真地去准备了,骂人的话倒是说不出口了,说不得就找个理由搪塞一下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陈太忠才知道,自己这个反应,还真是歪打正着了,因为这次是甯家第三次来人谈判了,而目标又锁定了凤凰市,天南省和素波市这边的反应,已经是不复那么热情,今天没人跟他们抢生意。

    倒是媒体对甯家还是很有兴趣,因为他们知道,天南省历史上最大一个外资引进项目,已经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了,应该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来报导的。

    很快。甯瑞远就现了陈太忠,这厮地身高,确实比较有优势,大厅里的人不少,可能到他这种身高的,一百个里,也就那么三两个。

    “哈。我怎么觉得你个子变低了?”他笑嘻嘻地走过来。手攥成拳,冲着陈太忠的胸脯狠狠顶一顶,凑过来又低声问了一句,“那个人妻帮我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去死吧,”陈太忠低声骂一句,他当然知道,这厮是在开玩笑,表示个亲热的意思。甯大少又何尝缺了女人了?“没吃饭吧?走,我给你们安排了住宿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记者却是不答应了,“喂喂,麻烦您配合一下,我们简单地问问,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啊,我们等了一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等了一天了,”陈太忠眉头皱皱。接着叹口气,“客人们也捱了一天了,明天早上,明天早上你们来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有人问了。

    “华苑……华苑酒店,”陈太忠拽着甯瑞远往外走。“那啥,不好意思,大家让一让啊……”

    甯瑞远一行一共九个人,三女六男,梁天驰和裴秀玲都来了。这很正常。上一次他俩能跟来,肯定就是有适应凤凰市的风土人情和社会环境地打算。

    看到陈太忠开地是林肯。甯瑞远当仁不让地坐了进去,梁天驰愣了一下,也坐了进去,裴秀玲却是跟其他两个女人坐进了小贺的桑塔纳里。

    陈太忠打着火才要起步,却不防林肯车后门被人拉开,一阵香风扑鼻而入:雷大记者居然手疾眼快地挤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我说雷蕾,都说了是明天一大早采访啊,你折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带车来,”雷蕾回答得理直气壮,“咱们是朋友不是?反正你今天包了一层楼,匀我一间住,总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呀,那不是雷蕾吗?居然硬挤着上车了?什么时候,日报社的记者也学会香港记者那套了?”隐隐约约中,车外议论的声音,传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懒得理你,”陈太忠摇摇头,叹口气,雷蕾在日报社,就是个小记者,不过她父亲有点人脉,想到对方将来还要对自己做报导,他倒也不想得罪她。

    反正,甯瑞远对人妻感兴趣,嗯,由他们胡来去吧,想到这里,他也不等了,林肯车箭一般地蹿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田办事,还真有点章法,就在接人的时候,他打了一个电话给华苑酒店,酒店这边马上就准备了一个大包间。

    等大家赶到华苑酒店,上九楼选了房间放下行李之后,楼层服务员就来催了,“包间给您准备好了,什么时候去用餐啊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,”陈太忠陪着甯瑞远走了出来,想想有点不放心,又拽住了服务员,“我说,这一层我都包了,别看我们人少,不过也不许再住人了啊

    他这么说,不但是怕酒店偷偷地放人进来,也是要向甯瑞远表明一下,省得花了钱别人还不领情:哥们儿可是很重视你的,包层呢……这么浪费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甯瑞远听到了,斜眼看他一眼,“陈科,这种酒店包层,你也好意思说?”

    雷蕾在后面听到这话,“噗嗤”就笑出了声,“陈科长和甯总的关系,真地很不错嘛,不过甯总,陈科用的是政府的钱买单,能做到这样已经很诚心了,要传出去的话,没准还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们歪嘴呢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陈太忠才见识了雷蕾的另一面,嘴皮子不但灵光,而且还有点辣劲儿,“他们可比不得你们商家,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。”

    可惜,甯瑞远不是很愿意买她的帐,扭头看了她一眼之后,又转过头来,“太忠,这个雷记者……跟你很熟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很熟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硬着头皮点点头,他还指着雷蕾这一支笔给自己说好话呢,“你没现……她很面熟吗可惜,雷蕾并不知道,她第一次见陈太忠的时候,甯瑞远也在车里,而甯瑞远更不记得这个女人了,他略略思索一下,还是摇摇头,“呵呵,肯定是你记错了,算,不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甯总知道,陈科长身边地女人很多,所以不想多谈这事儿,免得万一露了马脚,搞得陈某人被动,大家可是兄弟来的。

    今天甯瑞远他们是累惨了,虽然没有跑来跑去地折腾,可大家都知道,毫无意义的干等,才是最熬人的,华苑酒店的饭菜很可口,最起码比它地房间要上档次一些,不过,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吃饭,一个小时就结束了饭局。

    倒是甯瑞远不怎么疲惫,他在凤凰市和素波呆的日子不短,居然对这里产生了很强的认同感,回这儿就跟回家一样,酒席一散,他就拽住了陈太忠,“太忠,走,跟我出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陈太忠有点迷瞪,你不是很累了吗?“我说瑞远,这儿我不是很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知道你不熟,不过我熟啊,这儿可是有几个够档次的歌城呢,”甯瑞远冲他挤挤眼,声音也放低了,“我跟小良来过很多次了,说起瑞少,里面不少小姐可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还是叫瑞老比较合适吧,”陈太忠上下打量他一眼,不屑地摇摇头,“就你这肚子……嗯,你是不是要把许纯良也喊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嫉妒我的成功形象……像现在有点地位地男人,谁还没个肚子?”甯瑞远不屑地嗤了一下鼻子,又随手拍拍陈太忠地小腹,“你想要都没有……叫小良来做什么?他又不喜欢小姐,就咱俩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雷蕾已经站到了两人的背后,脸色有些白,一伸手,很自然地挎上了陈太忠地臂弯,“去见识一下,甯总,你总不会不答应吧?”

    甯瑞远讶然地看向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色不太好,”雪白的肌肤,在明亮的灯光的照射下,给人一种细腻透明的玉质感,一时间,陈太忠有伸手摸摸的冲动,当然,这只是一个想法,他温言劝慰着,“白天跑来跑去的,太辛苦了,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辛苦的问题,呵呵,”雷蕾掩口娇笑着,两只虎牙被那只小小的手遮挡得死死的,“我一喝酒脸就白,刚才喝得不多,可也有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无奈地看看甯瑞远,谁想那厮呆呆地看着窗外,只当不知道身边有什么事生,拜托,外面就那么几盏路灯,你看个什么劲儿啊?

    “咳咳,那就一起去吧,”陈太忠转头一看,却现小田和小贺都在用眼角的余光瞟着自己,联想起中午听到的那番私语,一时间不由得豪情大,挎着她向门口走去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?大不了找个鸭子陪雷记者!”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挺纳闷的,甯瑞远不是喜欢人妻吗?这对狗男女……怎么就能不对眼呢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