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七十章 真的很长(书号:760

第四百七十章 真的很长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不就是有偿新闻吗?这一套……哥们儿明白啊,陈太忠也不是第一次接受采访了,上次报道下岗女工的事儿,他就帮那帮记者拉了点广告,又塞了红包,效果很不错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一次,想来也不会例外的吧?

    雷蕾明显地被这话吓了一跳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的化妆品……真的没人可送?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说雷蕾,你笑的时候,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啊?你那两颗小虎牙,没你想像的那么好看!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风凉话,那不是一般的强大,听到这话,雷蕾的笑容,登时就僵在了脸上,好半天,她才冷冷地哼一声,“陈科长,我的牙长得怎么样,好像不在采访之中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开个玩笑嘛,”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随口一句置气的话,却能让对方这么紧张,心说这女人,果然都是不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说不得,他就要解释一下,“我是说……我觉得好看,真的,我真的很喜欢,别人可就未必了啊,这怎么说,它也算畸形吧?”

    你说我长得畸形?雷蕾一抬手,气得差点把本子摔到他身上,这一刻,这个男人在她眼中,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,至于说此人以往的凛然正气,和眼前灿烂得令人心动的笑容,那都不值得欣赏了。还好,下一刻,她终于硬生生地按捺住了那份冲动,拿着本子的手,不着痕迹地掠一下额前垂下的丝,“呵呵。你觉得好看就行啊……对了,能不能说说你写的甲骨文,你是一个很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的人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这个问题。就有点头大。他轻咳一声,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雷蕾,“那啥……我说雷记者,我问你的问题,你还没有回答啊,你地爱人……很支持你的工作?”

    “他是省经贸委驻港办事处的,很少在家,”雷蕾轻描淡写地回答。“所以,这就无所谓支持不支持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是雷蕾受不了他地眼光了,说不得眼皮子往下垂垂,心说这人怎么这样看人,“好了,该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其实吧,是遇到过一个神秘老头。那是在我摔下悬崖后不久地事儿……”陈太忠开始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雷蕾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手里的笔都忘记再写了,好久才苦笑一声,合上本子,无奈地摇摇头。“我说,你不想说就算了,不用这么忽悠人吧?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”陈太忠拿出手机来一看,“喏。你看。两点半了,下午我还有事呢。这样,跟我去拿化妆品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对化妆品不太在行,打开后备箱的时候,胡乱塞了点进去,不过纵然这样,雷蕾还是被他后备箱里半车厢琳琅满目的盒子吓了一跳,“呀,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没多少啊,都给你了,”陈太忠歪着脑袋想了一下,又盖上了后备箱盖子,“太多了,不好拿,这样吧,开到马路上找个车,你先把这些拿回家再去机场吧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打开了车门,看着愣在那里的雷蕾,招一招手,“上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有点奇怪啊,”雷蕾觉得嗓子眼有点干,说不得咽口唾沫,龇着小虎牙冲他笑笑,“你拉这些东西来素波,是打算送谁的?”

    “公关呗,反正现在都送你了,”陈太忠也笑笑,“呵呵,怎么,吓着了?我说了,冲着你的小虎牙,送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现在也没事,帮我拉到家不就完了?”雷蕾看着他灿烂的笑容,一时间心里暖洋洋地,宜喜宜嗔地看着他,“送佛送西天,你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上车,”陈太忠撇嘴笑笑,“不过,到时候你可是得跟着回来,素波的路我可是不熟……”

    雷蕾的家就在天南日报社宿舍,她的父亲是日报社的副书记,堪堪到点的主儿,家里的布置书香气很浓,不过,陈太忠没心欣赏这些,“为什么要送到你娘家来?”

    雷蕾的眼睛却是留在一个小盒子上,去毛霜----天啦,这人都带了些什么啊?听到这话,才愕然地抬头,脸上却有点红了,“我一般就住在娘家地。”

    原来,雷蕾跟她丈夫的感情,并不是很好,她的个性太独立了,而她的丈夫成年在外,对家里照顾很少,而且,据说跟驻京办的另一个女职员关系暧昧。

    只是,双方家里都是素波市有头有面地人,离婚也不可能,现在四岁大的孩子两家轮流看着,一周跟着爷爷奶奶,一周跟着姥姥姥爷。

    “结婚挺早的啊,孩子都四岁了,”陈太忠一边听她唠叨,一边茫然地看着车外,“不行,回头去机场得买一份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雷蕾听到这话,也没说什么,只是黯然地叹口气……

    在华苑酒店放下雷蕾,目送她打车离开,陈太忠拿出手机,琢磨一下,还是先给廖宏志打了一个电话,“廖局,现在有事没有?我有点事想麻烦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廖宏志已经接上了自己朋友,也得到了甯瑞远的飞机再次晚点的消息,现在正陪着老友在宾馆聊天呢,听到他地话,回答得很痛快,“嗯,等我把朋友安排好了,就去荆老家找你,行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想来想去,眼下也没啥地方可去,给小田打个电话,要他们等七点地时候去机场侯着,自己开着车,来到了荆以远的家中荆涛上课去了,荆以远地家中,只有他本人和他四十出头的“少妻”在家,再有就是一个小保姆了。

    这次,陈太忠可是遭罪了,老头儿一见到他来,招呼保姆抱出了十来块软石板,“哈,小陈,快,多帮我写两个字,最好能把石板写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,”陈太忠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荆老,不带这么玩儿啊,你觉得像我这么大的小年轻,能会几个字?”

    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,荆以远也没因为他这么唐突地说话而恼怒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那你告诉我,你手上还有多少藏品?我借来看看,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了,就是一个神秘老头教我的,”陈太忠肯定不会说实话,眼见荆老这副虎视眈眈的样子,他知道若不拒绝的话,字只会越写越多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去举报你?”荆以远脸一绷,一副翻脸无情的模样,声色俱厉,“你藏的是国家一级文物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陈太忠被他这样子逗乐了,你都这么老了,装什么黑社会啊?他越笑越觉得可笑,禁不住捂住了肚子,“哈哈……荆老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荆以远原本还绷着脸看他,只是,随着他越笑越大声,越笑越夸张,最后连眼泪都笑出来的时候,老头憋不住也笑了,有点讪讪地咳嗽一声,“嗯,我说得不够严厉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好半天,陈太忠才止住笑声,他摇摇头,“原来人们说的老小孩,还真有这么一档子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知道你有顾忌,”荆以远虽然埋头练字练了大半辈子,可年纪在那里摆着呢,当然知道陈某人是不想写,至于说不想写的原因……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些东西,你还是公之于众比较好一点,”他尝试换一种方法,“这样,大家就都知道是你的东西,就不敢打你的主意了,你知道不知道三年前,文物局的刘晓东是为什么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各种手段层出不穷,威逼、利诱、威逼加利诱……怎奈,陈某人的心性,那不是一般地坚毅,三个小时过去了,陈太忠只勉强地又写了两块石板四个字,再不肯多写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走了,”他站起身子,心里却是纳闷,廖宏志怎么还不来,“荆爷爷,我还有客人,要去接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小紫菱马上就回来了啊,”荆以远见再拦不住他,说不得又拿出一招“美人计”来,颇有深意地看着他,“她可是很喜欢你送的那条纱巾呢,听说得一千多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姑娘挺可爱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就是个子高了点,正好,手边有条丝巾,就送她了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拎着包转身就走,“荆老,我真不能耽搁了……咦?紫菱什么时候回来的?你……你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荆紫菱两个腮帮子鼓得好高,两只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似乎隐隐冒出了点水气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看来,我的脖子真的很长啊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