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四个字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七章 四个字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出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,对于进入天南省的外资和外国势力,安全局都是要留底备案的,不过通常情况下,都是各个相关单位报备过来的,他们主动去搜集资料的时候,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甯家来,声势实在有点太浩大了,而且涉及的投资金额也相当巨大,算得上是天南省有史以来的第一大引进外资项目了,所以,安全局出现在机场,实在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廖副局长才有点惊讶,陈太忠年纪轻轻,对这一套流程居然会了解得如此清楚,不过想想这人是招商办的,倒也不算太不合理。

    现场勘查拍照留底之类的,一般情况下还用不着廖副局长亲自出马,只是今天他还有老朋友来,所以就索性带了人前来,正是一举两得之意。

    下属都已经布置出去了,他在饭店包了一个包间,随时提供工作餐,正说闲来没事,四处溜达溜达,却一不小心,看到了荆以远老师。

    既然看到了,肯定要上前打个招呼,没想到荆涛张嘴就把他的身份揭开了,而好死不死的是,对方却也是跟甯家有关的人,这让他感觉到有点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咱们今天就叙旧了,不谈公事,呵呵,”虽然不自在,廖宏志也没在意,他们做事要低调,但这都是场面上解释得过去的,天底下哪里有那么严密的事

    说着他就转头过来看看自己的老师,“荆老,您也是来接人的?”

    “接什么人啊,我是来看小陈的,”荆以远年事虽高,嗓门却是不小,“本来想请他去我家呢,结果他说接了人就要走,所以我就摸到这儿来了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廖宏志的兴趣上来了,他转眼再仔细打量一下陈太忠,心里这个奇怪。就不用提了,“小陈你让荆老主动来找你?”

    “小陈写得一手好甲骨文呢,”荆以远立刻揭开了底牌,所谓的“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”,就是他现在这个样子,“我老头子心痒得很,所以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,就会几个字儿,荆老厚赞了。”陈太忠见人家如此夸奖,自然是要谦虚一下,“真的是当不得行家法眼呢,呵呵

    王浩波见大家谈兴挺浓,他是有心人。抽个空子抬手招呼过来服务员,“菜单拿来,点菜……”

    同时,荆涛拿出了两块玉板,递给了陈太忠,“小陈,给我爸再刻几个字儿吧,嗯。要大一点的,你那块玉砚,字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陈太忠看看在座的几位。一时有点犹豫,“我真不认识几个字儿啊……而且,也没刻刀不是?”

    荆涛二话不说,摸出个皮套来,里面七八把刻刀。“不是很专业地刀。你将就用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来啦,”王玉婷快人快语。“陈科长,紫菱可是说过,你当时随手就刻好了,还说什么不认识字儿?”

    陈太忠苦着脸,咂咂嘴,看着餐桌上的两块玉板,心里却是在琢磨,到底刻点什么字才好呢?

    廖宏志刚才的注意力,全在王浩波身上,因为这帮人里,一看穿着打扮和相貌,也就是这位像个领导,又见人家点菜,才低声问一句,“你是凤凰办事处地?”

    在廖局长想来,这种场面,凤凰市驻素波办事处的人,一定是要来的,谁想王书记直接告诉他,自己是水利水电设计院的书记,来这儿也是会陈科长的,心中一时就有点纳闷了,这个小陈,虽然是科长,可……好像来头很不小的样子?

    见陈太忠在那里踌躇,廖局长忍不住了,他也有点见猎心喜,“我说小陈,快动手啊,大家还等着呢,我可是很久没见过荆老夸奖人的字儿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样吧,”陈太忠挠挠头,看看荆以远,“您想让我写什么呢?先声明,我会写的,不多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,听起来挺谦虚,可又让荆以远指定字来写,却又彰显了点狂妄出来,偏偏地,他的神态还比较自若,真地给别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。荆以远琢磨一下,“永、飞、风、家四个字,其他的就随便了,不需要词语和串句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廖宏志听到这话,却是着实吃惊不小,他师从荆以远,对书法也有相当的造诣,自然知道荆以远提出的这四个字,是最考人地。

    “永”字是指“永字八法”,这个字的八个笔画,涵盖了中国书法中的大致笔法----侧、勒、努、、策、掠、啄、磔,是最考校基本功力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剩下那三个字,却是结构最难掌握的常见字,正是别人常说的“写好飞风家,敢在人前夸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都不是什么问题,问题在于,荆以远并不要求陈太忠写什么有意义的词句,这才是最关键的,也就是说,这两块价格不菲地玉板,只是荆老用来学习的道具----没错,写单独的字,当然是为了学习。

    有人能有这等本事?

    “永字我不会写,”陈太忠摇摇头,甲骨文中,永字有好几种写法,有的甚至大相径庭,他可不想卖弄,“飞风家倒是能写,嗯,再加一个战争地战字,凑成四个字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成啊,”荆以远点点头,两块玉板并不是很大,他既希望陈太忠多写点,又怕对方写得太多,自己又要看不清楚了,心里……也很矛盾啊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又开始后悔没多准备几块玉板来了,只是他也清楚,家里虽有一些藏品,可能拿得出手的玉板,也就这么两块,他是书法家不是玉器收藏家,收藏这些东西只是一点小情调。

    当然,软石板还有一些,可大家第一次见面,拿石板过去,未免有点不成体统,等关系熟惯一点,再拿石板也不迟。

    他正琢磨呢,陈太忠拿着玉板和刻刀站起身来,“哈,刻字的时候我喜欢安静,现在出去一下,马上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别人自是不好说什么,只是廖宏志心里的纳闷,就更多了,见他走出门去,转头看看荆以远,“荆老,他写的字,真地很好?”

    荆以远递了张名片过去,“喏,这就是他写地三个字,小廖,好久不见你了,我考校一下你的眼力,你觉得这字儿……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很一般嘛,廖宏志看着手里名片上“陈太忠”三字,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地老师现在正寻求新的突破,少不得仔细琢磨一番,终于一拍大腿,“哦,明白了,您是想看他这种浑厚的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知道,这字儿你肯定看不上眼,呵呵,”荆以远笑嘻嘻地点点头,眼中洋溢着欣慰之色,“不过,这笔意却是很大气磅礴的……正是我想表达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他刻到石头上的字更厉害,我是没带来,不过……你很快就会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这样啊,廖宏志点点头,心里的讶异登时去了大半,我说嘛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,能写出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字儿来?

    一边想着,他一边把名片翻了过来,“谢向南……业务二科副科长,咦,这个名字,我怎么好像听谁说起来过呢?”

    “是吗?廖局长你认识他?”王玉婷听着挺奇怪的,就插嘴了,“这是陈科的搭档,两人关系不错,个子不高,黑瘦黑瘦的,戴个眼镜,不太爱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廖宏志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一般地点点头,“明白了,我知道是谁了,奇怪……谢家老二,怎么会去凤凰市的招商办呢?”

    “谢家老二?”王玉婷看着他,歪着脑袋仔细想想,“廖局长,哪个谢家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算了,”廖局长摇摇头,笑眯眯地看着她,“你不是认识他吗?你自己问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归这么说,他对陈太忠的好奇,却是又加了几分,谢家的二儿子,居然是他的副手,难道说,这家伙是能量大到能罩得住谢向南?

    王玉婷这下可不满意了,“廖局你怎么这样啊?我都跟你说了,你就这么藏着掖着……”

    正闹腾呢,陈太忠已经拿着玉板走了过来,赧然地笑着,“刻好了,荆老,幸不辱命,不过,实在有点拿不出手,大家别笑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厮现在,是越来越虚伪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好了?”廖宏志心里大奇,玉板上刻字,通常要小心翼翼的,比写字不知道慢了多少,说不得,他先抢过一块来,“荆老看一块,我看一块……”

    他知道,荆涛书法虽不错,但那是荆老自小用荆条打出来的,对这东西实在兴趣不大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