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事故问责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五章 事故问责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永泰山就位于素波市境内,山不算大但是挺险峻,风景宜人,本来就是旅游踏青的好去处,前两年永泰县政府划拨了巨额资金,和素波旅游局一起大力开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去年斥巨资刚建成的缆车,运营没多少时间,就出现了安全问题,事当时,一个缆车上的六个游客被吊在半空。

    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但不知道被谁就捅了出来,然后市里组织一检查,才现缆车不但是喷漆翻新的二手货,施工安装也极不规范,用某些人的话说就是,这次,亏得吊了六个人在空中,否则,过不了几天就得摔下六个人进山谷了。

    当然,章尧东并不这么看问题,他认为六个人被困在空中,实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,最起码,不值得闹得这么沸沸扬扬,这事件的背后,肯定有些利益攸关方在争斗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如何,这件事是见报了,还是《天南日报》这个天南省最权威的官方报纸,不但如此,天南日报还做了一系列的跟踪报道和专题,引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人事变动。

    像章尧东手边这张报纸,说的就延伸出来的内容:万一“缆车事故”中不是吊了而是摔死六人,该如何进行事故问责?

    当然,这毕竟是一省的报纸,针对性没办法做得太强,夹带点私货是正常的,但文章的内容,主要还是反思:对于重点工程、关键设施、安全生产等一系列涉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问题,我们该如何采取些什么措施,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各种事故?

    还好。九八年初。还没有形成“豆腐渣工程”这个官方说法,否则绝对会被《天南日报》拿来引用。

    这种话题,通常都是大文章,基本上属于没有标准答案的抒情而已----纵然有答案,也注定是空泛地套话。

    “可以在这件事上做做文章嘛,”章尧东低声嘀咕一句,喊来了自己地秘书,“把红山区这份文件,上报省委办公厅。用市委办公厅的名义……嗯,还有,要加点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章书记想到的建议,就是关于重点工程事故问责的内容,你吕强不是想叫那个水库叫“太忠库”吗?行啊。陈太忠要是敢为你的工程质量担保……那未必也就不行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水库修好之后,不但要解决当地居民的饮水用水问题,也要承担相应的蓄洪防洪责任,万一遇到大洪水之类的,也可能危及两岸人民群众的财产和生命安全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主章书记是做不了地,他也不可能去做。只能建议一下,上报省里,至于说省里批不批,怎么处理。那都不关他章尧东的事儿了,反正,作为下级党组织,有这种新鲜点子,向上面提一提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。省里把这个文件打回来了。可他也算把陈太忠的事迹报告到省里了,对陈某人。他算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章书记的秘书很快就对领导地意图心领神会了,不过,他还是谨慎地提出了问题,“章书记,这个陈太忠只是个科长,要不要加急办理?”

    科长是科长,人家跟蒙书记关系好啊,章尧东斜眼瞟他一下,叹口气,“尽快处理吧,我看看,能不能先跟蒙书记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完,章尧东就又反应过来一件事,自己在帮陈太忠,陈太忠又何尝不是在帮自己呢?平日里没什么要紧事,他哪儿敢随便给蒙艺打电话?眼下有了这个由头,却是可以多跟蒙书记亲近亲近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不行,我得多给他找点事,多有点动向,我也就能多向蒙书记汇报几次,想着想着,章尧东居然开始走神了,他一直不能很好地搭上蒙书记的路子,对此颇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是的,不能让这家伙安顿下来,最起码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是不能让他消停的,对蒙晓艳和唐亦萱,妥善安置好是应该的,但要妥善安置好这家伙,那岂不是……没机会向蒙书记表忠心了?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想得到,自己开了还没有二十公里呢,章书记那里就出现了新的情况?下一刻,他再次接到了章尧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陈,我问你一件事啊,就是白凤乡那个水库……嗯,我知道是别人冲着你修的,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:对水库质量,你能不能保证,敢不敢保证?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时有点迷糊了,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啊?说不得,就要小心谨慎地措辞,“这个,要是还让我那个朋友修地话,质量……我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多少年?”章尧东的话有点严厉了,不过马上,他就意识到自己语气似乎不太好,于是又笑一声,“呵呵,我想把这件事上报到省里,嗯,批不批不敢保证……可你就得对那个水库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上报到省里?那可太好了,陈太忠登时就有点飘飘然了,咱一个小科长,能把自己的名声炒作到省里,值了!

    “多少年……这个不好说,”他踌躇了一下,能扛多少年,还不是看哥们儿想让它扛多少年?“点石成金”要用的仙力不少,可“点泥成石”就简单多了,“不过,百年一遇地洪水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这是章书记最后一句话……

    哈,能上报到省里了,陈太忠心情畅快地开着车,只觉得天都蓝了很多,至于在梁建勤那里遭遇的不快,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紧跟在他后面的小田可是看得目瞪口呆,陈科,我知道你的车好,比我开的金杯好,可是,一级路上,你开到一百四,这不是难为我吗?现在……可是阴天啊!

    素波到凤凰,差不多就是三百公里,三辆车玩了命一般地跑,居然在十一点出头地时候,就来到了素波。

    找个加油站拐进去加油,小田和开桑塔纳地小贺凑了过来,“陈科,飞机几点到啊?咱们是找个地方住下,还是直接去飞机场?”

    “飞机场……等等再去吧,按说他们中午十二点二十到,不过北边下雪……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,“咱这边又阴天,真不好说什么时候能到了。”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,总是比较无聊地,陈太忠虽然很想联系一下蒙艺,说说有关“太忠库”的事儿,但是他跟严自励结了梁子,蒙书记的电话又都是由严秘书代接的,他自是没兴趣自找没趣。

    或者……还能找一找蒙勤勤?可是想想前两天,蒙勤勤光临凤凰,他也是避而不见,眼下来素波,就去找人家,岂不是……岂不是有点过于势利了?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还真让他想起一个人来:水电设计院的王浩波王书记,姑且不论以前他吃过人家饭,只说为了这太忠库,似乎请人家一趟也是值得的……那里是不是能加一个小水电的电机组呢?

    设计院召开全院中层干部大会呢,意思是要认真贯彻昨天的水利厅党组会议精神,王浩波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走不开啊,”他低声回答,“这样吧,蒋庆云也在素波呢,要不,我让他先接待你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对那个人印象不好,”陈太忠一听到这个名字,心里就有点腻歪,“那算了,我去飞机场接人了,有时间再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电话刚压了,王玉婷的电话到了,“陈科,荆老的字前天特快专递给你了,收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现在在素波呢,”陈太忠一阵汗颜,原本他也有联系王玉婷的想法,不过一想联系了她,总得去看看荆以远,表示一下谢意吧?自己是公事来的,难免有点不方便,谁想人家惦记着,倒打过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呀,你个混小子,来了素波也不知道跟我报个到,”王玉婷轻笑一声,“你那天可是把紫菱气得够呛,中午一起吃饭吧?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我做什么了?她就生气了?陈太忠有点摸不着头脑,不过眼下要紧的是,他得把这个饭局推掉,这里面是涉及了人情的,不比王浩波那儿,说走站起身就能走。

    “我得去机场呢,来素波公干,接到人就往凤凰返,公务在身,实在是……下次吧,王科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推辞不要紧,等他带着两辆车跑到机场,在候机楼前刚找个饭店坐下,王玉婷的电话又来了,“那啥,陈科,荆老找你来了,你在哪儿呢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