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顺水推舟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四章 顺水推舟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若说严格按照规矩办事,解决“太忠库”的命名问题,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,官场内的条条框框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由此可能引一系列的事情,处理不好就是一个定时炸弹,随时可能被别人利用,吴言并不是神仙,仓促之间,她怎么能拿出让陈太忠满意的方案来?

    以前她在陈太忠面前表示出的种种智慧,只是因为她对官场的了解,远非那个新丁可以相比,而且,见识的事情越多,可以拿来做参照的也就越多,也就越容易在规则森严的官场中游刃有余地生存。

    是的,若是真论起手段来,她还不如陈太忠的多,无论如何,陈某人本身拥有强大的作弊器,她所拥有的,无非是经验和阅历。

    所以,吴书记让陈太忠失望了,她给不出答案,纵然在这一晚上,陈太忠三次将她酣畅淋漓地送上了巅峰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有忌惮,就是不能在章书记面前,过于帮陈某人关说,否则万一引起别人不必要的猜测,会有麻烦的。

    好在,陈太忠也不是第一次吃这种哑巴亏了----事实上,跟别人比起来,这根本算不了什么,一个正处责骂一个正科,还是指桑骂槐地一笔带过,谁会那么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所以,在凌晨四点,他悄悄地跑回阳光小区之后,居然还有心思跟守候在家里的丁小宁再战一场,最后。沈浸在那火热的**中,就那么昏昏然地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一到招商办,就接到了秦主任地电话,“太忠,甯瑞远回来了,有没有兴趣去素波接他一趟?”

    甯瑞远这次来,就是要正式签署协议书了,而且连班子都带来了,秦连成得了消息。知道杨锐锋马上要失势,自是懒得通知他了,直接喊了陈太忠前去接人,能在人前露脸,那也是他对陈太忠的厚爱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有些奇怪,怎么秦主任不跟自己说王东升的事情,他是个急性子。领导既然不提,少不得就要自己说说,“这个没问题啊,对了秦主任,昨天王副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说了。我已经知道了,呵呵,”在电话里,秦连成打断了他的话,不过,听起来他的情绪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带着情绪工作,那就不要理会这事儿了,这件事……冯罗修搞得不成个体统。回头我会说他的,好了,就这样吧,等会儿我要开会呢。记得别耽误了啊……甯瑞远的事

    这样也行?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从秦主任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不悦,登时就把心思放了下来,抬手招呼过来了谢向南,“老谢。我这儿有点事情。你帮着盯着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自然是市科委的事情,邢建中他安排小吉去招呼就可以了。但跟科委地沟通,还是让谢向南出马比较合适一些,相比之下,他更信任自己的同学一些,而且,毕竟谢副科长管着钱,高新技术处那里还要交鉴定费呢。

    安排完一些杂事,陈太忠横冲直撞地走进了综合科,这个科只有李继峰一个主任,却是没有副主任,现在丫在家养腿,科里的事情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负责。

    “老柴,”他敲敲老女人的桌子,也不跟大家一样称其为“柴姐”,“我要去趟素波,给我安排两辆车,就是桑塔纳2oo和金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柴”呆呆地看了他半天,才轻声问了,“用车可以,不过要是去素波……陈科你跟秦主任打过招呼没有?”

    现在的陈太忠,在招商办的风头实在是太劲了,谁都不敢跟他作对,张玲玲、冯罗修之流,虽然背后说是不怕他,不过大家都知道,业务科地人见了二科的人,一般都是目不斜视地就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综合科就更惨了,李继峰是陈太忠的死对头,现在李主任又不在,谁敢去招惹这个动不动就出手打人的家伙?

    还好,平日里他也不去综合科,柴姐破天荒地见到他进来,头皮已经有点炸了,所以才有了这个回答----听说,昨天丫把王东升打昏过去了?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不可能为难她,太没必要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就是秦主任通知我的,你先安排吧,我在楼下等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说得还算和蔼可亲,可是,就在他转身离开之后,老柴向办公室里其他两个人无奈地叹口气,“唉,这家伙在招商办一天,大家就得提心吊胆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地林肯车正带着两辆车往素波赶呢,就接到了章尧东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,“小陈吧?忙什么呢?不忙的话,来一趟我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章尧东自打当上书记以后,跟人说话很少这么客气,尤其是对一个小科长,居然还要替其考虑“忙不忙”,当然,这只是一种姿态,事实上,他相信陈太忠再忙,也得说个“现在没事,马上就过去”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,陈太忠的车已经开出凤凰市一百公里以外了,说不得他只能老实地回答,“章书记,我现在正在去素波的路上,赶了一百多公里了,您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去素波?”章尧东一时有点好奇,“去那儿干什么?你几点出的啊?”

    “八点十来分就走了啊,早上一上班,秦主任就通知我说,甯家的人要到了,让我接人呢,”陈太忠苦笑着解释,“我这不是不敢耽误吗?”

    咦,这家伙的工作态度倒是挺端正地,章尧东打电话给他,原本是想跟他说说水库的事儿,可入耳“甯家”俩字儿,脑瓜登时就转起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,王小虎已经把陈太忠去红山区的事情,向章尧东汇报了,借着这个机会,他肯定不忘记编排一下梁建勤的不是,当然,这次无须添油加醋,他只需要随便提一下,说陈太忠地情绪不是很稳定就行了。

    章尧东也知道,王小虎总觉得梁建勤掣肘,只是为了制衡的需要,他不能太过支持王小虎---毕竟这家伙是近半年才跟自己走得比较近的,必要的观察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当然,电话汇报是电话汇报,章书记既然决意让这件事生得自然点,少不得就要让王书记打个报告过来,于是,事情就拖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照着流程,让陈太忠去办公室,让丫随便吹嘘一下在东临水地经历,随后再很遗憾地告诉他:水库另起名字,不过,你地事迹,市里可以宣传一下。

    没错,他知道陈太忠受了梁建勤的气,可是身在官场,谁没受过气?我章某人惨地时候,可不仅仅是让人指桑骂槐那么简单,这点小气都忍不了,还混什么的官场,求什么的进步?

    可眼下,陈太忠要去素波接人了,接的是今年凤凰市招商引资的最大成果海外甯家,而且,已经进入了实质性运作的阶段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项目,章尧东可也耗费了不少精力,其间还生了不少事情,不但引出了黄老,还让素波市长、省委常委朱秉松有点不痛快,就现在,朱市长都是在一边虎视眈眈,随时准备冲上来把人抢走。

    而王小虎说,陈太忠的情绪“不是很稳定”,那么,这个水库名字的处理方式,似乎就要再斟酌一下了,章尧东略一沉吟,“哦,你要有事的话,就先忙,我倒也没什么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他刚要挂电话,猛地又想起来,“小陈,甯家的人你要招呼好了,最好少让他们呆在素波,能快点来凤凰是最好的,组织上……对你寄予了很高的希望哦。”

    那是,为了那个副处,我也得咬牙不是,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我尽量引导吧,不过,操之过急的话,我怕适得其反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,实在说得再客观不过了,可听到章尧东耳朵里,陈某人这话,实在有很多种味道在里面,固然可以理解为这家伙会用心办事,但是……似乎也可以理解为:万一出点什么状况,我就要“无能为力”甚至“适得其反”了。

    呀,这家伙的情绪,我还得好好安慰一下才行,放下电话之后,章尧东手敲桌子,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,眼睛无意中扫到桌上不知道哪天的《天南日报》,一条消息吸引了他,“从永泰山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”。

    咦?这件事情……似乎可以借鉴一下?章书记猛然间想到了什么,永泰山事件他当然是清楚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