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王副主任晕倒了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三章 王副主任晕倒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对不对?对不起!我不回答你,王东升双唇紧闭,黯然地看着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答,我无所谓,嗤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站起身来,眼中满是不屑,“摆明了说吧,现在,是我有能力把不公平……施加在他们身上,我只想听到一个回答,王局,你是支持我还是支持他们?”

    我靠,王东升真的有点恼火了,妈了个逼的见过逼宫的,可也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,你还当我是你的领导吗?

    不回答?不回答就完了?**,你找我谈话的时候,没想到能遇到这种硬茬吧?仗着身份欺负人欺负惯了?陈太忠也不说话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良久,还是王东升抗不住了,他垂下眼皮,讪讪地笑笑,“看来,我今天是自取其辱了啊,我还以为自己是为大局着想呢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人敬我一尺,我还人一丈,我知道自己的脾气,不适合混官场,”陈太忠见他服软了,本待有心穷追猛打的,不过想想自己还要在官场继续混下去,说不得就收敛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纵然是这样,他的话也不是很客气,“不过,谁要以为我是软柿子,那可就……现在没人,我跟你说句不客气的话,天南省我没把谁放在眼里,你要觉得我是靠着蒙艺混的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,他还不配做我的靠山!”“嗷地一声,王东升局长,招商办副主任听到这话。长长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身子一展,“哐当”一声,直挺挺地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,人事不省了。

    “你摔倒的姿势,比张瀚难看一点,”陈太忠叹口气,无奈地摇摇头,转身走出了副主任办公室,“有人在吗?王副主任晕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陈太忠悄悄地来到了“白书记”的家中,好在,事先两人通过手机短信,对过暗号了,所以,当他在七点半左右悄悄进来地时候,现吴言的家中。居然点了十几枝红蜡烛,气氛营造得煞是旖旎。

    吴书记身穿塑身美体裤,上身却是穿着一件对襟缎面小棉袄,一副家庭装的打扮,见他进来。身子立刻迎了上去,“来得这么早,没吃饭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看看那张不大的餐桌,上面不但有红蜡烛,还有一瓶茅台酒和几个小菜,登时轻笑一声,“哈,就算吃了。我现在也得说没吃啊。”

    见到人前作风强硬的吴书记,眼下居然一副小女人的样子,在家里炒菜伺候人,他心里登时升起了一丝骄傲:看哥们儿这调教水平。比刘望男也不差多少了吧?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油嘴滑舌的,”吴言走上前来,轻轻地环住了他的腰,“好了。关了手机。咱们好好地家庭会餐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机,不能关啊。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今天他把王东升整得背过气去了,虽然后来缓过劲儿来了,不过他听谢向南说了,王副主任要向秦主任告状,说他陈某人不服从大局。

    当然,这肯定是王东升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抑或者还要向业务科的一干人等做出暗示:我这儿已经尽力了,人家陈太忠不听我地……

    可是,秦连成迟迟没有给陈太忠打来电话,陈太忠有点拿不准自家老大的意思,虽然他不怕秦主任,但人家秦头儿对自己一直不错,眼下更是处得比较推心置腹了,这个面子是不能不买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手机必须开机。

    “唉吴言叹口气,听起来有莫大的不甘心,不过大家都是国家干部,而且上进心都还挺强,这种事她倒也能理解,不是开会的时候,是不能关机的,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生什么事呢?

    两人搂搂抱抱地在桌子边坐了下来,吴言给他拿过碗筷,又殷勤地甄上了酒,“这是别人送地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……我很少喝。”

    这两瓶茅台,哥们儿第一次来你这儿的时候,就看到了,陈太忠笑一声,“你知道我不喜欢喝洋酒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过的,”吴言伸手掠一下垂到额前的头,这个动作让她不大地胸部显得高耸了些许,“对了,你给我短信,今天遇到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我靠,哥们儿真的是那么市侩吗?怎么唐亦萱这么说,你也这么说?陈太忠叹口气,“咱先不说这个,好好吃饭,别辜负了你苦心经营的这点情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咱们先说,”吴言的回答,用的是祈使句,这一刻她隐隐又恢复了几分区委书记的威严,不过下一句,她的绵绵情意如山间的小溪一般,清澈地、缓缓地流淌了出来,“说完公事,咱们就可以慢慢地享受这个夜晚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那好吧,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,陈太忠也没得选择了,他叹一口气,“唉,这件事……怎么说呢?我想搞一下梁建勤。”

    “梁建勤?你动他做什么?”吴言有点不明白了,不过,她很快就想到了两个原因,“是因为刘立明,还是因为你地太忠库?”

    “刘立明跟梁建勤,也有关系?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的火气,愈地大了一点点,“这家伙还真的阴魂不散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不是那么回事,以前两个人的私交是不错,不过……”吴言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刘立明现在去了人大了,已经没有以前管用了,梁建勤那人,势利得很,他上进地法宝就两个,无非就是见风使舵和装穷,如果说他现在跟刘立明闹翻了,我都不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最后,话里居然带了一丝感叹出来,“呵呵,这年头,毕竟……是人在人情在啊……”

    还好,吴言终是一个精明冷静的女人,下一刻就中止了无谓的抒情,她侧头看看陈太忠,“既然不是刘立明,那就一定是太忠库的事儿了,哈哈,我很聪明吧?”

    “是很聪明,不过,比我差点,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伸手捏捏她的脸蛋,“是这样,今天下午,我接到了红山区办公室主任地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吴言静静地听他说完,好半天才叹口气,摇摇头,“可惜啊,梁建勤地级别,还是太低了点,没啥意思,他要是级别再高一点,倒比较合适了,既然是炒作,不得划分出正方和反方?有个够份量的反方,其实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地脑子,是怎么长的啊?陈太忠看向吴言的眼中,已经带了一点钦佩了,哥们儿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?

    他脑子不笨,当然能听出这话的意思,正是所谓的“一点就透”的那种,可是毫无疑问,就算对一件事情有共同观点,点人者和被点人之间的差距,是极大的,就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和第二个吃的人,听起来差不了多少,但其间鸿沟,真的无法逾越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点也很重要,吴言这话一出口,他胸臆中那份不忿,登时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遗憾:唉,梁区长你怎么就才是个正处呢?

    ……嗯,好吧,级别低点无所谓,下午,你怎么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呢?你骂得再狠点也算啊,哥们儿我也能有反击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几乎在很短的时间内,就现了吴言的长处,不但眼光和大局感一流----相对他而言,甚至,她安抚人心的手段,也相当高,最起码在眼下,他胸中的块垒已经被吴书记成功地消灭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不能在嘴皮子上认输,尤其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,于是,钦佩之色一闪而过,他脸上又涌起了极强的不屑的神情,强得简直有点做作。

    “切,这个我当然知道啦,当时我也没怕他,”他摇摇头,“不过那家伙号了一嗓子就跑了,想跟他对两句嘴都没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怀恨在心了?”吴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一定要好好地报复他?你好歹也是红山区出来的,先是区委书记,然后又是区长,你在东临水……一定受了很多苦吧?”

    “我现,你这俏皮话水平,大有长进啊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又捏捏她的脸蛋,“好了,帮老公想想,该怎么收拾他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怎么收拾他合适呢?”吴言斜眼看看他,“你心里早已经有答案了吧?”

    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聪明呢?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,叹一口气,“我觉得吧,要是能坚持让水库叫太忠库的话,就是……就是给了他一记最响亮的耳光。”

    “啧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”吴言叹口气,摇摇头,“唉,我再想想办法吧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