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影响团结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二章 影响团结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在陈太忠想来,冯罗修多半是不想丢这个人,一旦现事情难以操作,登时又想起来,这单子是从业务二科抢来的,那就索性还回去好了。

    妈逼的,天底下的好事儿,全让你占了不成?想明白这一点,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既然他们都接待了,那就算他们的单子好了,我无所谓的,反正这个人我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连王东升都恨上了,显然,王副主任是偏帮了张玲玲的业务科,说话间就略微地放肆一些。

    合着王某人你眼睛是瞎的,看不到计划啊?人家都把单子报上去了,等搞不定的时候,才想起来是抢了我们二科的单子,遇到肥肉他们先上,现是啃到硬骨头了再丢回来----靠,我们二科是后娘养的?

    王副主任听出了他话里的愤懑之意,却是出奇地没有生气,他嘴巴一撇,笑眯眯地看着陈太忠,“那听你的意思,这个项目……你们二科是确定放弃了,是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了,他的心情原本就不好,所以在回答上一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,接下来的话里,王东升若是继续偏帮业务科的话,他就要含沙射影地回两句嘴----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像你这么欺负人的。

    可眼下听起来,王东升似乎没兴趣把撤单子的责任栽到二科头上。既然这样,你找哥们儿谈话做什么啊?直接撤单子不就完了?

    陈太忠琢磨半天。也想不出其中缘由,少不得就要试探一下,“王副主任,我回来这么久了,业务科要转单子地话,早该转了吧?怎么拖到现在啊?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,这个家伙不好打交道!王东升只觉得心里一阵腻歪,不过。想想这厮是秦连成的红人,他倒也不好回答得太强硬,只能笑嘻嘻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这样,张科长跟我解释过了。当时这个单子催得相当急,而你又不在,二科甚至连谢向南副科长都不在,两个业务科室只剩下冯罗修一个副科长,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”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,重重地哼了一声,至于是否冒犯了领导。那也顾不得许多了,他原本就是一个受不得气地主儿。

    “说得比唱得还好听,当时我们科的朱月华就在现场,他硬生生地抢过去的。王头儿,要不要我现在把小朱叫过来?”

    “王头儿”这种称呼,只在招商办的私下里流传,虽然没什么冒犯的意思,但多少带了点匪气。一般场合下。大家见了王东升,谁也不敢这么称呼。

    陈太忠眼下这么说了。自是非常明白地表示出了他的看法,王东升,客气一点我就叫你副主任,可是你欺人太甚,那就别怪我以下犯上了,我就这么挑衅了,不服气?好啊……你给哥们儿上来!

    “哈,看看,我猜得一点没错,”王东升哑然失笑,身子重重地向椅背上一靠,看上去一点都没介意陈太忠的冒犯,“你心里存着这点怨气呢,所以宁肯说不记得蒋庆云这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没接这个话茬,只是冷冷地看着他,我草,你都知道我有怨气了,还好意思站出来当说客?

    “对冯罗修的行为,我也很不满意,这个不用你说,”其实,王东升挺满意陈太忠地反应,最起码,这厮是个直肠子,大家有什么话,摆开了说,总好过当面不说,背后放黑枪的那种阴险人物。

    “实话对你说吧,这件事,我站出来帮业务科的说话,绝对没有歧视或者打压你们业务二科的意思,”他正色解释。

    你丫既然说绝对没有,那就是绝对有了,眼下四周连个证人都没有,哄谁呢?陈太忠点点头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“王副主任,您这话,我信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也随便你!”王东升眼睛一瞪,心里已经是麻烦得不行了,“我跟你说,你没必要跟我这么阴阳怪气的,要不是为了招商办地团结,你以为我会站出来啊?”

    “招商办的团结?”陈太忠的眼睛瞪大了,他觉得自己的脑瓜,似乎有点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”见他这副懵懵懂懂的样子,王东升觉得自己有点委屈,他无奈地手指一下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冯罗修想撤这个单子,而且能冠冕堂皇地撤掉这个单子,因为临河铝业那边的协调,别说咱凤凰市了,就是连天南省站出来也未必好用,人家撤单子,撤得理直气壮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撤呗,”陈太忠有点不明就里,可是听了王东升这话,他多少还是有点意外,原来,不是因为蒋庆云的腰包问题,而是因为……临河铝业那边,不好协调?

    不过,这跟哥们儿又有什么关系呢?他并不想在无关的问题上耗费脑细胞,“难道你以为,我跟临河铝业很惯啊?”

    “哎陈科长,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?”王东升气得笑了,两人现在已经是短兵相接了,他自是无须隐藏什么,“咱招商办撤单子地话,市里面都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知道就知道呗,跟我有毛的关系?陈太忠嘴角挂着一丝冷笑,也不言语,看着自家的领导一个人在那里夸夸其谈。

    “可是,既然是市里都知道了,万一……你又在不久地将来谈成这个项目了,”王东升缓缓地解释出了原因,眼神的深邃,跟丁小宁都有得一比了,“这么一来,你把招商办摆到什么地位了?招商办团结与否,还需要不需要跟别人解释了?”

    呃……我明白了,这一次,陈太忠是彻彻底底地明白了。

    敢情,冯罗修抢二科的单子,真的是有点肆无忌惮的,失败了他都无所谓,只是非常遗憾,这个失败地原因,并不是因为他现,蒋庆云地钱包不够鼓,而是因为经过试探后,业务科的人认为,这个项目,根本无法运作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情况下撤单子,是可以理解地,换给谁都会认为,是遭遇到了不可抗力,但问题的关键在于,在近一段时间内,陈太忠展示出了极强的危机处理能力,是的,此人的关系和人气,实在过于彪悍了一点。

    撤单子是比较丢人的事儿,还好,世界上根本没有常胜将军,张玲玲也丢得起人,但是,若是业务科撤了单子,而二科的人再次捡起这个单子,并且成事的话,业务科真的就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抢了人家的单子,成不了事,反倒在放弃之后,又让二科的人做成了……这个后果,实在就太那啥了一点。

    在招商办内部丢人,那不算什么,可是名声传到市里,大家就得琢磨一下了,而且,秦连成主任,也不可能乐于看到这种事情的生……那不是摆明了,说他驭下不力吗?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王东升才在听到陈太忠明确表明放弃之后,想不怒而喜地敲定----你们二科是确定放弃了吧?

    “原来是怕丢人啊?”陈太忠既然想明白了,少不得就要说两句风凉话,“哼哼,当初抢我的单子的时候,我也没觉得他们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你这脾气要改改,”王东升见这厮终于回到了正轨上,少不得就要劝解一番,“同事之间,能和睦相处,那是最好的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说的是,要不你难免有个失足打盹的时候,到时候你可就真的知道人情冷暖了,别人不敢作是一回事,但是,人心真的是一杆秤啊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,王副主任还真没办法说,这厮好不容易才毛顺了一点,就不要再刺激丫了吧?

    他没想到,仅仅是这持平之言,都遭来了强力的反弹,陈某人登时就站起来了,怒视着他,“王头儿,你的意思是说,他们抢我的单子,这种习惯不需要改,而我只是撒手不管,看看笑话……这个脾气反倒是要改改,是不是这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我说,你哪儿那么多风凉话啊?王东升被这话噎得倒抽一口冷气,好半天才黯然长叹一声,“唉,你的心情……我能理解,可是,天底下哪儿来的这么多公平可言呢?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明白,”也算王东升倒霉了,今天陈太忠心情不爽,总是要找个靶子出一口气的,他冷笑一声,“王副主任你是认为,从权力范围上讲,他们有能力把不公平施加在我身上,对不对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