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想撤单子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一章 想撤单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哈哈,好好,我不是党员,我觉悟低,”吕强被王小虎的官腔给逗乐了,举起双手表示投降,“其实太忠也是党的干部,我这么做,就算不是宣传党的干部,也不能算成给咱党抹黑吧?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着吧?”王小虎看看坐在那里愣的陈太忠,“陈科长,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……我看看荆老的字儿吧?”陈太忠装模作样地站起身来,“呵呵,久仰其人了,可真是没见过字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眼中装出的热情,吕强恶心得差点吐出来,刚想说一两句风凉话,却不防那厮又来了一句,“哦,是复印件,原件呢?吕总,你这不是假冒的吧?”

    撇清,也不是你这么个撇法!吕总气得快跳起来了,可嘴上还不能说什么,只得咬牙切齿、话里有话地回答,“原件马上就特快专递来了,陈科,你不会以为来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而已,呵呵,”陈太忠轻轻笑一声,脸色又沉了下来,也不顾王小虎在场,“主要啊,刚才梁建勤让我太恶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大实话,这种恶心的感觉,甚至在陈太忠走出红山区政府大楼之后,都没有消散,他呆呆地站在自己的林肯车边,手托下巴,琢磨着该怎么报复一下那个姓梁的。

    吕强见他出神了。知道今天这厮也被刺激得不轻,说不得跟上来温言安慰两句。“太忠,这年头,有得必有失,做什么事不得付出点代价?别理那个梁建勤,丫就是一只疯狗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陈太忠气呼呼地哼了一声,心说“太忠库”这歪点子还不是你想出来地?结果哥们儿稀里糊涂地就跟着栽进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他下意识的抱怨。陈某人虽然操蛋,但基本地是非还是分得清楚的,今天吕总为他吃了排头,那也是不争的事实,做了好事却被人扫脸子。估计老吕比自己还郁闷呢。

    “他好像说,你爱修不修?是不是这话啊,老吕?”陈太忠转头看看吕强,“要不你停停工,跟他叫一下真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吕强叹口气,接着又摇摇头,“唉,王小虎对这件事也很操心呢。怎么说也是红山区今年的成绩,我要是就这么停工,那不是连他也得罪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,可就错了。呵呵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自忖现在对官场的认识,要强过吕强几分,说不得就要卖弄一下,“只要是你说受到了梁建勤的压力。王小虎对付起梁建勤来。不是又多了点筹码?”

    “话你倒说得不错,不过。现在你不是求王小虎往上递话呢?”吕强的思路,其实远比他清晰,“在揭牌之前要是这么搞,消息就递不上去了,那我修这半拉子水库,图什么了?”

    那倒也是,陈太忠无言地叹一口气,打开后备箱,扔给吕强两盒洋酒两盒雪茄,“正经的法国货,自己回去慢慢享受吧,你呆着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”吕强知道,陈太忠出手不会太小气,不过,“我说太忠,你不给王小虎送点?好歹也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不求他办事,送点倒无所谓,再说……我拎到办公室去?真是地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打开了车门,“让你拿着你就拿着,我手里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吕强犹豫一下,见他要往车里钻了,抱着一摞盒子赶紧上前两步,“太忠,荆以远的字儿什么时候能到?”

    “快了吧,不过,咱们用得着吗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回一句,又苦笑着摇摇头,“算了,老吕赶紧把东西放你车里吧,让人看见不好,我心里不痛快,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秀峰这时候正站在窗口,远远地打量着二人,自打两人离开办公室去拜会王书记,胡主任这心里就总有点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不想参与这种事,可是人总是有八卦之心的,尤其是在这八卦可能殃及自己的前程的时候,他没理由不担心一下。

    梁建勤争不过王小虎,那是铁板钉钉地事情,梁区长快到点儿了可能无所谓,可是他胡秀峰还年轻啊,现在政府办做主任,虽然已经是很小心了,但是他可以肯定,再谨慎,王小虎怕是也要对自己有点成见。

    看陈太忠拿了些装饰精美的盒子给吕强,胡主任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,唉……真是干部里的耻辱啊,为了制造噱头,居然给商人送东西,整个就是乾坤颠倒嘛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觉得耻辱,却是因为梁建勤的那几个字“干部不像干部”,心里憋着气,搞得他一下午都有点心神不定,晚上看来,得再找吴言商量一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年头的事儿,还就是这么奇怪,他生气了,偏偏又有更让他生气的事儿来了,招商办的副主任、工商管理局局长王东升给他打来了电话,“小陈,来我办公室一下,我跟你说个事

    王副主任是很少出现在招商办的,今天能来,倒也是怪事一桩,不过,他大约也知道,目下地陈科长是秦主任眼前的红人,所以说话还是挺客气的。

    “小陈啊,这就快年关了,怎么样,最近的工作还顺利不……”

    随便聊了几句之后,王副主任随口问了一句,“嗯,是这样,有个叫蒋庆云地投资商,小陈你是不是认识他?”

    剥了皮我都认识他!陈太忠心里,对冯罗修抢单子的事情,一直耿耿于怀,只是那蒋经理属于外强中干没钱的主儿,他倒也不想多事,把单子抢回来,难操作不说,还让人看笑话,何必呢?

    “这个人……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啊,”陈太忠不摸王副主任的底儿,说不得就要皱着眉头,若有所思地愣一愣,“真的很耳熟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王东升看着他,眼中颇有点奇怪,“这个人不是你从素波引回来地吗?你怎么就忘记了呢?嗯,就是在你学习期间啊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热心帮自己回忆,陈太忠越地觉得这件事蹊跷了起来,他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了起来,这个王东升,一向跟自己没啥交情,王局长地夫人,倒是跟着考察团出去过,不过就算在那段时间里,局长夫人也没怎么搭理过他。

    看他皱着眉头一声不吭,王东升有点不耐烦了,就你这记性,也搞招商引资啊?他轻咳一声,“是这样,蒋庆云来找你的时候,你出去考察了,所以呢,业务科地冯罗修,帮你接待了一下,现在你回来了,他当然要把项目还给你们二科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陈太忠明白王副主任找自己谈话的意思了,八成,冯罗修他们也搞明白了,那个蒋庆云不是什么好路子,这单项目,他们不想接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不想接的话,直接放弃就可以了,现在业务科退单子,那就说明了另一个问题,冯罗修肯定已经把这个项目做进计划里,报上去了。

    招商办的办公流程里,有这么一项,那就是将接触、跟踪的项目随时上报,主要是为了便于领导把握一些动向,还有就是产生的相关费用也容易报账。

    既然是项目,就有拿得下和拿不下的一说,拿不下的项目,肯定也会产生费用,招商办是允许失败的,不过,失败得多了总不是很好,别说相关人等脸上挂不住,传出去的话,就算秦连成也不会好看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对一些数额比较小的单子,尤其是把握性还不太大的那种,很多时候,大家都是先斩后奏,大不了先跟招商办打个口头招呼,等事情搞定或者事情黄了之后,再相应地处理相关费用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个流程执行得不是很严格,不过这是为了提高招商办的公众形象,一般而言,大家也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这次冯罗修将单子报上去的原因,绝对不会是因为项目大,几千万的项目是不算小,但也不值得这么认真去做。

    那就说明,冯副科长很明白,既然是抢单子,不想惹麻烦的话,最好提早报备,省得陈太忠回来之后,再唧唧歪歪----说是你陈科长先联系的,那没用啊,我们先报上去的,那就是我们先接触的。可是按照流程来说,这一旦上报,想撤单子,那就得给个说法,浪费了多少钱倒还在其次,问题的关键是:你们为什么撤单子?

    是的,冯罗修这小子……坐蜡了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