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六十章 王书记的书法(书号:760

第四百六十章 王书记的书法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王小虎给章尧东打完电话后,就开始琢磨了,他并不是个笨蛋,所以他很轻易地就得出了结论:尧东书记对陈太忠的赏识,是可以肯定的,而且,吴言这个电话,十有**是得到了章书记的默认。

    那……这可能就是对他的一个考验了----虽然不是的可能性也很大,但是王书记决定了,要把这件事当作头等大事来抓!别搞得尧东书记对自己的办事能力产生怀疑才好。

    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了,接下来吕强的阐述,基本上就是走过场了,可话说到最后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吕总嘴里居然蹦出了一句,“唉,本来我也是一片好心,刚才却让梁区长对我一顿好训。”

    “梁建勤?他对你说什么了?”王小虎的瞳仁,登时缩小了些许,笑吟吟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些阴霾。

    “他倒也没说什么,就说我这个商人不像商人,还说这件事找您也没用,总不能……干部也不像干部吧?”

    吕强的回答,让陈太忠看得有点开眼,他可是没想到,一个做商人的,居然敢当着自己这个当事人曲解话意,明目张胆地挑拨党政领导的关系,做这种事儿,是哥们儿的专利啊,你丫侵权了。

    王小虎的脸色,却是越地难看了,他恨恨地哼一声,“这个老梁也太过分了,有意见可以提嘛。背后阴阳怪气地说话,算是怎么回事啊?天天说提高干部素质了,哼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里确实挺恼火地,但他也清楚,这完全是吕强突奇想带来的后果,有心斥责吕强几句吧?人家是跟陈太忠一起来的,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。

    这顿抢白,老子迟早要找回来!王小虎心里暗暗下了决心,摇摇头,放下了心里的这点芥蒂。“好了吕总,这件事你也别当成负担,他也跳腾不了几天了,等俩月就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等俩月。代理扶正是小事,他是说开春要开的区人大会,王书记可是还兼着人大主任呢,到时候在政府工作报告的审查上,狠狠扇梁建勤一记耳光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。他一边转头看看陈太忠,脸上又泛起一丝笑容,“呵呵,陈科长,关于这个水库的命名……你是怎么想的?咱们也都不是外人,有啥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劝老吕不要这么搞地!”陈太忠大义凛然地一拍大腿,直看得一边的吕强有如吃了一只死苍蝇一般的难受,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话题一转。他就说到了梁建勤的身上,“不过这个梁区长地素质,实在有点不够高啊,跟这样的人搭班子。王书记你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坏了,这家伙要出难题了,王小虎从这个“不过”里,听出了一丝味道,这一刻。他是既有点微微的腻歪。又有点隐隐的期望,能借这个搞梁建勤一下吗?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。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甚至,他还微笑地摇了摇头,“呵呵,班子的团结还是重要地嘛,老梁这个同志啊,除了没什么大局感之外……人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天可怜见,没大局感就是政治方向不明确,这么恶毒的评价,王书记居然能用一种很宽容的态度说出来,可见,语言确实是一门艺术。

    这段话说完,大家就算表达得很明白了,梁某人已经成了三人共同的目标,接下来又轮到吕强出头了,他叹口气,沉吟一下,“这么着吧,这好歹也算新生事物不是?要不王书记,你跟上面了解一下相关政策?”

    我靠!明白了,这一句话出来,王小虎登时就反应过来了,这是章书记不便出头指示,所以才含含糊糊地要他“先了解情况”,这个陈太忠能得到如此照拂,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个建议……倒是不错,”他点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纳闷,按说这种场合,只吕强来才是正理,陈太忠是不应该出现的,这家伙难道一点都不知道避讳吗?

    下一刻,陈太忠的话,为他释疑了,小科长冷哼一声,“我还说呢,今天红山区找我什么事,搞半天就是这点小事,本来我不支持吕总这么搞,不过……哼,梁区长说话也有点太呛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没有再说下去,所谓留白,是一种境界,但是,他话里地恼怒之意,却也是表达得一览无遗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是真的生气了,原本他已经全盘接受了吴言的建议,将此事当作一个炒作的机会,可是今天跟梁建勤地不期而遇,却让他不得不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吕强见他这么生气,一时间也不好插话,拉开手包,就想拿出自己的中华烟给王书记敬烟,一不小心却现,自己的包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张白纸。

    这就是陈太忠悄悄塞进来的,那两张荆以远写的字了。

    刚才在胡秀峰办公室里,他看到吕总那个大包,灵机一动,趁人不注意地时候,一个“穿墙术”就把这玩意儿塞了进去,期待着吕强拿烟地时候,能现这两张纸,也好提高炒作的力度。

    可刚才吕总迟迟没有打开包来,后来梁建勤出现,将两个人搞得郁闷异常,出了办公室之后,又忙着对梁某人口诛笔伐,陈太忠也忘记向他解释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张纸上地字之后,吕强的心,一时禁不住地噗通噗通乱跳,太忠这家伙,什么时候把这个玩意儿给我塞进来的?我靠,这也太吓人了吧?不过,吕总的阅历和精明,还真不是白给的,他不动声色地拿出中华烟来,站起身给王书记递一根,殷勤地打着火,转头又向陈太忠让一下,见他不抽,自己拿回来点上了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他已经在脑中把事情重新理了一遍,很简单,太忠已经把荆以远的字儿搞到手了,如果不考虑这两张纸是怎么进入自己手包的话,那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再加把火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了王书记,我还跟荆以远求了字儿呢,”他小心翼翼地从手包里拿出那两张纸来,“你看,嗯……两种不同的笔体啊。”

    “荆以远的字?”王小虎再度认真了起来,他的字非常普通,平日里最能拿得出手的,无非也就是“同意”和“王小虎”五个字,但是他毕竟是那个“字是敲门砖”的年代过来的,比之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荆以远名声在外,差不多点的人,都知道那么一点,王书记一听说,吕强居然把荆以远的字弄来了,一时间颇有点好奇,“给我看看?听说荆以远现在很少给人写字了啊。”

    把纸拿到手里,王小虎看似在琢磨这字,脑子里却是转悠开了,看来老吕这次,还真是认真了,居然能求来荆以远的字,很下了一番功夫的嘛。

    吕强却是不动声色地瞟一眼陈太忠,心里这个纳闷就不用提了,甚至,到了后来,这纳闷又让他产生了若干的惶恐:这字儿到底怎么进了我的包包的?小陈这手段是越来越厉害了啊。

    再想想市政工程公司总经理郭晋平的遭遇,吕总似乎明白了点什么,原本,他今天被梁建勤训了一顿,心里很是不畅,但眼下的事情告诉他:只要能让陈科长开心,那么,付出一些代价,是相当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荆老这字儿,写得真有劲儿!”良久,王小虎摇摇头,略略地感叹一下,当然,荆以远要是听到这话,恐怕会气得吐血三升----我的字儿有劲儿的话,还用得着琢磨一期甲骨文吗?

    说着,他就抬起头来,看看吕强,“老吕,你是一定要促成这个事儿?一定要让我向上面汇报了?”

    王书记不傻,章尧东会让下面规规矩矩地报上来,他自然也是要借鉴一下,将“执意”的名声落在吕强身上,以显得自己在这件事里,并没有动任何的手脚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说一定这俩字儿?”吕强轻笑一声,“呵呵,那不是给领导下命令吗?我就是有个强烈愿望而已,一切事情,还是要王书记你帮忙关照啦。”

    行,没“一定”有个“强烈愿望”也行!反正是不关我的事儿了,王小虎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老吕啊,不是我说你,你总是瞻前顾后的,我们是公仆哎,你有强烈愿望,我就要反应的嘛,下命令……下命令有什么不好的?为人民服务,那是我们该做的啊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