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心急荆老(书号:760

第四百五十五章 心急荆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只是,转念一想,陈太忠又觉得这么评价王伟新,似乎有失公允。

    张瀚是为了自己的上进,悄悄地把他知道的间谍的事隐藏起来,根本就是纯粹为自己考虑的,而王伟新既然不管经济口儿了,不把自己的资源拿出来,倒也不能说就错了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是经济挂帅的年代,王副市长这么做,实在没有大局感没有一市之长的气度,太小家子气了,可人家是受了委屈的,还不许心怀怨怼一下?

    不过,张瀚这个问题,是不是该问问王伟新呢?想到这件事,他觉得还是问问的好,不管怎么说,王伟新是主管过经济的,对这种事应该要了解一下的吧?

    “王副市长,以前咱们凤凰市的的招商引资,出现过间谍的问题没有?”

    “间谍?呵呵,”听到这个问题,王伟新笑了,当然,他不是觉得问题本身可笑,而是说,他感觉到了,自己在陈太忠身上下的功夫,慢慢地起作用了,自然是要欣慰的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儿,若不是此人背后力,“枪击事件”又怎么牵扯得到杨锐锋?

    想到这个,少不得,王副市长就要展示一下自己的热情,“怎么说呢?这种事情,说有就有了,说没有就没有了,看你怎么看待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招商引资过程中。招来地外资中,十有**都有一些不安份的主儿,其中有以经济为目的,那算是商业间谍,至于打探政治、军事之类的,也不乏其人,要不说是“打开窗户的同时。新鲜空气进来了。蚊子苍蝇也进来了”?

    其中,来自港台的投资商中,有不少人就身负了不同的使命,尤其以台商为最,当然,更多时候。他们只是想随意打探一些情况,好等到回去地时候,对那边有点交待,也算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地意思,这年头,谁混口饭吃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,政府对台商的考察是最为用心的,可是容忍度却也是最高的,只要不影响大局,一些小小的瑕疵。实在没办法计较太多----要不然经济怎么展?水至清则无鱼!

    解释到这里,王伟新看看陈太忠,若有所思地皱皱眉头。“太忠,你的意思是,现在遇到了比较可疑地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,我是听一个人很郑重地说起来过,他现了一个间谍。还有俩可疑的。”陈太忠摇摇头,悻悻地撇撇嘴。“他现一年多了,就是不跟别人说……”

    哦?王伟新的眉毛扬了一下,不过,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里面的关窍,无奈地叹口气摇摇头,“呵呵,那家伙是个干部吧?唉,也太小家子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可以跟天南的安全局了解一下,”他提出一个建议,“他们应该对这些投资商都做过观察,既然他郑重其事地说,那总是有点文章可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件事,你不要再跟别人提了,”王伟新的关爱之情,溢于言表,“万一有人知道,想借这个整你一下,也不是不可能,这种异常情况,你应该向组织汇报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可到时候,人家死活不承认,我不是会很被动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摇摇头,“谢谢王市长的提醒,这样,我先走了,还得把客户送回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王伟新目送着他离开,摇摇头,转身回了包间,事实上他对间谍这事儿也不是很感兴趣,刚才不过是敷衍陈太忠一下就是了,他关心的是别的,“老乔,你一开始说地陈太忠的女朋友,那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刚才有邢建中在,所以碧园的老板老乔也留了下来,这就是所谓地“对等相陪”,否则的话,王副市长未免会有点跌身价,其中微妙,倒也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“,还不是世伟那小兔崽子搞的?”老乔恨恨地一拍大腿,先承认一下自己的错误,“前一阵儿,招了一个特漂亮的女服务员,叫……叫……叫丁小宁地……”

    老乔在这里解释,王伟新听得却是越听越吃惊,到最后伸手拦住了他,“你确定,这个什么小宁,是陈太忠地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,只不过他是那么说的,当时他那个嚣张样,你是没看见,”乔总摇摇头,苦笑一声,“不过……那么漂亮地女孩儿,陈太忠要是能放过她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有嚣张的资本,又有一个副厅要栽在他手里了,”王伟新心不在焉地回了他一句,整个人却是陷入了沉思里。

    按说,年轻人嘛,风流一点那是无可厚非的,可蒙校长对丫的一往情深,那是个人就能体会得到的,这厮倒好,不但大明大方地来泡什么服务员,而且还唯恐不够低调地大打出手,你难道不怕蒙晓艳的叔叔收拾你吗?

    可他转念一想,又觉得陈太忠做事,实在是太强势了一点,要说这个年轻人,是单单靠了蒙家的势力,怕是还做不到这一步,他非常清楚,自打一开始,就是蒙晓艳在向陈太忠示好,而那个小科长反倒是很吊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王副市长捏着手机,开始琢磨了,这个消息,要不要通知蒙晓艳一声呢……

    他在琢磨他的,陈太忠也在琢磨。

    送邢建中回去的路上,他想起了王伟新说的“要注意政策”的话,心里多少就难免有点郁闷,难道说,对一个普通的商人,我也得讲究方式方法吗?

    算了,这事儿啊,交给荆紫菱的哥哥去头疼好了,陈太忠做事,一向不喜欢事必躬亲,周总理怎么死的?那是累死的!想到这儿,他拿出手机给王玉婷打个电话,才知道这帮人才玩完泥巴,正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吃饭呢。

    等他送完邢建中,赶到凤凰宾馆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两份厚厚的资料----跟原件一模一样,是他用仙力做的分身。

    陈太忠将这两本资料交给才回来的荆紫菱,也懒得多说,“这就是投资的可行性报告了,跟你哥哥说说,注意保密,嗯,最好快做决定,我可是没等他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才说要转身离开,谁想王玉婷拦住他了,“陈科你倒是真干脆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留着做什么?”他有点愕然,转头看看几人,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你们是说……晚上想出去玩玩?呵呵,那好啊,我带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用不起你,”荆紫菱拿着资料的手摆一摆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“你等一下吧,我爷爷的字儿马上就传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敢情,荆以远知道宝贝孙女儿得了几个字,心里实在高兴,一时间豪兴大,写了两张“太忠库”,一张是行楷,另一张却是他的“荆体”。

    由于是篆刻为碑文的字,他没用印章直接就落了款,更没有去装裱,让保姆拿到复印店里缩印下来,说是要传过来,至于说那两张原文,就等回头找人捎来了。

    呀,荆老比我还着急,陈太忠一听这个,乐了,吕强那边确实也催得紧,“哈,那最好了,紫菱,真的太谢谢你了,嗯……你等着,我去给你拿点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一溜烟地跑了,荆紫菱看着他的背影,恨恨地撇撇嘴,“玉婷姐,你这个朋友,也太势利了一点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不是,陈科就是这种急性子,”王玉婷摇摇头,斜眼看看自己的小师妹,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,“我倒是挺好奇的,他会送你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去文印室,”荆紫菱的脸微微有点红,带头向外走去,走了几步,放慢了脚步,“其实,我也挺好奇,他会送我什么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好奇,陈太忠呆在林肯车前,却是为难极了,到底送什么给她好呢?思来想去,总是觉得送得太贵重的话,难免要让人家感觉自己似乎别有用心一般。

    他能这么想,可见紫灵仙子在他心中,多少还是留了点阴影,他总是想有意无意地撇清一下,殊不知,眼下的“紫菱”早把他打进“势利者”的行列了。

    最终他还是拿定主意了,就送她一条丝巾好了,反正王玉婷比较识货,一两千的丝巾,应该是不轻不重的礼物吧?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王玉婷意见到爱马仕的丝巾,轻笑一声,“哈,陈科怎么想起来,送紫菱这个了?挺贵重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则是拿着那两张传真纸看个没够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问题,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,“她个子高嘛,脖子有点长,系个丝巾比较顺眼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