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五十三章 新项目(书号:760

第四百五十三章 新项目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邢建中这个项目,是关于煤焦油加工再利用的技术,煤焦油是炼焦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,从中能分馏出轻油、萘、酚等多种化工原料,残渣也可以做为改质沥青来使用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大家是都知道的,但国内目前的煤焦油加工根本没有形成生产能力,很多时候,那些焦厂都是以近似于废渣的价格将煤焦油卖掉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那些建在偏远地方的焦厂,直接将煤焦油倒进深谷了事,因为卖的那点钱,还抵不上来回运输的汽油费,既污染了环境,又对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。

    而国外的煤焦油加工能力,却是已经很先进了,邢建中所在的英国公司,甚至是通过几个焦油加工企业交换焦油分离物,将单一物质规模做大进行深加工的。

    天南是产煤大省,邢建中知道,自己在老家搞这个,还真的能出点成绩,他原本就是化工专业的硕士生,又在公司里兼职技术,虽然公司是做深精加工的,但他是有心人,没用了多长时间,就精通了煤焦油产业化各个流程的关键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项目是非常诱人、极其诱人的,既充分开出了煤焦油的剩余价值,提高了资源的利用率,还极大地丰富了社会财富,又解决了一些潜在的污染源。

    是的,这种企业本身就是处理化工污染物的,它的排放物对环境形不成什么污染,若是不考虑土地价格的因素的话,将工厂建在市区都不会有什么问题----对此,邢建中有充分的信心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,就迷上了这个项目,这真的是天上掉下来地大馅饼。要知道,这可算得上是实打实的高科技企业了。又没什么污染,还不跟别人抢什么资源,利润也高,走遍天下,再找出几个类似地项目也难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对这个项目如此重视,宁肯自己出钱,也要把这个项目搞起来----陈某人的钱,哪里是随便一个人物就搞得出来的?

    项目很好。但是很遗憾,邢建中没钱,而且,他是公派出去留学的。在天南省甚至全国也没什么混得好朋友,找一个支柱人物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说得也很明白,找不到风险投资,宁肯通过私人渠道融资或者合股,也不想跟政府和国企产生什么瓜葛,反正,他手里有牌,当然就有底气。

    这次来凤凰,他带了厚厚的两本资料。里面有关于加工厂的详细运作流程和可行性分析报告,这东西只是帮助阐述理论和前景而已,若是想借此就山寨出这么一个工厂来。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关键环节就是关键环节,比如说同样的加工设备,连型号都一样,但是,采购自不同地工厂。就会产生不同的后果。任何东西从实验室走向实际应用,都是要经过无数次的摸索和锤炼。加工能力的形成,可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地事。

    这才是邢建中掌握的王牌,所以,在交谈中,他也丝毫不掩饰这份骄傲,“陈科,不瞒你说,世界上真的精通这一套工艺流程的华人,不会过二十个,而且这里面,最少百分之八十的人,是没兴趣回国做实体的!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笑,对他的话不置可否,而是转头看看小吉,“喂,说说你的感觉,这东西……能搞不能搞?”

    “能搞啊,肯定能搞,”小吉点点头,虽然他已经在努力地压制自己的兴奋了,但是见到这么好的一个项目,有点激动就在所难免了,“邢工地意思,是说四千万就搞得起来?”

    “四千万,那是底线,”邢建中苦笑一声,“搁给我的感觉,最起码要四千五百万才比较合理,考虑到一些其他因素,我认为最少需要五千万……这还是一期工程。”

    “钱的问题,你不用考虑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狐疑地看着邢建中,“我怎么印象中,你第一次跟我说地是……最少要六七千万呢?”

    “一分价钱一分货啊,”邢建中毫不犹豫就答出了这句话,说得煞是理直气壮,“我是按欧洲的排放标准考虑的,可是一回咱天南来,觉得这儿的污染,比欧洲的要重得多,就算我降低了采购标准,也比别地工厂强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地意思是说,多投资个一两千万的话,你能达到污染物地零排放?”陈太忠不是很喜欢这种论调,听到这里难免就有点恼火,他的眼睛斜睥着邢建中,“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零排放……这没人做得到,”邢建中当然要纠正他这种错误认识,他只当姓陈的官僚有些不满了----靠,我多投资两千万,就是少点污染,你是在把我当作冤大头吗?

    基于这种认识,他当然要把事情说得明白点,“投资上去了,设备好了,分馏物的纯度也就上去了,怎么可能只是单纯地减少排污呢?”

    “钱给你加,别人搞成什么样,咱只能比他们的强,”陈太忠是铁下心思在这个项目上做点成绩出来了,怎么可能愿意被一两千万约束住手脚?旁的不说,曾经的罗天上仙的自尊,也不能让那些白毛猪比下去不是?

    又遇到一个好大喜功的官僚,这是邢建中的第一反应,说实话,他一点都不能理解,陈太忠为什么会对污染物的排放如此介意,所以,除了“面子工程”这个理由之外,他还真想不到别的因素了。

    可是说实话,别说别人,就是邢建中自己,也对加大投资有顾虑,这不但会提高工厂的融资难度,也将降低他以技术入股的比例,比例少了,利润当然就低了,谁会高兴?

    好吧,就算风投会在得到充足的回报之后撤出资金,工厂成了他邢建中一个人的,可是,投资加大了,回报自然就要晚一点,现在这个社会,早走一步机会无穷,社会责任感……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?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东西,不需要一步到位的,”他谨慎地提出了解释,“等到工厂开工之后,再加除尘和其他过滤设备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邢建中是在胡说,他只是想降低投资成本,先把这些事情往后推推,至于以后加不加设备……那完全是再商量的事了,反正这个工厂原本也就造不成什么太大的污染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可行的,但是,额外加装除污设备,投资额反倒会加大,与其这样搞,还不如在建厂初期就采购些高端设备,那样才有比较合理的性价比。

    世界上的事儿,往往就是这么荒唐,想要钱的时候,生恐借不到或者借得少了,可一旦钱多了,却是又觉得烧手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到这话,盯着邢建中的眼睛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轻笑一声,“我都说了你不要考虑钱的问题,只要一期工程顺利,二期三期还不是很快就可以上了?”邢建中琢磨了好一阵,终于是觉得,这事未始不能商榷,总之,陈科长对他的支持力度,那是不用怀疑的,他的项目虽好,但最近国家紧缩银根的政策,他也是知道的,万一错过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,岂不是更糟糕?

    考虑到这点,他终于笑着点点头,“陈科长的环保意识这么强,也算是为咱凤凰考虑呢,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看看方案该怎么修改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,因为这一番表态,他的工厂却是省去了无尽的麻烦,不过这就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小吉在一边听得颇有点咋舌,他挺佩服自家科长这种大手笔的,人家要钱的都说够了够了,这边却是还在不住地塞钱,活生生一副钱多得没地方花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他跟邢建中想的也是一样,陈科这次,怕是要弄一个样板工程出来了,说是“填补国内空白”怕是都有可能,最起码,以前可没人听说,那些令人头疼的煤焦油还能这么玩。

    领导既然相信自己,把这样的单子交给自己运作,小吉自然也是要有力出力,“陈科,我觉得,这个钱……准备得多点没坏处,毕竟还要有些流动资金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用准备太多了,”这年头的事儿还真奇怪了,听到他这么说,邢建中连连摇头,“其实厂子的运行成本并不是很高,而且,咱天南省的煤焦油,实在是太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回头我帮你引见一下投资者,”陈太忠笑笑,打住了话题,“邢工才来凤凰,我这做东道主的,先给你接风吧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王伟新副市长的电话,打了过来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