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下有情(书号:760

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下有情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唐亦萱对荆紫菱总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冷淡,只是她的气质原本就偏冷艳,所以别人看在眼里,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陈太忠花一千五买下了那块七寸长、四寸宽的杂玉砚,顺手将那块石头拎上了车,“唐姐,我先送你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想回去,”唐亦萱摇摇头,想起一回家又要受到那些人的骚扰,她就有点意兴索然,“要不这样,你把我送到东市口的天下有情陶吧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陶吧?”听到这个词儿,荆紫菱的眼睛一亮,“是不是那种和泥以后,做陶罐的陶吧?就像《人鬼情未了》里面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素波没有吗?”唐亦萱很奇怪地看着她,她跟陶吧主人是同学,陶吧里有电机和砂轮,她刚开始玩玉的时候,就是在同学这里破玉的,直到后来,她自娱自乐得上瘾了,才找人在家装了相关的设备。

    “自从《人鬼情未了》演了以后,好像遍地是这玩意儿吧?”陈太忠对这个片子也有印象,“玩泥巴也能玩得这么煽情……不容易啊

    “这个片子我才看嘛,可素波的陶吧,好像都已经倒闭了,”荆紫菱撇撇嘴,脸上甚是遗憾的样子,“你不觉得,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,是非常凄美的吗?”

    爱情……那是什么玩意儿啊?能当法宝用吗?陈太忠才想回一句难听地。却猛地想起自己这一世的主要任务,说不得就要摇摇头叹口气,“唉……那个,嗯嗯,确实凄美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亦萱登时就被他这言不对心的话逗乐了,荆紫菱的脸上。则是出现了一丝悻悻,她转头看看唐亦萱,“唐姐,我也要去玩玩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陈太忠直接将车停在“天下有情”的门口,三人要了一个小包间。这种包间,是专门为前来做陶器的恋人们打造地,空间不是很大,气氛倒是很温馨。室温很高,还有轻柔的音乐。

    荆紫菱脱了风衣和外套,只穿着一件乳白的羊毛衫,袖子撸得老高,露出白生生的手臂,在兴高采烈地玩泥巴,陈太忠却是坐在一边,专心地在砚台底下刻起字来。

    原本是挺和谐的气氛,不过,唐亦萱到外面转了一圈。拿了一个小砂轮机回来,慢慢地打磨石头,一瞬间。刺耳的噪音响了起来,室内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“喂喂,唐姐……”荆紫菱不干了,“你到外面去破玉啊,我正听音乐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你不是要看我破玉吗?”唐亦萱一脸愕然地看着她。脸上似笑非笑地样子,“这个角模机。还是我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荆紫菱大大的眼睛眨一眨,眼珠又来回转转,显然她很难做出选择,终于,还是迟疑地摇了摇头,“这么说吧,你能不能等我做完这个花瓶,再破玉啊?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是花瓶,不是海碗,没俩小时你想都不要想,”唐亦萱轻笑一声,还是放下了手里地砂轮机,坐到陈太忠身边专心看他刻字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字刻得很快,大约十来分钟就刻好了,刻好之后,头一侧,看到唐亦萱的脸就在自己跟前,登时心一动,只是眼下,荆紫菱正玩泥巴玩得兴起,他也只能动动心。

    唐亦萱显然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,警惕地扫了荆紫菱之后,低声嘀咕一句,“你要是因为这个女孩儿放弃晓艳的话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有本事你强*奸我啊!陈太忠恨恨地瞪她一眼,也懒得多说,冲着荆紫菱一扬手,“小紫菱,字儿我刻好了,十六个字,够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么多吧,”荆紫菱玩得兴起,头也不抬地回答了,“拿过来给我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,你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啊,陈太忠有点恼火,不过想想荆以远的“太忠库”三个字终究会留在纸上,决定不再计较,走到她身边,坐到另一个矮凳上,将砚台递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老吾以及人之幼,”荆紫菱终于停下了手上的活,怒气冲冲地看着他,“我说,这明明是七个字嘛。”

    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十六个字的嘛,”陈太忠也被她气得不轻,“你这脑袋怎么长的?有你这么数字儿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要你多写几个字,不同地字,你明白不?”荆紫菱沾满泥水的手冲他指指点点,“你写这么多重复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可是,我认识地字儿不多嘛,你都说过了,串个句子出来很不容易呢,再说……你看这砚台,好歹也算礼物的吧?我总不能随便刻几个字儿就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其实有一多半是真的,甲骨文中,不但很多字已经佚失了,而且更多的字被改变了结构、字意和用法,其间微妙,只能意会不可言传,他找几个合适的句子出来,真地不容易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誊写一下《竹德经》之类地东西,其间也错不了几个字,可是他很明白,这么一来的话,他地风头就出得太大了,各色麻烦会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荆紫菱却是只当他还在惦记着昨天自己讽刺的话,一时间就越地生气了,“我说,你个男人家,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啊?”

    “啧,我真是没办法跟你说了,你爷爷都不认识的字儿,你以为我能认识几个?”陈太忠铁嘴钢牙地不承认,“而且我花一千五买下这块砚台,也不能说我一点诚意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荆紫菱被他顶得哭笑不得,才要继续张嘴说话,唐亦萱的手机响了,两人对视一眼,终于同时闭嘴。

    “秦小方打过来的,”搁了电话之后,唐亦萱叹一口气,侧头看看陈太忠,“李小文双规,张瀚的问题,正在研究,估计要监视居住,他问我,事情是不是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啊?”陈太忠咂咂嘴,“戎艳梅和杨锐锋,就不打算动了?”

    “杨锐锋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啊?”唐亦萱听得一时有点好奇,当事人中有戎艳梅的儿子,可是杨锐锋根本连头都没有冒的嘛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吧,它说来话长……”陈太忠扭头看看荆紫菱,觉得自己的事儿还是少让这个小丫头听的好,说不得站起身向门外走去,“你跟我出来一下,我跟你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见两人出去了,荆紫菱抬头若有所思地望望门口,嘴一撇,“谁稀罕听你的了?”一边说着,她一边拿毛巾擦擦手,站起身子,走到自己的小包跟前,摸出了手机……

    过不多久,陈太忠一个人回来了,唐亦萱却是没见踪影,荆紫菱点头冲他笑笑,“呵呵,我爷爷说了,谢谢你的砚台,还说你要去素波的话,一定要到他那里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这么快风向就变了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着她,一时有点弄不明白生了什么,登时就警惕了起来,“我怎么觉得,你这是憋着劲儿……要算计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荆紫菱登时就哭笑不得了,他的话让她有点无地自容,可她又没办法解释,索性又低头开始玩泥巴了,心中却是有些微微的纳闷,我怎么一见到这家伙,就有点失控呢?

    敢情,荆以远一听说陈太忠写的是这几个字,心情登时大好,“呵呵,好啊,这几个字就不错,尤其是人字,居然有两个,哈哈,很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爷爷这么说,她才反应过来,书法的精要,其实是在气势和味道上,越是笔画少的字,越是难写,自己的爷爷原本就是想借鉴一些东西出来,陈某人写的这几个字,不但常见,而且也包含种种笔画在其中,尤其难得的是,有了重复的字,才越能从细小的差别中,品味到其中真谛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荆以远自然要高兴,可是他高兴了,荆紫菱却是觉得有点羞刀难入鞘了----难道说,陈太忠早就想到这个了?他是故意不点破?

    这一刻,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,对她这个事事顺遂的天之娇女来说,接连在陈太忠面前吃瘪,是她无法容忍的----这只是一个高中生啊!

    唐亦萱没回来,是给蒙艺打电话去了,杨锐锋和陈太忠的梁子,她是知道一些的,原本也没跳出来偏帮的意思,可是,张瀚是中天集团之外她最看不上眼的,那人那天的表现也极其丑陋,既然杨锐锋跟张瀚关系匪浅,那么,推一把也就推一把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