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炒作到底(书号:760

第四百四十九章 炒作到底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二天是四号,陈太忠起得很晚,因为他一晚上都在忙,不是忙着战斗,就是在战斗的间歇讲讲自己的收获。

    丁小宁和蒙晓艳还是年轻,早早地熬不住睡了,只有刘望男一直陪他聊到接近凌晨五点,才忍不住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不过,想安生的人,还偏偏就安生不了,大约九点左右,蒙勤勤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陈太忠,晓艳姐呢?她怎么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她倒是得能起来呢,陈太忠恨恨地嘀咕一句,说不得只能敷衍一下,“哦,我也不知道啊,这么着吧,我给她打个电话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陈太忠喊起了三个女人,蒙晓艳在迷迷糊糊中反应了过来,“呀,勤勤今天要找我出去玩呢,糟糕,忘记了……都怪你,让人家睡得这么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让你睡得早,你也得答应不是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转身吩咐丁小宁和刘望男,“走吧,咱们回去睡去,万一蒙勤勤跑这儿来,那可就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话,刘望男和丁小宁也清醒了过来,她俩虽然能接受跟陈太忠的女人睡在一起,但心里也明白,这事儿让外人知道了总是不好。

    刘望男是军人出身,丁小宁也是在社会上混迹多年,穿衣服度都是一流的,五分钟内就穿戴整齐,至于说蓬头垢面那却是顾不得许多了,两人跟着陈太忠急冲冲地跑下楼,林肯车打着,一溜烟蹿出了育华苑。

    驶上公路之后,陈太忠从后视镜里一看,却现两女虽然睡眼惺忪、鬓凌乱,可终是那种不需要打扮就很漂亮的。这么看起来,反倒是别有一番风情。“对了,咱们回哪儿?花园酒店?”

    “去阳光小区吧,”刘望男表示反对,女人对自己的容貌都是很在意的。越美丽的女人越是如此,“这种样子,我可不想被酒店的人看见,小宁。你那儿的味儿晾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撒了活性炭,基本上没啥味道了,”丁小宁心里想地跟她一样,“太忠哥,咱们去新家睡觉吧?”

    你们能睡,我能睡吗?陈太忠苦笑一声,也不回答,果不其然,将二人送到地方之后,他在屋里坐了还没有五分钟。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,这次来电话的是王玉婷,“太忠。在哪儿呢?荆老答应帮你写字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昨天荆紫菱一回去,就给家里打了电话,荆以远听说之后,倒是没表什么态,不过。荆老对自己地孙女儿说的“一期甲骨文”的兴趣却是很大。“那几个字,能不能先找个传真机给我传过来?”

    不过。想把名片传过去,不但需要传真机还需要复印机,直到今天早上九点,荆紫菱才把三个字传了回去,荆以远一看这字,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边传真才挂掉,他就将电话打到了荆紫菱的手机上,“那个碑文我给他写,不过,他得给我多写几个这种字。”

    荆紫菱可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,在她地意识中,陈太忠这三个字或者算得上是一期的甲骨文,不过……也就是那么回事吧?值得爷爷这么大惊小怪吗?“爷爷,他可能认识得字儿不多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荆以远在那边踌躇一下,好半天才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唉,那就有多少算多少好了,对了紫菱……要是能让他刻出来字,是最好的,这个纸上写的……味道不是很足啊。”

    再犹豫一下,他又补充了,“要是他能拿出几块这种骨头来,你告诉他,他要什么都好商量,我地藏品随便他挑。”

    研究甲骨文,荆以远是行家,还是大行家,他四岁开始修习书法,二十岁有所成,四十岁大成,创造了别具一格的“荆体”出来,但到了五十岁的时候,他试图再上一层楼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现,想要再次突破自己的境界的时候,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这一提升就是二十年,到后来,他终于选择了借鉴甲骨文,做为提升自己境界的突破口,而他自认,自己的字灵动飘逸有余,雄浑稳重却稍逊一筹,所以,他对一期的甲骨文兴趣最大。

    可是,一期的甲骨文在众多甲骨文中,是时间最早的,存世不多,而且,现在地甲骨文,并没有解读出多少字来,像“陈太忠”这三个字,“陈”字和“太”字已经是铁板钉钉,被大家公认了,可关于“忠”字,学术界却是还有纷争的。

    行家看门道,力巴看热闹,只靠这三个字,荆以远就能断定,陈某人不但在甲骨文上造诣不低,而且很有可能,这人手中就有一些藏品。

    当然,收藏了这种文物的人,除非遇到特别信赖地同好者,等闲是不会承认手上有这种东西的,还好,荆以远对自己的名头,还是有点信心的,所以才敢开出条件来,不过平心而论,他这个条件开得绝对算得上真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开着车赶到凤凰宾馆,听到这个要求之后,登时就有点愁了,“我说小荆啊,我真的没有……没有你爷爷说地那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紫菱吧,你昨天不就这么叫地?”荆紫菱笑嘻嘻地看着他,当然,她认为自己这么诱导他,肯定只是为了帮爷爷的忙,并没有什么其他暗示地意思。

    “太忠哥,我爷爷可是很少这么称赞一个年轻人的,”不着痕迹地,她改变了对他的称呼---为了她的爷爷,忍了!

    “平常他总说现在的年轻人太功利了,一旦字不能做为敲门砖,就不去好好学习和练习了,可是,这是中华文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陈太忠爱听,并不因为荆以远夸他了,而是因为,他一直都以自己身为华夏人,沐浴着精深博大的华夏文明而自傲的,有人同他认识相同,他自是要引以为知己。

    而且,荆以远答应帮他写字了,可陈太忠心里明白,这字儿,十有**是用不上了,这让他心里又多了一份若有若无的内疚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大剌剌地摇摇头,“我不需要你写字了,”可这话他怎么能说得出口,说出来,又怎么能对得起眼前帮自己张罗的朋友?

    而且,吴言既然建议炒作,炒作不得有点炒作的东西?陈太忠甚至已经计划好了,一旦把字拿到手,就说是吕强亲自向荆老求来的,这么一来,吕总的诚心日月可鉴,陈村长的人气,自然也就是震古烁今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们玩去吧,我去买块玉,给荆老刻几个字,也算是我做晚辈的一片心意了,”他琢磨半天,终于拿定了主意,他的须弥戒里有翠心,但是小了点也惊世骇俗了一点,不如去玉器市场淘换一番,弄块软玉随便划拉两下,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买玉?我也去!”荆紫菱一听这话,脸上就泛起了一丝了笑意,也不等陈太忠说话,一边拉开林肯车的车门,一边冲王玉婷他们转头笑笑,“玉婷姐,我陪太忠哥去买玉,你们随便活动去吧,等一会儿联系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玉婷自然知道,自己小师妹的小心眼又作了,荆以远对自己这个孙女儿异常疼爱,而紫菱丫打小就知道,万事儿都维护爷爷,眼下荆老对这个什么“一期甲骨文”感兴趣,这做孙女儿的就是强抢,估计去也要去抢来孝敬给自己的爷爷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没什么事儿啊,”她转头看看池志刚,“志刚,要不……咱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池志刚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算了,让太忠带着紫菱玩儿去吧,咱们就不要做电灯泡了,明天就要回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他想得挺周到的,未婚妻好不容易跟自己出来一趟,何不尽兴地玩玩呢?再说,陈科长那可是跟蒙艺说得上话的主,紫菱若是能跟其生点什么故事,自己的老婆也只有跟着沾光的份儿,既然如此,又何必打扰人家培养感情的机会呢?

    王玉婷本来是没想那么多的,可是架不住池志刚一直挤眉弄眼地冲她使眼色,她甚至有点怀疑,志刚就算是背对了陈科,怕是陈科也能看到他耳根的抽*动吧?

    于是,大家兵分两路,陈太忠的林肯车载着荆紫菱,来到了西关的玉器市场陈太忠将车停在门口,带了荆紫菱昂然走了进去,当然,这次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对付这种情况,荆紫菱也很有经验了,她不着痕迹地将身子靠近陈太忠:这是我的……那啥,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。

    路过小潘老板赌玉的那个商店的时候,陈太忠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,他知道这儿只赌硬玉,跟他想要的软玉无关,可是,这里是他头一次遭遇唐亦萱的地方。

    呃……错了,不仅仅是第一次,这一次,好像也遇到了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