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图青史留名(书号:760

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图青史留名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那个陈太忠,是个流氓,”在回凤凰宾馆的路上,荆紫菱恨恨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王玉婷听到这话,登时吓了一跳,靠在座椅上的身子登时挺直,将头探到副驾驶位子上,“紫菱,他怎么你了?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荆紫菱听到这话,眼睛一瞪,倒也颇有几分英气,不过下一刻,她的气势就略略减弱了一点,“我只是感觉……他跟那三个女人的关系,有点不清不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多心了,”王玉婷一听这话,生恐自家老公生出什么想法来,笑着摇摇头,“陈科那人,特立独行得很,根本不在意别人会怎么说他,他跟你承认,同那三个女人关系不一般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池志刚都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猜测,“那谁……不是蒙艺的侄女儿吗?陈太忠胆子再大,也不敢这么胡来吧?”

    他都亲口承认了!荆紫菱差一点就把这话说出来了,不过仔细想想,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别人都不这么认为,那她还是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是她先问起陈太忠这个问题的,人家问起来她为什么这么问,她解释起来,岂不是也会有点麻烦?

    虽然池志刚的话很有道理,但荆紫菱可以确定,陈太忠的回答,不但是很随意地脱口而出,而且绝对是真的,这是女人特有的直觉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为什么当着我的面,就敢这么承认呢?她一时又有点想不明白,难道他不知道,这种回答,对女人来说,是很冒昧的吗?

    难道说,他没把我当成女人?还是……用的那种欲擒故纵的手段?要是后者,也太小看我的智商了吧?

    就这么胡思乱想着。不知不觉,桑塔纳2ooo已经驶进了凤凰宾馆,后面的林肯车跟着停下来,陈太忠甚至没有下车,只是脑袋探出车窗户,冲他们笑嘻嘻地摆摆手,“哈。今天你们辛苦了。睡个好觉,我就不打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确实很漂亮,”远去的林肯车里,刘望男在回望着后面,嘴里在喃喃自语。“漂亮得有点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嗤,那是你没见过真正漂亮的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了一声。不过他马上就现,这个话题不合适继续下去,万一惹得她们好奇心再起。他总不能带着她们三个,去仙界看看真正地“紫灵”吧?

    “你那个女客户,也跟她一样漂亮吗?”蒙晓艳却是不肯放过他,“还是说比她还漂亮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问题了。”陈太忠很武断地打断了她的话。从后视镜里看看她,“帮我问一下你叔叔吧。要是搞了这个太忠库,会不会后果很严重?”在他心里,这是眼下一等一的大事,其他事都可以等等再说,但这件事却是不能再等了,策划经年的事情,眼下突然被人喊停,搁给谁谁不恼火?

    甚至,他都不管这件事能不能搞,他考虑的是,自己执意要搞的话,后果会不会很严重?他的决心之大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蒙晓艳迟疑一下,拨通了蒙艺家地电话,聊了一阵之后,挂断了电话,抬头看看他,“我叔叔说了,他不支持你这么做,不过你要非这么做不可地话,他建议你低调一点,最好不要让人想到太忠库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那我费这么大的劲儿图什么了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我还想拿这件事做文章、算业绩呢,合着哥们儿出钱出力,最后连个冠名权都没有?

    “哼,低调就低调吧,就只当给东临水的乡亲做好事了,”他狠了,“钱是我和吕强出的,掏的都是私人的腰包,靠,那些手里拿着公家钱地主,倒是一天到晚的资金紧张,指望他们把水库修好,东临水的人最少得渴死一半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改善民生这无所谓,把我们地业绩揽到他们头上,我们也认了,可命名权还要交给他们……什么玩意儿嘛,凭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太忠,我支持你!”蒙晓艳听得有些感动——事实上她是因为没完成关说的任务,心里有些愧疚,她抬手拍拍他的肩头,“反正大家心里知道是你修地,不就完了?你总不是要图青史留名吧?”

    可我图的是官场升迁啊,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的郁闷丝毫未减,反倒是变本加厉了起来,这口气憋在心里,他委实有点咽不下去,“算了,我先送你们回去,我去再找个人问问。

    他想的是找吴言去了解一下情况,这种事情,合适给他出点子,又有能力给他出点子的,也只有吴书记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?你要我去哪儿?”蒙晓艳有点惊讶,今天她同丁小宁和刘望男相处得还算愉快,而且,荆紫菱给了她太多地危机感,面对这种威胁,她感觉有必要团结好陈太忠身边地其他女人。

    一番争论过后,大家商量好,丁小宁跟着蒙晓艳去她的育华苑别墅,是地,蒙校长有意拉上任娇共御强敌,“太忠,我们可是等着你哦,再晚也得来。”

    至于刘望男,就回幻梦城好了,不管怎么说,眼下才八点多,她回去还是能帮十七做点事情的,而这些女人中,也只有她,并不是特别热心地争宠。

    将那二位送进育华苑之后,陈太忠开车拉着刘望男往幻梦城走,路上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望男,那个吉建新……他以前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真没有印象了,”刘望男听到这个问题,叹一口气,“反正,我现在也不想回素波了,能在凤凰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,也就值了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的事儿,陈太忠并不想计较,当然,他也没大度到要去打听,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?听到这话,他点点头,“好吧,还是那句话,只要有我在,凤凰市没人动得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望男叹一口,没再说什么,只是伸手出去,在他的裆部轻轻地搓*揉着,这让陈太忠有点招架不住,“喂喂,开车呢,我开车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想去幻梦城了,咱俩找个地方,做*爱吧……”刘大堂低沉的声音响起,自打听到吉建新的话,她心里一直不怎么舒服,可这份苦闷,还是找不到泄。

    陈太忠这个粗人居然能注意到这个细节,真的让她很感动,只是多年的伤疤被人揭起,她的心里总是有点空荡荡的,难过之余,希望能有什么东西来充实和温暖自己——心理和生理上都有这个需要。

    “啧,眼下没心情,”陈太忠咂咂嘴,也叹一口气,一打方向盘,“那算了,我去办事,你在车里等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临置楼的不远处,陈太忠将车停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从须弥戒里取出两床毛毯,留给了刘望男,“你先睡吧,我可能……要去一段时间。”吴言正拥着一床被子,蜷起双腿懒洋洋地斜靠在沙上看电视,陈太忠拿钥匙开门的声音,让她紧张了一下,“坏蛋,快关门……这么早来,不怕遇到别人啊?”

    他来她这里,通常都是十一点以后了,今天来得这么早,让她感觉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什么味儿啊?”陈太忠皱皱鼻子,她的屋子里还残留着一些淡淡的烟味,一时间他的脸色就有点难看,“有男人来过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我晾了好久了啊,还有味儿?”吴言也皱皱鼻子,看他不高兴,她反倒是笑了起来,“哈,下午的时候,岑广图他们来过,晚上还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哦,陈太忠反应过来了,可不是,过节呢,人家吴言好歹也是横山区的书记,有人来走动拜访一下,实在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眼一扫,他看到了茶几上摆放的两盒茶叶,包装是着实精美,不过,这有点拿不出手吧?“岑广图就送这种玩意儿给你?太丢人了吧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脱下外套挂好,就走到吴言身边坐下,伸手搂住了她的肩头才要说话,却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儿,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哈,你吃醋了?”吴言笑嘻嘻地斜眼瞟他,日光灯下越显得肌肤温润如玉,“我平时很少喝,不过……既然能让你吃醋,看来以后要多喝点了“不许你这么做!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伸手拧一下她的小鼻头,“以后只准跟我喝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吴言轻笑一声,从被子里伸出双手,搂住了他的腰肢,将头缓缓地靠在他的胸膛上,“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