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时俊杰(书号:760

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时俊杰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他当然会医术啦,”见到荆紫菱不可思议的表情,蒙晓艳觉得自己很受伤,我这么大的一个人,至于哄你一个小丫头吗?

    “而且相当神奇,这么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清清嗓子,正琢磨着这事儿该怎么陈述一下,才能既合理又不张扬,就在这个时候,房门一开,吉建新带着小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天南省的敬酒,也是有讲究的,按理说这种情况,荆紫菱作为小辈,应该先去甲一号给吉建新敬酒的,不过,这里的风俗,还是比较讲究师道尊严,吉建新既然算是荆以远的半个弟子又是地主,那么,按规矩讲,他先来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至于小吉,那就不用说了,陈某人本来就是他的科长,又对他照顾有加,不先来敬酒简直就是罪过了。

    吉建新坐了约莫有十分钟,原本他是不需要呆这么长时间的,不过既然已经来了,那么在觥筹交错间,了解一下在座诸位的身份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,自古英雄出少年,吉主席也有心看看凤凰市近来又出了点什么像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听说王玉婷在省政府办公厅,吉建新就热情了一些,心里觉得,除了荆紫菱,这位的身份倒也勉强算拿得出手的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更让他震惊的事生了,丁小宁居然就是甯家的后人,而且,另一个女孩儿,居然叫蒙晓艳!

    吉建新跟蒙通相识,但并不知道他的女儿叫蒙晓艳,只是这两天。凤凰宾馆的枪击案闹得沸沸扬扬的,他怎么可能还猜不到蒙晓艳地身份?换个别人,能年纪轻轻就做了一个重点中学的校长吗?

    当然,大家闲聊,说的只是姓名和工作岗位。也就是相交结识的意思,吉主席自然也不可能去追问蒙校长----你叔叔就是蒙艺吧?

    那样的话。未免就有点自低身份了,不过,他对蒙晓艳客气一些,倒也正常了。

    最后介绍地,就是刘望男了,吉建新还想着这位会不会也姓蒙,有没有可能是传说中坐着一号车来凤凰的那位书记千金,可一听对方姓刘,心里难免就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不过。桌上地除了那司机,都是一时俊杰,他倒也没因此低估了刘望男,“呵呵,刘小姐在哪儿高就啊?”

    刘望男有点为难了,她的工作岗位,实在有点说不出口。于是轻咳一声话了,“呵呵,目前基本没什么可干的。就是帮朋友做点事,顺便投资点小煤窑之类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得,她直接拿陈太忠那个煤矿说事了,反正陈太忠也答应她了,等开春她的堂弟过来之后。考虑把煤窑的开权转交给他。

    她说得挺含糊的。不过,吉建新心里。却是越地猜不透这个女人了,长得白白净净的,是开煤窑的?大老板吧?

    只是,人家不愿意说,他自然也不能掐着脖子让她说,只能再次上下打量一下刘望男,猛然间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刘小姐以前在素波呆过吧?我看着你,有点眼熟呢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刘望男端着酒杯地手,不引人注目地轻轻颤抖了一下,却是依旧笑容满面,“素波,我倒是去过,不过没呆过多长时间,您可能记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吉建新的眉头略微皱皱,随即摇摇头,爽朗地笑了起来,“哈哈,看来那就是我记错了,这人年纪大了,记性确实就不怎么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对这次来甲二号房间的收获还是很满意的,一屋子的年轻男女,居然全部都是人中龙凤,临走时,他都不忘记感叹一声,“长江后浪推前浪啊

    当吉建新问刘望男职业的时候,陈太忠也捏了一把汗,虽然他对她的应变能力颇有信心,可陈某人对面子看得实在过于重了点,关注一下是很正常地。

    可是,正因为这个少见的关注,他才现了刘望男在说起素波的时候,情绪起了一些若有若无地变动,是的,陈太忠一旦对什么感兴趣的话,他的观察和判断力,绝对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见到刘望男地反应,不可避免地,他就想到了自己同高云风结怨地那个夜晚,当时张建国喊来的女孩,不就是文工团地吗?

    等吉建新走后,陈太忠见没什么应酬了,就再次陷入了沉思中,现在这么多人,肯定不合适问这种事儿,那他也只有自己想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吉建新在类似场合下,见过她?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,由于思考得过于专心,他甚至没有听到荆紫菱对他的招呼。

    直到他身边的池志刚推了他一把,他才反应了过来,“啊,池大夫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荆紫菱却是被他的惫懒样儿气得不轻,要不是满桌只有你合适,我才不说第二遍呢,“我说陈科,这么多人你也能走神,真厉害,我是问你……跟不跟我去回敬?”

    吉建新做长辈的先来敬酒了,她是无论如何要去回敬的,省得别人说她没大没小,而陈太忠则不然,小吉是他的下属,前来敬酒是应该,他不回敬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当然,看在吉建新的面子上,陈某人回敬一下,倒也不算自降身份,人家副厅能来就他这正科,他就一下自己的科员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还没反应过来状况,随口问了一句,“为什么是我?……呃,我是说,为什么要我跟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显然,他已经想到了,两个包间,也就他自己和荆紫菱,同对方有交集,他不去谁?

    他这副窘样,被在座的人看得一清二楚,等到他脸上终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的时候,王玉婷已经笑得捶胸顿足,上气不接下气了。

    受了她的感染,一屋子人都哄笑了起来,只有荆紫菱恨恨地撇撇嘴,没有笑出来,她觉得自己受了伤害,美女被无视,那是一种滔天的罪过,再怎么计较也不为过,更何况,这厮还有求于自己的爷爷?

    “笑什么?我去呢,刚才不过是没听见嘛,”陈太忠讪讪地回一句嘴,没想到收获的是更大的笑声,这让他越地感觉有点没面子。

    看到陈太忠和荆紫菱站起身向外走去,男的高大魁梧,女的高挑美丽,王玉婷越觉得,两个人真的是很登对,说是绝配一点都不过分,只是……这个陈科,学历是不是低了点?

    可这种绝配,看在别人眼里,就未必像她想的那么美妙了,最起码,蒙晓艳看着,又止不住地泛起酸来,看着两人的背影,她又转头看看身边的丁小宁和刘望男,心里暗想:看来有必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抵御这个巨大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甲一号里的一帮人,有教授、艺术家和科研工作者,算是社会名流,其中有几个也是政协里的人,吉建新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不过,看在陈太忠眼里,这些人的酸气未免略略地足了一点,尤其是,当这些人知道,荆紫菱是荆以远的女儿时,对她是分外热情,一口一个“荆老”地称呼着,反倒是他被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还好,这个包间里还有小吉,虽然看起来,小吉似乎就是一个跟班的角色,似乎是跟着自己的堂哥出来历练来了,可陈太忠不在乎,在一片若有若无的漠视的目光中,能找到一个对自己恭敬有加的人,他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?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,呆了大概也有十分钟,只是这帮人看着对荆紫菱挺关爱的,灌起酒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,根本无视了她还是个小女孩的事实,触目这一幕,陈太忠居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四个字----文人无行。

    所以,当荆紫菱走出甲一号的时候,脸上已经飞起了一团酡红,身后的房门才关上,她就重重地嘘了一口气,她喝得不多,还是红酒,但眼神似乎有点迷离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坐一坐,”她迈动长腿,走到小厅的沙边款款坐了下来,看起来,她还是挺在意自己的形象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踌躇一下,也陪她坐了下来,这里虽然少有人来,但是放任这么一个美女孤零零地坐在这里,有失朋友之道。

    荆紫菱闭上眼睛,长长地出了几口气之后,似乎感觉好了点,斜眼瞟瞟他,“陈科长,跟你来的这三个女人,同你都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她们啊,都是我的女人,”陈太忠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小厅里的吊灯,漫不经心地回答,这吊灯的光线有点暗,哥们儿那个别墅装修的时候,应该搞得亮堂一点才好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