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四十章 题字的顾忌(书号:760

第四百四十章 题字的顾忌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等这两位走了之后,正要走出去招呼十七,却没成想十七引着蒙晓艳、丁小宁和刘望男就进来了,而且,三个美女一边走还一边说笑,一副“其乐融融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呦喝,十七这家伙很不简单嘛,居然能把三个人弄得这么和谐,他心里对其能力大为赞赏,哥们儿的这后宫,也是初具规模了,看来得跟这家伙学习学习了。

    能理顺诸多情人的关系,对情商的提高自然是大有裨益的,是的,对自己的女人,陈太忠并不是真的想粗放式管理,实在是……他倒是想细化管理呢,这不是……没能力吗?

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就现,其实,和谐的源动力,是来自于刘望男,刘大堂原本的梦想,就是做一个长袖善舞的交际花,现在又是管理着一帮心思百出的小姐,在她不断的努力下,对局面的掌控能力有了极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蒙晓艳虽然性子有些急躁也有些傲慢,可刘望男本来就是迎逢人出身的,对付她真的是太容易了,而蒙老师对这两人的存在,也早有心理准备,虽然心中止不住地泛酸,可表面功夫却是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于是,三人眼下出现这种水乳交融的场面,倒也算不得稀奇了,甚至,在不知不觉间,刘大堂在蒙校长的嘴里,也变成了“望男姐”。

    陈太忠看着她们折腾得热闹,手里拿着手机,又开始琢磨了:这个“太忠库”的揭牌仪式。该邀请些什么人呢?

    吕强已经说了,他能请到的,最多也就是红山地代理区委书记王小虎。段市长倒是跟吕总有点交情,但邀请段卫华的话,他的面子或者还不够。

    ----才屁大地一个水库,王书记出面已经很给他面子了,邀请堂堂的凤凰市市长出面?姓吕的你还想啥呢?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自认能请得动段卫华,不管怎么说,通过杨倩倩这个传声筒传话,有些话还是可以说得随意一点的,可是,王小虎算是章尧东一系的。要是能请到章书记,那就比较完美了。

    但章尧东那里。找吴言递话却是不太合适。而且说句实话,从个人感情上来说,陈太忠也觉得。自己跟段卫华要更熟惯一点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可以直接去找章尧东的,反正章书记对他也表现了关爱之意,可是,这事儿里面有点没办法说的东西。万一章书记想。“小陈为什么不让这个水库叫尧东库呢”?这岂不是会很麻烦?

    搁在以前,陈太忠大约不会怎么考虑。直接就请段卫华去了,可现在他混迹官场一年多,大大地长进了,自是要细细琢磨一下,该怎么样才能把事情办得更圆满周全一些。他正在这里对比两个方案的可行性,耳中却不小心听到蒙晓艳轻哼一声,“……哼,太忠最不知足了,今天,我又看见一个特漂亮的女孩,还是素波的,跟他勾勾搭搭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你都说漂亮?”刘望男用吃惊的眼光看着她,不过陈太忠一眼就看出,她地吃惊,略带了一点点夸张地成分,“那得是什么样的女孩啊?”

    “你俩不信的话,问太忠啊,”蒙晓艳一转头看向他,“太忠,你还没告诉我呢,你跟那个荆紫菱,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第一次见她,”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一听见女人拈酸吃醋,心里就想冒火,他不耐烦地皱皱眉头,“我都说了,王玉婷和我搭过班子嘛,荆紫菱地爷爷荆以远,是王玉婷老爹的老师,就这么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“荆以远?”丁小宁听得就是一声惊叫,她虽然很早就浪迹社会,但甯家的底子还是保留了点,小时候也算得上家学渊源,“你说的,是那个书法大师吗?”

    “呀,这个名字,我可是听我爹也说过,”蒙晓艳被她一提醒,登时就想了起来,“他跟我爹还认识呢,好像是……吉建新还跟他学过两天书法。”

    吉建新就是政协的主席,学识渊博文采出众,吉系地领军人物,在凤凰市官场颇孚人望,章系、段系和秦系都不怎么招惹他。

    可陈太忠对此人不感兴趣,一想到项大通地做事,他就觉得,吉系估摸着也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的那种,表面雅致高洁,背地里满肚子坏水儿,反倒不如秦小方,“秦好钱”----起码做小人也做得比较坦诚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书法?陈太忠猛然想起来了,“太忠库”不也得立个碑什么地?嗯,眼下看来,找荆以远要几个字,倒也风趣得紧嘛。

    老荆的书法,既然是蒙通认可,又是值得吉建新学习的,那肯定是不含糊的,想到这里,他马上又拎了电话,跟吕强打问一下,碑立起来没有。

    石碑倒是做好了,不过上面的字儿还没着落,因为“太忠库”的名字,还没上报乡里呢,吕强原本计划着,上面整几个正楷字也就完了,关键是碑文上,是要提一下陈村长和吕总的大名和事迹。

    一听说陈太忠打算请人题词,吕强当然是无所谓的,“这无所谓,不大的一个碑,刻几个字可简单了,有几个小时就搞定了,最好请名家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放下电话,转头看看,却现三女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,表情异常地怪异,他下意识地抹一把脸,“我脸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三女被他这动作逗得忍俊不禁,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登时就是满室的娇躯乱颤,笑靥如花,好一阵,丁小宁才问了,“太忠哥,你这是要去找那个荆紫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有事找她嘛,她爷爷字写得很好,我要他帮我写个碑文,咳……”陈太忠点点头,解释了起来,不过几句之后,他隐约觉得,自己这么做实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欲盖弥彰,索性干咳一声,闭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说你要做别的啊,”蒙晓艳笑嘻嘻地答话了,平时她倒很少这么说话,不过眼下有了同盟军,说不得就要做个怪,用一种戏谑的眼光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表情啊,我真不待见,”陈太忠脸色一沉,转头看看十七,“我说,你回避一下!”

    十七本来正坐在那里,美不滋滋地抱着一瓶洋酒在那儿摩挲呢,听到这话抬起头来,一脸的奇怪,不过看到陈太忠脸色不好,他只能嘀咕一句,转身出门了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更摸不着头脑了,只是,看陈太忠绷着脸的样子,谁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,”陈太忠冲蒙晓艳勾勾手指头,蒙晓艳迟疑一下,左右看看,现丁小宁和刘望男都噤若寒蝉,撇撇嘴,磨磨蹭蹭地站起身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笑话我?我要惩罚你,”陈太忠的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,手一指身边的沙,“趴下,撅起屁股,我要打你屁股!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丁小宁“哏”地一声笑出了声,其实三人中,她对陈太忠的喜怒的感觉最敏感,所以刚才太忠哥绷着脸说话,她并不怎么担心,她最害怕的,是他笑嘻嘻地说话。

    蒙晓艳这下也知道,陈太忠是在开玩笑了,不由得狠狠瞪他一眼,高高地噘着嘴俯下了身子,包厢内的空调温度十分高,她只穿了紧身的羊毛衫和高腰弹力裤,一时间,挺翘的臀部,显得越地丰润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抬手,居然扯下了她的裤子,经过若干天的实战,他对蒙晓艳的着装习惯和身材已经了若指掌,所以,他这一扯实在恰到好处,不但外面的裤子被剥了下来,里面的紧身塑身裤连着小内裤,统统被扯了下来,一个白生生、浑圆的臀部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蒙晓艳可没想到他来这么一下,登时身子一挣,就想直起腰来,谁想一时间却是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不乖的,就要打屁股,”陈太忠伸手轻抚一下,暗赞这皮肤软绵细腻弹力十足,下一刻,他抬起手来,不紧不慢地来了三下,“啪啪啪”,却是温柔得有若**一般的力道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,他却没有收手,而是继续在那圆润雪白的臀部上抚摸着,蒙晓艳被他打得心中一荡,又被他抚摸得又酥又麻,身子一软差点栽倒在沙上。

    想着一边还有两个不熟悉的人在观看,她恨不得一头扎进沙靠背里,可奇怪的是,她居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开始疯狂地涨,而且身体内部,有液体在急地向外涌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