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避实就虚(书号:760

第四百三十九章 避实就虚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可是,这世界上的事情,还偏偏就这么古怪,项大通为人,一向以文雅自夸,以高洁自矜,一般情况不难为人,但也不帮人,他同曹小强的关系,真的非常一般。

    项大通的妻妹多敲了恒泰三十万出来,他不可能不知道,但他还就偏偏装做不了解的样子,在阳光小区的筹建过程中,他基本上是属于算盘珠子----拨拉一下就动一下那种,平日里对曹总也是不冷不热的。

    尤其让曹小强郁闷的,就是今天,陈太忠在阳光小区飙,项区长先是隐隐有推脱之意,推脱不过也是随便问问就完了,连个所以然都不向他交待一下,似此情况,曹总怎么可能没点意见?

    当然,曹小强报出这俩人,也有考校陈太忠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项大通没帮成曹总,但曹总还是知道了,陈科的关系目前就在横山区,姓陈的你不是能吗?那我报个横山区的区长出来,你想怎么着,随你啦。

    至于说刘立明,那却是级别在那里放着呢,项大通只是个正处,刘立明却是正厅,陈太忠你要是敢打刘主任的主意,那我曹某人就只有“佩服”两个字儿了。

    他正美不滋滋地看着陈太忠,期待着对方灰头土脸的表情呢,谁想那厮居然笑眯眯地反问了一句,“曹总,你说的白字黑字是什么啊?他俩写的条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条子,是收据,”曹小强自然要解释一下,那二位跟他不但不熟,还没什么统属关系,“他俩怎么会写条子?我是说,我这儿有当事人的收条啊,他们收了拆迁费。总要留点什么吧?”

    ,没啥用嘛,陈太忠第一反应就是这个,不是刘立明和项大通亲手写的条子,那真的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曹总自然看出他的不以为然了,肯定要分辩一下,“他们的拆迁补偿,远远过市里规定的标准啊,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啧。”陈太忠咂咂嘴,一时有点意兴索然,于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算,好吧,聊胜于无吧,你什么时候把这个拿给我?”

    “拿给你?”曹小强又吓了一跳。随即很坚决地摇摇头,“这些东西公司都下账了,原始凭据没办法拿出来,要不……给陈科你一个复印件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原件,你拿复印件下账好了,”陈太忠地回答。一点都不客气,两年多以前的帐了,谁还看啊?

    看到曹总有点迟疑,陈太忠少不得又得寸进尺一下,“真的曹总,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,别跟我说就这俩人跟你这儿弄了点好处,我估摸着。你是跟这俩人不对劲吧?再多的……还要我说吗?”

    他这只是敲打敲打的意思,人家把嘴闭得那么严实。估计再掏出点东西也不现实了,当然原本他可以不说这些,但眼下开口用意很明显,就是敲出这两张收条的原始件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曹小强低头沉思一阵,终于狠狠一拍大腿。抬头看看陈太忠。“好,陈科你既然这么说了。那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了!”

    事实上他并不是很担心陈太忠会拿这件事来做文章,写收条的毕竟不是那二位的直系亲属,丫真要拿这东西达到什么目的,似乎也不是很容易地。

    当然,更关键的是,曹总觉得,自己没将那些干股持有人的身份和所占比例说出来,应该是打消了对方事先策划好的某些算计,虽然他在他看来,嘴上说说更不具备什么效力,但官场中的云谲波诡,他也是深知的。

    既然猜不到目的,那曹总能做地,就是尽量不按对方设计的套路走,“避实就虚”他总还是会的,所以别看他似乎很是下了点决心,但其实……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陈太忠笑笑,没有接这个话茬,不过他笑容里有些许的不屑,简直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了:跟我做朋友?老曹你还差点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吕强,“太忠,这个月十号,水库地揭牌仪式就要举行了,有兴趣参加一下没有?”“不是吧?这么快就修好了?”陈太忠对这个消息有准备,不过,水库修不了这么快吧?“老吕你不要祸害我啊,你想想那个名字,我合适去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修得好啊?不过主体是差不多了,”吕强轻笑一声,“这不是白凤乡政府要做年度工作总结吗?所以让我尽快把水库的名字定下来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跟你客气了,你不来是最好的,”吕强止住了笑声,开始一本正经地说话了,“不过,你可得帮我找俩够份量的客人,我吕某人好不容易做点回馈社会的实事儿,那是要大力宣传一下,不要寒了我们这些热心公益事业的商人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笑嘻嘻顶他一句,哥们儿我还指着这个成名呢,“不过,请谁和通过什么渠道请,那我得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他必须要考虑避嫌,炒作是应该的,但要是炒作得不好,被人现了,那可就成了丑闻,难免要贻笑大方了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他才意识到,眼前还有一位老总呢,正要抬手请其上路,猛然间却意识到一件事情:吕强是卖水泥地,曹小强是盖房子的,那啥……比较相得益彰嘛。

    “曹总,忽然想起个事儿来,”陈太忠一拍自己脑瓜,“我这来电话地朋友,是卖水泥的,以后你的水泥,都上他家的货行吧?”

    我靠,不是这样吧?曹小强有点傻眼了,“谁家啊?最好是有点名气的,不是我矫情,太小地厂子地东西,我这儿真不合适用。”

    “厂子不小啦,凡尔登水泥嘛,刚才打电话的是老板吕强,我地老朋友了,”陈太忠自顾自地叨叨,“价钱我能让他给你优惠,不过,你别拖欠人家款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曹小强有点犹豫,他心里就不痛快了,“我这人一向讲究,这么着吧,你要答应我的话,那两百万,我给你减免一百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你还不如不减免呢,曹小强心里嘀咕,盖房子,水泥、石头、沙子和钢材,那都是大头里面的大头,现在经济不是很景气,虽说水泥算是比较俏的,可是,他原本也能拖欠厂家的货款的,这么一来,损失可就大了去啦。

    但是,陈太忠已经话了,凡尔登水泥的口碑,在凤凰市一向也还可以,恒泰集团用凡尔登的水泥也不算太少,只是货款拖了有百十来万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曹总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?只能点头了,“嗯,在商言商,同等情况下,我一定会照顾吕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那这件事儿就这么着吧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顺手挠挠头,“嗯,对了,那些民工,搞定了以后,记得让我朋友认认人,还有,今天那些动手的保安……算,给你个面子,全换了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叫给我面子?曹小强一时有点无语,这五毒书记,还真不是一般的嚣张啊,他张嘴想说点什么,可是看着对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终于横一横心,“那您忙,我就不打扰了,告辞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钱和条子,给了十七就行了,呵呵,你不会要他也打条吧?”陈太忠最后一句风凉话,说得曹小强背心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曹小强走出幻梦城之后,嘴一直闭得紧紧的,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直到坐进他的奔驰车里,提心吊胆的楼春雨终于问了,“那个……曹总,谈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出乎楼副总的意料,曹小强没有再对他责骂,而是苦笑一声,若有所思地看着车窗外,轻叹一口气,“这哪儿是什么五毒书记啊?简直是流毒肆虐嘛……唉,咱们怎么就招惹了这种流毒?”

    曹总并不知道,他这随口的感慨,慢慢地口口相传了出去,逐渐地,陈太忠“商场流毒”的恶名,也逐渐地为人所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在阳光小区物业里的人,全撤走,换人,”曹小强想想,还是有点不放心,说不得只能再交待得细一点,“以后小区里,有什么事儿,先去看看那个女人的意思,千万别再出乱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得,就他这么一句话,丁小宁日后就成了阳光小区“业主委员会”的一员,不过好在小丁同学只关心自家的事,对别人的事儿不怎么上心,后来,她又遭遇了两个打着歪心思的业主的纠缠,最后还是华泰物业出面,将那俩不开眼的色鬼呵斥了一番,那就越是后话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