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唇枪舌剑(书号:760

第四百三十八章 唇枪舌剑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在来的时候,就想起了答应带给十七的酒,少不得就从须弥戒里取出了点在后备箱里,也省得那厮见面之后聒噪。

    可曹小强一见这架势,还以为陈科在暗示什么,少不得看看身边的大兄哥,“楼经理,你先出去一下,嗯?”

    陈太忠错愕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敢情这位是要清场呢,禁不住有点惊讶曹小强机敏的心思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当初差点就从商,看来当时的想法倒也没错,做个成功的商人真的是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只是,他眼下是官了,从政显然要比从商划算得多,想到这个他心里不禁又有些自得,冲着楼春雨的背影努努嘴,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的副总,我大兄哥,”曹小强苦笑一声,“也是华泰的老总,这次我让他来,就是给陈科赔不是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看着那猥琐的背影,他摇摇头,“直接开人走,我不喜欢这个华泰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曹小强登时愕然,他猜得到陈太忠会很强势,却没想到,此人会强势到如此地步,自己已经声明楼春雨是自己的亲戚了,丫居然还是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点过了吧?”他是认栽了,可陈太忠如此扫他面子,实在让他忍无可忍,是人就有个火气的,当然,曹总是笑眯眯地说的,只是那笑容实在有点勉强。

    “华泰强买强卖的时候,过了没有?强买强卖不成就打人的时候,过了没有?”陈太忠斜眼看着他,一脸不屑的冷笑,“怎么,只许你们过分,不许我过分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民工……”曹小强想狡辩一下。

    “再跟我说这个。我拔腿就走人,你这不是侮辱我的智商吗?”陈太忠抬手一指他的鼻子,眼睛瞪得老大,“我跟你说曹小强。不是十七死说活说要我来,我见都不想见你,跟我比,你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别说在官场上混了,就算比钱,陈某人也稳稳地吃定他了。刚才他说自己没钱那是想低调而已,其他的还要比什么?比仙术?

    曹小强见他这么软硬不吃,也有点恼了,只是他还真不敢站起身就走人,说不得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,“好吧,我承认,是华泰地错,不过。那不是不知者不怪吗?这世界上,有不犯错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,眼下陈太忠的火气其实并不是很大,陈某人一旦真的打定主意祸害人,脸上是绝对露不出什么表情地,现在丫不过是很简单的愤怒。

    这还像那么回事,陈太忠倒是没因为这个解释而生气。若是眼下曹小强还那么软弱,反倒是会让他心中更为不耻。他抬抬下巴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“你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科你的三个条件,我打算答应两个,两百万和抓人。”这时曹小强想起了十七的话来。索性实话实说了,“华泰我没办法解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还算痛快。”陈太忠眉毛皱皱,不置可否地咂咂嘴巴,“那你打算把这个条件换成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换条件?曹小强的眉毛扬扬,随即苦笑一声,“这么说吧,不怕陈科你笑话,我还真不知道我能许什么条件,要不您先说说?”

    哎,这倒是闹心了,陈太忠撇撇嘴,心里一时拿不定主意,他那话不过是随口一说,可听曹小强这么一说,反倒像是自己在处心积虑地琢磨什么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厮地误会,他是不会去解释的,哥们儿就处心积虑了,你咬我啊?可这么一来,他要提得条件不太合适,岂不是要被对方小看?

    陈太忠是最不愿意丢人的,所以他要仔细琢磨一下,方肯回答,其实他没意识到,在内心深处,他很想跟这个成功商人别别苗头,以显得自己当初在凤凰大学门口的选择,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可是,看着他在那里沉吟半天不语,曹小强有点受不了啦,禁不住哼一声,隐隐地提示一下,“陈科,这恒泰也不是我一个人独资搞的,里面可是还有些干股呢,这个……你应该想得到吧?”你这……是在威胁我?陈太忠眉头一皱就想翻脸,可是下一刻,他马上意识到了一些东西,哈,这不是就是哥们儿想要的条件吗?

    “好吧,换个条件,呵呵,”他笑眯眯地点点头,看着曹小强,“华泰可以保留,不过,我想知道,你那儿干股的组成比例,还有名单……这个不难吧?”

    “陈科,您这么一搞,我还不如解散华泰呢,”曹小强听到这个要求,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,这个家伙胃口有点太大了吧?“您觉得……我把这些告诉你,我的公司还开得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,”陈太忠脸色一整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其实呢,我就是好奇而已嘛,你觉得,我这么一个小科长,还能掀起多少风浪不成?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,他确实挺好奇地,当然,他的深层目的,跟曹小强想得也差不多,曹总是怕他憋着劲儿去害人,他想的则是手里留上点证据----万一有不时之需,总可以拿来用用吧?

    “算,这个话题真的没法谈,”曹小强将尺度把握得极好,他摇摇头,苦口婆心地劝说,“再说啦,干股只是口头协议啊,莫不成,你以为我手里真有白纸黑字的协议书,章尧东占了多少,杨锐锋又占了多少不成?”

    呃,这个情况,哥们儿倒是疏忽了,陈太忠暗暗地自责了一下,脸上却不动声色,还是那份阳光灿烂的微笑,“哈,我想曹总你是误会了,我只是想随便听听,你愿意说固然好,不愿意说,那也无所谓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脸色一变,“可既然你这么说,我实在是想不出你这儿还有什么我感兴趣地东西了,要不这样,咱俩今天只当没见过,阁下好走,我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**裸的威胁了,你说不说给我听?不说地话,就没得谈了。

    曹小强心里这个苦闷,那就不用提了,他当然不敢走了,可是要留下来的话,他就必须要在讲清楚干股比例和放弃华泰公司之间做一个选择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把一些干股讲出来也不打紧,口说无凭的玩意儿,追究起来倒也不怕,不过越是如此,他越是觉得,这事儿不是很地道----有古怪!

    搁给别人,口说无凭就是口说无凭了,不过以眼前这个家伙的能力来说,没准真能靠了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掀起滔天巨浪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不可避免想到了来之前杨锐锋地提示,杨副市长还要他让陈太忠打收条呢,两者相较,高下立判!

    亏得我没说让陈太忠打收条!想到这个,曹小强禁不住有点暗自庆幸,这陈某人做事实在是太古怪了,蛮横中带点精明,精明中又带点莫名其妙,万一我说要收条,估计比现在还要难堪十倍吧?

    可是,想到收条,倒是让曹小强记起一件事情来,“对了陈科,你不说我倒是忘了,我有手上还有点东西呢,那可是白纸黑字地真凭实据。”

    哦?陈太忠眉毛扬扬,看看他,又耷拉下眼皮,点点头,虽然没说话,但勉强算是个“我听你说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建阳光小区地时候,不是要拆迁吗?”这通邪火,憋在曹小强心里也有段时间了,“有人以权谋私,非要我们恒泰对某些房产,做出远远高于市场价的拆迁补偿,这个……你有兴趣听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以权谋私?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下意识地点点头,心中就有了些许的期待,这个家伙,能泄露出谁的把柄呢?

    “一个是横山的现任区长项大通,一个是人大的主任刘立明,”曹小强惦记这俩人好久了,“刘立明的妻弟和项大通的堂兄住在这片儿,多要了我们公司五十多万的拆迁费。”

    刘立明和项大通?听到这个,陈太忠的脸色,就带出了一些期待的表情,他对项大通很不感冒,刘立明嘛……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两个人,那他一定是要听听的,朋友的信息或者没必要去打探,但对手和潜在对手的信息,那是知道得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曹小强牵出刘立明是很正常的,两人没什么交集,看在正厅的面子上,曹总多付了二十万,却是连个谢字都没换回来,心里不堵才见鬼了呢。

    可按道理来说,他是不该把项大通拽出来的,阳光小区毕竟是在横山区,无论如何他也应该同项区长搞好关系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