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好贵的两拳(书号:760

第四百三十六章 好贵的两拳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曹小强的起家,也有点传奇色彩,十多年前,他原本是天南省老干部活动中心的放映员,放电影、录像兼舞台音响的,不过,老干部活动中心是对内的,他的工作一个月也就开张四五次,所以很清闲。

    工作既清闲,而他手上的带子又多,而且很多那种市场上看不到“内部带”,所以跟他借带子的人很多,而且不乏那些想花钱买他手上带子的人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曹小强就开始琢磨了:为什么不搞一批带子自己来卖呢?反正不愁销路,自己又有的是时间。

    勤于思考的人有福了,他原本接触的就是这一行业的人,先走一步优势无穷,到后来,他甚至在南方建起了自己的盗版录像和盗版碟生产线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行风险也大,当国家开始严打盗版的时候,他适时地收手了,卖掉生产线回到了天南,经过一个老干部介绍,认识了凤凰的老乡章尧东。

    章尧东一开始,也并没把他当作一回事,不过曹小强属于那种爱动脑子善于钻营的家伙,手里又有点钱,赶上这经济挂帅的时候,没费多少劲儿就在凤凰搞起了房地产。

    同别人不同的是,他回来的时候,手里就已经有六七百万了,总比那些空手套白狼的家伙招人待见一些,所以前两年贷到了点款子,搞了这么个小区。

    论实力他也算凤凰市数得着的人物,其实这时候贷款搞房地产,净利润并不算很大,大部分利润都交给了相关人等和部门,可是他的盘子大,影响力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恒泰房地产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,曹小强的姐姐、小姨、大兄哥都在管理层,不过,曹总的规矩大。五万以上的款子,必须得他亲自批复。

    所以,基本上在第一时间,他就知道阳光小区出事了,有个什么五毒书记的女人在那里挨打了,对方提出三点蛮横地要求,而且还吓走了来搞事的十七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他肯定是先找横山区的区长,结果人家一听这名字,就有点吃惊。只答应帮关说一下,果不其然,接下来项大通区长反馈回来的信息,说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这就让他有点恼火了,然后他搬出了姐夫的好友,自己也见过几次的警察局副局长王智宏,王局倒是去了现场,不过现场打回来的电话也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。他就只能硬着头皮去给章尧东打电话了,结果章书记一听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登时就沉默了一下,随后才问,“被打的那个女人。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这个,曹小强还真不知道,不过,他有意地强调了一下,“尧东书记,那女人真的只是轻轻地捱了两拳,一点事儿都没有,陈太忠他要我们一百万。还要我地物业公司撤出小区!”

    我靠,你哪儿知道陈太忠身边的女人。个个都是惹不得的?章尧东轻叹一口气,“我说小曹啊,你的人也忒下作了点,连女人都打?你先把情况搞搞清楚,再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放了电话。章尧东下意识地算算。唐亦萱、蒙晓艳、合力的丁小宁……或者还要加上老段那个干女儿,靠。不算不知道,一算还真的要吓一跳,这陈太忠认识的,怎么全是这种女人啊?

    祖马正要给自家的领导楼春雨汇报呢,却不防大老板将电话打了过来,他仔细转头看看那俩女人,说不得只能口上形容一下,“一个女人是……后来又来个女人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去查一查业主资料啊?”曹小强快要抓狂了,“把房号告诉我,我自己去查!”

    于是,章尧东很快就接到了曹小强第二个电话,一听被打地是丁小宁,章书记就有点闹心,然后,好死不死地,曹总提了一句第二个女人,又形容了一下穿着打扮和相貌。

    章尧东从三十九号出来才几个小时,当然记得蒙晓艳的相貌和穿着,一听说蒙晓艳也在场,心里这点麻烦就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“啧,不是我说你,小曹啊,你的人得管管了,这样下去真的不行,”章书记叹口气,才说要拒绝,脑子一转,又将事情推了出去,“这种事,属于政府工作,我不太好插手,你不是跟杨副市长关系不错吗?要不你找找他?”

    这就是推了我了,曹小强心里明白啊,章尧东的强势,凤凰市里差不多点地人,哪个不知道?什么不方便插手?你的字典里有“不方便”三个字儿吗?

    可是听起来,章尧东还没把话说死,曹总琢磨一下,决定给杨锐锋打个电话求救,怎奈,杨锐锋一接到电话,听到陈太忠三个字,很干脆地就推掉了,这两天市里的动静他自然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,小曹,不是我不帮你,那家伙背后有人,能大事化小还是化解了的好,嗯,不过这样……他收钱的时候,你要他打收条,有了收条我才方便帮你出面。”

    杨锐锋想得不错,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干部,只要在经济上犯错误,被人拿了现行,那就无论如何不得翻身了。

    章尧东把事情推给杨副市长,其实也没安什么好心,杨锐锋要是想跳出来硬扛陈太忠,他自然乐得一个“静观其变”,反正已经是要被牺牲的主儿了。

    要是杨锐锋不想扛----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,章书记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,那多少也会促使陈太忠跟杨锐锋矛盾更尖锐点,也正是因为这么想地,所以他并没有戳穿蒙晓艳的身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更方便抽身其外了,眼下虽然事儿多,可也都不算什么大事,凤凰市地班子里,有那么个把垫背的够了,总不能搞得乱七八糟的吧?

    杨锐锋的反应,还正中章尧东的下怀,所以说,这人实在是有点不够聪明,甚至,曹小强都判断出来了,八成,杨副市长不是陈科长地对手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章书记明显是很忌惮这人地,而杨锐锋虽然有胆子算计此人,可是,你一个堂堂的副厅级地副市长,要靠着拿了受贿证据才敢整一个小科长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这五毒书记,不是一般地不好惹!

    想到这个,曹小强叹口气,这种事他不是没遇到过,在阳光小区开之前的拆迁过程中,他就遇到了俩不含糊的主,有背景的那种,为了避免得罪人,他多花了五十万才把那两尊神请走,花钱,他是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可眼下这钱,花得有点太憋屈了吧?这又不是征地,只是简简单单地打了一个人两拳,就要花一百万?这让他感觉有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其实,他在省里还认识几个老干部,不过这年头的官场实在太现实了,人走茶凉一点都不稀罕,他最少听说过五六起老干部下台之后因没人迎逢,导致在一两年内郁郁而终的例子。

    当然,曹小强认为,自己要是真下狠心去打通路子,倒也未必就难为不了陈太忠,可那不但耗费时间,花费也不会少很多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陈太忠在凤凰市的黑道上,能量太大了,典型的“官匪一家”,他的阳光小区想继续开下去,得罪五毒书记就太不理智了。

    要不,找十七帮着说合说合吧?五毒书记可是他老大来着,想到这儿,曹小强恨得牙根儿直痒,喊来了自己的大兄哥楼春雨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你啊,要不别人都叫你愚蠢楼呢,”他指着楼春雨就是一阵大骂,楼春雨是恒泰公司的副总,华泰公司的老总,“你说说你,什么路子不好走,非要歪门邪道地去搞那点小钱,你知道公司现在多被动吗?”

    楼春雨长得瘦瘦小小的,远不如他妹妹好看,从他身上一点看不出“小楼一夜听春雨”的诗意,猥琐劲儿倒是十足。

    他生于五八年,长成这样,据说是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,营养没跟上的缘故,不过此人心性倒还算坚韧,除了手脚不太干净之外,倒也没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过,不积小钱就没有大钱啊,”虽然对这个妹夫颇有点忌惮,可楼春雨还是嗫嚅着反驳了,“再说这个物业,别人都是这样搞的,当时我也经过你允许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致富者,虽然是沾了不少政策的光,但不可否认,那些不靠关系,硬生生闯出一片天下的主儿,一般都具备了锱铢必较的品性,曹小强也不例外,该花的钱舍得花,可能赚的钱,也一个子儿都不放过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