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很好说话(书号:760

第四百三十五章 很好说话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一百万----恒泰肯定不差这么点钱,王智宏也清楚,不过要让华泰出这笔钱,恐怕那就难得多了,毕竟物业公司的油水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可是陈科,”他寻思半天,终于叹口气,“唉,按说你朋友也不是缺钱的,大家都身娇肉贵的,这样行不行,看我面子,五十万,这事儿我拍胸脯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是遇到陈太忠了,遇到别人,王智宏肯定不会如此地大包大揽,可见促使他前来说合的力量还是比较强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他这么一力揽下来,对恒泰不但算是个交待,也在未来有了抽身的理由,恒泰的曹小强若是不肯认账的话----靠,我一个副局长的面子不值五十万?

    当然,一切的一切,还得眼前这个家伙肯买账才行。

    “我那朋友,是合力的董事长,肯定不缺钱啊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“合力汽修厂的董事长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我靠,合力汽修厂的董事长?王智宏登时就觉得全身凉,常三的案子,现在还在收集证据中,不过他知道,这次市里肯定是要找那么一两个垫背的出来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丁小宁,再看看蒙晓艳,一时有点眼花,两个漂亮女孩子嘛,他轻轻一捅陈太忠,“那个年纪大点的……就是合力的董事长?”

    其实蒙晓艳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大,只是她的身材比丁小宁略略惹火一些,再加上丁小宁一脸的清纯,两条腿又像没育完全的小姑娘一般地笔直修长,搁给外人看,大多会认为蒙老师的年纪会大点。

    王智宏这么说,并不是说一定要知道谁是董事长,更多的原因是,他想把话题从那个“五十万”上转开。去***吧,这帮家伙也真够不开眼的,专找要命地主儿玩。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了。陈太忠若是答应了这五十万,那自己算没白关说,要是不答应,这个话题他肯定是不会再提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个老师。跟王局关系好,”陈太忠冲他笑笑,他不用转身,也知道王智宏指的是谁,不过他一转身,却是吓了一跳,蒙晓艳和丁小宁两人隔了有起码一米远,而且身子都是略略地侧斜着,隐隐有背靠背的架势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景。他登时就有点恼了,我靠,你俩也不至于这样地吧?在别人面前,这么扫我面子,要我下不来台?我刚才不是说了,要你们做好朋友的吗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的脸就拉下来了。他恨恨地瞪了两人一眼,心说这俩丫头我回头得好好收拾收拾。不过,眼下却是不宜火。

    他又转头回来,强做出一副笑脸来,试图挽回自家面子,却是恼怒之下。不小心泄了点东西出来。“嗯,蒙校长跟刘副局长关系也不错呢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智宏一开始却是没注意他的话,他看着那俩小姑娘挺有意思,本来是谁也不搭理谁,可陈某人地脑袋转了一下,那俩明显地愣了一下,然后迅地相互递了一个笑脸,开始笑吟吟地对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蒙晓艳对丁小宁有点抵触情绪,所以就一直冷着脸,丁小宁原本是想跟她和睦相处的,可看到她这副模样,女光棍的脾气作,一时也针锋相对地漠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俩虽然各有想法,却都没有放弃对陈太忠的观察,看到他沉脸了,一时间心里就忐忑了起来,蒙晓艳是最怕陈太忠翻脸的,说不得偷眼看看丁小宁,现这狐媚子也转头,立马送了一个笑脸过去。

    通过这个现象,王智宏马上就判断了出来:敢情,这俩女人,应该跟陈太忠都有点亲密关系,正相互争风吃醋呢,结果被那厮一眼看得就乖乖的了。

    这陈科……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啊,一时间,王副局长有点佩服他了,两个女孩,任何都是年轻人梦中情人的那种,居然被他收拾得这么服服帖帖?

    唉,老了啊,王宏伟心里感叹一下,不过,那个老师……嗯,还是个校长?应该是争不过那个青春的董事长吧?慢着……这个校长,姓蒙?还跟刘东凯有关系----那啥,这不就是前两天打了民工的校长吗?

    市局里都是各管一摊,除了大事,谁也没心操心别人地事,不过,那两天王宏伟和孙培安不在,而市局门口总有一个吊了膀子的民工在那里哀嚎,让人想不注意都难呐。

    王智宏随口问了一下,才知道是刘东凯出马,拘了一帮民工回来,是个不太要紧的事,连群体**件都算不上,可奇怪的是,刘局拘回来的是被打的一方,打人的却是早早地就放走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一打听,才知道这事儿不但有那个瘟神参与,而且那十中姓蒙的主任可能来头极大,是王局一手遥控安排地,有人分析,极有可能是以前地委书记蒙通的女儿。

    现在他觉得,自己的脑子里又有点缺氧了,那啥……蒙通的女儿和合力的董事长,好吧,这件事我是真地不管了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王智宏当着陈太忠面就拿出了手机,拨通了电话,“曹总吧?你好,现场我来了,你地人……办事太不着调了,这件事我实在没办法帮你,我劝你还是好好地对方沟通一下吧,当事人我认识,嗯……算是比较好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他冲着陈太忠笑笑,“哈,陈科,咱们一直没好好地坐坐呢,改天抽个时间?我请客。王副局长讨好地意思,一览无遗,当然也不无撇清之意,看看,我可是当了你的面儿,回绝了他呢。

    人家做得这么漂亮,陈太忠当然不能说什么,说不得又跑到林肯车后备箱里,假惺惺地“掏摸”了两瓶洋酒出来,“哈,今天顾不上了,改天一定请你坐坐,这点小意思,算我个心意。”

    王副局长平时爱喝两口,虽然他喝的一般是“五粮液”“茅台”一类的白酒,不过他对洋酒也有一点点研究,一眼就看出来,这东西实在有点烧手,“太贵重了吧,陈科?”

    “没几个钱,拿着吧,撞见就是缘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把酒塞进他怀里,“来一趟,还能让王局空手回去?”

    让回去就行!听见这话,王智宏就笑纳了两盒酒,他最担心的,还是陈太忠拉着他在这里做个见证,他是一个比较讲道义的人,这种人在官场上虽然不多,但也绝对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接下来,怕是曹小强就要出马了,王智宏自然不想留在现场,虽然从这几天凤凰市生的大事来看,他知道陈太忠的背景极深。

    王副局长非常清楚,以曹小强在凤凰市的人脉和交际,未必就撼动不了陈太忠,可是在这件事中,陈太忠占了理,那曹总估计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世界上还是有道理存在的,之所以有那么多不讲道理的事儿出现,无非是某些人没有主张道理的能力而已,像曹总和陈科的能量基本上旗鼓相当,自然是具备了说理的条件。

    而且,王智宏更知道,眼下凤凰市正是多事的时节,里面颇有点关节,是要仰仗陈太忠来打点润滑的,他相信,就算曹小强找上章尧东,章书记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为难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走了,”他笑嘻嘻地冲陈太忠点点头,又抬手一指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主任,“你就是祖马吧?真是不知道死活,我懒得说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状似骂人,其实就是泄露了一个明显的信息出去,我能知道你丫叫啥,肯定是来帮你们的,不过,你现在惹的这家伙实在太大个儿了,对不住了,你自己再想办法吧!

    看着两辆警车一溜烟地离开,陈太忠恨恨地撇撇嘴,“我很好说话……我很好说话吗?”他对王智宏这个评价,一直耿耿于怀,这原本是个褒义的形容,可撂倒官场上来说,他反倒觉得,这话更像是一种侮辱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挺好说话的啊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蒙晓艳凑了过来,笑吟吟地接口了,她甚至转头冲丁小宁眨眨眼,“呵呵,是不是啊,小宁?”

    丁小宁被她这谄媚劲儿弄得愣了一下,她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,终于点点头,“没错,我招惹太忠哥那么多次,他也没把我怎么样,确实挺好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他好说话?我靠,你俩纯粹胡说嘛!祖马祖主任在一旁听得想跳脚大骂,却是又不敢,说不得只能再次摸出手机,走了开去。

    他要向公司反应这里的最新情况,却不知道,现在的曹小强,正在办公室里跳脚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