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二十九章 双规吧(书号:760

第四百二十九章 双规吧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秦小方进了三十九号!

    虽然市委大院都是一栋一栋独立的小别墅楼,一排排之间间隔很宽,等闲少见到人来往,但是,他走进去的时候,最起码有两位数的人在不同的角度看到了。

    十来分钟之后,他出来了,满脸笑容、点头哈腰地从院子里出来了,接着,下一个人又开始揿动三十九号的门铃。

    眼下是饭点儿,蒙书记肯定是要吃饭的,但这个当口儿,还是有人敢按门铃,大家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,仔细一看,谁呀?哦,原来是戎艳梅,嗯……情有可原啊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阵,戎艳梅悻悻地出来了,却正好撞到“无意”中路过此地的章尧东,章书记看看她,皱着眉头说了两句什么,大家都看得到,戎书记的脸变得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等戎书记离开之后,章书记站在当地皱着眉头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接着,章书记摇摇头,眉头就那么一直皱着,走到了三十九号,迟疑一下,还是揿动了门铃……

    蒙勤勤真的有点坐不住了,她才说要出去呢,结果家里就接二连三地来人了,来的人似乎都想解释点什么,虽然他们很惊讶地现,蒙书记其实并没有来到素波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严自励在啊,在天南省,若说有人比蒙艺更吃得开的话,那就是严秘书了。蒙艺做事,多少是有章法可循的,约束他的条条框框也多,所以。在某些方面或者某些事情上。省委书记贴身秘书的能量更大。

    不过老话说得好,有什么样的领导,就有什么样地秘书,蒙艺属于那种不张扬但一看绝对就是不怒而威的主。

    那严自励也是个极为收敛的人,最起码。在唐亦萱面前,他是不会放纵自己的。

    对于凤凰市相关领导地来访。严秘书只是淡淡地解释一下,蒙书记听说嫂子这边出了点事儿,就要自己带着蒙勤勤过来探望一下,并没有别地意思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他就一声不吭坐在那里了。似乎并没有意识到。自己才是今天的主角,而是老老实实地恪守着一个秘书的本份。

    不过。严秘书虽然是这么说,可来的人自然不会真地认为,蒙书记“没有别的意思”,没别地意思的话,怎么会用到一号车?

    章尧东随便聊了两句,然后就试图邀请唐姐和在场地人一起出去吃饭,遗憾的是,就像前几位的遭遇一样,他的邀请被婉拒了。

    不过章书记也没有在意,他笑嘻嘻地同蒙晓艳扯了几句闲话,大致就是问一下蒙校长目前在十中,工作得顺不顺心,还有意无意地提起了陶家兄弟的事儿——不得不说,吴言对章尧东真地很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所以,他呆地时间,就略微长了一点,只是略微,因为再不走就一点了,那他可真的成了传说中地“十三点”。

    才走出三十九号,章尧东就拨通了秦小方的电话,“秦书记,对那个李小文该怎么处理,你们纪检委做出决定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双规吧,我正要向您汇报呢,”秦小方回答得很干脆,去三十九号转了一趟之后,他现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,而且也由不得他犹豫了,他刚才真的是想汇报的,可是那时……章书记在三十九号呆着呢。

    “对这样的害群之马,必须下重手,而且,我要为纪检部门的疏忽做检讨,我真的辜负了组织的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儿以后再说吧,你知道是你的疏忽就好,”章尧东不着痕迹地敲打了他一下,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眼下还不方便动秦小方,“赶快处理李小文,越快越好,必要的时候,可以简化一下流程……”

    简化流程,就是绕过政法委的书记戎艳梅,戎书记在这件事中,已经选错了队,甚至可以说,她是被动地被队伍选中了,谁要她生了一个不开眼的儿子呢?

    不过,她的身份比李小文高太多了,在天南根子也深,章尧东要动她,还真的要走一下程序,当然,最关键的原因还是,戎书记本身并没有犯什么错,“教子不严”在古代才算得上罪名,而且,**人是不讲“连

    !

    简化流程?秦小方苦笑一声,就算不简化,戎艳梅还敢作怪吗?一号车出现在凤凰,已经表明了蒙艺的决心,这时候再给脸不要,难道……非等着蒙大书记亲自驾临凤凰吗?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的交谈暂且不论,三十九号里面也有了点小插曲。

    等章尧东出去之后,蒙晓艳有点受不了啦,她跟蒙勤勤交待一句,“勤勤你呆着,我实在受不了这么多人轮番轰炸,我要走啦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也不想呆着,不过,她好歹知道,自己是代表自己的父亲来的,而眼下,她还得在三十九号坐着,而不能出去到处游玩——那起码是明天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晓艳姐,帮我去看看陈太忠,我答应去了,可现在去不了,你去看看那家伙在做什么,也省得他笑话我不讲信用,”不知道有意无意,蒙勤勤说这话的时候,并没有盯着她的“晓艳姐”看,而是若有所思地赏玩着盆景。

    蒙晓艳听得心里就是一动,隐约觉得有点什么东西不合适,不过,严自励的插话,打断了她的思索,“勤勤说得对,晓艳啊,你去看看陈太忠在做什么呢,嗯……最好能把跟他接触的人记录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下,蒙晓艳算是推无可推了,原本她就想着去找陈太忠呢,只是担心那家伙的操蛋脾气,现在有大旗扯着,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刚要出门,却不防严自励又来了一句,“晓艳,你出去就不用打车了吧?你蒙叔的车,就在门口停着呢,正好小郭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严秘书这么提建议,自然是有他的考虑,蒙晓艳并没有跟家里说,陈太忠拒绝了接车,所以严自励认为,或者陈某人还不知道蒙书记对此事关注的程度,那么他少不得就要提醒这个小科长一声。

    我不管你现在在整什么幺蛾子,我只要你知道,一号车来凤凰了,你和你的狐朋狗友,最好自己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蒙晓艳赶到小雨点的时候,陈太忠却是正愁眉苦脸地正喊人要结账呢。

    大家都听到了,蒙勤勤要来了,可是左等右等,不见人影不见花的,那四位心里就犯嘀咕了:这个小陈科长……是不是在吹牛啊?

    四位里面,王玉婷对他的信任是最高的,两人交道打得多,对陈太忠屡有的惊人之举,她都看在了眼里,当然,让她印象最深的,还是陈某人那次同杨锐锋团长的争吵。

    那次会议之后,她曾经仔细琢磨过整件事情的展经过,诚然,陈太忠是被杨锐锋逼到了墙角,不得不反抗的,但是,换个人来,会将反抗进行得如此彻底和暴烈吗?

    所以,她真的相信,陈太忠身后,应该是有点背景的,高中生做公务员才一年出头,就升职为正科,这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。

    池志刚想说点什么,被她用眼神制止了,可荆紫菱就不管那么多了,看着快一点了,她伸伸长得有点惊人的手臂,又捂住小嘴,懒洋洋地打一个哈欠,“要不咱们走吧?我有点困了。”

    青春美貌的慵懒,那一刻的风情,足以让所有看到的人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没心思欣赏,他觉得有点受伤,人家虽然都没说什么,可他面子上挂不住啊,心里痛骂蒙勤勤之余,只能硬着头皮逞强,“不来更好,我省饭钱……”

    王玉婷见他如此尴尬,倒是有心帮他开脱一下,“紫菱有午睡的习惯,要不陈科,你给那谁打个电话,告她一声咱们不等了?”

    她要是不说,陈太忠还真有这么个想法,可是她这话一说,陈某人很分明地从她眼睛里看到了另一层意思——你随便拨两下号码不就完了?谁知道你打给谁,又打通没有呢?

    我靠,我还就不打了!他真恼了,还偏偏得笑着摇摇头,“没事,不管她了,服务员,买单拉~”

    后面几个字,他喊得异常大声,若不这样,他心里的苦闷实在没个泄的地方啊,不成想,他这一嗓子没喊来别人,倒是让张头张脑到处寻人的蒙晓艳听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哈,太忠,你在这儿啊?”蒙晓艳高兴地过来了,身后还跟着小郭司机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