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甲骨文(书号:760

第四百二十七章 甲骨文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实上,荆紫菱是不满意陈太忠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两人一开始见面的时候,陈太忠显得相当地猪哥,似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他的表情,荆紫菱是不待见,可是到了后来,他基本无视了这个大美女,却让荆紫菱越地不忿了起来。

    荆紫菱是在众人的呵护中长大的,不但相貌身材样样出众,更长了一个聪明绝顶的脑瓜,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,早就习惯了别人的青睐和仰慕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舍不得放她远行,所以大学她就选了天南大学,由于在学校跳过三级,现在她已经是大四了,这三年半的时间里,她收到的各种情书和表白,可以用麻袋来装——两位数的麻袋。

    似此情况,天之娇女荆紫菱,怎么能容忍一个小科长的无视?没错,陈太忠现在又开始冲她笑了,但是,人家是冲哥哥的钱笑呢,而不是冲着美女……抑或是才女笑。

    这让她越地感到无法容忍,这次她来凤凰玩,虽说是想转转山水什么的,但不可否认,王玉婷对陈太忠的推崇,也是促成此行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——“紫菱,我终于见到比你还聪明的人啦”,面对这种挑衅,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虽然当时,她的回答很含蓄,“嗯,这很正常啊,玉婷姐,比我聪明的人应该有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不知道对面的女孩会这么想,他笑嘻嘻地回答了,“呵呵,我肯定跟大家不一样啊,你看,我本来就是招商办的干部。又跟你玉婷姐这么惯,凤凰的投资环境又这么好,呵呵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说得荆紫菱越地咬牙切齿了起来。嗯。你这态度越来越好了啊,她虽然脑瓜聪明,在待人接物上却是没下过什么功夫,还正是那种天真烂漫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说了不算啊。是我哥哥的钱呢,”她冲陈太忠撇撇嘴。一个小小的酒窝在她地左颊若隐若现,“他不怎么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说的也有几分真实。兄妹俩年龄差距比较大,一般是感情好不到哪里,再加上又不是同一个母亲,想想荆俊伟为什么年纪轻轻就独闯京城,那肯定是在家里呆得不是很自在。

    可要说荆紫菱和荆俊伟的关系。还真地不错。打小她就长得粉雕玉琢一般惹人喜爱,稍大点就显示出了无比地聪明出来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没有算计人的心眼,对自己的哥哥依赖感挺强,荆俊伟去了京城,最放心不下的,除了爷爷就是这个妹妹了。

    他不怎么听你地?陈太忠斜眼看看王玉婷,现王科脸上没什么表情,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失望,不过,他脸上地笑容倒是灿烂依旧。

    王玉婷没表情,但心里却不是没想法,她能感觉得到,自己这个师妹,对陈太忠似乎有些排斥,换句话来说就是,两人似乎不对眼法。

    荆紫菱却是将陈太忠这一眼看得明明白白的,她原本就是冰雪聪明地人物,当然猜得出,虽然此人脸上的笑意未减分毫,可心中定然已经失落异常了,否则他怎么会去瞟玉婷姐一眼?

    想到这个,她心里泛起一丝丝的得意,当然也不乏一点点的鄙夷:怎么这帮官员,全是势利眼啊?一听我做不了主就这样——她不知道,在这一点上陈某人已经比大多数人强很多了。

    可得意和鄙夷之后,她又有一点点的不甘心,少女地心思,实在难说得清楚,“要不这样吧,回头我帮你问问哥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谢谢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但事实上,他对她已经不抱太大地指望了,“嗯,要不我留个电话给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荆紫菱有点迟疑,正琢磨着这电话该要还是不该要呢,陈太忠已经摸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,“这两天算了,工作日打电话肯定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向南?”荆紫菱硬着头皮接过名片,低头一看却是傻眼了,“你身上,怎么装地是别人的名片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没名片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话了,转头还冲王玉婷笑笑,“呵呵,王科你可得证明啊,当时说好了,就是谢副科长负责这一单子的。”

    王玉婷瞥他一眼,“招商办科长没名片?也亏你好意思说,对了,紫菱的字儿写得不错,要不你请她设计一个名片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斜眼看一下荆紫菱,略微迟疑一下,笑着摇摇头,“哈,不用了,我就是不习惯用名片,要不这样吧,我手写一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就又拽出一张谢向南的名片,掏出笔来,在名片背后“刷刷”地写了起来,一分钟后交给了荆紫菱,“呵呵,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陈太忠对荆紫菱那句狂言,也是有点耿耿于怀的,现在有机会卖弄一下,自然是要不着痕迹地敲打一下这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荆紫菱的左颊,又淡淡地露出了那个酒窝,她微笑着接过名片,不经意地扫了一眼,却是愣了一下,旋即轻笑着摇摇头,“哈,陈科是考我呢?你这甲骨文的笔法,好像……不是很规范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书法,还真的一般,不过,他却是有幸跟使用过这种文字的仙人打过交道的,他的洞府在没被摧毁之前,里面还藏得有十来本甲骨文书就的功法,他强取豪夺来的,说他写得美轮美奂那是不着边调,可要说古朴雄浑,那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我写的是真正的一期甲骨文,原汁原味的,”陈太忠状似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不是甲骨文书法。”

    所谓甲骨文书法,那是上个世纪甲骨文被现之后,被后人加以艺术修饰之后产生的,主要追求的是意境而不苛求“形似”,甚至其中还不乏“拆字”补充甚至杜撰,与原始的甲骨文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“一期甲骨文?”荆紫菱被他这句话说得再次愣了一下,她打小就博览群书,再加上家学渊源,当然知道甲骨文和甲骨文书法的区别,不过,她强煞了也就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,虽说知识面极广,但说深度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再说,她也是一个极为正常的女孩,普通人该有的交际往来之类的,她也一样不少,似此一来,怎么能比得过陈太忠这活了七百多的无良仙人?

    她知道甲骨文是分时期的,不过具体怎么分,各期又有什么不同的特点,那就非她所长了,只是她的好胜心,却是被陈太忠成功地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要好好地保留了,”她笑嘻嘻地把名片收进手包,不着痕迹地起了挑战,“我爷爷对这个可感兴趣了,回家我让他看看,这种字儿,陈科你会几个啊?”

    这隐约挑明了她对陈太忠说法的怀疑——我要回去问爷爷呢,同时,她又有心无心地小看了陈太忠一把,除了你苦心孤诣学会的自己的名字外,你会写第四个一期甲骨文字吗?

    “嗯嗯,会的不多,会的不多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似是很谦虚的样子,但是很不幸,他眼中那一抹隐藏得极深的自得,又被荆紫菱敏锐地现了。

    她登时就恼了!

    说实话,陈太忠眼下,若是平日里那副嚣张得瑟的样子,倒也就罢了,荆紫菱见过不少在她面前卖弄学识才情的家伙,对那种“孔雀开屏”一般的炫耀,基本上已经有免疫力了——你们炫耀你们的,我只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可是,陈某人不但炫耀了,而且还试图掩饰对她的小看,以显得“尊重客户”,更不幸的是,这掩饰又让荆紫菱现了,她实在有些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而且,人家尊重的是她哥哥……或者她哥哥的钱,并不是她!

    再加上临来前王玉婷在她耳边吹的风,一时间,荆紫菱有点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,她轻笑一声,“陈科,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哥哥在凤凰投资啊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啦,”陈太忠非常肯定地点点头,可是他扫一眼荆紫菱,觉得自己也不必为难这个跟紫灵长得有些相像的丫头,谁没点香火情呢?“不过,你要为难就算了,呵呵,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。”

    口是心非的家伙!荆紫菱更愤怒了,说不得就要执意教训他一下,“可是我哥哥在都呆习惯了,总说天南的干部……素质太低下了,我帮你没问题啊,可是他要觉得我介绍的人素质不够高的话,我也会很没面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皱皱眉头,做苦恼状,只是她的眼神中,放射出一丝狡黠——小子,我出招了,你接还是不接啊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