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赤裸裸暗示(书号:760

第四百二十四章 赤裸裸暗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是一晚上的胡天胡地之后,陈太忠起了个大早,因为然是休息日,自己要做的事情,其实还是满多的。

    最起码,昨天李兆禄跟他要招商办的资料,才让他反应过来,秦主任不但在工作时是自己的领导,节假日的时候,也得去探望一下才对,这些琐碎的细节小事,说轻点是跟个性有关,说重了还是看个人的情商。

    他还想着,秦主任未必能起多早,八点半左右打电话最合适呢,结果等到了时间,拿起手机一看,却愕然现手机上的未接来电,居然有四十八个之多!

    当然,大部分电话还是张瀚打的,陈太忠一边痛骂此人的厚颜无耻,一边悻悻地将静音改成了铃声,他有点奇怪,王宏伟怎么会给自己也连打了三个电话。

    王宏伟的电话,他肯定是要先回的,谁想他这边刚一拨通,那边就将电话接了起来,“我说小陈你搞什么啊?怎么死活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,遇到个无赖,”陈太忠叹口气,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说王局,你不是在忙中天的案子吗?怎么想起来联系我了?”

    “除了中天,还有常三呢,”王宏伟有气无力地叹口气,“唉,太忠啊太忠,看你给我整的这些事儿吧,怪不得别人都叫你‘瘟神’呢……对了,跟你说一声,西门斋死了,被人毒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斋?”陈太忠愣了一下,才想起这个人来,他挺奇怪的,“你们没刑拘了他吗?怎么会被毒死呢?”

    “他是警察,一刑拘就是丑闻,事情没彻底定性。怎么可能刑拘?”这次,轮到王宏伟哭笑不得了,“好了,不跟你扯这个了。我问你一下。‘帝王宫’那档子事儿,是不是马疯子整出来的?”

    这原本就瞒不了人,更别说身为警察局长的王宏伟了,不过。陈太忠不打算承认,“王局你这就是开玩笑了吧?那不是赵大庭所长接到了举报?”

    “哦。那我就放心了,”王宏伟轻笑了一声。“呵呵,这个西门斋的死,我们倾向于定性为‘因公殉职’,小陈,市局再也乱不起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因公殉职?把毒品换成肥皂。就是因公殉职了?陈太忠一时没反应过来。等他回过味儿来的时候,王宏伟地电话已经挂断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被人毒死的吗?陈太忠一时有点想不明白。不过,他可以肯定一点,王宏伟特地向自己打这个招呼,那就是说:我知道丫是你仇人,可人都死了,你也不用再折腾了。

    显然,王局是真的忌惮了哥们儿这个瘟神了,想到这里,他有点哭笑不得,多大点事儿啊,还专门告我一声,你王局的面子,我能不买吗?

    市局乱不起了——大约……是想粉饰一下太平?陈太忠想来想去,还是有点想不明白,那下毒地这家伙,总不能不查吧?

    难道说,常三地案子,还牵扯了市局的其他领导?王宏伟想捂盖子?他一时间琢磨不出人家的用意,也就不想了——等到水落石出的时候,我再慢慢分析好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打通了秦主任地手机,不过遗憾的是,秦连成已经回家了,不是凤凰地家,而是素波的家,他地老婆孩子,可都是在素波市呢。

    现在的秦连成,对陈太忠那叫个客气,听说陈科长要来拜访自己,笑眯眯地连呼不用客气的同时,兀自不忘记向陈太忠打听一下,现在那个中天的案子,进展如何。

    陈科长当然是无可奉告的,不过秦主任也没介意,在电话里还不忘叮咛他,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,适当地表现一下,要是能获得蒙书记地青睐,那最少要少奋斗二十年呢。

    其实,从许纯良那儿,秦连成已经知道了,陈太忠同蒙家交情匪浅,可是,伪作不知地同时,能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,岂不是更好?

    陈太忠嗯嗯啊啊两句,才说要挂了电话,猛然才想起自己的正事儿,“对了,秦主任,您在素波,能不能把近几年天南全省地招商引资明细,帮我要一份儿啊?我这儿……想整理点东西,手上缺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这个啊,我可以回去配合的,”秦连成直接就会错意了,他开心地笑笑,“《天南日报》这次,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啊,咱们要不准备点东西,还

    好交待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这样,我只是想做个数据报表,”陈太忠听得有些汗颜,这两天他忙得焦头烂额的,不过,满大街都是卖《天南日报》的,他自然也知道,招商办和自己都上报了,“就是统计分析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倒不是有意瞒着秦连成,实在是间谍案这事儿太过离谱,不落实清楚的话,根本没办法说出来,不过是白白地惹人耻笑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”秦连成停顿了一下,随即挺痛快地答应了,“好吧,我帮你跟省招商办的打个招呼,把最近三年的年度工作报告拿过来,够不够?”

    “省招商办的……最好能有明细的企业列表和投资额、投资人什么的,”陈太忠对省招办有点吃不准,以他的想法,省里的衙门,铁定是抓大放小,很多不太入流的小企业,大概不可能名列其上,不过是算进总成绩和总额度里面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有点难度,明细列表不好搞,”秦连成苦笑一声,“招商引资……你又不是不清楚,资金到不了位的,半路易主或者撤项的,还有,投资人的身份,也未必真实,很多东西,根本是说不得也没法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……陈太忠登时无语了,怎么做点事儿就这么难呢?不过,他倒是听得出来,秦连成不是不想帮忙,而是那些现象是客观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我先帮你要吧,”秦连成感受到了他的缄默,语气变得越地柔和了,“实在不行,等上了班,我跟其他地市的招商办商榷一下,看能不能要点资料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等你上了班,就怕黄瓜菜都凉了,张瀚恐怕挺不了那么久!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那就麻烦秦主任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放了电话之后,他在那里愣了半天,才无奈地摇摇头,看来间谍这件事,自己抢功的计划,是要落空了,“枪击案”应该在近几天就能尘埃落定,关键时刻,张瀚是不可能放弃使用杀手锏来自救的。

    不过,也算好事吧,最起码,那个间谍会在近期内落网,哥们儿做的这些,对得起那些工资了。

    他.艳穿着棉质睡袍走了出来,走动间,宽松的睡袍的下摆,露出白生生的两条笔直的小腿,胸襟开口处,一大片雪白圆润肌肤,映得他有些眼花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拿着手机,“太忠,勤勤说了,中午要来凤凰呢,咱们一起去接她?”

    “她来凤凰市?她不知道最近这儿不太平吗?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真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“还有谁跟她一起来?”

    “嗯,她没说,不过她说了,坐我叔叔的一号车来,”蒙晓艳撇撇嘴,“我想,可能我叔的秘书会跟着来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用招呼我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听是蒙艺的秘书可能来,他心里本能就反感了起来,我靠,手机没电了,你就让人把我关了起来,什么鸟人嘛,“要是小严来,我绝对不去,一听这个人我就烦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去啊?”蒙晓艳无奈地叹口气,“他们是来看唐姨的,可是勤勤都说了,要我陪着她转转呢……太忠,你陪陪我嘛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坐着省委一号车,来看唐亦萱?陈太忠眉头一皱,这似乎是在释放什么信息?他不耐烦地咂一下嘴,“要是那个小严没来,我倒是能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猜对了,蒙勤勤早想来凤凰玩了,眼下正是元旦放假,蒙艺心里又装着事儿,就把自己的司机小郭喊了过来,“你开车拉勤勤去趟凤凰,嗯,算是她代我探望一下嫂子。”

    这显然算是公车私用,虽然到了蒙艺这个级别,私用不私用已经没人计较了,但这省委一号车出行,随便走到天南哪个角落,都能引起地方震动来,普通民众或者不知情,但绝对瞒不过任何一个副厅以上的领导。

    蒙书记做事,原本是没这么张扬的,可是,蒙勤勤替他去看受惊的嫂子,也算是秉承他的意思,最关键的是,他想通过这辆车非正式地出现在凤凰,让有心的人都知道:是的,这件事,我蒙艺很生气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